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心怀鬼胎

Chapter Text

▶︎▶︎▶︎

“我再找龚子棋我傻逼,”蔡程昱红着眼眶咬着牙,“龚子棋就是全downtown最混蛋的1!”

蔡程昱红着眼眶真情实感地难过是很少见,张超在嘲笑他和安慰他之间斟酌了一下决定先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他绕开递酒的人把蔡程昱拉到沙发边上,随便给人手里塞了张纸:“龚子棋干嘛了?”

“龚子棋,”蔡程昱说两句真的要哭了,抽抽噎噎吸着鼻子掉眼泪,“龚子棋玩我。”

 

一开始确实没人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蔡程昱没想到张超都没想到。今天本来是他们系一个助教姐姐的单身派对,蔡程昱还是人家在名单上着重钦点过说一定要请的小朋友,没想到要请的小朋友来是来了迟到了半个小时,一进来跟姐姐客套两句扯着张超掉头就跑。

然后就开始红着眼眶讲述龚子棋的渣男行径。

蔡程昱今天下午要去见龚子棋他们倒是知道,还专门跟黄子弘凡问了一句高杨那边有没有说什么,得到想要的答复以后小蔡整装出发,走的时候张超虽然想过蔡程昱要是断了关系会难过,没想到回来整个人哭唧唧的像个被抢了糖的小朋友。

 

“龚子棋真的过分,”蔡程昱擦擦鼻涕开始控诉,“除了我自己之外我就没见过比他更坏的人。”

今天下午见面是龚子棋约的,约的地方居然还是最开始那家意大利菜,小蔡拉椅子坐定以后俩人还是正正经经吃饭,吃到一半龚子棋忽然提了一句关于复合的问题。

龚子棋说他觉得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他们俩还不至于这么你死我活,他还是很喜欢蔡程昱,是不是他们还能重新在一起。

都是讲屁话,蔡程昱努力压住立刻答应龚子棋的冲动,万一他就等在这儿呢,我岂不是亏死了。

于是小蔡思考了三秒钟,咬着叉子抬起眼睛看向龚子棋,那你说呢?

讲句实话蔡程昱是真的想知道龚子棋怎么想,他要是还想继续玩蔡程昱大不了就闭上眼睛陪他玩,更何况他觉得他是真的没有阴阳怪气说这句话,谁知道龚子棋居然能干出那种事。

蔡程昱一边说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打哭嗝,张超于心不忍又塞给他一杯饮料:“所以他干什么了?”

 

“他就走了,”蔡程昱使劲吸鼻子,“掉头就走的那种。”

确切来说不是掉头就走,但是比掉头就走还要决绝,龚子棋看着他沉默了几秒钟,说蔡蔡不喜欢的话那就算了吧。

然后他一口喝掉杯子里的酒,收好外套喊来服务生结账,还没忘记跟人家说一声蔡程昱的甜点照常上,处理完这些东西才掉头就走。

蔡程昱人都蒙了,他又没干什么龚子棋为啥这样。私厨的店面不大,龚子棋身高腿长的几步跨到前边拉开店门走的连个背影都不给蔡程昱留,蔡程昱一个人孤零零坐在那捏着叉子像个被抛弃的小袋鼠,那个没有眼力见的服务生还要在他刚开始掉眼泪的时候给他端一份芝士蛋糕。

操着一口意大利口音的服务生还贴心地问他要不要纸,蔡程昱拒绝了他的纸巾一个人坐那解决了那碟蛋糕,一边吃一边噼里啪啦掉眼泪,龚子棋死渣男。

 

“你这又是何必呢,”张超又想笑又不敢,“你就真把那蛋糕吃完了?”

不吃白不吃,龚子棋都丢掉他走了凭什么他还不能吃块蛋糕了,就当断头饭吃完再也别见,他就当自己傻逼非要跑去搞死渣男。

蔡程昱气呼呼把纸丢进垃圾桶:“芝士蛋糕是无辜的呀!”

 

▶︎▶︎▶︎

“我他妈再也不跟蔡程昱在一块了,”龚子棋喝水似的灌下手里那一杯不知道谁点的酒,“不但弄得人家莫名其妙,我自己还他妈难过。”

不但龚子棋他妈的难过,第二次被拉出来解决情感问题的李向哲和高杨纷纷叹气,他的室友也要遭殃。高杨摆摆手拒绝了上来搭讪的小姑娘,也不知道龚子棋这么个黑脸煞星站在这儿为什么还有人贴上来,一个个的都是不怕死的。

“所以你今天是干什么了,”李向哲看看表,“这才九点多,就要开始买醉了?”

买醉倒不至于买醉,但是确实够他喝一壶的了,蔡程昱不愧是全downtown最渣的0,龚子棋一点好处没捞到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没干什么,”龚子棋又点一杯,“就是复合失败了呗。”

 

三天过去了蔡程昱除去问他早安晚安不咸不淡聊两句以外完全没有要回应一下的意思,龚子棋那句要不要再试试就跟石沉大海一样没了消息,思来想去他还是抱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态约了蔡程昱,反正是死是活就这一回。

“我是抱着继续演戏的心态去的,”龚子棋一下一下把手里酒杯磕在台面上,“我问他要不要再来一次。”

他觉得他真的很尽力了,尽力用心又不能让蔡程昱看出他真的动了心,餐厅订在第一次一起吃饭的地方还专门付了占位费选了一样的位置,连喝的酒都是那天一模一样的干白葡萄酒。

蔡程昱到了以后一切看起来都非常合理,直到龚子棋问他要不要再试试;人害怕起来连试探都是半真半假的,说觉得不至于是假,说还喜欢蔡程昱倒是实打实的真话。

但是蔡程昱明显没心情跟他打这些太极。

 

高杨同情地瞟了他一眼:“所以蔡程昱拒绝了?”

没有,龚子棋一口干掉剩下的酒,整块的方冰都还没化多少,他要是直接拒绝我还不至于这么难受。

蔡程昱咬着叉子斟酌了一会儿,抬起眼睛说了句你说呢。

这话就真的很微妙,蔡程昱的表情也微妙。他这种上目线看人的样子龚子棋最受不了,压出来的目光可爱无辜地让人没办法去想他不好,但是你说呢这句话明显不是真的让龚子棋来做这个决定,他停了好久蔡程昱也没有要接话的意思。

“所以我说,你不喜欢就算了。”

不喜欢就算了,不喜欢继续演戏就算了,不喜欢拉拉扯扯互相博弈就算了,不喜欢我就算了。

 

高杨理理前因后果真佩服龚子棋这个一激动就不经大脑的本事:“然后你就把人家一个人扔那儿了?”

确实是把蔡程昱扔那儿了,但是他好歹还是做了善后工作的,付了账单还给蔡程昱留了甜点,他很喜欢那家的芝士蛋糕的。

“你他妈真是个傻逼,”李向哲看着龚子棋这下直接开了一瓶给自己倒上,“你就不再留一下争去争取?”

还争取,龚子棋郁闷地一口喝干杯底尝味道的酒,他他妈的在留在那儿就要抓着蔡程昱的手声泪俱下了,就算蔡程昱再怎么只是玩玩龚子棋也不想最后的最后留一个渣人不成死皮赖脸的形象,还不如就这样的彻底断了来得干净。

“行吧,”李向哲毫无感情地叹了口气,“你少喝点,你那破车我们开不来。”

 

▶︎▶︎▶︎

“我他妈不信,”龚子棋抓着李向哲的领口,“你他妈现在就给蔡程昱打电话!”

李向哲刚想应付醉鬼说好好好打打打,转念一想他妈的凭什么他要给蔡程昱打电话,吃着晚饭把人仍在餐厅的又不是他李向哲,龚子棋这个神经病。

当然他一边无语也没忘了后悔为什么龚子棋开第二瓶的时候没阻止他,果然还是此人千杯不倒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但现在一看这个人设已经立不住了,就跟他薄情渣男的人设一样碎了一地。

毕竟薄情渣男不会把自己手机丢酒杯里泡着然后叫来喝酒的狐朋狗友给前任打电话。幸亏他们站的地方离舞池不远,群魔乱舞的人群里龚子棋也不显得违和,进退两难之下李向哲只能选择先赌一把,但愿龚子棋还没有完全魂归天外:“打是能打,但是你到底不信啥啊?”

龚子棋放开他的领口往后靠在吧台上,又过去盯上了高杨:“我他妈不信蔡程昱不喜欢我。”

“他他妈凭什么不喜欢我啊,我他妈不够有钱还是不够帅?老子都那么喜欢他了,他再可爱也不能不识好人心吧!”

看来还没醉到不知所云的地步,最多算是个酒后吐真言,但是你当然是不能跟醉鬼讲道理的,只能想办法先稳住他再说。

“那说不定他喜欢你呢,”高杨把他的胳膊扒开,“你跟我说也没用啊,你去找蔡程昱说去啊。”

 

确实,龚子棋站原地思考了三秒钟忽然站直身子开始往外走,喝了三瓶半的账单一份没结,李向哲赶快窜起来把他扣住:“你他妈干啥去啊?”

醉鬼力气倒是挺大没白健身,站在路中间就开始跟李向哲搏斗:“我他妈找蔡程昱啊,你拦着我干什么?”

还他妈找蔡程昱,醉的前后门都分不清还想开车,但是看这样子今天蔡程昱不出面这事儿是解决不了了,李向哲一边试图避开龚子棋的拳头一边叫高杨打电话给蔡程昱。

高杨也没有蔡程昱的电话,只能打给黄子弘凡再想办法,那头黄子弘凡又是个话多的没边儿的,一来二去李向哲都快真和龚子棋打起来电话才接到蔡程昱手上。

但是蔡程昱没接。

也难怪,李向哲把手机怼在龚子棋脸上叫他清醒点,蔡程昱要接了才有鬼。

 

电话打进来的时候蔡程昱刚从party上出来,喝了酒心情又不好整个人蜷在副驾驶上不想说话,开车的张超也没见过蔡程昱情场失意的样子不好开口,直到黄子弘凡的电话打进来给蔡程昱整的简直是莫名其妙。

“是这样的,”黄子弘凡听上去还挺急,“简单来说就是龚子棋不知道为什么喝醉了,然后现在他要找你,但是他的手机进水了所以他就只能叫高杨帮他打,但是高杨也没有你的电话所以就只能找我打,但是我和高杨不在一起所以只能他打给你,等一下你看着尾号xxxx的是高杨的电话。”

然后黄子弘凡才跟生怕占了线似的挂掉了电话,没过几分钟高杨的电话果然打了进来。

“啊?啊?”蔡程昱急的在安全带里扭来扭去,“我怎么办啊,我接不接啊?”

“接啊,”张超又要看路又要分神看他,“说不定他也喜欢你呢,这会要酒后吐真言了呗。”

但是蔡程昱没接。

 

没办法,龚子棋喝醉这件事实在是存疑,蔡程昱跟他前前后后折腾这么久是真没见过他醉过一回;再加上此人大恶人形象实在深入人心,蔡程昱真的太怕他又在玩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了。

但是这个电话确实锲而不舍,第一次空着没应第二次简直是无缝衔接地打进来。张超拐过红灯放慢车速瞅了一眼屏幕,蔡程昱明显也犹犹豫豫看着不像就要拒绝的样子:“你接吧,实在不行你跟高杨说你们俩分手了叫龚子棋别在找你了呗。”

好像烂俗偶像剧桥段啊,蔡程昱硬着头皮接起电话,十几秒内他连怎么跟高杨客套的说辞都想好了,没想到一接通那边直接是龚子棋的声音打了他个猝不及防。

“蔡蔡……蔡程昱。”

蔡程昱脑袋里警钟梆梆梆疯狂响,但这个场面实在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嗯了一声,幸好这会儿还勉强算是有个外援,蔡程昱打开免提逼着张超一起听。

“蔡程昱,”刚刚听着还算冷静的龚子棋忽然就开始不爽,“你他妈到底喜不喜欢我啊?”

蔡程昱目瞪口呆,瞅瞅手机屏又瞅瞅张超,一来二去不说龚子棋不耐烦张超都开始恨铁不成钢,你就说喜欢啊!

“嗯……啊……”明明人在电话另一头蔡程昱还是目光游移,“喜欢。”

龚子棋在那头似乎愣了一下,呼吸声都停了一秒:“真的?”

这都木已成舟,蔡程昱总不能说是骗他的吧,何况你又不能和醉鬼讲道理,更何况本来也不是假的:“……真的呀。”

 

龚子棋那头很吵,估计是在酒吧或者club之类的地方混夜场,蔡程昱抱着死不死就这一回的心态念完真的就扣了手机开始装死,然后龚子棋那边就开始断断续续说话。

完了,蔡程昱想,他果然就是耍我的,蔡程昱一败涂地。

“我操,”然而电话那头悉悉索索后又是龚子棋的声音,“蔡程昱说他喜欢我?老子他妈的不是单恋!”

龚子棋把通话界面怼到李向哲脸上:“看到了吗?蔡程昱也他妈的喜欢我!”

李向哲感觉自己现在的心态就很平和,蔡程昱喜欢龚子棋这事儿他确实是不怎么意外的,毕竟要是不喜欢估计早就玩完分手一百次了,也就龚子棋个傻逼在这儿自己搞自己纠结半天,明明是个死人渣骗人都不带眨眼,真的走起心来幼稚的像个小屁孩。

但也就龚子棋现在不太清醒在这儿傻乐呵,以这个人的bking程度明天起来估计都不想认这回事。

“我也喜欢你,”不太清醒的龚子棋还在和蔡程昱打电话,“非常他妈的喜欢你。”

 

按理来说到这儿也就皆大欢喜happy ending了,但是蔡程昱不知道哪根筋没转过来嗷呜一声又开始掉眼泪:“龚子棋,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张超被他这一波操作秀傻了:“你他妈说啥呢?”

蔡程昱压根不理他:“你根本就不喜欢我,你就是骗我的,你要是喜欢我你才不会把我一个人丢在Altura!”

原来高端玩家失了智会这么傻缺,张超被蔡程昱这一番话说的瞳孔地震,还他妈不如低端局弱智对线;也不知道到底是龚子棋喝醉了还是蔡程昱喝醉了,居然能对着一个酒后吐真言的人说出这种需要拐着弯思考的话。

不过蔡程昱明显没有考虑过这些:“所以我是不会信你的,除非你亲自跟我说,你得当面跟我说。”

龚子棋在那边消化了一下,塞满了酒精的脑袋实在是不太好消化下午在Altura发生的事,醉鬼思考了三秒钟的出的结论还是直接去找蔡程昱,抓着高杨的手机又从吧椅上站起身:“那你现在在哪儿?”

 

▶︎▶︎▶︎

蔡程昱第二天从床上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圈的。

龚子棋确实是个狠人,都醉的神志不清了还能认识他,蔡程昱昨天一靠近吧台就被龚子棋抱了个满怀,跟揉搓狗子似的抱在怀里哼哼唧唧地亲他,一边亲一边说再也不把他丢在Altura了;更恐怖的是都醉成这样了龚子棋还能硬的起来,不但硬的起来还能把他翻来覆去按在床上搞,搞到蔡程昱都哭着求饶了还是不放过他。

早知道他在酒吧扑上来的时候就该躲开,蔡程昱带着一身青青紫紫在被子里艰难地翻个身,混蛋龚子棋。

他这一翻身动静不小,龚子棋顶着一头乱毛和被蔡程昱挠的印子从被子里坐起来:“蔡蔡醒了?”

蔡程昱不想理他,拉起被子蒙住脑袋装鸵鸟。

龚子棋把人从被子里挖出来圈在怀里,看着刚睡醒的蔡程昱迷迷糊糊在被子里嘟嘟囔囔。他俩睡是睡过不少次,但这样从同一张床上醒来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要是没有宿醉之后的头疼和现在已经下午三点的事实,这个早上就可以说是非常完美。

 

龚子棋在小朋友嘴角亲了一口:“饿不饿?”

怎么可能不饿,从昨晚到今天就吃了Altura的那一顿,但是比起饿不饿来说,蔡程昱还是比较关心别的东西。

蔡程昱眨眨眼睛试图把头昏脑涨的睡意吹走:“你还没回答我昨天晚上的问题呢。”

昨天晚上的问题,昨天晚上蔡程昱可问了不少问题:“哪个问题啊?”

这个人简直坏得很,明明不是断片体质还要故意逗他,蔡程昱气得爬起来骑在龚子棋腰上揪他的脸,你说呢!?

龚子棋做出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我喜欢你?”

猝不及防的直球一下子打在心尖尖上,蔡程昱愣了一下从耳根到脖子红了个透,龚子棋确实是渣的得心应手抓到机会就要乘胜追击,往前一点顶着蔡程昱额头又来一次:“龚子棋喜欢蔡程昱,还有别的问题吗?”

你不要脸,蔡程昱栽进他怀里闷闷地念叨,说好的谁动心谁出局,你居然骗我喜欢你。

“没事,”龚子棋把他抱在怀里搓搓,“算我输好吧?我先喜欢我先出局。”

“不行,”蔡程昱拒绝的很果断,“要输也是我先输,我不管,肯定是我先喜欢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