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龙嘎】如果龙是天降竹马

Work Text:

郑云龙拿着上帝给的剧本,他是阿云嘎的天降竹马。

怎么,还满意吗?上帝问他。

郑云龙抬起头望着人种不明性别不明的上帝,摇摇头。

我不要这个剧本。

上帝苦口婆心:你再多看两眼,多好的剧本啊,大大的HE还带番外车,多少人都求不到。

郑云龙咬嘴皮:太扯了,这里面我俩小学毕业分离,大学开学重遇,一见面就天雷勾动地火,双双陷入爱情,这不可能的。

上帝好有耐心地问他:为啥呢。

我当时两百斤的,又黑又壮,棱角都没出来,除了眼睛好看点,一点优势都没有,嘎子一个颜控不会看上我的。

你俩有小时候的友谊加成啊。

十年挚友情加成也不好使,颜控,颜控你懂吗,颜控是世界上最残酷的一群人。

郑云龙声泪俱下,看着好惨一男的。

行行行,那给你改成神颜男子。

不行,那嘎子就会肤浅地只喜欢我的外表,看不见我金子般的内心。

上帝气得蹬眼,那你说咋改。

反正我总会瘦的,就别一见钟情了呗。

行,上帝拿笔,改成日久生情,那你看看别的还满意不?

郑云龙咂嘴:这个毕业大戏啊,也有点扯,我俩都不是初吻。

上帝生气:初吻不是阿云嘎自己说的么!

他年纪大了,能记得自己名字不错了,上次还把杨晓宇名字给忘了呢。

上帝继续拿笔改,不是初吻。

咦,毕业之后那一段怎么没有?郑云龙把剧本翻到底又翻回头,怎么也找不到那缺失的五年。

surprise!上帝开始飙听不出是哪里口音的英文,全新设定,双重天降,厉害吧。

你的意思是,我俩小学毕业之后不联系,一直到大学才见面,大学毕业之后也不联系,一直到声入人心才又在一起,是这意思么。

上帝有点小尴尬:概括起来是这意思,但是被你一总结怎么感觉怪怪的。

郑云龙真心实意地评价:这什么傻叉剧本啊。

我跟嘎子那关系,能五年不联系么?任何一个宇宙都是不可能的OK?

上帝虚心求教:那您具体说说呢。

郑云龙一甩头发:你看看,虽然嘎子是75年的,但我还是90后啊,我小学毕业那会儿,电话不要太普及好不好,怎么可能因为搬家就失联嘛。而且我俩大学关系那么好,什么矛盾能闹到五年不见面不联系啊。

我舍得跟他闹矛盾嘛我!

这句话看来是重点,上帝吭哧吭哧记笔记。

您再说说呢。

郑云龙拿起剧本给自己扇风:就算他不理我了,搬到别的城市,我跟其他同学一打听他的地址,再立刻飞机动车小四轮,不到一天就能去他门口认错,认错不到两分钟他就能给我开门。写剧本啊,还是得考虑实际情况嘛,不能天马行空乱想的。

上帝醍醐灌顶恍然大悟:你是说死皮赖脸是追人的必备技能。

郑云龙也小尴尬:概括起来是这意思,但是被你一总结怎么感觉怪怪的。

上帝又在奋笔疾书,书了大概五分钟觉得有点累,把笔搁一旁。

郑先生,还有什么要改的你现在都说了吧,我看我是继续改还是重新写。

行啊,我觉得剧情该这样来。我俩高中艺考才第一次见面,他天雷勾动我的地火,我一见钟情了。反正他名字也是雷嘛,符合逻辑。然后我俩变成同学兼舍友,他对我好得不得了,我对他也好得不得了。我们一同学习一同进步,积极钻研专业知识,琴房练声,教室练舞,他劈叉我鼓掌,我劈叉他摁腿,在长久的陪伴中他对我也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我俩为了毕业大戏奋斗三年,努力就会有收获,勤劳种树鄂尔多斯就会一片绿荫,所以我们收获了,我们进步了,我们成为了合格的音乐剧演员。毕业之后呢,工作上的难处互相交流互相鼓励,生活中的矛盾互相妥协互相理解。然后我去上海,他在北京,各自坚持,18年一起去声入人心,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会写吧。

上帝听着听着觉得不对劲:我们这是爱情戏,不是纪录片。

郑云龙笑笑,艺术来源于生活嘛。

上帝回过味儿来:你把剧情都改完了,完全不是天降竹马了啊。

郑云龙表示小case,这还不简单,改成我是他的天降龙王呗。

上帝气得蹬腿:行吧,你改吧,我不想掺和了。

行,你真配合。你叫啥呀,我回去给你写感谢信。

上帝突然转换声音,仿佛大提琴成精:那我可不就是王晰嘛。

郑云龙被吓醒了。

 

他调整一下姿势,伸手揽住阿云嘎的腰,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草原上的深夜静谧又悠远,云上之龙盘起身子,护着他明亮又温柔的珍珠,他们相偎相依,会一同迎接晨光。

郑云龙咂咂嘴: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