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冰帝一年生

Chapter Text

休戰期的烤肉大會 (上)

 

慶功宴就是烤肉大會,因為最先入座的冰帝坐在扉間,卻好巧不巧遇上青學不知情卻跟隨其後,在外頭一陣說聲笑語。

更奇怪的是外面陸陸續續有不同聲浪聚集,很多學校有立海﹑四天寶寺﹑比嘉中﹑六角中﹑山吹等等不約而同入店了,一下子人聲鼎沸。

作為冰帝掛名軍師的忍足還猶多慮擔心跡部會忽然來一句「你們這些手下敗將哈哈哈哈哈哈——」

越前就首先被吵得摁起耳朵,臉頰微鼓,小抱怨「好吵.....」

有這個囂張學弟領先第一毫不上心地得罪人,日吉更是不怕死的傲慢補上一句「這些弱犬的吠聲。」

雖然聲量不大並不是隱約聽不見。

 

間隔的扉門被人徐徐拉開。

這種場合——
作為這種反派——
不就是很快會被群起而攻之嗎——

 

忍足內心一抖,然而當察覺到危險那刻,世界的惡意已經趕鴨子上架了。

 

「啊!超前——!!」

猶如響雷炸起,一把天真童稚大嗓門,立即就拉住烤肉店所有人視線。

 

 

啊。

為什麼。

是說為什麼忽然就舉行烤肉大胃王比賽了?

 

「就.是.這.樣!學校對抗之吃烤肉大戰開賽!!賓況解說由我菊丸英二和忍足侑士為大家播報——」

「....為什麼啊」

由青學菊丸英二朝氣十足的主持下,拉著有點不情願的冰帝忍足,每所學校都派出六人參賽,毫無意義的一個個選手輪流介紹。

「那麼各位!這是冰帝的Super rookie!!小—不—點!!」
「——雖然他人小小,但胃口食欲意外的很大呢。」

「有帝王之稱的跡部景吾,雖然很厲害的氣場但在大胃王比賽似乎沒有戰鬥力的樣子!」
「——是說這個佔人便宜的稱號,算了......」

「使用月返的向日岳人!」
「——跟吃飯完全沒關係啊」

「芥川慈郎!」
「——這傢伙絕對會吃到半途睡著吧」

「柔韌和毅力的佼佼者,冥戶亮~」
「——也只能拜託你了」

「仿佛是冰帝巨人的樺地崇弘!」
「——啊,一點贏的感覺都沒有啊。」

 

「......我說忍足さん有這種吐槽的機會,很開心吧」 龍馬咬筷子跟身旁的鳳悄聲交流。

 

「龍馬~就算是私下悄悄話,也是要叫侑士さん啊。」
然後被耳尖聽見的忍足回以人模斯樣的假笑,在烤肉店公開處刑。

 

眾學校人默然。

「.......」 這就是龍馬平日的學長嗎。
「........」真是鬆懈。
「.......」 那個眼鏡男是甚麼回事。
「.......」還拿著主持咪說這些真的好嗎。
「.......」但是,我也想被龍馬醬喊名字啊。

「侑士是笨蛋嗎。」堂弟丟臉又無奈。

「別把主持當是話語權一樣私欲濫用啊,忍足。」跡部斜睨。

 

無視台下投訴,忍足繼續念台本「嘛規矩很簡單,一小時內吃得最多的隊伍算贏。」

青學菊丸宣佈「可是!最初是一杯,後面是每10碟一杯——乾式特製飲料! 開始—!」

「——首先是乾式特制蔬菜汁」
看著發出螢螢綠光的飲杯,放在桌上無人敢問津。

「很奇怪的樣子......」
越前指出。

「嘖,都是些膽小的傢伙,這種程度我一口氣就能搞定!」
岳人瞬間一口氣臉色變青,聲調拔尖一路敗走出店。

冥戶吃驚「岳人!!」
越前擔心「向日前輩——」

 

其他學校桌面上都陸續傳來受乾汁折磨的呼喊。

「才氣煥發領悟之極限——」
「千歲!!」

「看上去沒那麼難飲嘛——」
「葵——!」

「太鬆懈了!隨便就被一杯飲品就放倒,成何體統嗚啊!」
「——真田!!」

這是第一次,全國終於認知了青學乾汁的恐懼。

 

除了青學不二的平靜微笑,誠心推薦的讓人不寒而慄,還有比嘉中直接灌下一秒開戰夾肉的強勢對手。

「再來一杯!」
「田仁志贏定了!」

 

「哼,樺地」跡部抱胸,靜觀大局。

瞬間模仿起對手,樺地前輩一邊風雲殘卷,用夾子擄起所有燒肉,似乎整個網爐都就是他一份的食盤。

兩所學校一下子勢鈞力敵,其他人都是滿心觀賽,鳳前輩努力填上燒網架的空隙,然而,一心想填飽肚子的越前因為失去夾子,趁機搶過來放在碟上的只得僅僅幾片燒肉。

 

立海大的勝負欲由家裡開餐館的胡狼和一腔鬥志的切原負責,其他人都是食量維持著不緊不慢的節奏,對於甜食以外沒有特別興趣的丸井很有閒心打量其他組別,瞧見了搶不過前輩無奈不能抗聲,碟子上份量像餵小貓一樣,臉上悶悶不樂的越前小學弟。

丸井一下失笑,覺得可愛就朝人吹口哨,輕輕打眼色。
「小學弟,過來~」

 

冰帝的樺地繼續洶湧地狼吞苦嚥一片,每有肉碟上來就全都掃光,速度跟險險領先的比嘉中不分上下平峙10碟。

「....那麼,接下來的飲料是懲罰茶。」
一滿杯鮮紅艷麗的顏色,光是外觀就讓人陷入恐懼的深淵,眾人瞬間剎白了臉。

 

「再來一杯!」
「又是瞬間就....」
「真是可怕的田仁志慧」

「那麼相對的,冰帝會由誰來喝懲罰之茶呢?」忍足平淡聲線沒有絲毫同理心。

「我來喝吧。為了勝利,不能讓樺地被淘汰啊」
桌上沉默之後,冥戶主動承擔了重任。

「冥戶前輩!你的男子氣概我絕對不會忘記的!」
鳳前輩十分感動。

「再見了啊——」
「冥戶前輩——」

 

大家留心戰況,卻沒發現異樣。

 

「終於,四天寶寺﹑立海和青學也完成10碟了!」

 

菊丸興奮「青學的懲罰之茶由不二喝下!果然是不二!」
不二微笑「這個也很好喝呢~」

 

「四天寶寺拿著懲罰茶的——是完美模仿不二的一氏裕次!」

小金大叫「啊,厲害啊~!」
一氏儒雅舉杯「這杯飲料,要消失了。」

然而,一同消失的還有他自己。

白石感嘆「......果然,模仿味覺果然是不可能的吧」

 

「那麼立海的就是——為了蒐集資料不顧一試的柳蓮二!」

柳語氣肯定「要能知道飲品的成分,我就能寫出解毒的數據——」

 

對於隊友百分一百預料之中的殞落,冷靜平淡。

幸村遠望「再見吧,蓮二」
柳生「好走」

 

戰況漸漸朝比嘉中的勝利傾斜,不同學校都不斷有人暴走脫席,奇怪的是沒有人發現異樣。

——青學大石桃城﹑冰帝日吉慈郎﹑四天寶寺石田銀謙也﹑立海柳生切原﹑六角中全員·脫落。

 

菊丸大驚「又有神秘的事件接連有人出局,究竟在他們身上發生了甚麼?!」

 

有人驚喊「我看到了,是比嘉中那些傢伙往醬汗加了甚麼!」

木手冷笑「現在才發覺沖繩秘傳的辛辣醬恐怖之處嗎?我們的勝利就確鑿無誤了。」

 

冰帝桌上忽然騷動,開始點算了人頭卻少了個後輩。
「越前呢,他在哪?」
「難道龍馬也被——?!」

紛紛攘攘之中,作為主持的忍足侑士一眼就在全場找出墨綠的頭髮,身影竟然與其他制服坐在別桌上。

 

遠處一桌上座落的都是不參賽的其他正選,網球界出名的桃花色胚千石清純竟然手腳勤快地往網爐上烤肉片。

立海大之中挑食又食量小的仁王雅治一臉懶洋洋又饒有樂趣夾肉片,用筷子投餵別人家的大胃王越前。

 

「誒小不點一個人吃了四大碟?」菊丸一眼看到旁邊上的疊碟子。
「...—餵貓組?」忍足一愕,關注點不同。

 

「海賊的號角!!」
「等等甲斐﹑網上面還有——」
幾乎不理睬比嘉中那邊因為換網子事件而全陣脫落。

 

冰帝學長全體瞬間轉過來,都是如臨大敵的臉色,瞬間築起共同的心聲。

——那些不在乎學校勝負的人,都一心打著龍馬的主意嗎?

 

眼看著那個千石清純一口哄人語氣「龍馬,要橘子果汁?還是冰水?」——這才想起來,山吹全隊原本就沒參與比賽。

 

對所有事物漠不關心的財前光,放下手機拿紙巾幫小朋友擦臉頰。
「....髒臉貓。」

 

「多謝前輩...」
龍馬一口一口叼肉吃,還不忘點頭說話間,兩邊的臉頰軟鼓鼓,粉唇閃膩膩,確實能感到烤肉非常幸福好吃,模樣可愛到能讓別懷心思的人食指大動。

 

仁王用手抹唇角的醬汁。
「嘛,吃飽了再感謝也可以唷」

 

「喂!」白石聞言站起,臉色一變。
「怎麼....原來都是啊」千石抬眼,前後朝兩人一瞥。

「咦怎麼了?」鳳看不明白眼前的變故。
「這氣氛...?」侑士察覺到甚麼。

「沒事。」財前拿過筷子,朝越前示意,繼續吃。

「甚麼甚麼?」小金好奇應聲。
「嗯?」對於眾人反應很大,有點好奇的幸村。

 

丸井聞太吹泡泡糖托臉,看熱鬧「真開心啊~」

 

「怎麼也好——」

——無事獻殷勤的人不少啊?倒不如說已經太多了....

 

跡部壓迎怒氣,反笑挑眉,磨牙吩咐「龍馬,回來。」

 

 

休戰期的烤肉大會 (下)

 

冰帝部長宣佈了自家後輩禁止投餵之後,戰況重點又回復到烤肉比賽上。

因為比嘉中隊伍全員一致退場,冰帝三人戰只有樺地和跡部越前,在碟數上遠遠率先所有隊伍。進度徐徐跟上第二的是四天寶寺隊的白石金色和遠山,青學情況安穩仍有手塚不二以及海堂,立海大剩下胡狼一人奮戰,旁邊監視他的丸井和一直安坐抱胸的幸村。

 

既是網球賽又是大胃王比賽的勝者候選,但冰帝跡部沒有胸有成竹的自信和得意洋洋,暫時臉色很難看一直沒有半句重話,但越前很安靜跪坐旁邊,跟小孩子被訓話一樣。

 

眾人望去向來怎麼傲然不羈就怎麼囂張來的越前,憑著在球場上不可一世的氣勢和小惡魔似的一臉邪氣笑意,把外校人一視同仁都毫無芥蒂地欺負打壓的小學弟,竟然在部長面前有垂頭歛目安然乖巧的一面。

見慣越前直懟前輩腳踩學長的作態,其他隊伍紛紛一副認定越前是莫名慘遭懲罰不公冷待,讓人心疼。

 

青學手塚目光柔和下來,自如靠近在越前桌前,緩緩放下一杯暖麥茶。
「越前,吃多了,最好喝茶消食。」

 

這作為學長前輩只是淡雅的關照,然而這關心之舉偏偏出自「那個手塚」對那個冰帝越前的主動。

 

跡部冷冷一哼「你是認為冰帝沒有好好對待越前嗎?」

手塚淡然無視「跡部,我的行事須要過問你嗎。」

 

意外地,眾人見證了烤肉店之中,一場青學與冰帝部長的交鋒。

 

 

*仁王視角

 

暗嘆一口氣。

——要收服惡鬼的難度幾何級提升,怎麼不讓人心急煩躁。

 

這場仗孤軍作戰,四面為敵,感覺比立海大三連霸還要崎嶇難行。

 

關東地區冰帝早就知道了,立海也是窩裡摸底誰不知道誰,至於山吹的千石.....也不算意料之外。

但是青學的手塚?不知哪裡來的四天寶寺?

很早以前就叫你不要招惹其他人,果然有聽沒有懂。

 

那個笨蛋,明明年紀還小又懵懂,為何這麼會處處撩桃花開啊?第一印象誠不欺我,長得一臉小狐狸的可愛邪氣就夠了,還不時眨巴著一雙勾動人心的貓眼,果不然是天生的愛情欺詐師,小騙子。

說到底,我在他心目中大概是很輕易能泯然於眾多或欣賞或疼愛或喜歡他的學長前輩之中,一個網球打得還不錯的左撇子——

 

真不公平啊。

你還一無所覺,我卻淪陷到無法自拔。

 

這隻小狐狸在遊樂園玩得恣意坦然,我身為大狐狸卻無辜憋屈地杵在隊伍裡等到天荒地老,這道理怎麼說都說不過去,怎麼不讓人生氣?明明是你馴服的我,卻沒心沒肺地甩開疆繩,怎麼想都太不公平了。

 

你不讓我咬一下,真的沒法解氣。

 

 

 

*

越前向來深信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部長之間只是借自己為刀子言語交鋒,就裝作聽不見讓鳳前輩幫忙一邊燒,自己一個幫忙吃。

中途看著King of 牛肉沙托布里亞發生的慘劇,男生們都感到惋惜。沉默
之後,成功奪頂目前最高碟數的冰帝,要即將挑戰接下來的一杯「可樂 」。

考慮到身邊是沒參賽的鳳前輩,因為「咖啡」差點一昏而去的部長,最為可靠完成70碟份量的樺地前輩,最後能挑戰飲品的該是自己了。

 

「這次說不定是普通的飲品.....」

抱著一點僥倖的心理,伸手去拿那杯冰凍凝起水汽,看上去還算可以的氣泡飲料,越前充滿男子氣概的大口喝下,毫不男子氣概地慘叫出聲,傾倒了大半杯的可樂,悄無聲息地向後昏倒了。

 

「越前﹑!」
「龍馬!」
「小男孩?」

 

這一瞬間,好幾人同時站起來,高聲互喊,也就忍足主持的解釋慢慢讓所有人分神。

「啊.....這可不是普通的「可樂」,是由甲魚生血制成的甲羅——」

 

「.....他沒事嗎?」

跡部剛好伸手穩住越前的背,手臂一彎就攬在懷裡,見人只是昏睡過去,有一半就安心了。

 

鳳抬起了杯,微笑道「只是喝了一點,應該沒事的」

幸村看向桌面上傾倒的大半杯,饒有意味地看越前一眼。

 

剛剛接連敗於乾汁之下的人不是少數,看到越前拿起飲品就心裡有點數,然而也有很明顯厚此薄彼到幾乎讓忍足想吐槽是不是以為老婆臨產過於緊張的其他人,例如過度關心的千石。

 

仁王臉色一頓,一會兒又恢復平常,托臉抿唇一笑,「還是小孩子嘛...」

 

菊丸聞言轉頭看向那邊,飲完了甲羅卻精神爽利的一氏﹑海堂和胡狼的男人組,喵一聲感慨「真的啊,都是精力滿滿的樣子。」

 

觀察著冰帝桌面的情形,白石跟跡部對上了眼神,瞬間較量出訊息和情敵感的火花,在空氣散佈出的敵意逐漸籠罩了易燃易爆炸的現場。

彼此不止是球場上的競爭對手,更能預見的是名為越前戰場上必須面對的最強大敵。

幸村心思清明,淡笑不語。

 

烤肉店內,忽然沉默降臨。

 

真正參加烤肉大賽的人都僅餘零丁,冰帝的勝局也似乎無法扭轉,對此一切都漠不關心而默默打開手機的財前光,紀錄下了冰帝跡部額現青筋,臉現不爽的護崽態度,讓山吹的千石無法靠近一臉無奈,看熱鬧覺得有趣的青學不二,再後面的遠座背景,是閉目嘆息的仁王和沉默不語的手塚。

 

 

全國大賽決賽:冰帝對四天寶寺

 

藍天風高,黑白灰和明黃綠制服的兩隊列陣,臉上自信和耀眼又如同照過會場的陽光一樣,降臨在對峙的隔網之間是雙方不分伯仲的氣勢,己方必勝的堅定。

 

終於來到全國大賽決賽這一天,正好是關東與關西風格分明的佼佼者,冰帝宛如帝王般沉穩傲然的張揚,與烈焰般自由狂妄又歡樂的四天寶寺。這種冠軍規格的大賽不但會有電視台廣播,在職業界也會有星探記者來參觀,但這些都不是所有國中生參賽者會考慮的事情,只有獲得勝利的信念是正選心中唯一的重點。

 

首先開場的是雙打D2的慈郎和岳人的吵鬧組合對上裕次和小春的搞笑二人組。雖然對方戰術讓人不敢仔細看,更是沒法形容的吵鬧,但作為旁觀的球員很快就看清楚,其實兩邊都有不分上下的恐怖,過於樂天到讓人生氣,控球技術很高而且天然黑到不受精神攻擊影響的慈郎前輩,搭著雖然火氣大衝動時沒頭腦但被激怒時會更專注,一心一意對勝負很固執的岳人前輩。

 

D1組合是忍足和樺地前輩對上忍足謙也和石田師傅,就冰帝而言可謂是遠謀心計與純真配力道的厲害組合,然而面對堂兄擅長設下陷阱和控制節奏,堂弟適應能力卻非常好,以最基拙卻實用的速度和毅力填補了空缺,有人忍不住吐槽這就是堂兄弟鬩牆嗎。不過旁邊是勝負更難解難分的兩方巨人以純力量比拚的戰鬥,全力以赴的男子漢氣慨讓人起敬。

 

S3是同為二年級肩負了重任的日吉若對財前光,候任部長之間的頭腦戰比較前兩場的都顯得安靜過頭了。前者更像是拚搏努力型的人才,頭腦冷靜但不失熱血衝勁,後者卻是悠閒到慵懶的天才型選手,想要偷懶反而會懂得用心思反心計,精明地引莊入局,以圖兵不血刃。

 

S2是兩方超級新人的對決,越前龍馬對遠山金太郎,就表面打球風格而言就似學院派與自由派的高下較量,而且都是代表學校實力和未來的一年級,各種相似又截然不同的底子為這場比賽賦予了更大話題度,然而大部人並不知道這倆人曾經就有一球較量,雙方都期待著下次必勝的強大自信。

一方是被譽為關東孤高又可怕的天才,一方是執著又狂狷得像野獸的關西新人,有著極為不同類型的球風和迥異的打球經歷,都在這一刻站在彼此面前。網球就是這樣,站在愈輝煌盛大的舞台上就會遇到愈多各色各樣有實力的選手,這才更有意思,這才有樂趣。

 

毫不在乎未來背後的意義,兩人都只著眼於當下此刻的對決,似要燃燒殆盡的快樂和高昂戰意。

 

遠山笑容燦爛,朝對場大喊 "超前!這次,徹徹底底決勝負吧!"

越前眼亮勾唇,手下咚咚開球 "當然,我可不會手下留情。"

 

跡部 v.s. 白石

 

「——緊接著是全國大賽最後的第一單打,冰帝學園的跡部景吾與四天寶寺的白石藏之介的比賽,雙方選手請進場。」

眾望所歸,今屆一眾網球豪門學校裡戰火到最後的兩強,關東冰帝與關西四天寶寺之間,是誰問鼎冠軍稱霸全國的決勝局的命運,終於降臨在S1最強部長,跡部景吾對決白石藏之介。

 

儼如帝王征戰的姿態,像是居高臨下的跡部景吾立於場地,浸淫在冰帝勝利歡聲呼擁之中,一把拖慢又傲然的聲音就越眾而出,先發制人。

「念在你在關西對越前的照顧, 作為感謝——
本大爺會徹徹底底打敗你」

 

仿佛輕風拂揚的丁子茶髮,對場而峙,四天寶寺部長即使被挑釁也不落於下風的氣度高遠明雅,仍然一臉恣意從容,微微一笑。

「感謝就不必了,我與越前之間的事,本來就與學校無關。
——我與你的較量,這才剛剛開始。」

 

所以是明目張膽承認私情嗎?跡部揚眉,這關西的對手比想像以上的還要狂妄,從烤肉店一夜就讓人察覺到種種跡象,對於冰帝家的私人寶藏,隱約透露出不恰當的關注。

猶如溫水煮蛙之中的越前卻毫無所覺,那些被忽略卻潛藏的危險就如同賽前不多話卻一撃必殺的攻勢竟如綿針入大海,掀起的波紋微小又無力。

——哼,我家小鬼太會拈花惹草,招來麻煩的狂蜂浪蝶一大堆。

 

跡部先上的發球局,揚拍一跳,聲音是自信的勢在必得,球挾雷霆之勢殺去對場「勝者會是我!」

 

橫拍截下,輕如刀砍煙,身手迅捷俐落的白石把相當重擊的發球舉重若輕地返還,嘴角還勾起薄薄的笑意「——不是說過了嗎?還不知道會鹿死誰手。」

 

一球相峙就顯示出彼此的實力不分軒輊,唐懷瑟發球也被看透了在彈跳的起點前就被擊回,不能直下分數的發球壓力也沒有絲毫影響,跡部猶如持刀強征的將軍,掀起波濤浪聲一樣的殺球強攻,接二連三把返擊的球都切擊如水,明明是來球攻勢卻把對方緊釘出宛如防守的位置。

對尋常選手是致命的切入球直角轉彎,卻預料先知一樣能打出極為完美的回擊,白石能瞬間看出招數的洞察力和瞬間應對的心理質素,可以說是作為全能型選手的最高水平,雙方來往幾分鐘的交撃之球,最後猛然落在發球者身後的場地底線。

背臨百數為計的觀眾和隊友此起彼伏的驚呼聲,球場上的氣氛宛如戰火鼓擊的硝煙,明明是毫無餘裕的對立,雙方的神色卻異常平靜。

 

即使是落在身後的一球,不過是容讓對手水平的觀察,跡部更是勾起輕鬆自如的笑「——有這種程度的實力,本大爺能認可你是個不錯的對手。」

 

「但是也到此為至了。」

 

人是無法打破死角的弱點,一個個冰柱就是最佳撃落點,令對手凍結住的無法動彈。仿佛是碎冰聲的清脆悅耳,在對方場地上顯現出數以十計的極地冰錐,猶如具現化的撃落死角,在發球的一瞬間位移到難以夠到的冰柱上。

戰事愈得愈長久,對本人爺看穿你的視線死角就更有利了,更何況愈是完美如教科書的攻勢就愈容易預測到落點。

 

「——冰之世界」

 

這一球相當於先聲奪人一樣的戰炮,在場上墜落成得分的宣判聲,炸響了所有人的驚呼聲,剛剛還是難分上下的僵局,怎麼忽然就是1:1的得分直落。

 

 

*幸村視角

 

一局峙平之後,跡部使出冰之世界的眼力和絕妙控球,令局勢如破竹的仿佛一面倒,收拍姿態就如狙擊手一撃必殺,閉眼就是輕吹槍煙的反派,高傲至極的宣判死刑。

「——抽擊球A」

 

冰帝席上也是議論紛紛。
「跡部那傢伙.....」
「是越前的招式.....」
「是故意在挑釁對方嗎?」

 

望眼似乎打碎冰柱落在地上的球痕,挾著驟然一變的來球風格,處於劣勢局數一比三的白石仍然冷靜沉著的表情頓然抿唇一笑,是讓人覺得凜然又鋒利的眼神,忽然輕輕以血抹刀的武士。

「冰帝的部長先生,你是不是弄錯了甚麼,難道你眼中的完美定義是只有這麼膚淺的程度嗎?」

 

往底線上站的身姿,似是蓄勢待發的十字弩,在迎來下一次針對死角的來球,竟然是碎冰之後就正正落入拍面,不管是陷阱的預設還是臨場進化的應對,都只能說明了白石藏之介是個可怕的對手。

 

逆風一樣撞上冰山的碎冰船,潛伏隱匿在冰光水色下刀鋒,一旦出鞘就直刺人心的銳利見血。就像駛入北極冰地斬開厚冰層的土地,以身抿血的刃完全不是虛張聲勢的追擊,長旗把北風一拉,局勢扯平到最初局一樣秋色平分。

 

「Ecstasy!!」
「白石很厲害嘛~」
「部長最高﹑最高——」

熱鬧不休的黃綠場席上,同樣是依靠著無數隊員寄望歡呼的四天寶寺,對於全國勝利奪者成王的欲望,在戰場上也幻化成嗜血野獸一樣,伯仲不分。

 

雙方都背負著最重要的決勝賽,壓力比所有選手的都要重若千鈞,但是這兩人偏偏都是頭腦比誰都要冷靜,心理精神相當強大。

也許是看著那張表情無法不想起了誰,也或許是頭腦冷靜到讓人不悅的對手,跡部低沉哼了一聲。

「啊嗯,前言撤回——
看來你不是甚麼脆弱易折的蝴蝶啊。」

 

盡管立海大已經失卻衛冕的寶座,但是這場紅心皇后和白皇后的勝負之分,確實讓人很感興趣呢。

 

只要墜地就是雷聲轟落會場的撃球聲,一方是燃燒起勝者為王的信念,無畏生死的姿態象徵神聖的白騎士,一方是率領著聲勢浩大凌人的軍隊,揮舞雄獅旗幟而至的混沌紅龍。

在決戰之地兩人都全力以赴的姿態,是作為部長所具備不敗的自負與耀眼,要奪取勝利而不惜一切的賭博。

 

身後是隊友的聲嘶力竭——
「咚咚﹑咚咚咚四天寶寺!」

白石藏之介像個武士一樣以刀劍打破冰柱,逐步逐點抹殺死角弱點,其實就是代表背後無數汗水訓練所浸淫出的本能,正如聖書浸歷而來千錘百鍊的話語,由手上的球拍變幻成刀光銀閃鋒利無比,直刺敵人心臟的長予。

 

數百人喊聲震耳的渴望——
「勝者是冰帝﹑勝者是跡部!」

 

在跡部帶領下三年間就脫穎而出成為關東網球數一數二豪強,冰帝上下都是以破斧沉舟的決心一旦敗陣就會落選的正選制度,把許勝不許敗的信條烙印在心中把身心都脫胎換骨,像是經歷如浴火而出的不死鳳凰,望眼只是勝利的旗幟。

 

這場雙方都是不進則退的絕地之戰背後,同樣是三年級作為部長的最後一戰,從實力到意志的每一分都是全力比拚,最後無論是誰哪間學校贏得勝利都不覺得意外。

因此我分神看向那邊的小男孩,貓眼微睜,像是攝錄像一樣緊緊盯視場上記下眼前的場景。

 

讓人不由得想像,究竟他在想甚麼呢?

 

山谷中聽風而動的雪影鈴蘭花,幸福的花香帶著愉悅的鐘聲輕撞心屏,幽雅清麗,是氣質純淨剔透白的詩意,偏偏渾身上下都蘊含素淨致命的劇毒。

眼見盡頭卻是不滅焰火融入冰雪的轟轟烈烈,讓人聽見威脅與壓力的龍息低語,能讓一般人屈膝投降的霸道強硬,對於勇於挑戰的冒險者而言,最為危險卻是最極致的浪漫,冰火交錯的耀眼是最為致命的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