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虚洛/赫叶/无风合集

Chapter Text

“也就是说,现在没办法变回去。”虚淮问。
他面前的人,一个浅棕色头发的人正低着头,盯着虚淮的脚尖,心虚地点点头。那人将一部分头发拢住,扎了个小辫,下半部分的长发落在颈旁,越过锁骨,一直搭到隆起的胸口衣物上。她瞥向虚淮的脚,一缕头发便滑进了她的衣领里不见了。
一双血红色的琥珀眼睛不安地滑动,细长而浅色的睫毛压过半片瞳孔,扑扇如蝶翼。她垂着眼睛,小心翼翼抬眼看了下虚淮又委屈地低下头。
“会馆还有什么检查或者其他事吗?”虚淮问。
他面前的人摇了摇头。
“那就回去吧。”他说。
“诶?!”看到虚淮转身,坐在椅子上的人猛地弹起来,抓住了虚淮的肩膀,本来以为自己拽不住他,用大了点力气想直接抱住他,却没想到虚淮顺从地被抓着转身,正撞上自己的胸口。
虚淮觉得自己被拽着转身,接着脸和头上的角都埋进了一个柔软的地方。虚淮眨了眨眼,意识到了自己的脸埋进了哪里,他愣了一下,吸了一口气,闻到的却是一股好闻的山林的气息,像是使用了很久的木制食品柜,有点甜味。
“洛竹,”发现对方根本不打算放开自己,还有越抱越紧的趋势,虚淮出声了,“放手。”
“唔……你先不要生气了,这次是我不好,我以后会注意的……”那人不放手,抱着虚淮的脑袋,压在自己胸口,“你不说你不生气,我就不松手。”
“……”虚淮没想到这人这么不讲道理,他眨了眨眼睛,感觉到自己的眼睫毛在衣服上刷过,“我现在被按在女性的胸部上,我希望你能意识到这一点。”
说着,他抬起手来,在那人的胸部下缘捏了一把软肉。那人吓得马上松了手,双臂环过胸部,咬着下唇,脸颊泛红。
“以及,我希望你现在能有自己已经变成女性的自觉,洛竹。”虚淮说。
“唔……”洛竹捂着刚刚被虚淮捏住的地方,揉了揉,小声抱怨道,“我也没有办法嘛。都说女性用这种方法道歉肯定不会有人拒绝的。”
“我不知道是谁告诉你的,但很遗憾,对我没有效果。”虚淮冷漠道,“快回家。”
“哦……”她委屈道,撇了撇嘴,乖乖跟在虚淮身后向外走。
会馆里的人看到虚淮身旁跟着一个女人,都投去好奇的目光,但都被虚淮一一瞪回来,没有人敢上前搭话。当然,这世上不怕死和喜欢搞事情的妖精多得是,他们还没离开会馆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个金发戴着黑色针织帽的青年拿着扫把从会馆的城内入口进入,视线扫过虚淮和虚淮身旁的洛竹,他稍蹙起眉头,但只思考了一瞬就露出笑容来。洛竹看到他的笑,只觉得脊背发凉,忍不住就向虚淮靠近了一点,压缩他们之间原本就不存在的距离。
虚淮感觉到两块带着弧度的软肉贴着自己的手臂,用力压了上来,隔着薄薄的布料,还微妙地滑开了一点。虽然知道这是洛竹,可这样的身体接触总让他有种微妙的背叛了洛竹的感觉,更别说阿赫那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的坏笑表情,他只能期待阿赫接收到自己‘快滚’的信号。
阿赫接收到了,阿赫拒绝。
他把自己的扫把丢向一边,大踏步走向虚淮和洛竹,完全无视了对方突然加快的脚步中传递出来的不想和他打照面的讯息,挤了上去,盯着洛竹的脸问:“怎么?虚淮你也会偷吃啊?我之前给你介绍的那些你都没有兴趣,还以为你是真忠贞,没想到你也是假正经。”
“……”虚淮难以置信这个人能把莫须有的事情说得言辞凿凿,疯狂暗示操纵舆情。他看了眼抱着自己手臂的洛竹,对方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接着疑惑起来,现在已经拧起了眉毛,盯着地面不再看阿赫,虽然还是一句话都没说,但已经在掐自己的手臂了。
阿赫当然察觉到了洛竹的反应,看到洛竹低头不再看他,故意凑过去,离洛竹的耳朵更近了,压低声音问:“还是你就喜欢这种类型?像是——洛竹一样的。”
然而洛竹听到这句话却突然抬起头来,眨了眨眼睛,期待地看向虚淮。
虚淮被他盯着,又看了眼正在坏笑的阿赫,有点骑虎难下的感觉。
虽然这个真的是洛竹,但如果承认了,他不也承认了只要是洛竹这个类型的他都可以吗。这个逻辑不太对,可洛竹已经被阿赫带坑里去了,手指紧紧地扣在他的手臂上,似乎是很期待他的回答,大有不回答这个问题他就要站着这里继续和阿赫周旋的意思。
“我没兴趣。”虚淮动了动手臂,带着洛竹向旁边移了一步,离阿赫远了些,冰冷的视线看过去,“你地扫完了很闲可以去帮你对象扫。”
“嘁,不上当啊。”阿赫小声嘀咕了一句,把自己的扫把捡起来,看到抱着虚淮手臂的洛竹,似乎是想起来什么,又笑起来,他说,“虽然你说你没兴趣,但我可提醒你一句,洛竹这个样子……也许能生孩子也说不定,你们玩的时候小心一点。”
洛竹疑惑地看着阿赫走开,张了张嘴刚打算说话,突然意识到了阿赫在说什么。她张合了几下嘴,最后还是咬住了下唇,把脸埋在了虚淮的肩膀上,没发出一点声音。
虚淮瞥了她一眼,没作声,带着她继续向外走。
没走两步,另外两人也从那个入口出现了。逸风和冠萱刚刚从任务现场回来,看到虚淮时还没什么,但看到有一个比虚淮略高一些的女性正挽着他的手臂一副非常亲密的样子,他们还是愣住了。冠萱先回过神来,用手臂撞了下发愣的逸风,带上他平时的笑容,看起来也不打算打招呼就要走。
逸风有些顾虑地看着虚淮那边,但想到虚淮的性格,也不打算对这场景说什么,尴尬地露出一个笑就要和冠萱走开。
突然,他的手臂被人拽住了,就在和虚淮错身的时候,逸风被他身边的女性拽住了手臂。他看不到那名女性的脸,她低着头,有些紧张,声音发尖发抖,她问:“那个、那个……女妖精是可以生孩子的吗?”
“啊?”逸风本能地发出疑惑的声音,但他没能回答她,虚淮脸色都发黑,他面色不善地用力掰开女性的手,带着她直接飞出通道入口。逸风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用手肘捅了下冠萱问,“这个妖精你认识吗?我怎么觉得有点面熟。”
“可能是像洛竹吧。”冠萱回忆着,“虚淮真的很喜欢这种类型啊。”
“是啊……但这也算出轨了吧。我们要告诉洛竹吗?”逸风问。
“嗯……”冠萱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说,“虚淮要是生起气来,我们两个连跑都跑不掉。这样,我们去告诉阿赫,他要是知道了肯定要去告诉洛竹的,这样就不是我们的锅了。”
“我觉得行。”
没走远准备留下看戏的阿赫听到了连忙跑了。
虚淮带洛竹出了会馆的城市入口,本来是打算直接把人带回家的,但想了想还是带着人去了商场。事出突然,洛竹变成女性妖怪后还穿着平时的衣服,男性的他比女性的她体格大上一圈,身上的衣服都松松垮垮的,领口宽大,头发轻易就能滑进去,更别说变化成女性后隆起的胸部,在虚淮手臂上蹭来蹭去,揉来揉去,触感让虚淮不自在。
洛竹被虚淮推进女性内衣店,自己看得满脸通红,被热情的售货员围住之后更加手足无措。她咬着下唇,拼命眨着眼睛,躲闪着店员打量的眼神。得到了空挡,她猛地抱住了虚淮,把脸抵在虚淮的胸前,决定拉人下水:“虚淮你帮我选!”
“……为什么?是你穿。”虚淮拒绝。
“反正是你看嘛!就要你选!”洛竹大喊。
虚淮觉得那一瞬间,整个内衣店的店员,甚至于路过的路人都向他投来了或羡慕,或揶揄的眼神。其中一位年轻的店员露出了然的表情,从柜台中翻出了一套蕾丝内衣靠近了洛竹。
“不,不要这种。”虚淮在她靠近之前就看出了她的意图,先一步拒绝了免得洛竹真的看到那套情趣内衣会做出更过激的表现。
他没办法,只能抬脚踏进了店里。洛竹不让他走,他只能站在试衣间旁等洛竹在里面测量罩杯,再试穿内衣。他没能安静很久,一位店员靠近了他,拿起了一件小吊带的蕾丝边睡衣向虚淮推荐道:“我觉得你的女朋友也很适合这件!你要不要让她试试?”
“不要。”虚淮果断拒绝。
店员有些惋惜,但没有放弃,接着拿起了另一条网状类似三角内裤的款式,劝诱道:“那这款内裤她需要吗?最近很火的。”
“不需要。”虚淮即答。
店员叹了口气,似乎失望于虚淮的顽固不化,随口说:“那丝袜看看?”
“……不。”虚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拒绝了。
在洛竹的催促下,虚淮给她选了两件内衣和四条内裤,随后迅速离开了商场,买其他衣服的计划暂且搁置,他们实在是不想在众人的注视下继续逛商场。
回到家里,虚淮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洛竹也不再像在外面一样紧紧地黏着他了,松开他的手臂,坐在了沙发上。
虚淮看着洛竹,看到女性的柔和面容,眼睛,头发和灵力却和洛竹一模一样,实在有些错乱感。他问:“你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洛竹双手撑着自己的脸,思考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但她突然想起什么来,眼睛发亮,问:“阿赫说女妖精可以生孩子,我——”
她话没说完,虚淮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手指啪地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打断了她的话。洛竹捂住了自己的额头,闭上了嘴。
虚淮皱起眉,那双冰凉的蓝色眼睛瞥向她,问:“阿赫说什么你都信?”
洛竹很委屈,洛竹说:“可我真的想……反正可以试试嘛!”
虚淮低头看向她,抿紧嘴唇。他垂下上眼睑,上前一步。觉得虚淮的眼神不善,本能地瑟缩了一下肩膀,洛竹忍不住向后缩了缩,腰下面被沙发的靠枕硌着。虚淮顺着她后退的动作压了上去,冰蓝色的发丝从他的身上垂下来,越过他的肩膀,落在了洛竹的胸前,几乎要顺着衣领滑进那隐藏在衣服里的沟壑之中。
虚淮低下头,看到被困在他和沙发之间的洛竹正不安地滑动着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他问:“你想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