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贪囚

Chapter Text

  “你真要我进去?”肖时钦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拉着门把,望着孙翔的眼眸深沉如海。
  被他望着的年轻人转身看他,表情里带着点硬梆梆的挑衅:“怎么,你怕了?”
  “你想清楚了就行。”肖时钦走进房间里,房门在他身后轻轻合上。
  “咔哒”一声,锁舌咬紧,孙翔整个人也似随这一声僵了僵,变得有些手足无措。他走到桌旁在唯一一张椅子上坐下,看着肖时钦跟了过来在他的床边坐下,灰色的布裤压进铺得平整的被子里,心里有些自暴自弃地想,罢了,反正一会儿床上只怕会更脏。
  “那个……”孙翔咽了咽口水试图把心里的紧张抚平,紧接着又意识到这样的举动在这个场景下有多么令人误会,面色顿时有些冷下来,“你、你……很有经验?”
  肖时钦笑了起来,他的笑容温温和和的,像是春城四月的风:“很有经验谈不上,只是,怎么说也比你大了几岁。”
  “年龄又说明不了什么。”孙翔不甘示弱地予以回击,心里想着肖时钦该不会当他是个处吧,那可太看不起人了。
  虽然,他跟处男的差距也不大就是了,唯一一次做这事儿,还是在他醉茫茫的情况下……
  “噢?”肖时钦的回应很平静,脸上的浅笑不改,看久了还似乎带了点玩味。
  两个人这么静静地对视了数秒。
  孙翔有些尴尬,正绞尽脑汁想着再用什么话题来活跃气氛,心里却也有股什么气堵着,让他无法集中注意力思考。那边肖时钦却开了口:“你当真想好了?”
  “你问几遍了,烦不烦?”孙翔顶了一句回去。
  “你毕竟还小。”
  “不小了!我十九了!”孙翔炸毛了,“裤子脱下来指不定谁大呢!”
  肖时钦轻笑了一声,点点头:“好,不小了。”他还不至于被孙翔这么一句幼稚的挑衅撩拨得起了性子,再怎么说,他一个二十好几的人也不必跟刚成年的小孩计较这个。孙翔今天多半是真的心情不好,否则这样的荤话,平日里他应该说不出来。
  “哼。”
  “孙翔,”肖时钦拍了拍身边的床面,“过来。”
  孙翔心中一下子紧张得皱缩起来,面上却硬绷着,站起身长腿一迈就坐到了肖时钦身边。两人的距离被瞬间拉近,肖时钦抬起手把眼镜取下,转身搁在了桌上。
  孙翔没忍住,又咽了口口水。他实在是紧张得心跳几乎要失速,但这种事怎么能让肖时钦看出端倪呢?可不能让人小瞧了他。
  放下眼镜,肖时钦又转过头来,双眸直直望向孙翔,眸底蕴着温和的笑意。他倾身过来,吻上了孙翔的唇角,紧接着转向正中的唇珠加深这个吻。属于肖时钦的气息笼罩住孙翔,他一下就被冲击得昏了头,下意识呼应起对方的举动。
  第一个吻并没有深入,更多的像是一次浅尝辄止的试探。孙翔恋恋不舍地任由对方的唇瓣撤开,唇上的温度让人无可救药地沉迷,他下意识往前靠了靠,略略扬起了头。
  紧接着是第二次亲吻。舌尖在唇齿之间相互试探,最终纠缠到了一块儿,彼此的呼吸扑在人中处,节奏变得愈发热烈起来。两人各自搜刮着对方口中的空气和唾液,唇瓣变得愈发湿润黏腻,像是把两个人的唇粘在了一处,再也无法分开。
  肖时钦一手扶上孙翔的肩将他向后压,另一手环在他身后护着他的后脑,忽然失去的平衡让孙翔低低惊呼了一声,不由自主地伸臂环紧了肖时钦的腰。两人一上一下倒在床上,亲吻仍在继续,肖时钦的手却攀上孙翔的前襟,不疾不徐地解开他的扣子。
  他们两人今天穿的衣服有些相似,肖时钦向来是喜欢穿衬衫的,今天孙翔恰好也套了件衬衫,不过是短袖款,有点像高中生的校服,套在这人身上就透着浓浓的少年意气。肖时钦在心里默默重复了一遍这家伙已经十九岁的事实,不可避免的还是有一种欺负小孩子的罪恶感。
  是罪恶感,也是欲望。
  走神的瞬间,肖时钦忽然觉得自己的领口一紧,放开孙翔的唇低头一看,才发现孙翔已经不知什么时候一手揪上了他的衣领,正在单手与他领口的扣子搏斗着。
  肖时钦忍不住释出一声带着气音的笑,干脆侧开身任由孙翔施为,一手撑着脑袋时不时在孙翔的脸上、颈上轻柔地啄吻,另一手迅速地解开孙翔的衣扣和腰间的皮带。当孙翔门户大开、连裤子都被松了拉链褪下一截时,肖时钦身上几乎还整整齐齐的,只有领口的第一颗纽扣处被孙翔扯得皱兮兮的。
  “靠!”孙翔郁闷地抱怨了一句。他的右手被肖时钦压在身下,只靠并不如右手灵活的左手怎么也解不开扣子。正当他打算上手再接再厉的时候,下身传来的触感让他有一瞬间的失神:“嗯……”
  肖时钦已经俯下脑袋去吻他胸前的乳尖,剥开衣物的手已经覆在孙翔的下身上,虽然只是隔着一层衣物的触摸,上下的配合却已经足以让孙翔的心脏猛烈地震了一下。
  胸前的茱萸被稍加撩拨便挺立起来,肖时钦也并未在此多做停留,双唇又回到了孙翔的唇上吮吸着。他探舌往孙翔的口中索求更多的津液,舌身刮过孙翔的牙齿,勾引着对方的舌一同翻搅纠缠,手下则是褪下孙翔赖以蔽身的最后一层布料,圈住半勃的茎柱或轻或重地上下撸动起来。
  “唔……”
  不得不说肖时钦的吻技很不错,孙翔被吻得五迷三道,根本无暇去理会对方在他身下作祟的手。可他不理会,升腾的快感却不会放过他,肖时钦的吻带来云遮雾绕的眩晕感,而下身的刺激却如一道道划破天际的闪电,刺进大脑皮层带来灵肉分离的欢愉。
  口腔中的相互勾引依然是肖时钦稳稳占据着上风,孙翔迷迷糊糊地努力了几次想要争夺主动权,每次都因下体的快感而功亏一篑,在名为肖时钦的漩涡里越陷越深。方才只是微微昂首的欲望如今完全地挺翘起来,肖时钦的手指环着它轻轻收束从底端向上刮磨,轻而易举地就让顶端的铃口呛出了一点浊液。
  力道在茎身上上下下地游走着,时不时也照顾一下缀在下方的两个囊袋,方才摩擦出的热意温柔地侵袭着素来比体温略凉的所在,烫得孙翔不自觉地在亲吻的间隙里断断续续地喟叹起来。
  “嗯……啊……”
  像是被这呻吟鼓舞了一般,肖时钦手上的动作忽的加快了速度,拇指擦过方才被刻意忽略的顶端,把湿浊在茎冠上抹开。指尖在铃口搓磨之后向下抚过冠状沟,紧接着又落回茎身上一阵紧过一阵地撸动。孙翔的喘息随着他的动作一路走高,在快感没顶的那一刻蜕变成无法抑制的惊呼。
  “嗯啊……哈……”孙翔气喘吁吁地偏头躲开肖时钦的亲吻换取更多空气,但不论怎么呼吸,被情欲浸润的身体都无法压抑住过快的心跳。四肢百骸全因一瞬的极乐而变得懒散起来,他倒在床上,眯眼看肖时钦从自己身上爬起来,扯了张纸擦去指间的白浊,又拭净了孙翔的胯下,然后退开一步开始解自己身上的纽扣,动作一丝不苟又慢慢悠悠。
  不戴眼镜的肖时钦在这暧昧的空气里显得别有一番惊心动魄的情欲气息,孙翔多看了他两眼,心中郁结了半日的愤懑忽然抢占了大脑中的理智,让他做了个从没想到过的决定。
  就算是在床上,他也不会是任人施为的人。
  孙翔支着酸软的胳膊坐起身而后下了床,把猝不及防的肖时钦往后一推,让他靠坐在了半人高的桌案上,自己则屈身蹲跪在了男人的下身前。
  “呵。”肖时钦笑了起来,任由孙翔跪在身前扯开了自己裤头的拉链。他不知道孙翔先前有怎样的经验,但他眼底的逞强肖时钦看得分明。既然他想玩,那就让他试试,长夜漫漫,也不急在这一时三刻。
  于情事一道再是生涩,孙翔好歹也是个男人,基本的理论知识还算熟稔于心。肖时钦束在腰间的布裤被他三下五除二地褪到膝间,紧接着是贴身的内裤。孙翔摸了一把,手间过分软滑的质地让他忍不住抬头朝肖时钦扬了扬眉,换来对方一个大大方方的笑容。
  看着正正经经斯斯文文一个人,私底下穿这种又紧又薄又滑的内裤,哼!
  再把衣物剥去,肖时钦的身体就赤裸裸地呈现在了孙翔眼前。他忍不住有些喉头发干,先上手慢慢撸动了几下顺带稳定心神,这才缓缓把头凑近,张嘴把对方的欲望纳入口中。
  男性的器官总是或多或少带了一点腥气,孙翔发现自己意外的并不反感肖时钦的气味,于是更大胆了些,向前吞进更多的茎体,双唇用力箍住后模拟着交媾的动作前后吞吐。沾上唾液的肉茎变得湿滑起来,孙翔不得不用一只手扶着肉茎根部辅助自己脑袋的动作,与此同时竭力向上望,正望见肖时钦低头微眯了眼的餍足神态。他心下有点小小的得意,吞吐的动作愈发大了起来,一手搂紧肖时钦的腰侧,另一手绕到下方把玩起两颗小球,然后不出所料地听见头顶传来肖时钦一声克制的低喘。
  饱含荷尔蒙的气息在进退之间迫入了孙翔的呼吸,明明肖时钦什么也没做,双手也只是虚扶在他肩上,孙翔却觉得周身上下的情欲都被调动起来,他跪在长绒地毯上的双腿有些软,方才释放过一次的前端隐隐又有勃起的征兆。
  原来只是这样也能让人有快感么?孙翔心里有些好奇,动作就更用心起来。阴茎在口腔的出入让他的双颊陷下去又鼓起来,像是一架小小的鼓风机。他刻意匝紧了嘴趁着肖时钦深入时用力吸吮,而后在退开时轻轻松口发出“啵”的一声响,如此往复十几个来回,他感到肖时钦伸过手来,手指梳进他脑后的碎发,而他也已经累得有些喘,松口让茎身从口中退出,额头抵着肖时钦的大腿根部略作休息。
  “累了?”肖时钦也不催他,只是用手一下下抚着他的脑袋,声音里带了一点笑意。孙翔摇摇头不肯认输,一扭头又吻上了正在眼前的勃发肉茎,仔仔细细地从头到根部舔了一遍,舔得水声啧啧地响,肖时钦还未如何,他却被这声音蛊惑着,一鼓作气又将这坚挺含住吮吸起来。
  这一回他动作愈发快了,不断的前后进退让他的视野都有些发昏,但快速的吞吮恰到好处地模拟了激烈的性交,顶端几次撞到喉头上,收缩的软腭给孙翔带来呕吐欲望的同时也让肖时钦近乎不受控地喘息了一声,扶着孙翔肩头的手指猛然间用上了力道。
  “孙翔……”肖时钦的嗓音带上了浓重的喑哑,“你不必……”
  劝慰的话没有说完,因为他低头时对上的是孙翔扬起的带了三分挑衅的得意目光,混着眼角一抹绯色还有方才呛出来的泪花,情欲之外还有交杂着的征服欲和一点倔强,这让他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这样的孙翔,哪怕是伏在他的身下,也始终是自由的。年龄带来的最后一点顾忌烟消云散,肖时钦终于确确实实地认可,这一场性事并不只是他选择了孙翔,也是孙翔选择了他。
  孙翔努力用上了自己能想及的所有技巧,最后累得气喘吁吁地吐出肖时钦的茎身,绝望地发现这人除了欲望更勃发一些之外,半点迫近高潮的迹象都没有。
  “你怎么这么能忍……”孙翔抱怨了一句,情欲的作用下他连说话都大胆了些。
  肖时钦又一次没忍住笑,探手把人从地上扶起来推到床上:“我可没听过人抱怨这个的。”
  他低下身去捡被踩到脚底的裤子,从口袋里掏出一瓶精巧的润滑液还有一联安全套来。
  “你还挺懂的嘛,准备这么充分。”方才回来的路上孙翔知道肖时钦去便利店里买了东西,但具体买了什么他却没有过问,他还是第一次在清醒的情况下亲眼见识这些东西,硬梗着脖子假装自己见多识广。
  “呵,”肖时钦早就一眼看穿他的所有伪装,于是把瓶子递过去,“我不如你懂,那你自己来?”
  孙翔被这话哽了一下,可这种时候退缩绝不是他的风格,于是抬手接了过来,旋开了瓶盖。
  肖时钦眯了眯眼,坐回桌边,拆了保险套给自己套上,又拿过方才褪下的衬衫和裤子慢条斯理地折了起来,边折边看孙翔磨磨蹭蹭地给自己做扩张。虽然手上做的全然是无关情欲的杂事,他却觉得浑身的血流都在朝下身涌去,原因无他,实在是这般情形下的孙翔过分诱人了。
  缩在床上的大男生背靠着垫了被子的墙壁,手上沾着润滑剂朝身下探去,明明是职业选手的手却显见的有些哆嗦。指尖点在穴口的嫩肉上,比体温略低的油液沾上皮肤,穴口不由自主地翕合收缩了一下,孙翔咬了咬下唇,心一横就把手指往内里探去。
  “唔……”虽然早已做了心理准备,但手指的入侵还是让他全身都紧绷起来,润滑剂被他抹在穴口一圈,再要往里带时就已稍显不足。孙翔咬着牙将指尖在下身处浅浅的进出抵弄,试图瓦解身体反射性的戒备,另一手已经无师自通地握住已经的欲望,试图用情欲绑架理智来抒解后穴的紧张。
  第一次做这事,孙翔慌得连视线都无处安放,最后还是望向了肖时钦,正瞧见对方手上捏着自己的衬衫对折起来,浑身上下赤条条的,只有挺立的肉茎上套着东西,偏偏手上却做着家常的细致活。
  这一幕让孙翔手下一时失了控制,手指猛然被后穴完整地吞进,他闷哼了一声,见肖时钦饶有兴味地盯着自己看,不由得骂道:“你…变态啊!”
  “现在对比起来,还是你比较像。”
  “靠,你做不做!”孙翔再次被撩拨起了脾气,也不管此刻他的动作多么暧昧而情欲,这怒意又是多么虚张声势。
  “你的样子很好看。”肖时钦轻笑着把手上叠好的衣服放下,站起身朝孙翔走来。孙翔浑身笼在他身形的阴影里,早涨红了脸,仰头望他时手上都忘记了动作,肖时钦握住他的手从身下抽出,温软的唇已经贴上了孙翔的耳畔:“我来吧。”
  只这一声,孙翔便觉得浑身都软了下去。
  事实证明,肖时钦懂的还是比孙翔多一些。他将手覆在孙翔的手上,指尖像是带着全然不同的热度在孙翔的身上撩起了一道道细微的电弧,从下身一寸寸联通到天灵盖上。他握着孙翔的手重新探到后穴处,两人的食指一齐向穴内探入,孙翔不由得激灵了一下,像是被手指的温度烫着了。手指耐心而轻柔地在肉穴内拓展着,一点点凿开紧闭的甬道,感受着肉壁上的每一点凹凸崎岖,与此同时两人的手指也在甬道内彼此触碰纠缠,孙翔每一次欲要抽手的不配合都被肖时钦牢牢控制着,最终只是在自己体内掀起另一波细密的快感。
  这么深深浅浅地试探了一阵,肖时钦选准了一个方向,控制着孙翔自己的手指朝那一点耐心研磨,孙翔就完全控制不住地呻吟起来,腰软软地塌下去,搂在肖时钦背上的另一只手臂却猛然用力。
  “哈啊……嗯……肖、嗯啊……”
  如果孙翔现在还有闲暇的工夫,多半会震惊于自己的呻吟声有多么甜腻动人,只不过他此刻完完全全陷入了肖时钦的掌控之中,仿佛一呼一吸都随着肖时钦手下动作的节奏,全身的情欲因子更是发了狂一般地齐齐向下身涌去,催动着被润滑剂浸得水淋淋的甬道谄媚地讨好陷在其中的手指。适才的他还囿于羞耻心想着抽开手,现在却只一心勾着肖时钦的手指要朝秘穴的更深处探索挖掘。
  肖时钦也正极力忍耐着自己的欲望,生怕扩张做得不充分伤到他的小队长,可眼前的场面实在过于动人。欲望浸透了孙翔的眼眸,他白皙而修长的手指正被肖时钦制着,在他幽秘的后穴出出入入,他的另一只手被肖时钦拉下来放在自己的胯间,于是无师自通地环住了自己的肉茎开始撸动——整个人从上到下,尽是被情欲攻占沦陷后的模样。肖时钦正叼着孙翔的耳垂慢慢吮吸,灼热的鼻息喷在孙翔的发间,手下才刚要再加入一根手指,孙翔的手指忽然在他手下挣扎起来,半是沙哑的嗓音凑在他的脑袋边上:“够了……进…进来……”
  “我怕伤到你。”肖时钦也忍得很苦,偏偏身下这人完全不知道收敛,瘦腰在床上扭动着,单手撸动着的昂扬时不时点在肖时钦的小腹上带起连串的电流,煽风点火好不得意。
  “你、嗯啊……你看不起我么?”孙翔的声音含羞带嗔,正如世间最香气勾人的酒,肖时钦情知孙翔多半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但心中筑起的提防依然在顷刻间被冲决,他咬了咬孙翔的耳廓,呼出的热气冲进耳蜗里让孙翔浑身一震。
  “听孙队的。”
  “什么孙——哈啊!呜……”突如其来的另类称呼让孙翔及时找回了一点羞耻心,却又在下一刻被骤然降临的快感冲散。肖时钦拉着他的脚踝往床边一拽,趁着对方晃神的工夫挺身顶进了肉穴中。他其实仍有所保留,只是往孙翔身体里楔进了几分,但手指无法相较的粗大带着几分强硬拱开穴道,前端恰好抵在最敏感的一点上,一溜酥麻的快感闪电般窜入心房,膨胀挤压着孙翔的胸腔让他浑身都哆嗦起来。
  肖时钦将孙翔的双腿压到身侧,双手从自己背上拉下来十指交扣,低头吻着孙翔颤抖着的唇,然后缓慢地开始了顶弄。
  巨物在体内推开层层阻拦的软肉,然后恋恋不舍地退开些许。每一次的冲击虽然动量不大却耐心而绵长,肉茎从内壁上的每一点缓慢碾压过去,仿佛将内里的褶皱都抻平了,与茎身的形状构成天造地设的合契。原先被凿开穴道的痛感早不知丢到了哪个角落,只剩下点点滴滴蓄积起来的刺激逼得孙翔几乎要发疯,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嚣嚷着渴求更多。他哆哆嗦嗦地与肖时钦接吻,仿佛全身的力气都作用在了那两片唇瓣上,像濒死的鱼竭力吸吮最后一点带着湿意的花蜜,哪怕这浓稠得过了度的欢愉终要将他推进另一层更深的极乐。
  “进…进来……啊……更深……嗯……疼…疼啊……”
  “孙翔,放松。”
  “呜……怎么……放……呜啊……慢、慢点!哈啊……”
  终于将自己的欲望完全埋进孙翔体内的那一刻,肖时钦搂着怀里的人一齐释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温热的穴肉拥着他的硬挺,他甚至仿佛能感受到两人的血液隔着一层脆弱的软肉淌动着,将交合处的快感搬运到四肢百骸。强烈的满足感让肖时钦都有一瞬的失神,他搂紧孙翔在脖颈一侧落下深深浅浅的吻,下身大开大合地开始了一下紧过一下的顶弄。
  孙翔被他的动作顶得意乱情迷,呜咽声如摔碎的瓷碗一般,这里一声那里一句,根本听不出说的什么。肖时钦也早没了余闲去认真倾听,被撞开的甬道深处箍得他头皮发麻,全靠最后一点神智在苦苦维系不至于精关失守。
  翕动的穴口努力吞吃下昂扬的硬物,动作翻搅出的嫩肉磨蹭得几乎要泛起血色,体内几处敏感点被逐一碾过,一波波涌上的情潮催动着内穴愈发卖力地挽留着来客。
  “肖、肖时钦……哈……不要……嗯哈……啊啊……不要了……慢一、啊……”孙翔的呻吟断断续续,前言不搭后语,身上早细密地出了一层薄汗,摊在床上的双手无力地挣扎着像是想抓住什么东西,腰间却被肖时钦的双手扣紧,被动地承受着大力的肏干。
  情欲的深海泛着滔天巨浪,而肖时钦就是他唯一的浮木。孙翔尽力让酸软的双腿勾住肖时钦的后腰,忽然身下一空,整个人被肖时钦拉着坐到了身上,体内埋着的肉刃随着动作退开一些又愈发凶猛地刺入更深的体内,他呜咽一声,埋头在肖时钦颈侧,被这动作逼出的泪花啪嗒打在了肖时钦的肩头。
  “谁更大些?嗯?”肖时钦有些坏心地在孙翔耳边低声问他,压低的嗓音带着点磁性,挑拨着孙翔心底按捺得最深的欲望。
  孙翔气喘吁吁地攥紧了肖时钦的肩,指尖几乎要在肩头掐出痕迹来:“我他妈、啊……怎么…知道…啊哈……”
  肖时钦不动声色地将孙翔的体位略作调整,继而是一次更加凶狠的进入:“噢?你真的不知道?”
  “呜……你、你更……更大……啊啊!要到…到了……哈嗯……给我……呜……求你……你…咿啊……”
  肖时钦感觉到了肩上的湿意,扳过孙翔的脸来吻他的眼角,动作轻柔如啜花蜜,唇间的热气消融了一点泪水,却又勾出了更多。身下的冲撞一旦开始就不再停息,孙翔的眼泪也像是开了什么阀门似的,伴着断断续续的哭喘落个不停。他身前的硬物挺翘着抵住肖时钦的腹间,但他实在无力去抚慰自己,只能由着肖时钦的动作带动着,让前端在肖时钦的身上摩擦几下聊以自慰。后穴的快感随着这个体位的深入而蓄积成滔天之势,只等着什么东西来凿开堤坝上的第一条裂口。情欲的火在全身上下处处烧着,让他心惊,让他痴迷,也让他渴求更多。
  近在咫尺的极乐只差临门一脚,终于在下一次顶弄时由前端引爆。白浊的液体溅上两人的胸口,孙翔的脑海中白光阵阵湮灭了所有仍在作用着的理智,也点燃了他今天一整日积存的愤懑、忧怅与恐惧,所有情绪作用之下他控制不住地哭喊出声,直到肖时钦以一吻封住了他的声音。
  生理性收缩的甬道勒住体内仍在动作的肉茎,被愈发强硬地凿穿,前所未有的上下顶撞让孙翔几乎有一瞬的失重感。疯狂的冲刺之后,热流浇进他的体内,几乎要烫伤他正在敏感状态的内壁,唇齿间的呜咽被肖时钦灵活的舌头勾走吞入腹中,肖时钦的手也从他的腰间转移到了后脑,镇定而温和的抚慰平复着他激跳的心脏。孙翔伏在肖时钦的胸口,听着对方同样在高潮余韵中猛烈的心跳,眼泪啪嗒啪嗒落个不停。
  他还从未像今日这般主动地参与一场性事,看着自己的理智一点点被情欲撕碎碾磨,听着自己呻吟出那些平素绝不会说出口的暧昧词句。这一切像是把他整个打碎了又重新拼接起来,剥出了他用冷静和自傲层层埋藏在心尖的恐惧捧到他面前来,那个他向来无法直面的阴影逼到了他的面前,像欢爱中的他一般赤裸,也像欢爱中的他一般坦白。
  “时钦……”孙翔靠在肖时钦的肩头,眼泪落在肖时钦背后的蝴蝶骨上滚落下去,“我们会赢,对不对……”
  肖时钦双手绕在孙翔背后,一手搂着头颈一手环在腰间,慢慢收束起来将因情欲而滚烫的躯体揉进自己的胸口。
  “嗯,会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