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龙嘎】平衡

Work Text:

做了多年好友之后,想再发展出更亲密的关系,是非常困难的。

 

《变身怪医》演完后,他俩久违地一起吃饭。

阿云嘎首场和末场都看了,中间间隔了好一段时间。郑云龙从排练这部戏开始就变瘦了好多,阿云嘎一开始见他都被吓一跳。

演这部剧太消耗人了,精神和肉体上都是。郑云龙饿得要命,一直低头猛吃,话都没说几句。

作为观众的阿云嘎倒是慢条斯理地进食,和他以前别无二致,还能分心打量打量面前的老同学。他在郑云龙面前基本藏不住什么话,还是忍不住说了:“我发现你变了。”

“啊?”郑云龙饭还没咽下去,抬头张着嘴看他。

“变瘦了,这几个月瘦了好多,我看首场的时候都有些认不出了。”阿云嘎在盘子里挑毛豆吃,一颗一颗的。

郑云龙点点头:“肯定的,不瘦不行。”他正想低头继续扒饭,又察觉到话中有话,挑了挑眉毛问,“怎么,变帅了?”

阿云嘎看了他一眼,坦白地承认了:“比以前好看多了。”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补充,“眼睛变大了,面部轮廓也很明显,气质都变了,没出戏?”

“也不算没出戏。”郑云龙想了想,回答他,“剧团里也有人这么说,说我演了海德之后整个人都收起来了。我倒感觉不是还在戏里,是这个人物有点影响我自己吧。也算不上什么坏事。”

阿云嘎点点头表示同意,可他心里完全不这么想。

什么不坏,简直太坏了。

 

阿云嘎之前从不觉得郑云龙帅,这事儿他俩都心知肚明。郑云龙对自己的外貌毫不在意,对于早就暴露颜控属性的老班长更是半点意见都无。外貌协会嘛,再正常不过了,完全理解。

两人纵使在毕业大戏上亲了又亲,抱了又抱,出了戏,照样肩并肩哥俩好,还能坦诚地一起下澡堂搓澡。

即使阿云嘎早就对郑云龙坦白性向,两人也相安无事,一个直一个弯,毫无爱情火花,保持挚友身份直到现在。

阿云嘎也说不好到底是郑云龙的脸还是他的直男身份阻碍了火花的产生。

结果一不留神,郑云龙居然变帅了!更有气质了!还正好是阿云嘎的取向狙击!

你说这不是坏菜了吗!

 

他们很快吃完,阿云嘎举着手机回复微信消息,郑云龙一手拿着阿云嘎的双肩包,一手推着他往前走。等阿云嘎回复完抬头看路,发现他俩正往郑云龙的住处前进。

搁以前,这件事是完全合理并且经常发生的。那间30平米的小公寓,阿云嘎不知道去过多少回了。

但现在,要跟进化成帅气大龙的人挤一张床,他不免得有些心虚。空窗期好久,万一那个啥火焚身把人扑倒该怎么办。

他刚才吃饭的时候已经想清楚了,朋友还是得做的,有些事情就得从根源上给切断。

阿云嘎停下脚步,斩钉截铁地说:“我住酒店,你自己回去吧。”

郑云龙点点头:“行呗,那我走了昂。”

结果半小时后,他接到对方的电话,那头的声音委屈又可怜:“个biang的不知道修了啥,我们小区电缆给挖断了。”

阿云嘎知道他怕黑,叹了口气:“来我这儿吧,给你发定位。”

 

等郑云龙过来,阿云嘎已经洗完澡躺着了。他无比庆幸主办方给订了个标间,简直是救自己于水火。郑云龙拎着衣服进水汽弥漫的浴室,嚷嚷着好热。阿云嘎抬手把空调调低两度,自己钻进了被窝。

郑云龙很快洗完,坐到空调出风口下,举着吹风机,把自己吹成了一颗开口栗子。然后他满意地爬上空着的那张床,拿起电视遥控换台。

阿云嘎没忍住瞄了他一眼,看完立刻后悔,顺毛侧脸的杀伤力过于大了。他心里念咒一样默念“兔子不吃窝边草”,没注意到郑云龙的靠近。

那人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床边,胳膊也紧紧贴着自己的,整个人热烘烘的,还散发着和自己一样的洗发水香气。他仿佛还嫌凑得不够近,又抬起屁股往里挪了挪,阿云嘎感觉到他柔顺的黑发蹭到了自己脸上,以前也不是没蹭过,但以前也没那想法,阿云嘎第一次觉得他俩过于黏糊,不改不行。

“嘎子,川子让我给你看一下这个编曲,你看看……你咋了?怎么僵住了?”郑云龙一下子担心起来,“腰又疼了吗?你赶紧躺下来,要我帮你揉吗?膏药带了没?”

阿云嘎给他噼里啪啦一串话搞得头晕,抬手阻止了他:“停,腰没事,挺好的,手机拿来我看看编曲。”

郑云龙明显松了一口气,把手机递给他,脑袋也非要凑过来一起看。阿云嘎把他推走:“热。”郑云龙善良地躺回了自己的床。

等他跟川子交流完,郑云龙已经睡得人事不知。阿云嘎把他的手机放回去,顺手关了主灯。他在小壁灯昏黄的光中躺下,再一次忍不住转头看着那人,光影交错,竟生出一丝旖旎的气氛来。仿佛他俩是结伴出行的小情侣,每晚一起入睡,早上又迎着晨光醒来。

阿云嘎觉得大事不妙,这么下去扑倒自己的好朋友是迟早的事了。他找到隐藏在手机文件夹深处的一个软件,手指停留在蓝色图标上五秒钟,一狠心点了进去。

这是一个交友软件,同性异性都有,可以查看附近的人。阿云嘎下载两个多月了,只在注册的时候打开过一次。他不甚熟练地刷新着页面,筛选同性,然后按照距离排了序,结果离他最近的只有20m,应该就在这个酒店里。

那人的头像是自拍,不是正脸,但也可以清晰辨认出五官,和郑云龙没什么相似的地方,但也非常帅气,是阿云嘎会坦然表示欣赏的那种。很好,他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一切能让他想起郑云龙的东西。

阿云嘎自己倒是不敢放自拍当头像,用的是那年去鼓浪屿拍的一块岩石,没什么独特性,不怕被认出来,但估摸着也很难约到人。

阿云嘎浏览那人的相册,都是一些生活照,健身,吃饭,弹吉他。他在是否搭讪之间反复摇摆,对话框点了又退,连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了都不知道。

 

郑云龙第二天醒得很早,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夜没睡踏实。翻来覆去也没能重新入睡,干脆打开手机刷微信,群里999+的聊天记录晃得他眼瞎,几个小的正在群里疯狂舞动。他放弃探索年轻人精神世界的想法,干脆去拿嘎子的手机打游戏。郑云龙熟练地用阿云嘎的Face ID解锁,正准备美滋滋地来一把随便什么游戏,给嘎子降降积分,却一下子看到了一个陌生的软件界面。

他手指在屏幕上划来划去,整个人僵了一瞬。

阿云嘎醒过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一个巨型黑影矗立在他床前,被吓得窜到一旁,看清楚是郑云龙后,一把抡起手边的枕头疯狂殴打他。

“有病!”

郑云龙站着不动任由他揍,等阿云嘎气消了才把手机转过去给他看,刚起床的声音低沉沙哑,带着点涩:“你要约/炮?”

阿云嘎没由来地心虚,双手抱膝坐在床头,他不去看郑云龙,但也没打算瞒他:“交友软件,不是约/炮。跟陌生人我还是有点心理障碍,找个看的顺眼的聊一下,交个朋友。”他抬头看看郑云龙,对方眼睛被刘海堪堪遮住,眼神晦暗不明。阿云嘎又不禁生出些隐秘的期待来:“你也知道我空窗期很久了,我生理功能这么正常,大活人怎么能被……憋死……”他越说声音越小,话一出口就开始后悔,到底在干什么,太丢脸了阿云嘎。

郑云龙哦了一声,把手机还他,自己去卫生间洗漱了。阿云嘎心里酸涩难言,知道性向并被接受是一回事,被朋友当面看到这个是另一回事。郑云龙的反应让他难以接受,他想干脆破罐子破摔全跟他说了。都怪你变好看了,在我的审美点上蹦迪,控制自己不去靠近你真的好辛苦。我为了不失去你这个好朋友都这么努力了,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还跟我说“哦”,哦你个鬼。

他泄愤似的扯着枕头,又像个被戳破的皮球一样泄气。大龙不知道也不是他的错啊,他们之前的关系太平衡,他哪能知道自己一下子就被男色迷倒,还色/欲/熏/心呢。也许被看到这个也没什么不好,把退路断掉,提醒他别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

十年挚友就一个,他太珍惜,即使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会失去,他也不愿冒险。

 

阿云嘎脑子里各种想法乱成一团,觉得自己不能干坐着,容易乱想,干脆下床整理行李,把衣服都拿出来一件件开始叠。他偶尔情绪快崩溃的时候会这样做,家里的衣服很多,一般叠完之后整个人都会平静不少,算是他的一个特有减压方式。

等郑云龙出了卫生间,面前的场景就是阿云嘎拿着一堆花里胡哨的衣服左看右看,他觉得自己刚才努力做的心理建设都白搭了。他喊阿云嘎去洗漱,嘎子很自然地答应了。然后郑云龙走到那一堆衣服前,快速地把它们叠好又重新塞回箱子。

阿云嘎洗完脸出来整个人都懵了。

咋回事儿啊???

“大龙你干啥呢?”

郑云龙仿佛没听见他说话,还在低头叠衣服没回答他。阿云嘎心里有点不安,他走过去,试探着喊:“大龙,我自己能叠的,你饿了没,咱们吃饭去。”

郑云龙还是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他答非所问:“我要把你这些衣服都扔掉。”

阿云嘎好气又好笑:“为什么啊?”

郑云龙抬起头,死死地盯着他,眼眶泛红:“这样你就不会跟他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