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虚洛/赫叶/无风合集

Chapter Text

虚淮怎么也没想到,他平日里总是跟洛竹说,要他离那些Alpha远一点,包括但不仅限于风息和无限,洛竹不以为然,还经常因此和自己争吵,但终究有一天这句话落在自己头上时,他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AO平等。
当然没有想到真的会有人对Alpha下手且不太了解要怎么对Alpha下手也是他的疏忽之一。
虚淮动了动手指,手指能动,但身体还僵硬着。不知道是什么药,他希望不会有后遗症。他和洛竹又又又又又因为上述问题吵架之后,他将洛竹留在家里,自己出来给冰箱补给一些备品商品。
吵架归吵架,日子还是要过的,而且洛竹很容易哄好,虚淮只是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程度。他在超市里买了些洛竹喜欢的点心零食,补给了鸡蛋火腿肠泡面速冻饺子之类的储备粮,结账出门在门口遇到了一个人。
那是个Omega,已经被标记过,虚淮闻得出来,正着急地站在车的后备箱旁边。虚淮远远地瞥了一眼,准备走,接着就听到了婴儿的哭声。
他又定定站了一会儿,给洛竹发了自己刚买的零食的照片,发现还是没人上前帮助,只好自己提着东西走到那人身边去问发生了什么。他帮忙把对方买的几箱东西从超市里搬上车的后备箱,又帮他收起了折叠婴儿车也放入后备箱。
顺便绅士地为他打开后车座的车门让他能把怀里抱着的孩子放在婴儿座椅上,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失去了意识。虚淮觉得自己的嘴唇还在发麻,脖子也很痛,多半是被电击器袭击了。眼前一片漆黑,脸上的触感也是柔软的布料,怎么想都是眼罩。
脊背背后的感觉很柔软,加上自己坐着的姿势,虚淮推测自己是在沙发上,而不是床上。
虽然这种认知并不能让他放松分毫。
他闻到了,屋子里充满甜腻的香味,有熏香有Omega的信息素气味。那是还没有被标记过的,即将进入发情期的Omega,本能让他能分辨出来。
虚淮的手指弯着扣进了掌心。
接着,和自己帮助的Omega声音不同的另一个声音响起来,距离自己很近的地方。他说:“不用掐自己的手啊,我可心疼了。”
说完一双陌生的手就握住虚淮的手,硬是要将他蜷缩的手指掰开。虚淮皱眉,但还没有得到自己掌控的身体拗不过别人,只能被拉开手指。他想抽手,力道不够,拽着那人的手缩了一下,随后又被拉住。
“不用那么着急嘛。”他笑起来,拉着虚淮的手贴在了自己身上。
手指下摸到了人类的皮肤,虚淮不知道对方是在让自己摸哪里,但任何触碰都让他觉得恶心,喉咙翻涌,手下的触感也如针扎油滚一样让人抗拒。
那人叹了口气,遗憾道:“你不是还没有和你的Omega标记吗?那和我也没什么不可以,我可是快到发情期了,你就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虚淮动了动舌头,舌尖还麻着,说不出话来,他只能摇了摇头。
他的确还没有和洛竹标记,他们平时走得近,长时间呆在一起,信息素的味道混着,很容易被误会。但只要像这样有第三个人的信息素来冲淡,他身上洛竹的味道很快就会消失。
但要说一点感觉都没有也是假的,Alpha的基因就注定他们在未标记时,会因为发情期Omega的信息素动情,即将进入发情期的也差不多。他感觉到身体的反应正在逐渐违抗脑子,熏香弄得他脸颊和脑子都热腾腾的,连呼吸的频率都快了点。
还没进入发情期,Alpha还不至于变成失去理智的野兽,虚淮一边缓慢地挪动自己的肢体,一边暗自盘算着逃脱的机会。接着那人就扑了上来,直接抱住了虚淮,一股黏腻的Omega气味直冲鼻腔,虚淮反射性地屏住了呼吸。
虚淮能感觉到,隔着薄薄的衬衫布料,抱着自己的人没穿衣服,那双手挪到了自己的胸口前,捻住一颗扣子,温热的气息喷在虚淮的脸上,他说:“我还是有点情调的,既然是美人,那我们可以慢慢来。”
虚淮咬住自己的舌头,一边缓缓吐气,调整呼吸。手指的力道恢复得差不多了,那人坐在自己身上自然坐不稳,只要把他推下去,摘掉眼罩,剩下的也就好说了,哪怕是被点击过的Alpha,Omega没有胜算。
“那我打扰你们了,可真不好意思。”冷冰冰的陌生语气,但是异常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虚淮一下子抬起头来,尽管什么都看不到还是看向那边。
自己身上那人离开了,一阵混乱之后,周围又安静下来,虚淮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他没动,抬头盯着之前声音传来的方向。
洛竹断不可能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刚才到底发生了他猜得到,屋子里的气味没散,但是又一股更强烈熟悉的味道占据了鼻腔,那是洛竹信息素的味道,他很熟悉。
但洛竹的发情期不是现在,他知道。
他吸了一口气,耸了耸鼻尖,闻得出来,洛竹的信息素里每一丝都写着‘我很生气’几个字。在心里酝酿了几遍底稿,他终于张口了,喊道:“洛竹……”
但对方没让他说话,虚淮刚张开嘴就感觉到有人用膝盖压上了自己的大腿,随后洛竹的信息素扑鼻而来,一对嘴唇欺上了他的。洛竹不让他说话,用力的吻他,舌头扫过每一寸口腔,Omega的信息素却像是Alpha一样在自己踏足的每一寸地上留下标记。
一吻完毕,洛竹可算是说话了,他说:“虚淮大人平时让我小心一点,现在呢?要不是我来得早你裤子都被人给扒了。”
“……”被手指戳着胸口,虚淮咬着嘴唇,难得说不出什么话来。他闻到空气中愈渐浓郁的信息素味道,心理上放下了戒备,身体逐渐诚实起来。
洛竹戳在他胸口的手指很快就停在上了上面。虚淮能感觉到发丝垂在了自己脸上,那是洛竹低下头来的时候的感觉。
接着,一只温暖的手隔着外裤按在了胯下,虚淮忍不住向后一缩,责难道:“别闹,现在不是时候。”
“那你倒是管管自己。”洛竹说话的口气还是带着冷冰冰的嘲讽意味,手指力道不减,顺着隆起的轮廓缓缓抚摸过去,摸完又涨大一圈。他笑了一声,原本是想冷笑的,可笑到喉咙口几乎把自己呛到,他只能伸手去掐了旁边的大腿一把,“Omega很容易被Alpha的信息素控制,这话你对我说过多少遍,你自己心里有数吗?”
这话问得倒像是虚淮是他的Omega了,虚淮心头有些古怪,压在大腿上的膝盖承受着洛竹全身的重量,还挺疼的。但虚淮从醒来开始就收敛着自己的信息素,一丝一毫也没放出去。
快要进入发情期的Omega容易被Alpha的信息素刺激得进入发情期,想来那人也是如此盘算,只不过没想到虚淮如此严防死守外加洛竹来得太快了。
后来洛竹用他的信息素覆盖了整个屋子,虚淮也没敢松劲,如他所说,现在不是时候。
而洛竹的这句反驳也只需要他放出自己的信息素就可破解。
洛竹没有被标记过,虚淮也没有标记过别人,哪怕不在发情期的状态下,这样浓厚的信息素氛围里,虚淮想要洛竹对他言听计从也不是不可。
但他不想为了置气这么做,也不能为了置气现在这么做。
“洛竹。”虚淮说,“把眼罩摘下来。”
洛竹动作停了,迟疑了一会儿,才摘下眼罩。猛然落入光中,虚淮紧闭上了眼睛,缓缓睁眼时,只见到自己日夜相伴的人正红着眼眶,皱眉咬唇在他面前瞪着他。
不知道有没有哭过,虚淮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但理智和情感上的愧疚就将这丝坏心眼压下去,他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开口说:“对不起……”
随着这句话出口,洛竹一下子卸了下劲,抱住了虚淮的脖子,将自己的脸埋在对方的颈窝里。虚淮努力挪动自己的手臂,在他背上拍了拍。
陌生的屋子,像是宾馆一类的房间,桌上地上一团乱,但绑了自己的那人早就不见了,想来也是,洛竹的脾气是不可能忍着和那人呆在同一个屋子里的。虚淮扫了一眼屋子,看到自己的外套正丢在一旁的椅子上,估计是里面夹层的另一个手机没有被发现,才能救自己一场。
他可算是松了一口气,放松下来,说:“我还是站不起来,先回家吧。”
洛竹在他颈窝里点了点头,鬓发擦过了他的脸颊。

回家后:
洛竹:我觉得这件事你必须要写检讨。
虚淮:?现在这状态你要我写检讨?
洛竹:那有什么不行?
虚淮:我觉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