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Licensed Murder 持照杀人

Work Text:

他们都有杀人牌照,Alec说那就像某种工作证,你走在大街上,掏出枪和你的牌照,砰,说一句“抱歉,为了英格兰”,就像上班打卡一样简单。

James嘲讽道如果每次任务都这么简单,他宁愿把时间花在当个赛车手上。

瞧见没,James,Alec摇摇手指,这就是工作杀人后遗症。

他们早就记不得第一次开枪是什么时候,这也是受训的一部分,把脆弱的童年记忆全都雪藏,仿佛他们打娘胎里出来就是MI6的杀人好手。

James信任Alec,因为他们是同一类人。

周六的晚些时候Alec给他打电话,这通常意味着他们的任务都刚结束,或者是来之不易的假期,有时候Alec会约他去湖边划船,或者是别的什么乡绅运动。Alec讨厌窝在家里,这个热爱运动的小伙子尤其痛恨伦敦的雨天。但眼下,刚刚到来的春天还带着冷冬的寒气,James窝在沙发上看书,Alec的声音响起时,他愉悦地放下了手中的马天尼。

“James。”话筒那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倦。

“我猜你刚回伦敦?”

“是啊,古巴真是棒极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他嘟囔着,“不像这里,该死的冷,还有潮湿。”

James有点被对方的孩子气逗笑了,他把书合上,放在一边,“你想让我过去吗?”

“不了,今天好累。”他的鼻音很重,听起来更像是梦呓,“或许明天?”

“好吧。”

“嘿……James,你有没有想过……”他听起来实在不太清醒,James把话筒凑近才能勉强听见Alec在说什么。噢,这可不妙,一个正在倒时差、或许还醉醺醺的Alec,James祈祷他别炸掉什么东西。

“什么?”

“我们的杀人执照,对谁都有用吗?”

“如果必要的话,是的。”

“那对你呢?”

一阵沉默,James叹了口气,感觉到口腔中有种麻木的感觉,不是马天尼带来的,他尝到一点苦涩。他隔着话筒听见Alec的呼吸声,迟缓、凝重,跟以往有些不同,他不知道Alec在古巴执行什么任务,他们从不过问对方的事情,但……无论如何他听起来并不太好。

“Alec,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只是你,该死,James,我不知道……”Alec听起来在颤抖,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该死。”

“嘿,嘿,”他放缓语气,“放松,Alec,只是告诉我怎么了。”

“我杀了一个老朋友,在古巴……很久以前的朋友。”他沉默了一会儿,“我在想,如果是你,我不知道,也许我没办法下手。”

是的,Alec,你会扣下扳机,毫无疑问,但也许会在之后哀悼。他想。

“Alec,听着,你得休息了。”James用手捋了捋头发,忍住想要立刻冲出门的欲望,他放缓语气,安慰对方,“我们明天再讨论这事,好吗?”

“只是,告诉我,James。”Alec吐了一口气,“为了英格兰,是吗?”

他沉默了一会儿,听上去对方的困意快要吞噬理智了,他张开嘴,试图再说些什么,但听筒那头发出一声“咚”的轻响,之后是Alec平缓的呼吸声。

James放下电话,重新拿起酒杯,他失去了读书的兴致,眼下只想出去走走。他看了一眼窗外,晚风寒冷,街道湿淋淋的,只有泰晤士河的水声在远处回荡。

“是啊,Alec。”他小声说,“为了英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