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獒龙】爸爸们躲着我在干嘛?

Work Text:

先在此声明,鄙人不爱打乒乓球,但十分尊重我爹和我爸的职业,下了学也常常去看这二位教练带徒弟,他们也很高兴——除非我把他们最心爱的女弟子的板子搞烂掉。

事实上我也不是故意的。小姐姐结束训练时在擦汗,听候我两个爸爸的指导,出于信任把球拍交给我让我帮忙检查胶皮。讲道理,平时在家爸爸们就喜欢让我帮忙打打杂,乒乓球最强工具人是我没错了,但那天可能因为小姐姐太英姿飒爽,我老忍不住看她,心扑通扑通一顿狂跳,这指头摸索着胶皮没留神,好好的就给人抠坏了。回家罚做卫生的时候我才知道那胶皮齁老贵,还是午休新换的,剪胶皮剩的边角料都还没扔呢。

罪过,罪过。

爸爸们倒没怎么生气,只是说做错了事就要改正,先道歉,又叫我自费赔偿,外加收拾两天家务。我不委屈,一点儿也不,做错了是该罚,但我贼快乐,因为顺理成章加到了小姐姐微信和QQ!

我爸扔给我一篮子衣服的时候,爹不知道从哪儿飞扑过来:“马龙!我的衣服自己洗,别让他搓!”

“咋着?舍不得你儿子动手啊?”我爸哼了一声,笑出鱼尾纹,先揉我的头再去拍我爹的后背。我爹傻呵呵乐成一枚核桃,在篮子里一通翻找,最后把衣服理顺了挂在架子上。

啊,行云流水。

我无语,心想就他那个洁癖劲儿,也就我爸能治了。什么舍不得我动手,分明就是嫌弃我洗得不干净!话又说回来,你看这张老头洁癖吧?我爸用过的毛巾他都能喜滋滋地往脸上糊,就纯“双标”。

真的,他俩太好了,当着我面儿腻歪倒无所谓,最令人艳羡的还是躲躲藏藏的亲热,看得我喝汽水都酸得要死,恨不能立刻追求小姐姐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刚开始听说球队队员内部不准恋爱,我还为他们唏嘘了一阵,同时庆幸我是“圈外人”,可以和小姐姐发展一波,结果听俩老头聊起往事才知道,虽然不准恋爱,但他们能出好成绩啊!所以早期被训了几次,再后来以刘爷爷为首的几位教练就没管过了。

我一边流泪羡慕嫉妒,一边趴在书房门外擦冷冷的地砖,宛如擦拭我那颗冷冷的心。

说到地砖我也泪流不止,倒不是因为太冰凉,而是前阵子搬家的时候,他俩喝多了酒,在车后座兴致勃勃讨论家具布置,我在前头默默当司机,试图参与讨论,结果插话失败。我就不解,很不解,这俩人说话颠三倒四的居然也能在最后达成一致——客厅铺大瓷砖,卧房铺木地板。

第二天他俩去训练馆,我起了个大早上网课,网课完了请师傅量尺寸做规划,又连滚带爬跑到家具城联系订购地板。搞完之后回家拿新房子钥匙,张先生马先生面面相觑:你咋不和爸爸商量商量就搞了呢?

我,无语。

无语归无语,爸爸们还是很疼我的,啥好吃好玩儿的都给我,不爱打乒乓球也没逼过我,唯一要求就是我健康快乐。

哎,家长开明家庭氛围好也挺不容易。

但有时候这氛围是不是好过头了?我搁这儿费劲擦地板呢,就听见书房门哐哐直响,不禁心头一惊。淦,他们不会又在……那啥吧……书房有点儿小,布置贼有情调,那门都撞坏几次了……

反正张先生进去看书,马先生再跟着进去,我就知道那书指定是看不成了。

估计门就是坏了,因为我听见我爸在小声骂我爹:
“老张你轻点儿行不?才装的门!”

我这儿子在不在场无所谓,门得在。

“这,这我也不是故意的嘛……谁叫你最近要增肌,嘶……我都快抱不动你了!”

“滚蛋!!”

“我不滚,我为什么要滚?以前是咋说的?马龙爱张继科,马龙爱张继科……”

然后又一阵哐啷,那门直接开了个缝儿。

我裂开。

老夫夫是不是也太腻歪了点儿?真不嫌对方脸上皱纹多啊?我爹那腰,我爸那膝盖,那可都是负伤的关键部位。想来我也是瞎操心,他们二位有时候为这个惋惜吧,更多还是自豪的,毕竟这是战斗痕迹,我心疼归心疼,还是觉得这属于爸爸们的勋章。这几十年是真不容易啊。

然而……这啥破角度啊?光看见腿脚看不见上半截!我咬着牙恨恨往门缝儿瞅。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干嘛,反正这么多年了也没正面抓包过。就只能看见我爹那双巨丑的荧光鞋抵着我爸的小拖鞋头。

估计我爸是紧张,小腿肌肉绷得那叫一紧实,脚后跟都要从地板上起飞了。

我实在想不出怎么称呼这姿势,虽然发生在眼前,但他们常常会秉承“夫妻同心”的宗旨,红着脸扭头推门,骂我臭小子。

两双无处安放视线的眼睛,还有敲在我脑门儿上的一卷杂志,姑且就称之为爸爸们的爱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