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授翻】无限的终结(The End of Infinity)

Chapter Text

第十八章 适得其反(Counterproductive to the Effect)

Earth-200004: October 2016

他们只能勉强阻止Loki打破酒店的窗户,只是伴随着大量恐慌的尖叫。玻璃离Loki的匕首很近,却毫发无伤,而邪神顾不上逻辑和法律,进到房间里。

“情况怎么样?”Loki用刀刃指着Ned问道,而Ned正懒洋洋地躺在其中一张占据绝大多数空间的双人床上。在Peter看来,这个房间相当不错;但他并没有打算在这里待很长时间。

看着眼前的刀刃,Ned脸色惨白,Peter迅速走到他们之间。“Loki先生是指全息追踪器,”他阐明。

“哦,我呃,我知道,”Ned说。他轻轻一挥手腕,刻于空气之中的光线出现在他们之间,红色的光诱人地闪烁。

“完美,”Loki说,转身朝着依然打开的窗户走去。橄榄色的窗帘在微风中微微飘动,似乎在向Peter打招呼。

“等等等!”Peter伸出一只手想把他拉回来,但改变了主意。“难道我们不应该,那什么,商量计划?或类似的?”

“‘我们’?”Ned怀疑地问,与此同时,Loki咆哮道,“计划?”

他的话引起他们的注意,Peter在他们之间看了看,绞着双手。他的脚在铺了地毯的地上动了动,光着的脚漫不经心地感受地毯的质地。“对啊,我是说,这些家伙可能很危险,而且——”

Loki打断他。“他们不过是凡人,别担心我。”

“相信我,我并不担心,”Peter在大笑,给邪神比了个大拇指。“我最担心的是我自己。”

“你又不去,”Loki说。

Peter眉头皱起来。“什-什么?我当然要——我们必须阻止那些家伙,记得吗?”

“我们会的。”Loki转了转手里的刀。“但我有个计划。”

“邪恶的那种?”

Loki露出牙齿,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朝窗户挪过去。“当然。”

“我可以帮忙,”Peter说,可能听起来有点绝望,有点脆弱。或许吧。他不想听见邪神接下来的话,也不想听见他被排除在外——

“好啊。”

Peter怔愣了。“可你说——”

Loki上下打量他,绿色的眼睛闪闪发光。“你可能会有用的,至少,在战场上是这样,但我打算做的可不止这些。”

直到他开始放松,Peter才意识到他有多紧张。“哦。”

“我今晚会制造一个完美的误解,”Loki解释,“而且涉及到潜伏。还有变形,十有八九是这样。”

“你不会是要…”Peter耸肩,模仿扔匕首的动作。

但Loki对此表示嘲讽。“尽管这会给我带来满足感,但我不会这么做。我比这些凡人加起来都要强大,而且更臭名昭著,这些就是我今晚所需要的。”

“进行魅力鉴定!*”Ned很有帮助地补充道。(*Roll a charisma check)

Loki看向他,疑惑地皱着眉,Peter咯咯笑起来。“这是游戏里的东西,别管它。但他是对的;你不是要去打架,你只用…”

“恐吓。”

Peter不情愿地点点头,但无论如何他得承认,这听上去比直接闯入枪林弹雨——或…使用蛛网发射器要好。

“而你会让我的效果适得其反,”Loki说,“犯罪之神才不会和蜘蛛小孩组队。”

Peter张开嘴想要抗议,但又闭上了。令人失望,但又合乎逻辑——他讨厌这样。“可是——我——好吧。首先你把石头一起带上,然后让我在你身上放一个追踪器。这里。”Peter翻找他的战衣,拿起一个蛛网发射器。

Loki翻了个白眼,但还是伸出手腕,让Peter在他的袖口安上一个小型机器蜘蛛。他们一起走到他的书包那里,Peter小心地用食指和拇指取出装着时间宝石的小包。盈溢的能量令人作呕,Peter咳嗽几下,尽快把它递给Loki。邪神将宝石塞进口袋,然后转身对着他。

“如果你没带上我就去战斗,”Peter后退一步说,“我就会没收你的衣服,让你一直穿着运动裤。”

Loki发出嘶嘶的声音。他眯起眼睛,Peter看见他的耳朵几乎竖了起来。“你敢。”

“我敢!”

“我曾经残忍地解肢过我的盟友。”Loki警告他。

“而我曾经把无辜的家伙黏在他们自己的东西上,”Peter回嘴,把手腕对准Loki示意。

“我一点也不无辜。”

Peter抬起下巴。“所以我会把你黏到墙上,而不是你自己的东西上。”

Loki只能对他咆哮,瞥了最后一眼全息图,从房间里飞出去。窗帘在他身后懒洋洋地飘动,Peter压下了吐舌头的冲动。

“老兄,”Ned的呼吸有点急促。“你刚刚威胁了那个恶作剧之神?”

“用运动裤,”Peter表示肯定。

Ned吹了声口哨。“提醒我永远不要惹你生气。”

Peter大声地笑了,用两根手指朝他的朋友比了个枪的手势。然后转身,扑通一声倒在自己的床上,伸手去够塞了战衣的包。“嘿,把你的笔记本电脑拿出来,好吗?”

“为什么?”

“嗯,在我继续进行整个…工作之前,我有些事要做。”Peter挥挥手。

Ned耸耸肩,拿出他的电脑,Peter也拿出他的战衣。他把战衣里朝外翻,在底部寻找切口,这样他就能找到里面的电线了。Ned靠近了些,既担心又敬畏。

“USB?”Peter伸出一只手。

“你的蜘蛛侠战衣里由USB驱动器?”

Peter大笑。“这可是Stark科技,当然有。”

Ned又吹了声口哨,四处翻找他的接线,递给Peter。只花了几分钟,Peter就把战衣和Ned的笔记本电脑连起来。他把战衣放在床上,开始用他的口袋钳戳它。

Ned缩进床垫里,把自己卷成一块椒盐卷饼,皱起眉头,看着屏幕上滚动代码。“你想让我…黑进里面,然后拆掉你的追踪器?”

“对,”Peter嘴里含着手电筒。

“为什么?”

“因为我和一个超级反派联手,去追踪一群高科技武器贩子,而我真的不想让Stark知道我在做这种事。”

Ned皱起眉头。“所以…我们要对钢铁侠撒谎。”

Peter耸耸肩。“我不可能告诉他Loki的事,在纽约和其他什么事件之后。而他…还不了解我的实力。”

他的钳子碰到了一个又细又亮的东西,Peter咧开嘴。“找到你了。”

把追踪器从战衣里拉出来的感觉,让他满意极了,Peter把它塞进口袋,等以后再处理,或作其他用途。他可以用这个奇特的装置找些乐趣。

但Ned还在看代码,他的脸激动地扭成一团。

“这里面还有一堆其他的子系统,”Ned说,靠近屏幕。“但它们都被禁用了,被这个…辅助车轮协议。”他咯咯笑了,转过屏幕,让Peter看得更清楚。

“什么?”Peter跳到他旁边的床垫上,让床垫弹了几下。笔记本上显示‘辅助车轮协议’输入:Stark工业密钥标识。

Peter皱起眉头。“把它关掉。”

Ned朝他肩膀打了一拳。“我觉得这样不太好,我是说,他们关掉这些是有原因的。”

可Peter已经不想再听见他们瞒着他什么了,不想听见他还没准备好。他低声叫着,从床上站起来。“拜托老兄,我不需要什么辅助车轮。”他站到自己的床上,感受自己变得更高的感觉,然后在弹簧上轻轻蹦起来。“我受够了,Stark先生一直把我当小孩子一样看待,这一点都不酷。”

Ned扬起眉毛,他一向善于观察。“但你确实是个孩子。”

Peter翻了个白眼。“一个可以徒手停下公交的孩子。”

“Peter,我就是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Ned叹气,用手敲敲前面的键盘。“我是指,万一这是违法的呢?我可是在入侵Stark科技。”

Peter跳下来,跪在Ned身边看向屏幕,然后抬头看着他的朋友。“听着,拜托了,这是一个可以让我证明自己的机会。我能搞定的,拜托。”

Ned最后一次表达了他的不安。“我真的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

“技术后盾?”Peter压低声音说。

Ned瞪着他。“别这样做。”

Peter只是对他哀求地笑。

Ned叹了口气,用闪电般的速度在键盘上敲打,战衣亮起来,协议被解除了。Peter的眼睛也几乎亮起来。

“棒极了,”他说,捏住战衣的肩膀把它记起来,上下打量。

然后他倒向Ned旁边的床上,Ned啪地一声关上电脑。“好吧…”

“现在怎么办?”Ned问他。

Peter看着仍然大开的窗户,看着全息图,上面有两个红点,正在发出哔哔的声音。“我想我们要…准备十项全能比赛。”

就在这时,有人鬼鬼祟祟地敲响他们的门。

Peter和Ned交换了眼色,两人同时行动起来。Peter冲向全息图,迅速把蛛网发射器和战衣塞进他的手提箱,于此同时,Ned走向门口。片刻之后,他站到Ned身边,甚至没有喘粗气。

Ned斜了他一眼,打开门。“你好?”

“嘿!”

Peter的胃在翻腾;在走廊上,Liz对他们露出微笑,胸前还抱着一堆糖果,队员们站在她身后。穿着泳衣。

“我们正要去游泳,”她说。“所有人;整个团队。”

她身后的同学们用力点头。

Peter看向Ned,而对方耸耸肩。“什么?”他流畅地说,转向Liz。

她看着他的眼睛,微笑着,看上去有点激动不安——可能是因为他们到他和Ned的房间需要爬楼梯。“是的,呃,比赛前一天的反叛团体活动对士气会有帮助。”

Peter只能点头;他还能做什么?

“我在一次TED演讲中读——听过,还在一本教练书上读到过。”她把头发别到耳后,笑容更灿烂了,她别开视线。

Ned笑起来,用手肘轻轻撞了Peter一下。“你会是史上最好的教练,”他明白了。

Liz笑了,这让Peter受宠若惊,紧接着他被完全迷住了。“对啊,这是我们的未来,我不会搞砸的。”然后她在怀里摸索出一块巧克力,一道完美的弧线,抛给了Peter。“除此之外,我们洗劫了房间里的小冰箱,这些糖果棒大概要,11美元的样子。所以,穿上你的泳裤,走吧!”

Peter和Ned看了一眼,Ned耸耸肩。“为什么不去呢?”他咧开嘴。

“没错,”Peter勉强说,他的声音有点尖。“听起来——听起来很棒。”

“好极了,一会儿见。”

Ned亲切地关上他们之间的门,看着Peter望着Liz远去的身影,他低声笑起来。

“什么?”Peter问。“什么?”

“老兄,你太明显了。”

“什么?”

Ned摇摇头,摇摇摆摆走向床边,翻找他的手提箱。“换衣服吧,老兄。我们今晚已经参加一次反叛活动了,再来一次也无妨。”

Peter点头,抖抖身子,假装没有听到Ned的话。“当然。”

Ned只是翻了个白眼,把Peter的泳裤丢给他。

 

水很凉,特别是没有阳光从屋顶的天窗照进来的时候,但水底柔和的蓝色灯光非常诱人。Peter立刻跳入水中,让凉意窜过整个身体,Ned紧随其后。

“至少,你这次没有戴着帽子,”Peter打趣。

“真好笑,Peter。”Ned翻了个白眼。

Peter的双腿贴向胸口,潜入水中。他头上的卷发在水中漂浮,他闭上眼睛,享受着悬浮在水里的感觉,这个悬在空中很不一样。这种魔力很快就会消失,它总是这样,但第一次滑入泳池的乐趣还没有消散。

Peter扭动着,想象他的身体被拉长,像蛇一样,或者像龙一样。当Peter划过Ned身边时,他尖叫了一声。Peter用尽全身力气,在水下加快速度。

这和他上次在水下的感觉完全不同。

水中有光,而且更温暖,Peter可以尝到氯的味道,而不是皇后区的污水,他可以看见队友的脚,而不是墨黑的水底。他甩开腻烦的回忆,不去想被布料拽向水底的感觉,在水中游得更快了,他蜷起双腿,在泳池角落转了个弯。

他冲出水面,深深吸入一口气,把湿漉漉的头发从脸上甩开。“哇!”

几分钟之后,Ned出现在他身边一边用手擦脸,一边咧开嘴笑。“我已经很久没有游泳了。”

Peter点头。“我知道,正是游泳机会。”

他环视整个房间,记下这里所有的东西,本能地描绘出大致轮廓。他看见Liz正走向泳池的边缘,看见他的朋友滑进泳池右边的热水浴,他们脸上挂着笑容,眼里洋溢着兴奋。他看见Flash在推Abe,脸上带着可能是微笑的表情。他看见Michelle在角落里,抱着一本新的小说,与平时相比,只离他们稍稍近了那么一点。

对士气会有帮助。

Peter咧开嘴,身子轻轻一翻,倒立在水中。水没到他的脚踝处,Peter把移动重心移到指尖,然后是一根手指。在流体中的物理现象是不同的,而Peter喜欢这样。

他用力跃回水面,还戳了Ned一把。Ned推回来,把水泼到他的眼睛和喉咙里,把Peter呛得一边咳嗽一边哈哈大笑。

当他的视线清晰时,他看见Liz正看向他。

她坐在泳池的边缘,就在泳池和热水浴之间,当他看过去时,她微微一笑。因为他的脚现在没有站在地上,他也对她笑了笑。

“继续,”Ned悄悄地说,轻轻推了推他。Peter转过身,脸上混杂着慌乱和感激。

“可——”

“拜托,Peter。”Ned笑了。“你能做到的。连诡计之神都能喜欢你;我想相信你可以和Liz Allen说上几句话。”

“我…”Peter欲言又止。

泳池的灯光看起来很不真实,青蓝的电光照在墙上和她的腿上。在泳池里,重力不重要,物理现象不重要。当你处于水下时,世界看上去都那么不同,也许,Peter更喜欢以这种方式看待世界。

所以,他转身点点头,再次潜入水中,向Liz游去。

当他浮出水面,从泳池边撑上去时,她尖叫了一声。水顺着他的胳膊和胸膛淌下,溅到本是干燥的瓷砖上。“哎呀,”Peter大笑起来,滚向另一边,避免水溅到她身上。

“没关系,反正我也会落得一身湿,”她说。

我该说什么我该说什么我该说——

Peter望着滴滴答答的水,看着它们汇入下面的水池,悠闲地顺着墙边和学生流淌而过。

“你担心明天的比赛吗?”他问。

Liz点头,咯咯笑了。“哦,我当然会。我们付出多少努力才能来这里,这是,非常令人自豪,重要的一刻,而且…我不知道,想象一下如果——当!——我们赢的时候。”

Peter这样做了。他想象自己扑通一声坐回椅子上,长舒一口气,看着‘中城科学与技术’在颁奖台的屏幕里闪耀。他想象Ned大声呼喊把斯泰森毡帽扔向空中。他想象Harrington先生在鼓掌,想想整个大厅都在鼓掌。Flash和Ned也会,尽管他们都是候补队员,也许他们最后还会知道Michelle的笑容是怎样的。

还有Liz…她会说不出话。她只会看着所有人微笑,也许看着他的时间会长一点,也许——

Peter脸红了,抖抖身子。“我可以想象。”

“不过我也很激动,”Liz承认。“知道一个问题的正确答安是件让人兴奋的事。”

“就像你刚从自由落体里逃生,”Peter表示赞同。

她笑了,用手指沾了沾身边的水洼。“我从来没那样做过,但我确信这是个完美地比喻。”

Peter咧嘴一笑,摆动手指。“你喜欢什么?在你没有管理一群疯狂地十项全能队员,或者管理学生会那些的时候?”

Liz让湿漉漉的手指滑过干燥的瓷砖,留下又长又黑的水痕,她耸耸肩。“我不知道。我挺喜欢有很多项目能做;现在,我正给我们房子外面的石板进行园林改造。”

“哦,对,我在你的派对上看见过。”

“在你消失之前还是之后?”她问,挑起一只眉毛。

Peter气呼呼地说。“之前。”

她把一只手放在他膝盖上。他尽量不让她看出来那触摸让他激动不安。“别担心,我没生气。我知道Flash是个混蛋——对这一切我很抱歉。”

Peter微笑了。“没关系,我能解决他。”

“你当然可以,你是我认识的最聪明的人——Flash根本没有机会。”

“嗯,对,”Peter勉强说,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肚子上。

她的手仍然放在他的膝盖上。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