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爱情、饲主和狗狗

Work Text:

实际上这种类型是诗人最应付不来的那种——黏人,乖巧,年龄小,俗称小奶狗。
会被吃得死死的,白魔非常了解诗人,爱操心的性格使她非常关注诗人的新恋情,顺带黑骑一起蹲在草丛里观察,可是暗黑骑士不是冒出他那把大剑,就是露出铠甲的一角,白魔嫌弃地把黑骑踹出去。
黑骑委屈.jpg
诗人对于同性伴侣没太多心理障碍,毕竟干都干过了,倒是小龙骑的热情让他招架不住,哪哪都要跟着,不让他去还不开心了,坐在一边,你问他他会说“对不起是我太黏人了,给诗人前辈添麻烦了。”简直是无理取闹,诗人气笑了,说你怎么年龄不大脾气不小?小龙骑听了可委屈了,可怜巴巴地望着吟游诗人,话也不说,就用那双眼睛看着诗人,诗人总觉得看到了一条狗狗飞机耳,诗人这个心软的男人招架不住,一顿好哄,谁叫他收了人家保护费又收了人家的爱呢。
龙骑士,计划通行。
白魔摇摇头,拍掉裙子上沾着的草,被排挤了的黑骑扶着下巴表示
“诗人他太宠小朋友了吧,我看不太行。”
白魔非常赞同,牵着自家大型犬黑骑回家去了,她和黑骑永结同心好久了,就差这个大龄竹马诗人还没把自己推销出去,诗人那货,这么大了还是幼稚鬼,优点是温柔,缺点也是温柔,说不好听点就是和别人没有距离感,对谁都很好,智能中央空调,因为这点和诗人分手的前任可以绕艾欧泽亚一圈,小龙骑什么时候会意识到这点呢。
这份温柔不是独一份的,谁都可以拥有,一般人都不能忍受恋人这样,恋人应该是特殊的吧,就像义理巧克力和本命巧克力,虽然都是巧克力,但是包含的意义不一样,诗人他到底明不明白呢。
关于这点龙骑士只能咬碎牙往肚子里吞,愿者上钩,他先喜欢上的,他有时间去改变诗人,让诗人成为龙骑士专属的百灵鸟。
一开始发现诗人对自己好仅仅因为自己是部队新人,或许还有闲得无聊的成分,龙骑士沮丧了好久,不过龙骑仍想成为诗人的超级小可爱,虽然努力过头表现得像中魅惑还超级加倍。
成为正式恋人后,痛并快乐着。
“诗人前辈,总是对别人那么好,我吃醋了!”
家里的大型犬又闹脾气了,诗人没法子,紧哄慢哄,身子也赔上了,龙骑士就跟发育期的幼犬一样,胃口像个无底洞,即使是远敏职业的诗人也觉得腰酸背痛,龙骑士还喜欢在平常衣服盖不到的地方留下痕迹,脖子,手腕,小腿,诗人只能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把自己遮起来,敞领的外衣里穿着黑色高领里衬,修身的长裤,看起来怪禁欲的。
龙骑士,计划通行。
“需要我给你开些补肾的方子么。”
白魔瞟了一样从来没有穿得这么严实过的发小,诗人尴尬地呵呵笑两声,凑近了白魔耳边悄声问,有没有治疗青春期欲望过剩的办法,这回不光是龙骑不高兴了,暗黑骑士也不大高兴,抗议距离过于暧昧,只能在旁边哼哼唧唧,白魔拍拍他的脑袋以示安抚,清了清嗓子
“咳,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只能带去阉了。”
“?啊,诗人前辈?”
龙骑士站立不安,已经到要阉掉他的程度了么,龙骑士睁着一双眼睛委屈地看着诗人,眨巴眨巴快要落泪了,抓起诗人的手,带着泣音
“如果是诗人前辈的话,怎么样我都接受。”
诗人被迫和龙骑士十指相扣,窘迫地回他
“你在说什么啊,我们在说白魔家里的猫老是发情该带去阉了。”
“我们家么有……唔嗷”
“小心我让你永远行尸走肉。”
白魔用法杖捅了一下暗黑骑士的腰,黑骑人也不敢动话也不敢说。
如果说之前的行为尚可忍受,现在这件事远远超过了龙骑士的底线,诗人反应很平静,他脱去上衣,胸部绑了一圈绷带,但是沁湿绷带的不是血液,是乳汁。
“啊,还好我速度快拉开了占星妹妹,要是那种小女孩中招了就惨了。”
诗人笑笑,拆掉绷带,这勒得他难受,诗人胸部的肌肉变得更加柔软,涨大了一圈,乳尖立起来,诗人很容易接受了自己在涨奶,也没有特别害羞,就像一个可靠的前辈,龙骑士一直没有说话,诗人终于意识到有点不对劲,他想伸手去戳戳龙骑士,结果被抓住手臂,按在床上,诗人亲昵地换只手搂住龙骑士的脖子,继续说
“白魔说这个几天就会自己好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解毒剂……涨得厉害用吸奶器就好了,喂,你怎么了。”
龙骑士的眼神很凶,就像狗狗的骨头被别人抢了,诗人无端联想到,龙骑士露出猎食者的目光,把诗人禁锢在身下,平时再呆萌可爱的大型犬咬起人来可不留情,龙骑士的手掌描摹着吟游诗人的身体,上面有大大小小的伤痕,却没有一处是为他而留,龙骑士当然不舍得让诗人受伤,他只是嫉妒又愤怒,他好希望诗人只属于他一人。
“我生气了,诗人前辈。”
龙骑士大力揉捏着诗人的胸乳,乳孔喷出一些稀稀的白色液体,一股奶腥味弥漫开来,诗人身体僵住了,乳尖变得格外敏感,在龙骑士的手指下发红发热,龙骑士用修剪整齐的指甲刮蹭小小的乳孔,让诗人溢出来一小股奶汁,龙骑士舔了一下手指,声音低沉
“不管是亲友还是陌生人,诗人前辈都会去帮他挡技能吗?”
龙骑士用力拧了一下诗人的乳尖,满手都是奶汁,诗人发出一声痛呼,还没想好怎么回答,他先是想到白魔和他说的话
“那个孩子占有欲很强,我看得出来他在忍耐,我说你还是不明白什么是‘爱’吗,明明是吟游诗人,有很多歌唱爱情的诗歌吧,你就像那个把小朋友门带去跳海的吹笛手,你个爱情骗子,罪大恶极。”
诗人的回答是什么来着。
“我不知道。”
龙骑士简直要气晕了,他的对象甚至还在走神,啪嗒啪嗒,滚烫的眼泪落在吟游诗人的胸口,诗人终于回过神,情况似乎特别糟糕,别人都不舍得和他说重话,和平分手,这小龙骑说不定还要一哭二闹三上吊,软海绵碰上硬茬,谁也不让谁。
“前辈只要看着我就行了……只看我……”
龙骑士脱掉诗人的裤子,分开修长的双腿,虽然很想不管不顾地顶进去,但让诗人受伤更令龙骑士心疼,龙骑士俯下头,重重地吮吸诗人的胸部,吸了一嘴乳汁,实话说,不好喝,很腥,但是是从诗人身体里分泌的,蕴含着诗人的以太,喜欢,诗人的一切都喜欢,龙骑士贪婪地吮吸,同时手指扩张着诗人的后穴,那里已经被手指干得又湿又软,可以容纳龙骑士的性器,龙骑士不太温柔地顶进去,有点痛但是在忍受范围里,被开发过的身体把痛感转换成快感,诗人轻轻抚摸着龙骑士的头,诗人看不得他摆出一副败犬的样子,一边哭一边狠狠操自己,即使是石头做的心也要裂开了。
是看到任何人伤心都会这么心疼么……?
“好啦,小龙骑别哭了,我看到有人伤心就难过。”
龙骑士一声不吭,时不时发出粗重的喘息,摆动着腰仿佛不知疲倦,诗人穴里那块软肉被磨得酸软,好热,龙骑士好烫,刺激得穴肉不停地分泌肠液,随着抽插被带出体外,打湿了大腿内侧,诗人有点抗拒这样给心灵带去痛苦的性交,身体沉溺于快感,思维却不能从中剥离出来,诗人也沉默了,紧咬下唇不发出一点声音。
简直是一场无声的拉锯战。
诗人气息平稳,陷入沉睡,显然身上和床单已经被清理过,身上满是斑驳的痕迹没有消得那么快,龙骑士看着诗人的睡颜,露出满足且病态的表情,他把诗人搂进怀里,同他一起入睡。
第二天醒来已是中午,诗人感觉身上肌肉都不听使唤,好不容易爬起来床,发现手被拷住了,细链拴在床尾,床头有冷掉的早餐,诗人稍微挪动身子就发现不对劲,体内有什么东西正碾着他的前列腺,诗人掀开被子,被过度使用过的穴口红肿,里面还含着个玩具,诗人把它拉出来,还带出不少淫水,反正诗人知道现在他的阴茎是一滴也没有了,后面倒是不用担心,诗人喝掉那杯枇杷特饮,用叉子和别的什么东西把手铐撬开了。
所以龙骑士推门进来就看见他的百灵鸟,什么都没穿,还带着一身他留下的痕迹,企图逃跑。
“你想去哪?”
龙骑士的声音真的瘆人,听得诗人头皮发麻,龙骑士快步走过来,诗人打赌龙骑士用了突进,把他牢牢圈在怀里,声音极尽温柔
“你是想这幅样子跑到街上去勾引谁?去三条花街当娼妇让嫖客吸你的奶?”
连敬语都不用了,看来翅膀硬了要上梁揭瓦了,诗人还没有被惹火,他捏着龙骑士的下巴做了个小小的警告
“别小看前辈啊,我要是想走的话你还找得到我?”
龙骑士一时害怕极了,他不想去探究诗人的底线,他对长辈的余裕一无所知,龙骑士手臂收紧,画风一转,开始哽咽
“诗人前辈不要抛弃我好不好……我会当个好孩子的。”
可怜兮兮的跟个被主人抛弃的小狗似的,诗人无法狠心抛弃他,目前是这样,养得久了只会更难割舍。
龙骑士,计划通行。
本来上门道谢是很正常的事情,占星妹妹手搓了一组爆发药,结果被诗人家养的看门狗吓到,俗话说咬人的狗不叫,龙骑士就像一尊瘟神,目露凶光,占星妹妹不敢上前,好在宠物狗很听主人的话,诗人让它坐下它就坐下,占星才敢踏进院子里,在诗人看不到的角落大型犬仍恶狠狠地盯着外来人,诗人想请占星进来喝杯下午茶,占星连连摆手拒绝,她被盯得压力好大,诗人应该在门口放个警示牌:内有恶犬
“小龙骑你那么凶干什么。”
诗人弹了弹龙骑士的额头,龙骑士马上摆出一副委屈的表情,光速变脸,好似刚才凶妹妹的人不是他,龙骑士低下头亲昵地蹭蹭诗人的颈窝撒娇,诗人只得原谅他越界的行为,纵容是不好的哦。
龙骑士已经知道诗人不吃硬的只吃软的,龙骑士很快想通了,他给自己脖子戴上狗链,把绳子交到诗人手上,诗人不拉紧绳子就是品行不端,乱放恶犬,诗人是一个好饲主,绝不会放任不管,这么一想,他们简直是绝配,龙骑士感到很幸福。
诗人这几天确实没有出门,由于龙骑士的软磨硬泡,说什么我会好好照顾前辈的!然后做了很多色色的事情,龙骑士满足得打了个奶嗝,枕着诗人的大腿,说真的这点奶都不够龙骑士吸的,诗人的乳头被龙骑士吸得又大又肿,像个饱满的红葡萄,受不得布料摩擦,只能放出来露在外面,诗人看了一眼身上的牙印,心想自己成了磨牙棒了。
龙骑士睡饱了,睁开眼睛,脑子还不太清醒,诗人掏出一个口枷,示意龙骑士张开嘴,龙骑士当然乖巧地照做了,尖利的犬牙被抵在外面,完全合不拢嘴。
“很可爱哦,小龙骑♡因为小龙骑老是咬人所以我就想到这样了。”
龙骑士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喜悦地蹭蹭诗人的手掌,裤裆鼓起明显的弧度,诗人当然没有错过这个细节,他颠了颠龙骑士分量可观的裆部,感受到哪儿在他手心里充血变大变热,诗人眯起眼睛,似乎在思考什么
“乖孩子有奖励哦。”
龙骑士一整天都很乖,不如说他一直都很乖,不可能得不到奖励,主人还很溺爱。长时间佩戴口枷让龙骑士的嘴角有点开裂,何况他还很努力地用水碗喝水,诗人拿着碗他怎么能不喝完呢。
想要……奖励!
诗人解开龙骑士的口枷,把乳尖送到龙骑士嘴边,胸里已经攒了很多奶汁,蹭一下就有白色的液体从乳孔里流出来。
“不可以咬哦。”
龙骑士小心地把犬牙收起来,像奶狗吸奶一样吮吸,诗人轻声呻吟,龙骑士能感受到诗人的阴茎抵着他的下腹,有力的双腿缠着他的腰,性器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擦着他的腹肌,龙骑士吸完一边又换另一边,柔软的乳肉摸起来很舒服,龙骑士被奶味包围,被吸干奶汁的胸部看起来没有原来那么大,龙骑士顺着诗人的身体一路亲吻到小腹,拨开诗人过长的衣服下摆,用舌尖舔弄完全勃起的鸡巴。
“没有喝饱么?”
诗人笑了,他只穿了一件盖过屁股的衬衣,其他什么都没穿,反正在自己家里,堪堪扣了最下的扣子,胸部自由地露出来,淡红的吻痕一直延伸到被衣服盖住的部分,盖住的部分有更多,吟游诗人可以纵容龙骑士在他身上留下这些痕迹,容许他射进身体深处。
龙骑士含得很深,把诗人的性器吞下大半,眸子里冒出不少爱心,用喉咙取悦诗人,显然诗人感觉很舒服,龙骑士用舌头舔舔柱身,努力往喉咙深处吞,两颊鼓鼓,可可爱爱的,最后用力一吸,把诗人的精液全吞进肚子里,他期待地看着诗人,诗人赞许地摸摸他的头,龙骑士便从会阴舔到穴口,敏感的小口被舔得直往里缩,绞住龙骑士的舌头,诗人被舔得受不了,身体往后挪,被龙骑士按住腰舔得更深
“唔……小龙骑、快点操进来。”
诗人软软的恳求他,龙骑士听见了,换上硬硬的鸡巴,同时去吻诗人,让诗人尝到了自己淫水的味道
满满的全是诗人前辈的味道♡好喜欢,不管是乳汁、腺液还是精液都好喜欢。
龙骑士兴奋地操干诗人的软穴,咕叽咕叽的色情呻吟回荡在卧室里,诗人叫得跟20000金币一晚的站街女似的,放浪又下流,不自觉地抓住龙骑士的肩头,承受着龙骑士给予的过量快感。
几番云雨之后,诗人躺在床上,龙骑士帮他按摩肌肉,诗人从床头柜子里拿出一个带着铃铛的皮质项圈,上面刻着龙骑士的大名,诗人亲手给龙骑士戴上。
“这是礼物。”
“好开心!诗人前辈的礼物我很喜欢!”
龙骑士真的很开心,实际上不存在的尾巴和耳朵摇得欢,把诗人扑在床上蹭来蹭去。
几天后奇怪的症状消失了,白魔久违地看到了诗人,他还是穿得保守,哈哈,白魔想说我给你看看胸怎么样了,但是两个迷惑男同在家里还能打上几天九宫幻卡不成?白魔觉得她多看一眼诗人的身体都会长针眼,于是白魔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黑骑感叹道
“没想到诗人还是训犬高手。”
“毕竟是我的青梅竹马,训狗狗也有一手。”
暗黑骑士觉得自己被内涵进去了但是毫无办法,谁叫白魔是他的亲亲老婆呢。
“他们还蛮班配的嘛。”
暗黑骑士扫了那俩一眼,虽然表面上很正常,手都没牵,但是以太怪得很,像锁链一样把对方套牢,黑骑还是第一次见谈恋爱谈出这种阵势。
为了让心爱的狗狗安心诗人下了个决定,就是那个,很好理解,你要是对外来的陌生猫猫狗狗显得很亲密,甚至把自家狗狗的零食喂给它们,自己家养的狗狗就会嫉妒,产生敌对心。
原来这就是爱情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