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虚洛/赫叶/无风合集

Chapter Text

“虚淮你伤到哪里了!!!”洛竹接到虚淮在外出任务被妖精袭击受伤的消息,连忙和紫罗兰请了假,冲回会馆。逸风没拦住他,他一掌推开虚淮所在调养室的门,向里面看了一眼,愣住了。
虚淮脱下了上衣,一头长发垂在身后将后背挡住,堆在腰间的衣物上没有血,只有一些冰晶一样的碎片挂在衣服的破洞上。虚淮面无表情,听到动静,转身回头来看向洛竹。
随着他的动作,洛竹看到他的胸前似乎多了一对雪白柔软的乳房,自然垂下,两缕冰蓝色的头发搭在了乳房上,遮住了乳头,还有半片从双乳之间的沟渠之间滑下去。
洛竹愣在当场,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几个冲上前来的女性推出了房门,脚步僵硬,脑子还没控制住自己的腿,一屁股坐在地上。房门在自己面前被砰地合上,洛竹吓得闭了下眼睛,才回过神来,从地上爬起来。
“都和你说了现在不是时候……”逸风叹了口气,捂着自己的额头无奈道,“我这种治愈系的妖精都被赶出来了,那帮女孩子们可兴奋了,说所有的臭男人都不许靠近虚淮半步。”
冠萱笑了一声,说:“洛竹还能看呢,要是我们去看,会被直接洗掉记忆。”
“年轻人啊……”鸠老坐在一旁喝茶,感叹道。
洛竹爬起来,还在发愣,表情僵硬。他低下头,沉默了,思考了好一会儿,才试探着伸出手去按在自己的胸口上。
“噗——”鸠老一口茶喷出来,逸风也憋不住了,偷偷笑起来,冠萱倒是保持着微笑的样子。
逸风把洛竹拉到桌边,让他坐下。桌上茶杯自己动起来,茶壶飞起来给每个茶杯续了水。他们给洛竹讲了前因后果。
这次任务是去抓捕违反会馆妖精管理条例的一个妖精,并不是很强,但似乎隐藏了实力。前两波去抓人的执行者都扑了空,或是受伤之后丢失了妖精的踪迹。会馆最后决定安排虚淮,逸风和冠萱三人一起前去抓捕。
这配置是虚淮负责抓捕,如果有队友或者普通人受伤就由逸风治疗,冠萱善后。抓捕过程也相当顺利,虚淮出手,无惊无险,他们也没有被人类发现。然而就在押解对方回到会馆的途中,对方突然发难,先是攻向了逸风,被虚淮用冰墙挡住后,转向冠萱,而冠萱反应即使,迅速闪开。
他没办法,孤注一掷,将全身灵力化作一击劈向虚淮。
“他拼尽全力也只刚好刺破虚淮的冰墙,完全没碰到虚淮。”冠萱解释道。“不过他隐藏了实力,他拥有能够改变灵力性质的能力,像是有原形的妖精还好,虚淮是没有原形由灵力汇聚而成的妖精,那一击没能碰到他,却波及到了他。虚淮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洛竹沉默着,从头到尾都没说一句话。他一手抓着茶杯,指尖不自觉地抠着陶瓷的杯壁,看着空荡荡的桌面。
见他这样,逸风连忙安慰他:“不过那个妖精我们抓到了,审问之后他交代虚淮现在这个样子是灵力被搅乱的缘故,以虚淮的修为很快就能调整回来,变回原样了。”
洛竹茫然地看了眼逸风,点了点头,随后低下头去。他沉默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还是应该不懂就问。他问:“所以……虚淮是变成女孩子了吗?”
“对对,噗呲!”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四个人喝了三壶茶,喝到鸠老拍了拍衣摆说你们小年轻的事自己解决拂袖离去,就剩下洛竹,逸风和冠萱三个人继续喝茶。他们也不想喝了,在调养室外面玩起了手机。洛竹时不时瞥一眼调养室的门,担心着里面的虚淮。
等到最后逸风和冠萱都说,等虚淮出来告诉他,他们改日再来向虚淮道谢。洛竹又等了好久,调养室才出了点动静。门打开了,好几个女性妖精簇拥着虚淮走了出来。
虚淮换了身衣服,似乎是原本的衣服鞋子已经不合身了。他一直不喜欢人类的服饰,洛竹也没让他穿过,然而这时他却被换上了人类的衣服,淡蓝色的衬衫,宽松的阔腿长裤,一件宽大的米色针织衫挂在肩膀和手臂上,针织衫的袖子一直盖到他的手心,摆也长至大腿。
他没什么表情,一对冰蓝色的长角,长发被轻轻拢住两边鬓角,分出两缕束在脑后。用透明的发绳稍绑了一下,没有遮住头发本来的颜色。
“……”洛竹跑上前去,在对方面前刹住了脚,抬手想去碰碰他,突然意识到什么将半空中的手收回来。他张合了几下嘴,还是吐出了最开始的那句问题,“虚淮你伤到哪里了?”
听到这句话,虚淮一直板着的脸才缓和了些,他摇了摇头,张了张嘴,想要说话。但他察觉到自己身边的其他人,又合上嘴,看着他们。
“嘿嘿,那我们先走啦!你还有什么需要记得联系我们!”其中一个女孩子带着其他人离开了。这里终于只剩下他们俩。
“没事。”虚淮张开了嘴,出口的却不是低沉的男声,而是更加中性,有些尖细的声音。他自己也皱了皱眉头,看到洛竹毫不遮掩的惊讶表情,他解释,“声音也变了,暂时变不回来。”
洛竹点了点头,盯着虚淮看了一会儿。被一双琥珀红的眼睛注视着,虚淮平时倒是能面不改色,而现在他有些不耐烦。他别开头,却被洛竹抓住了肩膀,随后那双手捧住他的脸,捏了一把。
“嗯,确实是虚淮,”洛竹点头笑道。
虚淮拍掉他的手,白了他一眼,不说话。被洛竹捏过的地方很快就泛上了红色,薄红的一指宽,在虚淮偏冰蓝色的皮肤上有些发紫。洛竹发现了,伸出手去帮他揉了揉。他说:“虚淮你现在好容易变红啊。身上还有哪里变了吗?有没有不舒服的?”
“全身都不舒服。”虚淮说,他抬手扯了下袖子,又扯了扯裤子,说,“人类的衣服好紧。”
“你平时穿的衣服都太宽松啦,”洛竹说,“我觉得你穿这个还挺好看的,你先穿一会儿试试,要是不喜欢回去脱掉就好了。”
洛竹倒是无心,而虚淮却僵硬了一下。他沉默了一会儿,才扯起洛竹的手腕,将他的手直接按在了今天早上刚刚变化出的器官上。他力气大,洛竹只觉得手指下面挤压到了柔软至极的东西,就像是凉粉,在衣服下面冰凉凉的,指尖一推就滑开了,软嫩异常,像是摸到了又像摸不到。
虚淮抬着头,看着洛竹的反应。对方先是羞怯地缩了下肩膀,想要把手抽回去,但奈何他力气不如虚淮大,只能被按在柔软的胸口上。然而对方那双眼睛半阖,睫毛将眼睑遮了大半,不停地眨着眼,和主人一样慌乱。被掩在睫毛后的那双眼睛也躲躲闪闪的,不敢看自己的手。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这副样子,虚淮有点愉悦,又有点生气。
“你问我哪里变了,”虚淮觉得自己还是生气居多,他恶劣地把洛竹的手按在自己胸口,说,“倒不如说除了脸还是我,哪里都变了。”
其实脸也变了,只不过洛竹没敢说。虚淮比之前看上去还要小巧一些,五官更加柔和小巧,原本的脸庞出现了明显的圆形弧线,和在下巴处稍微收紧的皮肤构成了一个更加圆润的下巴。但他真的不敢说,他看得出来虚淮现在心情不好,脸上除了写着生气还写着‘快点来哄我’几个字。
洛竹将视线移回虚淮身上。对方除了胸口有明显的的改变外,肩膀也窄小了许多,身体弧线倒是变化不大,也可能是因为穿着宽松衬衫的原因。胯部和大腿比之前要圆润一圈,多了些弧线,不再是除了肌肉就是骨头。
当然胯下也是一片平坦,女裤的设计自然不会有能容纳男性器官的地方,洛竹只要看一眼就知道。
他觉得自己生死就在这分秒之间,他必须要想一个办法解决现在尴尬的状况。
洛竹突然用力抽回了自己的手,站在虚淮身边毫不犹豫地把他抱起来。他说:“没有啊,和以前一样,我轻轻松松就能抱起来。”
当然结局也和以前一样会被虚淮狠狠地敲在头上。
洛竹抱着头蹲在地上,揉着自己脑袋上的包,眼角挂着眼泪。他问:“那虚淮你觉得哪里不舒服吗?我们要不要去找下馆长?”
“暂时不用。”虚淮抱臂站着,“馆长那边逸风报告过了,在恢复之前我都放假。”
听到这句话,洛竹捂着脑袋站起来,问:“虚淮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虚淮思考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我想回家。”
“嗯,”洛竹点了点头,笑着说,“那我们回去吧。”
他们并肩离开会馆,坐上地铁,回到家中,途中还被洛竹花店的熟人看到放出了洛竹有个女朋友的谣言导致许多花店顾客的春心破裂收入下降这件事暂且不提。
虚淮回到家中,这才松了口气,他取下头上的皮筋,随手丢在桌上,踢掉脚上那双女式的布鞋,一边脱衣服一边向屋里走。洛竹跟在他后面捡起了针织衫和阔腿裤,看到他不知道为什么穿着一条粉色的三角内裤,就在虚淮脱掉衬衫随手扔在地上,双手准备去解内衣扣子的时候,他才突然醒悟过来。
“等等!虚淮!”他把衣服丢在了一边,扑上去按住了虚淮的手,“等一下!先不要脱!”
虚淮坐在床上,正弯下腰将双手伸到身后,长发随着重力分开露出内衣中央的扣带。他被洛竹按住,维持着姿势抬头转过去看洛竹,冰蓝色的头发从肩膀上滑下去,垂到胸前。
他迟疑了一下,却在下一秒从自己手中变出锋利的冰刃,将内衣的扣子直接划断。虚淮甩了甩手,手中的冰棱消失不见,他扯下内衣,转过身来,在洛竹面前缓缓松开手,让那片白色的内衣从他手中落下去。
洛竹的眼睛随着那片内衣的滑落眨了一下,随后他别开视线,脸颊绯红,不敢看虚淮。虚淮还偏要凑上去,揪着洛竹的领子将他也拖上床。他把洛竹按在了床上,毫不在意地骑在了他的腰上,按着洛竹的肩膀不让他起身。
连额头和脖颈也是殷红色,洛竹却没法移开视线,他看向虚淮的脸,看到那张脸轻皱着眉头,带着点愠怒的表情,可又不明显。他比较熟悉,对方莫名其妙开始吃醋的时候就是这副表情。
虚淮咬着后槽牙,伸出食指去,轻轻点在洛竹的鼻尖。他看起来依旧没什么表情,长发顺着肩膀滑下来,垂在脸侧,被重力牵着向下垂去。他只好挽起一边脸侧的头发别在耳后,也因此洛竹能在有些昏暗的自然光下看到那双蓝色的眼睛。
冰凉的手指顺着鼻尖向下,轻轻划到嘴唇,揉了揉嘴角,最后向下点着脖颈上的皮肤,一直到喉结。虚淮的手指停在这里,他问:“果然还是女人好一点?”
“?”洛竹一瞬间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不自觉问出口,“什么?”
虚淮附身下去,双乳堪堪擦过洛竹的胸口。他问:“你还是更喜欢女人?”
跟不上对方的思路,洛竹有点懵,他咬着嘴唇,看着虚淮。对方正半垂着眼睑,想要看他,又不敢看他,只能伏在他身上用手指戳着洛竹的喉结。若是以前虚淮是做不出这种事的,他虽然比洛竹矮,肩膀却很宽,四肢纤长。而现在他的身形小了一圈,趴在洛竹身上肩膀也比洛竹小了五分之一左右,身体没有一处不是柔软的。
洛竹只顾着脸红躲着对方,不敢看他,却没想到现在这种情况下虚淮估计又误解了他的想法。
他思考了一会儿说:“我觉得还是虚淮好一点……”
对方点着自己喉结的动作停了,似乎是抬起了头来。
“虚淮好一点,”他一本正经地说,“虚淮是男是女都可以。”
房间的温度好像上来了一点,虚淮趴了一会儿,翻了个身,躺在了旁边。他说:“那几件衣服太紧了,我不想穿,把你的给我。”
洛竹松了口气,爬起来去自己的衣柜里找出自己的卫衣给虚淮,他还递给了虚淮一条短裤,被丢在一边。虚淮套上卫衣,宽松得很,刚好能把屁股包裹住。他招了招手,示意洛竹过来。
洛竹被他拉上床,虚淮钻进了他的怀里,让洛竹抱着他。不知道手该往哪放,洛竹犹豫了半天,只能落在对方的后腰上,虚淮趴在他的怀里,双腿去缠住洛竹的腿,却只能碰到对方的脚踝。
他闭上眼睛说:“我想睡一会儿。”
“好。”洛竹顺手扯了下被子,“明天想吃什么?”
“醒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