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北極星

Chapter Text

  1.
  
  傑奇察覺馮最近行為有些反常,常常會偏著頭雙眼或張或閉地不發一語,一開始是他以為只是馮又陷入各種憂國憂民的思緒中,但後來他注意到對方每個一陣子會用指尖輕輕敲打附近的平面,敲擊的頻率有著規律,就像是在傳達什麼訊號一般。不是摩斯密碼,也不是當初他們為了躲避搜查於象牙塔中創造的暗語。
  
  他皺著眉擦拭手中一個個杯盤,覺得有些憂心。不是他想找麻煩,然而麻煩總是特別青睞於他和馮,好不容易在離伊里甄斯最近的地方找到落腳處,剛開幕的酒吧還沒回本,他可不想再和任何煩心事打交道。嘆了口氣,讓視線飄回馮的身上——斜陽下,馮·福丁布拉眉頭輕鎖顯然在煩惱些什麼,長長的睫毛輕輕顫著,上頭覆了一層暖洋洋的金黃色,讓他幾乎忍不住以唇輕撫的慾望,兩人的鼻息交錯著,然後手指可以順著對方堅毅不曾低下的下顎滑到耳後,往往這時馮會因為搔癢而發笑,接著眼皮翕動,展露出那雙令傑奇深深迷戀的孔雀眼,碧綠如深邃而寧靜的海,映著逐漸沉落的夕陽,其中流淌著掩飾不住的愛意。
  
  彷彿感應到他的想法,馮在此時張開了眼,疑惑的回望傑奇過於專注的目光,傑奇不發一語只是對他微笑,換得對方無奈又夾雜一絲羞赧的笑容。
  
  2.
  
  自從在圖書館附近開了一家新的家庭餐館兼酒吧後,John Reese養成了在解決機器丟過來都各種事件後來杯小酒的習慣。
  
  「他挺不錯的,哼?」Zoe輕抿口酒愉快地說著,目光追著老闆高挑的身影:「帥氣也危險,和你一樣呢,John。」
  
  Reese輕哼附和著喝完杯裡最後一口,的確和自己一樣,老闆舉手投足間看似悠閒放鬆,實則暗中警惕著一切,Rdese從中認出了那股同樣於槍口翻滾過的氣息,然而比起刻意更像是長時間的習慣使然——也許他該用自家老闆的資料查一下這個人,要說和Harold Finch合作這麼久學到的事,那就是這世上的巧合八成都是假的,來路不明的人在他們身邊開了店這種事,他可不相信背後沒有陰謀。
  
  3.
  
  「你來得正好,John。」Finch從厚厚的書中抬起頭,舉起手邊的紙張輕輕搖晃:「我們有新的號碼了,我相信這次的對象是你最近的新朋友。」
  
  Reese拉過一旁已經寫了字的白板,閱讀起目標資訊。
  
  「傑克·福德,42歲,澳洲人。半年前移居至紐約,並且開了家生意普通、服務普通、餐點和酒也普通的店——餐點我有異議,他有一道海鮮菜挺好吃的,但似乎不是澳洲口味。」Reese回過頭看著Finch,對於資料量的稀少感到疑惑:「就這麼點資料?沒其他的債主或是想殺了他的舊情人?」
  
  「沒有,除了他到紐約後的資料,之前的都一片空白。」Finch推推眼鏡,正色道:「入境之前他在哪邊,生平、就業紀錄甚至是醫療紀錄都沒有,而他連社交平台都沒用,感情方面根本無從得知,就好像他在六個月前根本不存在。」
  
  聞言,Reese沉吟思索片刻。「看來我們只能用傳統方法了,上班時間還能去喝幾杯真是好福利啊,Finch。」
  
  「可以的話,我希望你能喝果汁就好,Mr.Reese。」
  
  4.
  
  「他的右手是義肢。」Reese一進門就說道,Finch像隻優雅地倉鼠停下敲擊鍵盤的動作看向他。
  
  「這是個線索,義肢需要維修,我可以從這個方向去盤查。這可能需要點時間,畢竟紐約是個繁忙的都市。」
  
  「我不覺得需要這麼麻煩,他的義肢不是一般的義肢,是生物培養的。」Reese以手指點點自己的右臂,補充道:「幾乎和原裝的一樣,靈活自由。」
  
  「而這種技術只有伊里甄斯擁有。」Finch接著他的話尾說下去。
  
  Shaw對著牆丟了一顆球,Bear立刻衝上前搖著尾巴將球撿了回來:「但那個島全都是瘋子吧?整個島都和瘋狂科學家似的,全都在做怪物。」
  
  「逼近天然程度的義肢培養不是一般技術能夠達到的,能夠有門路和資金的人背景不會普通到哪去。」Reese抱胸靠向Finch,「你沒考慮過這個嗎?以自體細胞培養出來的,還是比較舒適吧?」
  
  Finch只是勾起一抹微笑,埋頭回電腦查找資料。
  
  5.
  
  Finch皺眉沉吟,Reese問了:「怎麼了?」
  
  「我去翻了垃圾車,裡面的內容讓我懷疑福德藏了一個人在家裡。」
  
  「千萬別告訴我你是看到了什麼垃圾。」Shaw辦了個鬼臉。
  
  「所以這是什麼,我們的目標監禁了一個人打算殺了他嗎?」Reese揉揉Bear的臉。
  
  「只能說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但我認為福德和那個人的關係應該不會是需要計畫殺人的關係。」Finch說著。
  
  「我好像知道是什麼垃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