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是猎人小姐吗?

Work Text:


一道道冰墙迅速向前延伸,一束束蛛丝像女人的头发般随之缠绕上去,全部指向了同一个目标——一个红发的身影。

啪!

响指声起,蛛丝迅速被烧成了灰,而那红发的女子身形已然不见。特雷茜狠狠啐了一口,迅速翻出仓库大门,不出意外地在百米外的月光下发现了她的目标。

“都知道杀不了我还追着我不放,你就这么闲得无聊吗!”红发的女子朝这边喊道。

特雷茜咬牙:“你敢用伊莲的脸出来狩猎,就不敢跟我正面打吗?!”

“放屁!”女子大怒,“你是瞎吗!伊莲·索伦哪有我长得好看!”

“……”

特雷茜一时竟无法反驳,气得涨红了一张美丽的脸。

等她回过神来,哪还有那姑娘的身影?

 

 

——————

 

 

伊莲娜·斯帕罗是个很美的女子。

这张脸毫无疑问是脱胎于伊莲·索伦的,任何认识那个索伦家族后裔的人看到她都会喊出这个名字,但仔细看后又都不会把她当成伊莲本人。相比起伊莲那张美丽却颇多瑕疵的面容,伊莲娜的五官组合完美得有些不真实。

 

 

“我不喜欢这张脸。”红发的年轻女子嘟囔道。

那时候她刚刚在灰雾上成形,尚未拥有自己的名字,容貌也同伊莲·索伦本人完全一致。或许是出于一种微妙的主张自我的心态,她对于自己的外在是另一个人的完全复制耿耿于怀。

“你换张脸不就好了。”精灵容貌的从神懒洋洋地回答。

“可是这是克莱恩捏的!”“伊莲”抗议道。

灰雾之上产生的每个人格都有着极为鲜明且互不相同的个性,而为了把这些人——还有神——统合起来,起了最为重要的作用的毫无疑问是灰雾的主宰“愚者”,以及这片空间所有存在的起源、大家共同维护的人,克莱恩·莫雷蒂。

如果是克莱恩希望女子保留这副外貌,她就算再怎么不愿意,最终也还是会答应下来吧。

“你可以在现在的基础上调整。”坐在桌子最上首的神灵温和而笃定地给出了建议,“像夏洛克那样,这不算抛弃克莱恩的馈赠。”

红发女子双眼一亮:“对!多谢您,‘愚者’先生!”

她随后瞟了左手边的大侦探一眼,又飞快移回了视线,嘴里低声咕哝:“不行,我得把自己捏得好看一点……”

“喂,我听见了哦!”夏洛克·莫里亚蒂哭笑不得。

 

克莱恩对此没有意见,甚至还亲自参与了“伊莲”——现在是伊莲娜了——的“整容”设计。

“怎么样?”伊莲娜对着具现出来的镜子左右审视了一番,觉得十分满意。依照克莱恩的建议,她现在的容貌在伊莲本人的基础上又多了两分精灵感,绿色的瞳子似蒙着一层若有若无的雾气,给精致的面孔又平添了几分浪漫气息。

“很不错。”夏洛克很捧场地赞了一声,“先别照镜子了,快来看格尔曼打架。”

灰雾之上的转播是三百六十度立体式悬浮在茶桌上空的,于是伊莲娜一抬头,正看到格尔曼·斯帕罗毫不犹豫地对准米索尔·金扣动了扳机。

 

“真是个疯子。”

在格尔曼拎着“巧言者”的尸体扔到乌斯·肯特面前时,“海神”感叹了一句。

“谁说不是呢。”夏洛克耸了耸肩,附和道,“不过在大海上,也得有实力才能成为疯子……伊莲娜?”侦探敏锐地察觉到年轻姑娘的状态有些异常。

而此时灰雾上的茶会唯一的女性参与者正炯炯有神地盯着屏幕中的冒险家,美丽的脸庞上透出沉醉和喜悦。直到格尔曼离开酒吧,她才将视线移开,带着压抑不住的雀跃环视了桌边的人一圈。

“我想好了,我要姓斯帕罗!我也想做一名冒险家!”

夏洛克·莫里亚蒂:“…………哈……?”

 

 

——————

 

 

在大海上,无论海盗、海军、冒险家、宝藏猎人,都是男性居多,因此美丽的姑娘从不缺人觊觎。更何况,这还是一位独自出行,同时背后似乎没有什么势力支撑的柔弱女子。

——当然,稍微遵纪守法一点的在上前询问名字时就会自觉撤退,而抱着巧取豪夺打算的家伙则都变成了伊莲娜·斯帕罗小姐的资助者。

因此,虽然娇媚诱人的容貌打消了不少海盗的戒心——不,他们中有的或许抱着就算是魔女也要尝一尝的心态——以伊莲·索伦为原型的脸和名字最终还是引起了某些接到过寻找红发伊莲的人的注意,而这消息毫无意外地传到了“黑死号”上。

据说“疾病中将”听说后砸碎了一个水晶杯。在地毯上。

谣传未必可信,但特雷茜的心情从中也可窥视一二。

 

在那之后,尽管伊莲娜出现的频率很低,但只要现界时间稍长一些,特雷茜就会气势汹汹地追杀过来。

她倒也心知肚明自己杀不了伊莲娜——且不说格尔曼逃离“黑死号”时那层出不穷的诡异招数,哪怕看在那位“死亡执政官”的面子上,她也不可能做出这种等同于公然宣战的事情。

但理性是一码事,感性又是另一码事。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表明态度,让五海上的人在与伊莲娜合作前,都要先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惹得起“疾病中将”。

 

伊莲娜只觉得特雷茜像块黏在鞋底刮不干净的口香糖,很烦。

“你好歹是个海盗船长,就这么闲吗?”她隔着半个港口喊道,“整天追着我跑,就像你真的敢杀我一样!”

“你有本事别叫人帮忙!”特雷茜被戳中了痛处。

“能叫人帮忙为什么不叫?我们又不是在打擂台。”伊莲娜对她这种小孩子般的挑衅不屑一顾,“再说了,不是你先喊人的吗?虽然我是不介意啦,哪怕那位‘不老魔女’能拖住阿兹克先生,我还有格尔曼、还有两个半神哥哥呢,谁怕谁啊!”

特雷茜:“……”

特雷茜:“……”

特雷茜:“……咦?”

被不是“猎人”的猎人小姐气到跳脚的“痛苦魔女”,在足足三分钟没说出话来之后,终于抓到了对方话语中的重要信息。

眼看着对方再一次溜走,特雷茜却呆在了原地一步未挪。

 

……所以,格尔曼和伊莲娜不是一个人?

不,如果是那样的话,她为什么要用伊莲的脸??

可她确实很少出现……她也有改变容貌的能力?平时用的是本人的脸所以我认不出来?

……说到底,她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啊!?

 

 

这位苦恼的“痛苦魔女”女士,你最后到底在在意什么?



——————Temporarily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