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虚洛/赫叶/无风合集

Chapter Text

龙游会馆中有一处关押妖精的地方,叫做冰云城,那里并不是常年冰雪,而是没有灵力,不植树,不种草,于妖精来说就像是戈壁荒原。关押就是关押,自然不可能给他们任何修炼的机会,但还算留了些面子,不上手枷脚镣,只不过是丢在特制的灵力枯竭之地里禁锢起来而已。
进去的人多半是犯了错的妖精,但这个错到底是什么,也很难说。杀害人类的妖精会来到这里,杀害妖精的妖精也是一样,诸如此类,像是人类的法律一样,伤害了他人,不管是人类还是妖精,后果严重就会被关在这里。
这里有一个住了很久的妖精,他是个寸头的高壮男人,和他的凶恶长相不同,他的名字叫做叶子。他是土系妖精,算是比较特殊的类型,在这样的荒芜之地也能聚灵生长。
他呆在这里已经几十年了,监护他的职责从前辈的前辈手里,接到我手里。
几十年前,龙游曾出现过一场灾难,有不少人类丧生,那件事并不是我负责的,我不太清楚,总之在人类社会引起轩然大波,会馆处理起来极其麻烦,但还是把损伤降到了最低。
叶子就是罪魁祸首之一。
不过他本人总是闷闷的,坐在角落里不说话,就像一块石头,不会提要求。我接手以来,我只听到过他说三句话。
第一句是我刚来时,我向他自我介绍了一下,他看起来有些迷茫,恍惚一阵后突然问我:“你知道阿赫怎么样了吗?”
阿赫,是他的同伙,心灵系的妖精,也关押在冰云城中。但他那种妖精照顾起来比较难,像我这种对心灵操控没有抵抗性的妖精是不能见到他的。
我如实告知,他点了点头。
接着就说了第二句,他说:“那我的要求还是和之前一样,你们什么时候放了阿赫,再放了我。”
所有被关押在冰云城中的妖精都要经过心灵系妖精的评测,确认对人类社会没有报复心和攻击性之后才能放出去。如今的妖精隐藏在人类社会中生活,小心翼翼不暴露自己,维持着微妙的和平。
我也问过前辈为什么要这么做?妖精又有哪里不如人类吗?
前辈回答我,妖精并不是哪里不如人类,只是人类是个连自己的同族都不能和平相处的种族,也许一个人两个人是理智的,但一群人就只是毫无理智的狂怒的野兽罢了。如此隐藏,只不过是想保护剩下的妖精。
前辈告诉我,的确是有很强的妖精不害怕人类的千军万马,可那些弱小的不能保护自己的妖精呢,那些山川之中连化形都没法做到的生物灵呢,如果失去了这些同伴,那些很强的妖精也不过是孤军奋战,终究会累的。
我似懂非懂,只能点头。
叶子早就通过了心理评测,十几年前就可以放出去了。但他没走,他得知自己的同伴,那个叫阿赫的还没有获释后,就改变了主意。负责心理测评的妖精指挥前辈们按住他,把他关回去。
事后问起来,他说叶子刚才出现了想要强硬救出阿赫的想法。
冰云城的防守不至于打不过叶子,但为了不给另一边平添麻烦,他们只好把叶子关了回去。
他在里面尝试了一阵,打不破关押牢房的墙壁,最终还是回到了角落里,像是石头一样窝起来。
我来到这里之后,因为好奇去调出了阿赫的资料。他是心灵系妖精,在龙游灾难中似乎也没有做什么事,就像是个普通的手下。
但我翻了一会儿,就发现了蹊跷。
阿赫的心理评估资料不在我能调取的资料权限范围内。
阿赫,男,心灵系妖精,能力:傀儡,在龙游领域灾难中追随头领风息,曾控制过执行者小黑,战斗能力低下。被抓捕后关入冰云城,因为本身是精神控制使用傀儡,对心理测评抵抗能力奇高,无法获得完整资料,不建议释放。【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不过是会馆伪造的假象,我知道,这种资料不是我能看的。
因此我打听到了是谁在看管阿赫,抽出时间去接近他。那人也是个心灵系的妖精,看到我靠过来就跑。幸好我是擅长战斗的妖精,他则是完完全全的心灵系妖精,我很快就追上他,直言自己的疑惑。
他连连摆手说他不能说。
我缠了他好久,最后没办法只能问:“那我只问一个问题,是就点头,不是就摇头好吗?”
他想了半天,说好,但也说如果这个问题太过分他也不能回答。
“阿赫还活着吗?”我问。
他古怪地看着我,欲言又止,但还是点了点头。
我得知了阿赫还活着的消息,回到自己的岗位上,添油加醋地给叶子讲了两句。他转头盯着我看,认真听完,点了点头,说:“谢谢。”
这是他和我讲的第三句话。
接着我们和平相处,又过了几年,快到我要将这任务交给我的后辈时,叶子提出了一个要求,他说他想要去见一面阿赫,见完之后他就离开这里,再也不回龙游。
我将他的要求传达给了馆长,馆长和另外一边的看管员——早就不是曾被我逼问的那个,换了别人,商量了许久,最后答应了叶子的要求。
我陪着叶子来到阿赫的牢房,这里和叶子那边阴暗的土牢并不一样,充满阳光,有舒适的睡床和玩乐用的东西,杂志,零食,游戏机散落一地。
我看到一个金发的人抱着抱枕盘腿坐在地毯上,背对着我们在看电视。想着这边的条件也太好了,我还在为叶子不平,突然他就抓住了我的衣领,瞪着我怒道:“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我露出茫然的表情,疑惑地转头去看坐在地上的阿赫,他察觉到了我们,回过头来,一双蓝紫色的眼睛看着这边,手里还拿着薯片,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声音打结在喉咙里,我哪知道他们对阿赫做了什么?叶子怒气不减,气氛僵着,我等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阿赫什么反应都没有。
见到同伴的反应,不管是高兴也好,愤恨也好,或是释然,我见过许多被关在冰云城的妖精见到同伴时的反应,但其中没有任何一项出现在阿赫身上。他只是坐在原地,疑惑地看着我和叶子。
他不认识叶子,也不认识我,所以只是对我们突然争吵有些疑惑,甚至还拿着薯片想要看好戏。
这是唯一的解释了,我突然想起那时那人被我问起支支吾吾的情景。会馆会给一些极度危险的妖精洗去记忆,心灵系的妖精能做到这一点,洗去记忆之后灌输给他普通的知识和理念,让他继续在冰云城中生活,直到时间够久,他哪怕想起之前的记忆也没有什么用。那时候可以根据心理评估和本人的意愿决定是去混入人类社会,还是回到深山中去生活。
阿赫这样子,多半也是被洗去了记忆,一直在牢房中生活到现在。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阿赫看了一会儿,站起来,靠近我们,友善笑道:“你们来有什么事吗?”
我刚想回答,对方就伸出手来,按在了我的额角上,接着我失去了我身体的控制权,被叶子拽着领子,软到在地上。我看到阿赫笑着看着我,刚才友善的笑容逐渐变了,嘴角斜向一边,感叹道:“可算,被我逮到机会了。”
叶子的表情也变了,他倒是疑惑地看着阿赫,问:“你不是……?”
“要装作被他们洗脑的样子还不被察觉也挺难的,”阿赫掰了掰手指,随手伸出手去点了点叶子的眉心,笑起来,“不过你也没看出来,那我做得还挺不错的。”
他拉着叶子的手臂,让对方低下头来,随后亲在了叶子的嘴角上。他转过身,查看起我的状况来,我能感觉到他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挂着坏笑,伸手点着我的头。
叶子没说话,瞥了眼身后,问:“现在怎么办?他们大概很快就会察觉到这里不对了。”
“这个啊……”阿赫思考着,我感觉到我的身体被拽着动起来,在叶子面前站直了,依旧不能说话,他说,“现在还不是时候,你要离开这里。”
“那你呢?”叶子问。
阿赫笑了两声,走上前去抓住了叶子的衣服,让他弯腰低头,脸贴得很近,盯着叶子的眼睛说:“我自然也会离开,而且会很快,可不要让我发现你在外面没有我,还过得逍遥自在。”
恐吓一样的话,他带着笑意说出来。叶子没有什么表情,顺从地被拽着,最后闭上了眼睛。
他等了一会儿,皱眉疑惑起来,将眼睛睁开,发现阿赫还保持着刚才的样子没变。
“什么?等我吻你吗?我可不是每一次都会吻你。”阿赫坏笑着,伸手戳在了对方的嘴角,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嘴唇,“想要的话自己来。”
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忘记我还在这里,但我被阿赫控制着只能平静地看着这一切,哪怕我现在已经在内心大声尖叫想要逃跑了。
许是我的眼神太热切,或者阿赫读取到了我的内心,在叶子自己贴上去的时候,他操纵着我转过身去了。我只能听到身后黏腻的水声和呼吸声。
“让这家伙带你出去吧,之后删掉他的这段记忆就好了。”阿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是龙游会馆里一个看守冰云城的执行者,之前我照顾的那个妖精已经离开了,我又换了另一个地方上班。
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在我的手机备忘录中,有一行字,只打了一半,剩下的不知道是没来得及打完,还是被我自己删掉了。
上面写着:阿赫和叶子他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