Actions

Work Header

【瓶邪】婆‘媳’关系

Work Text:

我从来都不遮掩我和闷油瓶之间的关系,虽然没挑明了和我奶奶爸妈二叔他们说过,但是也跟明摆着差不多了。

最开始那阵我爸给我打电话,还只是问我好不好,身体怎么样。后来有一次,我忘了挂电话就和闷油瓶说了会闲话,被我爹无意中窥探到我和他之间的真正关系之后,老爹再打电话过来问的问题就变了。

其实当时我和闷油瓶也没说什么太过分的,就是他让我一会去洗澡,水温帮我调好了,睡衣摆在门外头。

然后我就随口嗯了一声,喊他给我倒杯水,自己倒在床上拿平板玩游戏。

闷油瓶把那杯温水放到桌面上,扫了一眼我还在充电的手机,突然转头跟我说,你电话没挂。

我吓了一跳,赶紧爬下床奔过去,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老爹的那个电话可不是还在通话中。我刚要说话,结果对面啪一声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这事你说巧不巧吧,我举着手机哭笑不得。

我略带无奈地拿胳膊肘怼了怼抱在我身后的闷油瓶,说,这回你可跑不掉了。我爸一知道,我妈就得知道,我妈一知道,全家老小都得知道。下回家宴肯定说什么也得让我带你去。

闷油瓶从背后贴过来咬我的耳朵,轻声说,那就不跑。我和你一起去。

没过多久,大概两周之后吧,我爸的电话果然就又打过来了。

这回有点不同的是,电话那头的不光是我爸,我老妈也在旁边坐着,开着免提。

我爸先是欲盖弥彰地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等把能唠的都唠尽了,磨叽了半天,最后才结结巴巴地问我,那个谁,小张在不在。

我一听他喊“小张”就把我乐得不行,心说就丫那岁数,要是真论起来辈份,搞不好比我爷爷都要大,你还喊他小张,老张还差不多。

但是跟我爸肯定不能明说,我只能憋着笑咳嗽了两声,说,蹲门口摘菜呢,爸你找他?

不等我爸开口,我老妈抢先说,对,你赶紧把小张喊来让这孩子歇会,怎么每次打电话都是你使唤人家干活?

我立刻喊冤,你冤枉好人啊妈!你儿子是那种人吗!是小张他自己愿意干的好吗,这家伙根本闲不住,你不让他干活比打他一顿还难受呢。

少胡扯,我妈丝毫不留情面地骂我,赶紧把小张给我喊进来,快去。

我只好匆匆放下电话,跑到院子里去找闷油瓶。

他正把切好的腊排骨一串一串往架子上挂,我从背后一下子跳到他身上,用两条大腿夹住他,侧着头亲了他一口,说,别忙了,你婆婆喊你进去接电话。

他身型很稳,身后挂着我这么大个的老爷们居然也只是轻微晃了一下,就立刻挺住了,还用手往后托了托我的屁股,让我在他背后趴得更舒服。

只不过他就是不动地方,像没听见似的继续挂他的排骨。

我咬他耳朵,我说我妈喊你接电话!

他还是不理我。

我气得咬了他一口,想了想,咬牙切齿地改口说,你丈母娘喊你总行了吧!

闷油瓶这才停了一下,擦了擦手,说,行。

行你妹啊行!我气得直捏他耳朵。

我想从他身上跳下来,他还不让,就这么背着我一路回了卧室才把我放下。

我也把电话开了免提,喂喂,爸,妈,我把小张喊来了啊,他就在我旁边坐着呢。

闷油瓶老老实实地守在我身旁,模样乖得不得了。

我暗中掐了他一把,用口型提示他,喊人呐,快打声招呼。

闷油瓶抬头看了我一眼,明显是犹豫了一下,才从嘴里吐出来一个字:妈。

随后又挤出来一个字:爸。

我目瞪口呆,大哥你也忒上道了点!我还没敢指望你喊我爸妈这个呢,我其实就想让你喊他俩叔叔阿姨来着!

同样和我一样目瞪口呆的还有电话对面的我爸妈。

这老两口明显是被这突然起来的“大儿子”给吓到了,在电话那头呆愣了半天,才听到我妈颤颤巍巍的声音说:小……小张,是小张吧?

闷油瓶轻声嗯了一下。

我妈的语气突然激动起来,吴邪,你赶紧把视频开开,我看看小张是不是都被你欺负瘦了。今年过年来我们家吃饭,我就看这孩子吃的不多,你还总让他跑东跑西给你拿东西,折腾人嘛这不是。

我一边推出去打开视频,一边撇嘴说,拉倒吧妈,你怎么总把你儿子说成地主恶霸,我是黄世仁,小哥他也不是白毛女啊。

闷油瓶搂着我的腰,轻声说,吴邪对我很好。

我妈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连连说,那就好,那就好,你们都得好好的。

等我把视频打开了,第一眼看到的是我爸,我爸看到我和闷油瓶坐在一起,还有点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正想着要张嘴说点什么,就被我老妈给挤到了屏幕外。

小张啊,我妈打量起闷油瓶,我怎么感觉你还是比上回来的时候瘦了点。

我忍不住插嘴说,他压根儿就没胖过,您那都是错觉,上回看眼花了吧。

我妈转头看我,语气毫不客气,你这孩子净瞎说,小张明显就是瘦了。

行行行,我无奈道,反正您老人家说啥是啥。

而且我发现你怎么最近胖了不少?我妈继续说,我看你下巴颏都圆了。

我狐疑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拍了闷油瓶一下,问他:我最近胖那么多吗?

闷油瓶看了眼我妈,又看了看我,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挺好看的。

屁!那潜台词不就还是我胖了不少!

都怪闷油瓶天天变着法子给我煲汤最药膳养生,三天一大补,两天一小补,这补法不把我养胖了才奇怪呢。

一个寸头胖大叔的形象在我脑海里跃然浮现,瞬间就把我给搞蔫了。曾想当年我也是四块腹肌,一把大白狗腿打天下的肌肉男啊,现在在家这几年蹲的,腹肌都变成肚腩肉了。

后来我妈也不搭理我了,就一直抓着闷油瓶问来问去,问长问短嘘寒问暖,比和我这个亲儿子语气都要亲。

闷油瓶倒是显露出了十二分的耐心,虽然话还是不多,但是有问必答,言辞简短,态度也温和的不得了。

装,装,装,你就装吧,我用手摸在他背后捣乱,轻轻撩拨他。

他一边认真听我妈教诲,一边从衣服里掏出我在他身后作乱的右手抓在手里,放到他膝盖上和我五指交叉相扣。

后来还是快到跳广场舞的时候了,我妈才恋恋不舍地要挂了视频,又把我老爸拽回来,让他跟孩子们说几句话。

我爸手里还拿着一份报纸,带着老花镜一脸茫然,显然是刚才在阳台看报纸被我妈硬拉过来的。

他对着我俩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特别正式地说了一句小张你好,憋了半天没憋出来下文,然后就又没声了。

我妈在旁边怼了他一下,他才恍然大悟似的哦了一声,然后问我们下周有没有空,能不能回杭州家里吃饭。说我妈快过生日了,今年怕赶上年底没空,想提前办。

我寻思着这才五月初啊,我妈生日是十二月,再提前也没有提前半年办寿宴的啊。

但是闷油瓶很快点了一下头,说,好,我们回去。

我妈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又挥手把我爸给支开了,说下周小张你们回来,呆久一点,妈给你们做好吃的。

撂了电话之后,我搂着闷油瓶逗他说,怎么样,你丈母娘对你好吧。比对我都好了。

闷油瓶揽过我的腰,亲了一下我的头顶,轻声说,好。

我笑道,这就叫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

更何况你还长得这么帅,我美滋滋地掐了一把他嫩出水的俊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