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虚洛/赫叶/无风合集

Chapter Text

阳光正好,金灿灿的一片洒进来,给自己身旁的洛竹镀上了一层薄金色的膜,连放在被子上的手指都被光环绕,如梦似幻。
这种场景,要是搁平时,虚淮一定会欣赏上好一会儿再去把对方喊起来,但他现在坐在床上,紧皱着眉头思考人生。
坐,也许不是很准确,他蹲坐在被子上,屁股下压出一个浅浅的被子凹痕,影子落在被子上。他抬起了自己的手,看着这个软绵绵的白色猫爪,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个卧室里,除了洛竹就没有其他人影了,有的只是一只蹲坐在被子上,盯着洛竹如同石化一般动也不动的白猫。
早上他醒来时只觉得身体特别轻,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睡在被子上面,他坐起来想要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发绳想给自己扎头发的时候,才察觉到床头柜离他很远。接着他就看到了自己的手已经不再是人手了,是一只猫的爪子。
他连忙从床上跳下来,身体的异样影响了他的平衡,白猫从床上掉下来的时候踩住地面,脚下异样的感觉让他不禁崴了一下,接着就脸着地撞在了地面上。虚淮爬起来,发现这样的冲击感似乎非常小,对现在的身体没造成很大的影响,他本能地甩了甩头,接着两三步跑进了浴室。
全身镜里印着一只蓝色瞳孔的纯白猫咪的样子,虚淮眯起了眼睛,镜子里的猫也眯起了眼睛。他思考了一会儿,想要催动身体里的灵力,却像是隔着一层膜一样,无法运用自己的能力。
虚淮又试着释放平时使用的法术,也全部无效。他只能回到床上去,坐在被子上,盯着洛竹。
他倒是可以去把洛竹喊醒,但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向对方表达自己的意思,他在浴室对自己说话的时候,出口也是猫咪的声音,除了喵就只有喵。
他想了一圈,觉得不太可能是被人偷袭,就算是,有这样能让虚淮毫无察觉就无法动用灵力的高手,也不至于做把他变成猫这样无聊的事。可若是有什么人的恶作剧,他也想不到最近自己得罪了谁。
正思考着,洛竹动了动,他的手在自己身边的床铺上摸了摸,闭着眼睛,轻轻喊了声:“虚淮……”
虚淮本能地回了句:“喵。”
出口的瞬间,虚淮就后悔了,只能寄希望于洛竹没有听到这声猫叫。然而洛竹还闭着眼睛,突然皱起了眉头,将手臂展开在床铺上摸索着,也不知道在摸什么。他摸了一会儿,抬起手来挡住窗外刺眼的光线,疑惑地转头去将眼皮撑开一条线,自言自语道:“虚淮去哪了……?”
摸着摸着,他的手就一巴掌拍在了虚淮的头顶。虚淮被打得闭上眼睛,低下头。
“诶!”洛竹猛地抽回手,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起来,他眼睛睁得滚圆,盯着自己刚刚不小心拍到的地方,看到一只白色的猫咪正蹲着,无辜地看着他。洛竹连忙把他抱起来,虚淮不反抗,被抱进怀里摸了摸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疼不疼啊,给你揉揉。”
虚淮被轻轻抚摸头顶的毛发,温暖的手指从鼻尖顺毛到额头。他觉得挺舒服的,顺便感叹了一句自己还是人形的时候哪有这待遇,洛竹刚刚拍上来的力度不过像是碰了一下而已,平时他拍自己的时候要用力十倍,痛也不痛,但是有对比才有伤害。
洛竹摸着它,环顾周围,发现屋子里的确没有虚淮的身影。寻思虚淮可能是去买早饭了,他心安理得地继续摸猫,多摸了两下,发现自己手中的猫异常地乖,才想起来一个重要的问题。
他把白猫放在了自己的腿上,问:“你是谁啊?怎么在我家?是偷偷跑进来的吗?”
但屋内屋外的结界还在,虚淮布下的,别说是猫咪了,就是蚊子都飞不进来。环顾四周后,洛竹发现虚淮的发绳还在桌上,一边念叨着‘好奇怪啊’,一边把虚淮的发绳拿起来,顺手给自己绑了辫子,去外面晃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人影。虚淮从床上跳下来,第二次跳下来已经熟练了许多,轻松落在地板上跟着洛竹的脚步走了出去。
“虚淮也没带钱包和卡,手机也在家里……难道聚灵去了?”洛竹站在客厅里,抱臂思考着,“怎么没有喊我?嗯……能放过我让我睡觉正好。”
虚淮在他身后听着,暗自盘算着等自己恢复原样了之后绝对不要放任对方再赖床一次,天天把他拽起来去聚灵。
洛竹在家里逛了一圈,发现的确没有对方的任何气息,把自己身后的小猫抱起来,像是抱小孩一样托住他的屁股,让他能趴在自己的胸前。他抚摸猫咪的背,忍不住笑起来说:“你好乖啊,想不想吃东西?”
“喵。”其实是想说不想,但不管怎么组织语言,他也只能发出猫叫。虚淮只能趴在洛竹的胸前,踩在他的胸膛上,想要从他的怀里逃出来,越过肩膀跳下去。
但脚下的触感有些柔软,他想了想,多踩了两下。接着洛竹的手指就勾着他的脖子,轻轻挠着下巴上的毛,洛竹的笑声传过来,脚下的胸膛也传来些许震动。
“你看起来应该挺大了,怎么还踩人。”洛竹笑着,从柜子里翻出了一袋零食,倒了几粒在自己手心里,凑到白猫嘴边。只见对方瞥了一眼,就转过头去,他只好全部喂进了自己嘴里。
抱着小猫倒在沙发上,洛竹思考着午饭该吃什么,条件反射拿起自己的手机开始打电话,而下一秒屋子里虚淮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才想起来这件事,把电话挂断,自言自语道:“那应该过一会儿就回来了吧。”
虚淮踩在他的胸膛上,毫不在意地一屁股坐在他的胸口,任由对方的手摸着自己的后背。洛竹的手很温暖,抚摸皮毛的时候有点痒,但手指随之就挠了过去缓解了这点不太渴切的需求,和人形的时候被抚摸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相当舒服,虚淮就任由他摸。
洛竹偏头看着门口的外套和鞋柜,手中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似乎是在发呆。虚淮看着他的下巴,喵了一声吸引了他的注意。洛竹抱着他坐起来,将小猫放在了自己腿间,笑着问:“你也是妖精吗?你是不是不会说话?”
虚淮点了点头。
洛竹看到猫咪点头,没有露出分毫惊讶,他环顾一圈,确认家中的结界确实没有任何缺损。他用手指托住下巴,看着那只蓝瞳的白猫,思考道:“那你是怎么进来的?虚淮放你进来的吗?”
但想了想,虚淮不会放陌生的妖精和自己独处,更别说是自己毫无防备的时候。想着既然是能被虚淮放进来的妖精,必然是和虚淮关系亲近或者能得到他信任的人,可洛竹思来想去,都想不到有这样的人而自己不认识。
白猫乖乖坐了一会儿,就伸出爪子来,去踩洛竹的小腿。洛竹伸出手去,放在白猫面前,白猫迟疑着看了看他的手,又看了看洛竹的脸,还是把爪子放了上去。
洛竹捏了捏他的小爪子,笑起来:“你真的好乖啊,真可爱。”
虚淮万万没想到这句被他常年拿来夸小黑的句子能落在自己头上,马上把自己的爪子抽了回来,瞪了他一眼。但猫咪用那双宝石蓝色的眼睛瞪人总是没什么威力,洛竹笑得开心,把他抱起来蹭脸。
一直玩到下午,洛竹才察觉到哪里不对劲。他打电话询问会馆,会馆那边没有妖精见到虚淮。他给自己认识的所有人都群发了消息,得到的回答一律是没有。
他紧张起来,把自己的衣服幻化出来,拿起虚淮的手机,翻了翻,没有任何异常,而且所有的消息从昨晚开始就没有读过。洛竹在家里转了两圈,感应不到自己的种子,也想不到虚淮可能会去哪里。
“我去找一下虚淮,你……”洛竹看到那只蹲在沙发上的小猫,问,“你要去哪?留在家里吗?还是我先送你去会馆?”
虚淮在后一个问题问出来的时候点了点头,大半天下来他也没能突破灵力的限制,洛竹察觉不到他的不对劲,这种情况,虽说有些丢人,但也只能去会馆寻求解决办法。
洛竹把他抱起来,打车去了会馆的城内入口。他刚下车就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蹦蹦跳跳过来,大声地喊他:“洛竹!”
另一个长发的男人跟在他身边。小黑跑到洛竹身边,看到洛竹抱着的小猫,露出疑惑的表情。但他转而问洛竹:“你要去会馆吗?我们也要去!”
“诶,你们要去会馆吗?那你帮我把这只小猫带过去吧,它还不会说话。虚淮不见了,我要去找虚淮。”洛竹把小白猫放到小黑面前,想要小黑抱它,而虚淮扭了个奇妙的角度,爪子抓着洛竹的袖子,三两步就蹿了上去,蹲在洛竹的肩膀上,不愿意被小黑抱。
小黑看着小白猫,似乎想说什么。虚淮还在和洛竹的手作斗争,不愿意从他身上下来。
“喵。”虚淮说,你是傻子吧,我就是虚淮。
小黑的耳朵抖了抖,看向小黑猫,又看向洛竹。他迟疑着说:“可虚淮不就在这里吗?”
洛竹的手僵住了,他疑惑地盯着小黑,看了看周围,确认的确没有感受到虚淮的灵力,问:“没有啊?在哪?”
小黑指了指他的头顶。
洛竹一把抓住了他背上的皮毛,把他拎到眼前,看着被拎着的无辜猫咪,惊讶道:“你就是虚淮?!”
“喵。”虚淮算是答应了一声。
顺便感叹了一下,人和猫怎么区别这么大刚知道我是虚淮就直接这么拎猫了。
小黑全都听到了,耳朵抖了抖,还是什么都没说。
他们三人一猫来到会馆,虚淮被来来回回检查了一通,也没查出什么问题,只能隐约查出是一种术法,但无法解除。
虚淮蹲在桌上,其他三人围着他。
“小黑,你听得懂虚淮说话是吗?”洛竹问。
小黑点了点头,看向桌面上那只用屁股对着他和无限的猫,一根白色的尾巴环绕着身体盘起来。
“虚淮,你知道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吗?”洛竹问。
虚淮摇了摇头。
“那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喵。”
“他说是早上起来的时候就变成这样了。”
“诶,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喵。”
“他说他暗示了你没看出来,他又不会说话。”
“可是我问你好多问题你都没有回答我啊。”
“喵。”
“他说你问的问题那是能用简单的点头和摇头回答的吗,你也不动脑子好好想一想你是智障吗。啊!痛!”
“小孩儿不许骂人。”无限收回在小黑脑袋上敲了一个包的手。
“可这是虚淮说的!”
洛竹也抬手敲在了白猫的脑袋上,义正言辞道:“不许教小孩骂人。”
他们又聊了一会儿,还是毫无头绪。洛竹站起身打算去问问有没有别的消息,突然就倒了下去。虚淮连忙从桌子上跳下来,跑到对方的脸边,伸出爪子去推他的脸。无限蹲下身查看洛竹的情况,突然他的身体起了奇妙的变化。
人类的身体开始消融,浑身像是沸腾一样,冒出白烟来,很快洛竹的身体就缩小到只有一团大小。洛竹的衣服也是灵力变化而成,也随着身体逐渐消失。过了不到十几秒的时间,洛竹的身影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橘黄色的猫躺在原地。
虚淮蹲在它面前,犹豫着,伸出爪子去推了推它。那只黄毛被推了之后抽了下腿,随后睁开眼睛,翻身起来。他看到和自己平行高度的虚淮,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和身体的其他地方,扭着头几乎要开始追自己的尾巴了。
“喵!”他大喊。
虚淮听懂了,虚淮回答:“喵。”
“喵喵喵!”
“喵。”
无限看着这两只猫像是吵架一样,虽然只有洛竹像是在吵架,而虚淮从头到尾都平静如斯,但他刚刚听过小黑的翻译觉得虚淮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看了一会儿,转头看向一旁专注的盯着他们的小黑问:“他们在说什么?”
“啊?”小黑看了无限一眼,又看了两只猫,努力回忆,“洛竹问自己怎么也变成猫了,虚淮说自己不知道,洛竹说那现在怎么办,虚淮说等会馆想办法。”
“喵。”洛竹说猫的视角怎么这么矮。
“喵。”虚淮说猫就这么矮。
“喵。”洛竹说那你以前看我是不是也这样?
虚淮没回答,一爪子糊在了他的猫脸上。
小黑把洛竹抱起来,放在了桌上,虚淮跳上一边的凳子也爬上桌子。一黄一白两只猫蹲在一起,洛竹看起来比虚淮要大上一圈。
“喵。”洛竹说,我觉得我大一些。
“喵。”虚淮说,黄的显胖。
“喵。”小黑说,可能因为洛竹是橘猫,橘猫就是显胖。
“?”无限瞥向他,“你为什么也要学猫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