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龙嘎】浆果甜点

Work Text:

高考结束,郑云龙终于得到机会弥补自己高中三年的睡眠缺失,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感叹一句神仙日子不过如此。

吃完饭他就去对门找阿云嘎,一人一个手柄,玩各种古早的小游戏。

郑云龙瘫倒在好友房间的地毯上,伸了个懒腰,像极了一只惬意的大猫。阿云嘎坐在原地抠手指,左抠抠右抠抠,又拿起手柄玩暴力摩托。

大猫拿了个靠枕垫在脑袋后面,专心地看屏幕上左躲右闪的车。他胳膊和腿到处乱摆,一不小心碰到了阿云嘎。

天热,阿云嘎在家里穿着运动短裤,盘腿坐着的时候,裤子快缩到大腿根。郑云龙手掌无意间按到他的大腿,烫得他一抖,摩托瞬间被别人撞飞。

“你别乱动!”他话里带气。

郑云龙觉得莫名其妙:“输了就输了,再开一盘呗。”

你什么都不知道!阿云嘎说不清自己在气什么,心里堵得慌,手柄一扔,去厨房找水喝。

阿云嘎爱喝甜的,夏天冰箱里常放着椰子汁,他拧开盖子不停歇地灌了好几口,心里那股火还是压不下去,倒是牙齿被冰得疼。郑云龙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在他身后,越过阿云嘎的肩膀拿可乐,这是留给他的,他知道。

阿云嘎后背被他贴着,热度源源不断地涌过来,可乐被放在最里面,郑云龙往前挪了一步,两人贴得更紧。阿云嘎又是不可控制地一抖,椰汁洒了出来,浸湿了他的白色T恤。

他更气了。

他使劲儿推开郑云龙,头也不回地往浴室走。

进了浴室开了水,直到洗完澡,阿云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忘记拿浴巾。用已经脏掉的衣服擦水,他又实在是嫌弃。

都怪郑云龙,他真是太讨厌了!

阿云嘎浑身赤/裸地在浴室站了十分钟,感觉屁股蛋都变得凉飕飕的。郑云龙还在外面,他能听到那人踱步的踢踏声。

又过了一会儿,郑云龙来敲浴室门:“嘎子,我给你拿了浴巾。”阿云嘎的脸倏地通红,他站在门后,把门开了条缝,伸出手臂来接。

郑云龙看着那白润的胳膊,指尖泛粉的手,鬼使神差地握了上去。阿云嘎被吓一跳,下意识地要抽回手,却被郑云龙抓得牢牢地,怎么也拽不回来。

“你干嘛呀!”他快要气哭了,声音里也带了哭腔,郑云龙怎么这样啊!

门外的人如梦初醒,赶紧放开手,阿云嘎刚要松口气,下一秒郑云龙竟然连人带浴巾一起挤了进来。阿云嘎猝不及防,想要再遮掩身体已经来不及了,整个人楞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其实没那么容易被发现的,可他还是怕,眼泪也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

完了,大龙要讨厌我了。

郑云龙一进门就慌了,他赶紧用蓬松柔软的浴巾把面前人裹起来,绕了两三圈,脖子以下遮得严严实实。阿云嘎还在哭,眼睛红红的,像个兔子。

郑云龙没忍住,一把抱住了大白兔子。

“嘎子,对不起,我不应该惹你生气。“他摩挲着大白兔子的背,语气出奇温柔,“先出去,好不好?”

事已至此,不管有没有被发现好像都不重要了。阿云嘎点点头,郑云龙无师自通地来了个公主抱,把眼眶红红的阿云嘎抱回卧室。阿云嘎躺在床上,浴巾把身上的水分吸干,一下子松弛下来,他光溜溜地钻进被窝,迅如闪电。

郑云龙捡起浴巾,坐在床边给他擦头发,等一切妥当之后,他转了个身,跟阿云嘎面对面,双手握住他的肩膀:“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呀。”

郑云龙差点被气笑了:“还能是什么?我们俩的关系,你干嘛跟我藏着掖着,难道我会嫌弃你吗?”

“可不就是怕你嫌弃。”阿云嘎小声嘟囔。

“为啥?”郑云龙低头,对上他的眼睛。

阿云嘎看着好友水润真诚的双眼,扁扁嘴又要哭:“为什么不能害怕,我的身体好奇怪,以后怎么跟你当好兄弟。”郑云龙隔着被子把他拥进怀里,是一个礼貌又安慰的距离,阿云嘎不服气地往他怀里又钻了钻,脸埋在他宽阔的肩膀上闷闷地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有一天午睡你蹬被子了,我正好坐在地毯上打游戏。”阿云嘎耳朵一下子红了,可郑云龙并不打算闭嘴,“你那件内裤太薄太透了,屋子里光线又比较好……”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阿云嘎耳朵红得发烫,他真是后悔问了这个问题,恨不得赶紧捂住郑云龙的嘴,可他越挣扎,只是被抱得越紧,郑云龙跟他脸颊贴着脸颊,嘴巴靠着阿云嘎的耳朵:“你真的不要怕,我怎么会嫌弃你,我觉得你好美。”

阿云嘎羞耻地呜咽出声,他把脑袋埋进被子里,又被郑云龙的大手挖出来。他的大龙好珍惜地捧着他的脸,声音沉甸甸的,在阿云嘎唇边响起:“嘎子,我一直都很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