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虚洛/赫叶/无风合集

Chapter Text

原著背景/ff14淫纹梗
————————————
他们把洛竹救回来的时候,虚淮抱着他,用一张床单把赤裸的洛竹裹起来,那人还一副毫无察觉的样子歪着头靠在虚淮肩膀上,似乎睡得正香。
虚淮一想到刚刚的场景,就忍不住满腔怒火。他眉头压得死死地,周身灵力被压抑着,不敢释放出来。跟在他一旁的风息瞥了他一眼,抬手释放灵力让他们身后的树木合拢,消去他们来时留下的痕迹。
回到自己的驻地,天虎正坐在火堆旁揉着自己的蓝色帽子,焦急地等待着他们。虚淮没落地,直接抱着洛竹跳回了他平时睡觉的树洞,将人放在了干草上。那张绣着艳丽花纹的床单半张搭在洛竹的脊背上,露出半边蝴蝶骨,虚淮只觉得它碍眼。
正准备把床单抽出来撕掉,风息也上来了。他轻巧落在枝头上,看到虚淮依旧皱着眉头不说话,蹲下身将手放在洛竹的额头上,稍微探查了一下。他们都是木系妖精,力量相通,他放出一些灵力混入洛竹的灵质中,却转瞬就消失不见了。
同时洛竹皱起眉头来,难耐地喊了一声,闭着眼睛,毫无意识地推开了风息的手。
“那帮人放在洛竹身上的东西也许会吸收别人的灵力。”风息总结道,“我们都不擅长这个,我带上天虎去找人帮忙,出去几天,你照顾好洛竹。”
说完,他顿了一下,补充说:“洛竹现在不知道会出什么事,你先不要离开他,报仇的事等我回来再说。”
风息的身影消失在洞口,很快,外面的火堆也熄灭了,周围一片安静。虚淮坐下来,伸手去扯被压在洛竹身下的床单。随着布料从他身上滑落,就在洛竹的腰背侧,从一侧腰窝到另一侧,那上面纹着一朵血色的莲花。饱满的花瓣展露,中心处却没有画花蕊或是莲蓬,只点着一个红色的点,花茎一直向下拉到尾椎,消失在臀缝里,不知道那里面有没有。
他看到这东西,握紧了拳。
洛竹前几日不见了,虚淮和风息找了好几个山头,才遇到了一个花精灵。花精灵说有人抓了个妖精带去了人类的城镇。他们顺着花精灵的指路来到人类的城镇,闯入一幢屋宅,将被剥得干干净净的洛竹从别人的窗扇带出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只能等到洛竹醒了再问,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洛竹身上被画上去的东西没有什么害处。他正胡思乱想着,就听到了洛竹的声音。
他呜呜喊了两声,捂着自己的头,坐起来。那双赤红色的眼睛一如既往,带了点委屈。他说:“好痛啊……”
“哪里痛?”虚淮马上接近了他,伸出手去摸他捂住的地方。
“诶?虚淮?”他眨了眨眼,露出惊讶的表情,低头看了下自己,发现自己没有穿衣服还坐在自己平时睡觉的草堆上,只有屁股下面的那张床单有点印象。他思考了一会儿,问,“你们把我带回来的吗?”
“嗯。”虚淮点了点头,似乎不想提这个,他追问,“哪里痛?”
洛竹把手放下来,对着虚淮低下了头,说:“头。”
虚淮冰凉的手指穿过发丝,抚摸着他的头皮,回忆着刚才洛竹抚摸的地方,一边轻轻揉弄他的头发。不知道为什么,比起平时更加酥麻的感觉,让洛竹的脸颊有些发烫。他忍不住跟着虚淮的手,把头顶上去,需求更用力的抚摸。
看到洛竹在蹭自己的手,虚淮只当他是受了惊吓想撒娇。摸了一会儿,洛竹抓着他的手贴在了脸上,按着自己的脸颊揉了两下,疑惑地皱起眉头来。
“唔……”洛竹抓着虚淮的手,盯着虚淮的手心看了一会儿,又看了眼坐在原地没有动的虚淮。他想了想,把虚淮的手放下,跪起来膝行一步,抱住了虚淮。冰凉的气息抚慰了滚烫的身体,同时有一股想要对方接触自己的念头在干枯的草原上丢下了一根燃着的火柴。
虚淮只觉得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洛竹滚烫的体温,的确有些不正常。但想来绑架他的人要是不做什么手脚,虚淮反而觉得不太正常。洛竹抱了两下就不满足了,转头去亲虚淮的下巴,轻轻略过脸颊,贴上了虚淮的嘴唇。
虚淮没有动,接着一条温热的舌头就带着涎液爬了过来,贴在他的嘴角,濡湿嘴唇。洛竹轻轻拉扯他的嘴唇抿了一下,舌头分开唇,向其中探入,舔在牙齿上。同时他也跪坐在虚淮面前,伸出手去探入虚淮的衣服下摆,隔着裤子,抚摸他的大腿,一路向上。
“你……”虚淮想问他怎么了,却在开口说话的时候被破开了牙齿,一条舌头钻了进来,急切地去勾住虚淮的舌头,在上面摩擦。
洛竹的脸颊发红,气息不匀,用鼻腔喘气的同时还要咽下自己没吞下去的唾液,间断地发出鼻音。手指顺着虚淮的大腿摸到他的胯下,顺着凹陷下去的布料抚摸两下,就感觉到手底下的东西稍硬了起来。
可虚淮嘴上还是没什么反应,只平静地看着他。洛竹自己磨了一会儿,味蕾之间粗糙的感觉已经不够了,他把舌头抽回来,抱怨道:“你给点反应嘛!”
“你不让我说话,还想让我给点反应。”虚淮语气平稳异常,洛竹手底下抓着的性器逐渐支起来,在裤子上顶起一个角。那双冰蓝色的眼睛看着洛竹问,“你想干什么?”
“……”洛竹被这一问震住了,他张合了几下嘴,心里那句‘不就是想要你操我’被理智按住,他的眼角也发红,似乎是被自己的体温熏得发烫。他低下头,棕色的长发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也知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下半身被洛竹的手按着,虚淮仍然好整以暇地坐着。洛竹光裸地坐在床单上,小麦色的皮肤上有几条淡淡的痕迹,似乎是被带有灵力的武器割伤的,但木系妖精吸收灵力恢复的速度很快,现在也只留下了白色一条痕迹。
他正观察着洛竹,对方突然就抬起头来,下定决心一样,趴了下来。他跪趴在床单上,撩起虚淮衣服的下摆,隔着外裤吻上了那个硬邦邦的东西。虚淮本能地想往后撤,被洛竹拉住了大腿和胯骨,不让他走。
柔软的触感隔着衣服落在性器上,接着一条柔软的舌头也顺着沟壑舔舐,嘴唇包裹住衣服,用粗糙的质感抚摸勃起的茎体。微妙的快感像是蚂蚁在龟头上爬过,在心上也爬过,磨得人心痒。
虚淮低头看着他,只见到自己的衣服遮盖了住了他的脸,而木系妖精的耳尖还露在外面,红得滴血。他跪趴着,但因为没预估好距离,只能扭着腰趴在那里,腰身折出一个弯曲的弧度,像是蛇。
就在那腰背上,血色的莲花中混入了不知道哪里来的金色,在其中游动。虚淮迟疑着伸出手去,按在了那纹身上。
“啊!唔!”随着他的动作,洛竹突然松开了他,向后倒着爬想要推开。却因为虚淮按在他腰上的手,动也动不了腰,只能把屁股撅起来,向后缩。他张着嘴,趴在虚淮面前,在最初喊出声之后就哑了声音,似乎连呼吸也忘记,涎液很快就从他的嘴角滴下来,打湿了地面的床单。身体不断颤抖着,虚淮似乎听到了‘啵’的一声。
虚淮的手依旧按在纹身上,他伸出另一只手,掰起洛竹的下巴,看到一张失神的脸,也不知道是被什么控制住了,只知道张着嘴,眼睛眨也不眨。那双赤红色的眼睛里什么也没有,没有光,也没有虚淮的脸。
思考着,虚淮松开了手,洛竹才猛地脱力一般,僵硬着撑起臀部的力量瞬间消失,他趴在了了床单上,忍不住侧翻过来喘气。虚淮这才看到他的胸腹部位已经染上了粉红色,胯下的玉茎高高翘起,头上还挂着长丝一样的黏液。
洛竹侧躺在草堆中大口喘着气,眼角沁出眼泪来,双腿夹紧磨蹭了几下,最终忍不住伸手去抚摸自己的会阴。
“虚淮……”他含糊地喊着,手指越过挺直的几乎贴上小腹的阴茎,按上了下面的会阴,手指弯曲顶着那里的软肉,向下不断剐蹭。声音几乎要带上哭腔了,他喊,“虚淮……帮帮我……”
“我只是按一下那里而已,你怎么这样?”虚淮问,但还是挥指散去组成衣物的灵力,靠近了洛竹。洛竹见他过来,连忙想要爬起来,却被虚淮又一次按住了腰上的花纹。
同样的动作和反应再次出现,虚淮也差不多了解这个纹身到底是什么用途。一想到自己没有及时赶到洛竹要遇到什么样的事,他只觉得自己快要控制不住身体里的灵力。然而现在当务之急是洛竹,那群对洛竹下手的人也活不了多久。
他松开手时,洛竹才肯呼吸。他爬起来抱着虚淮的脖子,用会阴蹭着虚淮的硬挺,被龟头戳到痛也会埋怨一样地喊出来。
“虚淮,虚淮……痛……舒服……”乱七八糟的喊叫声,加上顶着自己腰腹的阴茎,虚淮也不打算做前戏了,洛竹只是被碰了下纹身就勃起成这样子,恐怕那纹身不止是能控制他的动作而已。
他用一根手指摸索到会阴后的穴口,只轻扣一下,就发现里面已经湿润柔软,两只手指轻轻就能顶开入口微弱的阻拦,被热情的穴肉吸附住。这样的发现让虚淮的脸又黑了一分,盘算着等到事情结束就把那群人全都丢进海里喂鱼。他亲了亲洛竹的耳廓,对方抖了抖,发出绵软的叫喊声,也更加热切的用会阴蹭着虚淮的肉棒。
被软肉摩擦龟头的感觉实在不错,他把人缓缓放倒在草窝里,转头去亲吻他的嘴唇,把之前那个渴求的小舌头拉出来咬住舔吸。洛竹回应着他,长腿蹭过他的腰,反身勾着他让他能再贴近一点。
“快点……唔……你快点进来……”洛竹抓着虚淮的手,把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要他揉捏乳尖,而虚淮刚把硬的像石头籽的乳尖按下去,洛竹就尖叫起来,“啊!疼!疼……”
虚淮见他喊疼就要撤手,可他没能成功,还是被抓着手放在胸口上。
洛竹的穴里已经很柔软了,三根手指进得轻轻松松,虚淮把手指抽出来,换上自己的性器顶在穴口。他还没用力,对方先急了,双手掰开自己的屁股,把臀缝拉扯开,呜呜喊着,向下挪着屁股,把性器的顶端吞了下去。
炽热的穴肉几乎烫到虚淮,龟头刚顶进去就被四面八方来的小嘴吸了个遍,想要把里面的精液吸出来抚慰一下饥渴的主人。虚淮没动,只低头去亲吻洛竹的胸口,包住那个想要得到蹂躏又怕疼的乳头舔弄。
洛竹自己缩着穴口,用脚推着虚淮的后腰,让他插进来,戳在自己最舒服的地方。他发出柔软的呻吟,小猫一样嘤嘤呜呜的,一半讲着埋怨虚淮不作为的胡话,一半又喊着自己的渴望求虚淮碰碰自己。
虚淮听着,觉得自己嘴角都要僵硬了。他吮吸乳房,把乳尖吸起一块殷红的颜色,随后用舌尖压上去。他的性器插在温暖的穴里,没有动。洛竹自己缓慢地抬起屁股吸住性器,拼命绞紧,接着又因为脱力只能放松。
坚硬的龟头顶在哪里都舒服,可距离自己最舒服的地方还是差一线,伏在身上的虚淮看起来还是无动于衷。腰都被自己顶软了,洛竹没了力气,只能去抓虚淮的肩膀。
“你动动啊……唔……啊……”洛竹抓着虚淮的肩膀,开口喊他,却因为胸口被虚淮叼着吸,只讲了一句就重新陷入呻吟之中,他喘着气,寻求更加强烈的快感,被这么不上不下地吊着几乎要流出眼泪来,他呜咽道,“又吸不出奶……”
“……”虚淮难得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抬头看了眼洛竹,眼神复杂。他问,“你清醒一点。”
“你!”洛竹都要被他气死了,差点上牙咬上去,“你快点!啊!嗯!好舒服……”
被虚淮猛地用力顶了一下,可算摩擦到了他最痒的地方,腰间传来的酸麻让他只能失去刚才那股气势,顺从地抱着自己的大腿,手指贴在臀上,将穴口绷直,让虚淮能更贴近一些,让那根粗长的性器能更加深入。
虚淮沉着脸,觉得他的反应着实不太对劲。若是以往他这么来一下,洛竹早就捶着他的背,还要踹他一脚喊痛了。更别说洛竹平日里做这种事脸皮薄,就算是忍不住了邀请他也从来没说过吸奶这种话。
他心下有了思考,贴在洛竹耳边问:“还想再进去一点吗?”
洛竹一愣,红着脸,眼睑垂下去,密密麻麻的睫毛几乎盖住了他的眼瞳。他点了点头,又怕虚淮没有看到,‘嗯’了一声。
虚淮抬腰,在穴肉里缓慢磨了两下,把性器全部顶进去,囊袋啪地打在穴口,引起一阵瑟缩。他的手抬着洛竹的大腿,低头看了眼被撑到极致的穴口,只剩一片半透明的薄膜一样。他问:“够吗?”
“唔……不……不够……”洛竹的手够不到他,只能反手去抓自己身下的床单,咬着牙,撇开头,脸颊上的红晕堪比天边夕阳。
“那要怎么办呢?”虚淮俯下身去,贴在他耳边问。
洛竹纠结着,但还是颤抖着松开手,弓起腰,手指磨蹭过会阴,摸到两个人相连的地方。发烫的指尖摸过虚淮的性器,轻轻在上面划过一道浅痕,粉白的指甲盖上粘着半透明的液体,是洛竹自己的,有前面的也有后面的。
虚淮看着,觉得自己还能再大一圈。但他没想到,洛竹接着把手摸向了穴口,似乎想要将指尖塞进性器和穴口之间,把已经撑开的穴口再撑大一点。他咬着牙,犹豫着,还是开口说:“下面的,也塞进来……”
说着他的另一只手指的指尖划过了囊袋,轻轻揉了一下。
虚淮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他抓住洛竹的手,将那粉嫩的指尖含进嘴里,一边轻咬舔吻,一边抽动起性器来。
“虚淮!虚淮……”比刚才还要粗大的性器整根抽出,再毫不留情地直插进去,顶在最深处的软肉上,几乎把洛竹的肚皮也戳弄得凸起来。洛竹被顶得发痛,但同时酸麻感涌上了肚皮。指尖被咬住,让他有种要被吃下去的感觉。他的脚勾不住虚淮了,对方快速进出,磨得他穴口发麻,又有过于爽快的感觉传过来。
冰凉的皮肤撞击在大腿内侧,小麦色的皮肤泛起红色来。虚淮的长发从他肩膀上垂下来,发尖搔得洛竹的腹部有些痒。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么强烈的快感中还能察觉到那点心痒的感觉,洛竹哼哼唧唧地用最后一点力气把腰抬起来去迎接撞击,被虚淮撞开之后还要握着腰拉回来。腰侧的皮肤被冰凉的手指捏得发痛,也发烫。
“啊!呜呜……虚淮……再……舒服……”他也不知道要喊什么,总之是把自己能体会到的事情全都说出来,希望对方能再多给予一点。
虚淮被他夹得死紧,痉挛的身体绞紧了他的性器,想逼他交出精血来。他在洛竹的手背上亲了一下,放下他的手,低头又去啃咬乳尖来。洛竹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似乎想推开他,又想抓住他。
他把另一边乳尖也咬红了,察觉到对方在挺胸,虚淮在他耳边恶劣地问:“没有奶可怎么办?”
“唔——!”洛竹被顶弄着软穴,思维也不过脑子直接从嘴里就出去了,他说,“那你、那……多吸一点……就、就有了……啊……”
他话音刚落,虚淮就咬住了他的乳尖,用牙齿捻住。洛竹一边喊痛,一边却挺起胸膛去希望虚淮能碰碰另一边。
下半身不停,虚淮觉得自己快要到达顶点的时候看到洛竹挺立的器官还立在那里,头上仍然只有透明的液体。若是以往早做到一半他就会射出来,可今天他嘴上说的话实在太震撼人心,虚淮没注意到他根本没有射出来。
善解人意的虚淮伸手去握住洛竹的阴茎,刚摸了一下,就被洛竹拼命拽着手拿开,这次是真的不愿意,虚淮能感觉到。
“怎么了?”虚淮问。
“不要……不要碰……好疼……”洛竹解释,他抱着虚淮,说,“操我就行了……不要碰哪里……真的好疼……”
虚淮又试着碰了一下,发现洛竹的反应的确是不愿意,索性也不再强迫他。他掰着洛竹的大腿,最后在痉挛的穴里面用力碾压了两下,将冰凉的精血射了进去。洛竹抖了一抖,捂住自己的眼睛瘫软下来。
虚淮在里面射完,又磨了几下,感觉自己差不多了,就想抽身出来抱洛竹去洗澡。可洛竹的脚抵在他腰后,不让他抽出来。洛竹的性器依旧立在小腹上,红红的,看起来有点可怜。
“怎么了?”虚淮问。
“不要出去。”洛竹的喉结上下动了下,他的手挪开,眼角通红,似乎被盐水腌渍了许久。他说,“就在里面……”
“什么?”虚淮有些不太懂了,看到他的性器还没释放,想去帮他抚慰,却被拍开手。他只能卸下劲来,问,“那这样要怎么睡觉?你不睡吗?”
“就这样睡……”洛竹咬着下唇,满脸通红,身下的小穴绞紧了虚淮的阴茎,“插在里面,不用拔出来……”
“……你清醒一点……”虚淮觉得自己还没软下去,就要被对方夹硬了,他抓住了洛竹的脚踝,把腿扯开,想抽身出来。洛竹连忙抓住他,随着他的动作起身,还没等虚淮抽出来,就把半离的肉棒又坐了回去。
借着自身的重量,肉棒顶到了更深的地方。他捂着自己的嘴,只觉得那瞬间的快感似乎要顶破头皮,让他说不出话来,只能在虚淮身上发抖。忍耐了一会儿快感冲顶的感觉,他撑着虚淮的胸膛,阴茎不离穴的旋转了半圈,背过身去。
再次硬起来的性器把整个肉穴都磨了一遍,等他转过身去已经全身发抖得没有力气了。做完这些,他还回头去看虚淮,说:“这样就行了,可以睡——”
“睡觉?”洛竹的话被猛的抬腰打断了,虚淮按住他腰背上已经半边都化为金色的纹身,把他按趴下去,让他跪趴撑住身体。冰系的妖精说话都带着寒气,冰凉的手指顺着脊背的骨骼纹路向上抚摸,“你这样子还想睡觉?”
“啊……虚淮……还要……”被重新捣开的穴不断缩紧,咬住虚淮的阴茎,洛竹也顾不上回应虚淮的话,只能再度呻吟起来。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洛竹觉得自己全身都要散架了,身体疲惫至极,但连指尖都残存着一股舒畅感。他动了动,猛地睁开了眼睛。
后穴里还插着一根没有软下去的性器,正随着主人的呼吸缓慢的戳刺着软肉。而洛竹自己也没有射出来,前方还硬的发疼。
“诶?”他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努力想把自己敲晕过去好不用面对这样的现实。
“本来就不聪明,再敲就更傻了。”虚淮的声音从他耳边传来。接着那根肉棒顶到了更深的地方,洛竹没忍住,出口却是非常沙哑的声音。虚淮听到了,伸手去摸了摸他的喉咙,总结道,“看来你昨晚上喊太久了。”
“嗯……这个……”洛竹努力思考,发现自己记忆清晰,昨晚上翻来覆去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都一清二楚。可不管怎么想,昨晚上那个根本就不像自己啊!他推着虚淮,想要他抽出来,但是被虚淮按住,而且拒绝了。
“你清醒了,我正好问问你。”虚淮问,“昨天晚上我按到你腰上的时候,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我……”洛竹努力回忆着,伸手去摸了摸自己后腰的东西,却没什么感觉。他说,“昨天你摸到这个的时候,我就满脑子都想……”
后面的话他说不下去,虚淮却不放过他,追问:“想让我操你?”
红霞飞满天,洛竹点了点头。
“这样啊……那我大概猜到这个东西是什么了。”虚淮思考着,伸出手去,按在他的腰上,问,“现在还有感觉吗?”
洛竹摇了摇头,他忍不住想动,但是后穴里的东西在胡乱戳着,他只好说:“你先出去……”
“昨晚上我给过你机会了。”虚淮说,“现在后悔,完了。”
“你怎么这样!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