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虚洛/赫叶/无风合集

Chapter Text

谛听和虚淮的相遇完全是因为老君……的那十二本誓言录。
彼时老君闭门不出,谛听守在老君山外,平时除了应付一些前来做挑战的人,其他时间也就是陪老君打游戏或者去给老君买东西。
那日他刚出门,就感应到一个强大的灵力体出现在了老君的灵质空间里,三条黄犬围着他低吼,不敢上前一步。他赶回蓝溪镇只见一个蓝衣长角的人浮在空中,却根本不低头看向地上的黄犬。
谛听挥手让三条狗出去,随后那人转过头来。
一头冰蓝色的长发,与发丝一般颜色的眼睛,和强大的灵力一同扑面而来的是冰冷的霜雪气息。
“你是谛听?”他问。
“正是。”谛听背着手站在蓝溪镇入口处,看着浮在水面上的人,“有何贵干。”
那人在自己的袖子里摸了一会儿,掏出了一个手机,划开屏幕之后,缓慢地用另一只手的食指在上面点起来。
蓝溪镇里没有风,安静得不得了,谛听能清楚地听到对方的指甲戳在玻璃屏幕上的声音。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过了许久,他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东西,随后握着手机翻转屏幕给谛听看,问:“老君誓言录里有一条是收集全镇牌坊拓片,收集齐的可以获得金玄丹,是真的吗?”
“……没错。”谛听还是第一次见到人来做这个任务,他说,“你拓完之后去后面的阁里找他就可以了。”
“多谢。”那人转过头看向蓝溪镇,刚准备抬手,就被谛听喝止。
“你是冰系吧,破坏牌坊的行为都不被允许,也不许在匾额上留下墨迹。”
那人瞥了一眼谛听,说:“这么多规矩。”
他说得平淡,也没有什么表情,谛听听着倒不觉得是埋怨,只当他是感慨。谛听叮嘱完这句就转身离开了这里,坐着鸟飞到城市里去给老君买新出的漫画。
待到日落,他回来时,又看到对方还浮在蓝溪镇门口那条河上,托着下巴也不知道该思考什么。
他飞回君阁,老君伏在桌案上,见到谛听回来,爬起来问他:“那人在那里站了一日,怎么一动不动?”
“他说他来做任务,我就走了。怎么,他不会拓牌坊?”谛听问。
“多半是你说不许留下墨迹,为难了他。他是冰系,大概一开始就准备用法术冲掉墨迹,又怕损坏了牌坊。”老君笑着说,“好孩子啊。”
“这也是你探查到的?”老君是心灵系,可以探查到大部分人和妖精的心中所念,所以谛听才有此所问。
老君摇摇头,笑道:“我探查到的可不是这个,几月前龙游不是出了大事嘛,那位就是罪魁祸首之一。”
谛听一顿,侧耳听了一会儿,发现他还是没什么动静。他不解:“这样的人要金玄丹做什么?”
第二日,谛听见到他又来了,却和昨天不一样,抱着一大叠纸张和许多炭笔。他悬浮在蓝溪镇的河流之上,从自己的身体中分出许多小灵体,幻化为半透明的小鱼,四只小鱼叼住一张白纸的死角,两只小鱼各衔一支炭笔,六条鱼为一组,游向蓝溪镇的四方。
谛听看到他把白纸和炭笔发完之后,从空中落下来,自己拿着一张白纸和炭笔,走在蓝溪镇的街道上,选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处匾额,将纸贴了上去,开始用炭笔涂抹。
“你昨日不拓,就是因为没有工具?”谛听站在桥上问他。
“我大可以用我的能力拓,不过……我不着急回去就是了,多呆几日,希望用这种方法老君不会怪罪。”他一边回到,手下不停。他速度很快,不过一会儿就涂了半张纸。
谛听没多询问,看他涂完第一张纸就回到君阁里去了。老君正在电脑前刷着论坛,他拍了拍自己的位置,示意谛听坐。谛听坐在了他背后很远的地方,不愿意再靠近。
“我与龙游会馆联系了,他们说这人刚刚刑满释放,但是性格温顺,不会闹太大的事。”老君说,“我可没见过这么做任务的,有意思。”
那人描了一整天,晚上也没有休息。谛听能听到跃入水中又游动的声音。深夜的时候,他找了个角落坐下,只放任手下的小鱼去描摹。他看起来就不是个会玩手机的人,像是深居山林的老人,打字都是用食指一个个戳。
老君说那人可是个有意思的人,谛听不懂。
老君说你听他晚上打电话就知道了。
谛听心说你怎么知道他晚上会打电话呢?
等到深夜时分,谛听的确听到了那个人的声音。
用手机打了电话,响了十几声,几乎要自动挂断时才被接起。电话那段的人接了电话后也没有说话,沉默着。这边的人也不说话,他们安静了很久。
“你那边怎么这么安静……”电话那头的人嘟囔着,说话声音别扭,每一声都收着,似乎是克制着什么。
“……呼……”这边的人长舒了一口气,叹道,“洛竹……”
谛听听到那边的人猛地扼住了呼吸,吞咽声,接着就是一句慌张的推辞:“没什么好说的!我要睡觉了,挂了。”
电流的杂音随之隔断,电话那边的人的确是挂掉了电话。谛听也不知道这俩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他听得清清楚楚,那人在被挂掉电话之后轻轻地笑了一声。
翌日,谛听和老君正在阁里打游戏,就听到了那人靠近的声音。他抱着一大叠纸来到君阁,身边许多小鱼还没有完全融入他的身体。老君正好输给了他,就装作处理正事的样子,把游戏手柄丢了下来。
“让我看看啊,”老君抬手,他拓写的所有纸张就飘起来,排列在老君面前,按照顺序转起来。老君点着头,“嗯嗯,的确一张不差。”
“……您把蓝溪镇所有的牌坊都背下来了吗?”那人问。
“好歹住了这么多年了嘛。对了,你叫什么啊?”老君从书架上翻出一本誓言录,翻了半天才翻到这条誓言,拿出一个印章,在上面盖上了‘完成’两字。
“虚淮。”
老君一翻手,一个小瓶子出现在了掌心上,他笑着问:“还有一件事,要是你不想回答也可以不用回答,拿走这金玄丹就可以。”
“老君旦讲无妨。”虚淮一边收摄心神,将身边的小鱼全部吸入身体,一边回答。
“你是冰系的,这金玄丹对于你而言没有任何用处,而且也是便宜货,你为什么来我这里做这个任务?”老君问。
一条莹蓝色的透明鱼从老君手中衔走了小瓶,回到虚淮的袖子里。虚淮垂下双眼,沉默一阵还是回答:“拿来送人。一是的确想出来散散心,二,也就是这种礼物他肯收了。”
“好,好。”老君笑道,书架上另一个东西动了动,从上方飘下来,来到虚淮身边,“这个也送给你吧,你被火系灵力所伤,伤势还没有痊愈,这个能帮助你恢复。”
虚淮瞥了一眼,双手接过了盒子,看向老君,面色难得有些凝重,他说:“……这……虚淮不能收。”
“怕什么,我给的,会馆也不敢拿走。”老君挥挥手,“谛听,你送他去会馆吧。”
“多谢老君。”虚淮没再拒绝,又向谛听低头,“麻烦谛听大人了。”
谛听带他离开了蓝溪镇,唤来苍鹰,一人骑着一只向人类城市飞去。谛听看到他飞到中途时将老君送的盒子从袖子里掏出来,打开看了两眼,又合上。
“你要送的人是洛竹?”谛听问。
“……正是。”虚淮回道,心下也了然,自己在蓝溪镇打了那通电话,会被谛听的耳朵听到也是理所当然。
“洛竹是你什么人?”
“他不是我的什么人。”虚淮看向远方,苍鹰于天际穿梭,云游脚下,而风掀起他的冰蓝色长发,他稍皱了眉头,轻声道,“他若是我的什么人就好了。”
谛听不动声色瞥了他一眼,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见。
“在此谢过谛听大人。”他们到了会馆之后,虚淮道谢,“若是有能帮得上忙的,谛听大人尽管开口。”
谛听想了想,掏出手机,说:“那,加个好友?”
“……”
“龙游也经常有游戏发售和展子,老君喜欢那些,可以带些给老君。”谛听提醒道。
“……好……”
很久之后,谛听才得知这颗金玄丹被一只小黑猫吃了,至于是怎么到小黑猫手上的,故事太长,他没让虚淮讲。
在虚淮从蓝溪镇离开回到龙游后不久,他的头像就换成了两人的合影,看起来是没有继续吵架了,可喜可贺。
龙游最大的ACG展开了,谛听提了一句,老君便从网上找到了所有摊贩的资料,然后数了一大堆出来扔给了谛听。谛听本来打算自己来龙游,但想到了虚淮,就点开了虚淮的聊天窗口。
谛听:在?
虚淮:在。
谛听:图片.jpg x10
虚淮:这是什么?
谛听:老君要的东西,你要是想还老君人情,现在就是好时机。
虚淮:我明白了。
谛听:你以前去过吗?
虚淮:没有。
虚淮:但好像挺好玩的
谛听拿着手机,觉得这最后一句回复不太对劲。他反复看了半天,决定还是忽略这点微小的差异,继续打字。
谛听:不要买错了,你要是不会就找个熟门路的妖精带你去。
虚淮:知道了。
谛听:买完之后直接扔进会馆传送门,我之后去拿就好。
虚淮:明白。
结束聊天,谛听翻看聊天记录,也不知道对方真的理解了没有,寄希望于他不要买错。
两日后,本地会馆给他打电话说有他的快递,他赶到会馆时,看到两个大袋子放在地上,里面的书册手办和游戏码得整整齐齐。他拿着清单对了一下,竟然一样都没有错。
当即掏出手机表达感谢之后,谛听把这堆东西抱了回去,却没想到这次交流成了他俩之间微妙友谊的桥梁。
ACG展帮买东西事件的几日后,虚淮主动给他发了消息。
虚淮:谛听大人,我想问一下,这两个之间有什么区别?
虚淮:图片.jpg&图片.jpg
谛听:一个是普通版一个是豪华版。
虚淮:里面的东西也是不一样的吗?
谛听:豪华版多了几套角色衣服和几个dlc。
虚淮:谢谢谛听大人。
谛听:你也开始玩这个了?
虚淮:洛竹想玩,让我陪他玩。
谛听:洛竹?上次你说的那个啊,他喜欢上这个了?
虚淮:带他去那个集会玩了一天,他就喜欢上这些了。
谛听没太在意,一面应付着前来做挑战的人,一面继续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妖怪论坛上,一个分析贴被顶的很高,里面是一个匿名妖精分析如何得到天明珠,底下的妖怪们吵一片,可谛听也没看到这个月有谁前来挑战天明珠。
他和虚淮平时里也不怎么聊天,偶尔互相拜托在城市间传递些本子和周边,或是交流一些老君的事。虚淮逐渐也不再称呼他为‘谛听大人’,单纯叫他‘谛听’。
有两三个挑战者来完成了任务,去君阁找老君盖了个章,拿走了自己的奖品。老君见到有意思的人就多送个礼物,对他来说都是不值钱的东西,他不心疼,可对于那些来到这里的人来说就比较稀有了,回去在论坛一通吹捧,又激起了一片想要来蓝溪镇一试身手的呼声。
谛听头痛。
过了许久,似乎距离他第一次见到虚淮有一两年了,虚淮突然给他发了消息。
虚淮:谛听,要拿老君的天明珠是不是要打过你?
谛听:是啊。
谛听:你也想来?
虚淮:好奇。那个在斗帅宫赢三场的任务也是和你打吗?
谛听:也可以选和阵法机关打。
虚淮:蓝溪镇的大部分任务是不是都要和你打?
谛听:河里游泳的和破解阵法的不用,你那个也不用,其他的都需要。
虚淮:……辛苦了。
两日后,他看到了浮在蓝溪镇河道空中的虚淮,不再是当日所见一身蓝衣,而是换成了人类的服饰,依旧是一头冰蓝色头发,一双同色的眼睛平静如海。虚淮身后还跟着另一个家伙,棕色长发,穿着人类的连帽衫,牛仔裤和运动鞋,靠在石壁边看着他们。
“……洛竹?”谛听看了眼那人问。
“嗯。”虚淮点头,脸上的表情却不像是当时那么凝重,甚至露出了些许笑意,“我心之所向。”
“……不听,开打吧。”谛听说。
“只不过是点到为止,赢你三次而已。日后要是有人真从你眼前抢走天明珠,你要怎么办?”虚淮问。
“老君自己立的誓,关我屁事。”谛听毫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