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龙嘎】等待

Work Text:

阿云嘎工作的时候不看手机,所以郑云龙在等待一场未知时间的审判。

 

郑云龙手滑,把本来发给商家的戒指预览图,发给了阿云嘎。等他手忙脚乱想撤回时,又手抖按了删除。

行,全完了。

男士对戒,不知道待会儿该怎么解释。

他有点绝望地望向摄影棚,阿云嘎正在里面拍照,任由摄影师摆布。

双人杂志拍摄,工作才刚刚开始,第一项是阿云嘎的单人照。

 

经纪人兜里揣着阿云嘎的手机,口袋有点浅,露出一小部分机身。郑云龙在她身边来回踱步,思考着如何才能拿到手机消灭罪证。

然后他又开始垂头丧气。

他没有阿云嘎的手机密码。

对对对,他俩是挚友,关系贼好,他还拿过嘎子手机打游戏,好多次,可他真的没有密码。

 

郑云龙暗恋他的老班长多年,还没捅破窗户纸。

也可能不是窗户纸,是钢化玻璃,防弹的那种。

唉。

他开始唉声叹气。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阿云嘎总算拍完。郑云龙被摄影师叫过去,经纪人顺便收走了他的手机。

阿云嘎朝摄影助理的方向走去,手撑着桌子看向桌面上的电脑,认真又兴致勃勃地和旁人讨论选片,完全没有找经纪人拿手机的意向。

郑云龙不知道该继续保持紧张,还是双倍紧张。

 

他的本意是给阿云嘎送单只戒指当作生日礼物。嘎子很喜欢各种饰品,项链、戒指、手表,亮晶晶的最好。他想着把送他的那只设计得夸张一点,时尚一点,特地去定制了,没买成品。

这样嘎子就会以为他送的是单纯的饰品,不往其他方面考虑。毕竟他们之前那么多年,什么礼物都送过,都快没啥新招了。

这套说辞一放,阿云嘎哪里还会不相信呢。然后郑云龙就可以隐秘地,跟他的暗恋对象共享一对戒指。他准备穿个绳儿戴在脖子上,被发现了就说戒指买两只能打折,正巧他自己准备捯饬捯饬向时尚方向进军。

他设想了很多场景,准备好了所有的应对,万万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地拖了自己后腿。

 

他在摄影棚的强烈灯照下变换着不同的姿势,眼神时不时地瞄向阿云嘎。伸头缩头都是一刀,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期盼阿云嘎立刻去拿手机看微信。

摄影师又在提醒他:“郑老师,看镜头。”

哦,他连忙收回眼神。

 

双人照更煎熬了。明明是他以前超喜欢的环节。

郑云龙用尽所有演技,没让阿云嘎看出什么不对来。他真的有点累了,要不干脆挑明了吧,头一直伸着等刀落下也太辛苦。

他俩继续肩并肩或者背靠背地蹭着,手脚仿佛都要缠在一起拍照。工作人员的吸气和叹气声时不时地传来,两个经纪人摇着头。

最后享受一点吧,等阿云嘎看到微信,就会离我八百米远了,以后你们想看这场景都看不到了。

郑云龙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等全部照片拍完,阿云嘎立刻拉着他去看照片。他一只手拽着郑云龙的衣角,另一只手伸出食指对着屏幕点来点去。郑云龙注视着他的肉手,沉默不语。

摄影助理对着他们的照片狂夸一通,又邀请他们去旁边的屋子录双人采访。

阿云嘎拐去了另一间屋子,很快又回来,一手拎着一杯奶茶,分给郑云龙一杯,还细心地帮他插好吸管。

奶茶是阿云嘎托经纪人买的,在场工作人员人手一份。手里正拿着采访稿的两个小姑娘早就欢天喜地出去挑奶茶了,屋子里就剩他俩。

阿云嘎叼着吸管,有一口没一口地吸着,坐在沙发上,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他刚从经纪人那里拿的。

一直在观察他的郑云龙心跳都被吓漏了一拍。

算了,刀该落下来了。

他握着奶茶,全身都僵硬着,只有心脏的跳动声在拼命狂响。

 

阿云嘎打开了微信,手指在不停地打字回复。

然后郑云龙看到他的脑袋贴近了手机屏幕,似乎在仔细辨认着什么。

到了。郑云龙告诉自己,终于到了。

他手脚不知道该往哪儿摆,手掌在不自觉地使劲握紧杯子。眼睛睁大,眼珠子有点发痛。他感觉面前的人似乎离他越来越远,他觉得这可能是某种预知。

阿云嘎猛地抬头看他,眼神复杂。郑云龙真的很难过,他现在连嘎子的眼神都读不懂了。

阿云嘎朝他走过去,伸手擦掉他脸上的眼泪,把一直饱受他摧残的奶茶杯子拿走放到一边。

郑云龙目光追随着他的手,疑惑自己什么时候掉的泪。阿云嘎摩挲着他的背,又极其温柔地捧住郑云龙的脸。

 

“别哭了大龙,我又不是不答应。”

======================END=======================

彩蛋:

“嘎子哥,大龙哥,双人采访还录吗?”

两个站在门口捧着奶茶的小姑娘战战兢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