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虚洛/赫叶/无风合集

Chapter Text

阿赫讨厌人类。可她并非和其他妖精一样拥有原形,她甚至也不拥有尖耳朵,耳朵圆圆的,从头到脚都像个普通的人类。她打扮得像个普通的人类大学生,看起来乖巧得很,一头金色的短发衬得她的脸又圆又可爱,一双蓝紫色的眼睛也顾盼生情。
叶子不是没见过她对人类男性抛媚眼,但从不羡慕。
在她正视人类的时候,多半就意味着那个人类要倒霉了。轻则被洗劫钱包,重则被洗劫住所,甚至有时候阿赫什么也不拿走,只让他们去做极危险的事情,在丢掉性命前一秒让他们回神。
阿赫的能力对妖精同样适用,但她对迫害妖精似乎兴趣缺缺。她同样不喜欢和同类呆在一起,过强的妖精让她不安,太弱小的妖精又觉得无趣,连叶子也是她另有所图才留在身边的。
若是让叶子用心去评价,他可能会引用曾经有个妖精对阿赫的毒舌评语。
“那个小妖精啊,可别靠近她,你以为她什么都没做,回过神来的时候,把你啃得渣都不剩。”
叶子听过别的妖精这么评价阿赫,但对方嗤之以鼻,挑起一边眉毛笑着,转身就抱住了叶子,撒娇一样地问他:“喏,他那么说了,你觉得呢?”
金发的妖精就那么抱着他,故意把衣领扯开,将柔软而深的沟壑露给他看,活脱脱一副要色诱他的样子。但叶子知道,这个恶魔在想什么。她露出笑来,一双眼睛却在狠狠地盯着自己,但凡自己露出些许迟疑,她就会毫不犹豫地用傀儡之术控制自己,将自己强行带走。
叶子也记得自己的回应,他伸出手去搂住了阿赫的腰,然后平静地看了一眼那个惊讶的妖精,把她抱起来,吻住了她。
这是她最喜欢的回应,如果叶子这么做了,她能消停好几天。
至于原因也很简单。
“因为你爱我。”阿赫解释道,她偶尔也会披上叶子的夹克,只穿着内裤,赤裸着腿,站在叶子面前毫不在意地向他袒露身体,她跪在床上,捧起叶子的脸,笑得得意。那双蓝紫色的眼睛带着夜晚的倦意,餍足地看着叶子,“你爱我,所以你喜欢这么做。”
这个金发的恶魔时常迫害他人,却以叶子的爱为食粮,固执地吐露他人爱着她的话语。这也是她一直让叶子留在自己身边的原因——叶子爱着她,所以她允许叶子留下。
而叶子也从未思考她话语的正确与否。他是土系妖精,化为人形时似乎就不善感情,被阿赫骂过多次木讷,但哪怕是这样,阿赫依然认为叶子爱着她,那他应当是爱着她的吧。他很少能感觉到自己的感情,行事除了自己的意愿就是以阿赫的心愿为准,对方的脑子很灵活,不管是战斗还是生活都是她出主意,所以他也逐渐习惯了这样的方式,放弃思考,也不再怀疑。
后来,他们被会馆抓了,阿赫在冰云城里被关了好一阵子,叶子倒是没被关很久,但他听说阿赫还要继续被关着后就自愿回到冰云城中,一直呆到阿赫也被评估为不具有危险性放出冰云城后,才和她一起离开。
龙游会馆接纳了他们俩,只安排了很少的工作,其他时间都自由活动。阿赫倒是也老老实实地完成了任务,看起来比往日乖巧又听话许多,但她也结识了一个年轻的小花妖,似乎是叫洛竹的,给她出了不少坏主意。
小花妖的家长是个冷漠的冰妖精,龙游的执行者之一,叫虚淮。他也明确跟阿赫谈过几次,希望她能停止给洛竹灌输各种各样的play和道具玩法,这些时候叶子也基本都在场,阿赫就坐在他的腿上,或是依在他怀里,向对方挑衅道:“诶呀,洛竹真可怜,只不过是想做点好玩的事嘛,怎么有你这种男朋友的。”
说完她还要讨好一样地向叶子讨一个吻,吻要落在她的嘴唇上,继续嘲讽道:“别是不行吧,诶呀真可怜,还是我们叶子好,不如把洛竹送过来我们三人行啊。”
叶子在一旁没说话,但他能感觉到冰妖精那两道冰冷的视线就移到了自己的脸上。他无意成为两人无声斗争的焦点,只能继续看天看地,假装自己只是一块石头。
三人行是不可能的。叶子也知道,阿赫只是说说而已,她嘴上说得轻松,有次有个喝醉了的妖精也随口应了她,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叶子,第二天就一丝不挂地躺在会馆楼顶上,睡了好久才醒。
那个金发的恶魔以叶子的爱为食粮,不容许别人触碰一丝一毫,笑容下隐藏的是极细的丝线,趁人不注意就能勒住喉咙,将头颅也切断,杀人于无形。
叶子跟着她回了屋子,她进门后就坐在床上脱起了衣服,将自己扒得只剩内衣。叶子站在门口,看到她向自己投来一个眼神,便自觉地走过去,站在床边低头去给她一个吻。
阿赫笑了下,接受了他的吻,一手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拽到床上来。叶子不抵抗她的力道,被拖上床,摔在了被子上。
“怎么?我说三人行的时候,你动了手指。”她伸出手指,点着对方的下巴,笑着问,“想试试?”
叶子想解释,舌头抵在了齿间,才看到对方那双没有任何笑意的眼睛。阿赫生性多疑,她根本不喜欢听人解释,就算叶子说自己是怕虚淮突然出手打人自己打不过虚淮,她也不会缓和几分。
思绪转到这里,他索性闭上了嘴,低头去脱自己的衣服,脱掉夹克,把T裇也剥掉,露出精壮的上身来。他把衣服丢到一边,重新看向阿赫,凑上去想要亲她。
她捏住叶子的下巴,收起那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撇了下嘴,眉头也拧起来,她说:“你怎么学会了这套?”
叶子不回答,不说话,他只知道对方脱衣服断然不会只想抱着他睡觉而已,便自觉地把裤子也脱了。阿赫看他这副木讷样子,心里来气,给他的手一巴掌打开,给人按在床上,顺势骑了上去。
“给我张嘴。”阿赫命令道。
叶子依言张开了嘴,阿赫俯下身去,含住他的嘴唇,用力搅合他那条不知道动弹的舌头,将自己的津液渡过去,手掌按在他的胸前,捏着两块柔软的胸肌,手指捻着胸前的小圆珠,顺便还把自己的大腿绷直了,嵌进他的腿间,大腿的皮肤压住还没动静的下身,一点点摩擦起来。
“嗯……”叶子听她的话,不把嘴合上,只任由她在嘴里搅动。承不住的津液从唇角溢出,顺着面颊滑下去打湿枕头。胸前的柔软的手指抚摸过,又碾过发硬的乳尖,麻麻痒痒的。
“你是木头吗?”阿赫松开他,一巴掌拍在他的胸前,“给我解开。”
叶子眨了下眼睛,伸出手去顺着阿赫的内衣带子,摸到她的背后,将她的内衣扣子解开,将蕾丝边的胸衣扯下来,一对柔软的乳房就从胸衣的禁锢下摇摇晃晃地膨出,被重力拉着垂下来。
叶子将她的胸罩取下来放在一边,看着她等待下一步的命令。而一只手捏住他的下巴,让他把嘴合上,阿赫说:“咽下去。”
喉头一动,积在唇舌间早就冰凉的津液被推挤入食道,一双灰黑色的眼睛平静地注视阿赫。他乖巧得像个提线木偶,阿赫说一句他照做一句,但他没有被阿赫控制,他也没有进行思考,单纯地信任着对方,顺从她的每一句话。
可阿赫不喜欢他这样子,像个被她施加傀儡术的人类,无趣得很。但就是这种时候,不管她怎么表现出自己的不满,叶子也不会如她所愿地多给些反应——就像是在无声的反抗一样。这一点又让阿赫开心得很。
她心怀矛盾,手指在对方身上游走,带着些许调情意味的捏来捏去,对方常年锻炼,以灵力强化肉体,体格自然不差,满身腱子肉捏上去很柔软,尤其是胸前的两块不比阿赫自己的乳房差什么。
阿赫在他的脸上叭叭亲了两下,突然想起来什么,坏笑道:“躺好了,给你整个舒服的。”
叶子没有动,眼睛盯着阿赫,看到对方如同柔软的蛇,在自己身上扭了两下就滑了下去。她扯开叶子的内裤,把柔软的东西挖出来含了进去。
微不可察地,叶子动了下腿,这点被趴在他身上的阿赫察觉到了,她笑起来,伸出舌头来,用舌尖在口中顶住柔软的冠头,在上颚间推挤,两边都是带着些力道的软肉,几番挤压下紧致异常。阿赫顺便咽了一口唾液,喉口合拢间的力道在铃口上一压,那原本疲软的东西就缓缓直立起来。
见嘴里的东西有了精神,阿赫就把它吐出来,双手抓住自己的乳房分开,用双乳将挺立起来的性器包裹住。与口腔完全不同的柔软的触感,龟头顶在同样细腻的皮肤上,茎身的皮肤被胸口的柔软摩擦着,让人头皮发麻。
叶子忍不住皱了下眉,阿赫看到了,变本加厉地用手捧住双乳,把缝隙挤压得更紧。见不到阳光的胸口本来就滑嫩白皙,被坚硬的性器摩擦了几下就泛起粉红色。舌尖轻轻在铃口上压了几下,手指也顺着勃发的性器血管捋上去,在饱涨的龟头上压了一下。
前液分泌出来便顺着茎身而下,打湿了阿赫的胸口,她将龟头含住,小口嘬了两下,舌尖勾出一丝黏液,卷进嘴里。她抬起眼来,看向了仍旧盯着自己的叶子,没笑,反而是皱起眉来,在他的性器冠头上按了一下。
只见原本挺立的性器抖了一下,接着就射出几股白色的液体,溅在了阿赫的脸上,还有一点挂在了她的睫毛上。阿赫眨了下眼睛,看着叶子,却没像往常一样笑起来,冷着脸,伸出舌头舔了下挂在自己脸上的白浊液体。
“看来你挺舒服的啊。”阿赫坐起来,伸出手指去点着那个还挺立的小家伙,从自己脸上刮下一点精液,涂在了叶子的身上,手指尖从肚脐划到大腿,随后掠过会阴,向后穴探过去。她只轻轻用手指揉了两下褶皱就抽回手来,爬向床头去摸润滑剂。
她越过叶子上身时,突然被吻住了胸口,对方只是轻轻在她一对锁骨之间向下的地方蹭了一下,也不带有色情意味,只是伸手抱住了她的腰。
“怎么了?”习惯了对方在床上没有反应的阿赫从床头掏出了润滑剂,丢到了一边,以为他不想做,“不想做?”
叶子躺在她身下,环抱着她的腰,她的腰很细,对方轻松就能环过一圈。他的眼睛平静异常,扫过阿赫的胸口,又轻轻在那里落下一个吻。
“红了,”叶子回答,对着她的胸口吹了一口气,“会疼,以后别做了。”
那口气吹在了被磨红的地方,麻麻的。阿赫愣了一下,才露出笑来,她扯起一边嘴角,一双蓝紫色的眼睛也半阖,是她最习惯的那种半得意,半嘲讽的笑容。她用手指托起叶子的下巴,大拇指按在对方的下颌中央,几乎要将手指嵌入他的喉部。
“说,你爱我。”她命令道。
叶子抬眼看她,一双灰黑色的眼睛被她的影子挡住,不见光泽。他的眼睛动了,在眼眶中滚了一圈,从她的眼睛看到她的胸口,最后落在那两片露出笑容的唇上。
“我爱你。”他回答,却不是听从命令。
金发的恶魔从他人那里掠夺爱,是彻头彻尾的暴君。她寄生于此,手中提着的傀儡的丝线,并非用于操纵,而是将之系在自己与那个木讷男人的脖颈之上,牵连生死,谁也不放过。
阿赫笑着,奖励一样地在他嘴角上落下一个吻,接着把润滑剂倒在了自己的手心里,说:“那你躺好,你抱着我没法给你扩张。”
叶子点点头,松开手,躺回了原来的地方去。金发的女人用纤细的手臂抬起了他的大腿,让他能将后穴袒露出来。她的内裤浸湿了,似乎早就为此情此景兴奋异常,但也足够了,她不打算抚慰自己,也不想让男人侵入自己的身体,反倒是她要用手指,或是找到的其他东西,塞入男人的后穴,逼他释放出第二次才好。
那是远比触碰自己的身体,更愉悦的东西。金发的恶魔如此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