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cker For Pain

Work Text:

 

 

 

 

Colson仰躺在床上,腰部向上撐起,扭著雙腳試圖找到一個得以解救自己的角度。

 

 

 

 

他洗完澡隨意套上的打底白襯衫被解開,但沒有脫下來,隨著動作被壓得佈滿皺痕。褲子被丟在窗邊的單人沙發上,不久前Gerald扒下它時不屑地嗤了一聲,用帶有鄙視的聲音質問Colson洗完澡又把衣服一件件裝作規矩地穿回去的意義在哪裡。合身的西裝褲被扯掉的瞬間伴隨著縫線和布料破裂的聲響,Gerald看到Colson外褲下還穿著貼身四角褲的時候撇過頭氣笑了,他搧了Colson大腿一巴掌,對方身上少數光潔沒有刺青的部位馬上出現紅腫,昭示著Gerald毫不憐惜的力道。

刺激使腿根和彈性布料交接的地方犯起癢,Colson想去撓,剛伸出手就被Gerald捉住,視線被擋在面前的人遮蔽,Colson還沒反應過來,就聽見喀喀地兩聲,他的雙手被銬在了床頭。冰涼的觸感從手腕傳來,和一般情趣用品不一樣,沒有善良的絨布和皮革,Gerald不知道去哪搞到了貨真價實的手銬,重量和金屬碰撞的聲音都讓Colson意識過來對方今天沒有要手下留情的意思。

 

Colson能活動的部位和空間都被侷限住,但他並不害怕,相反地直到這時候才有一切即將開始的興奮感。Gerald見他瞇起的眼睛泛起亢奮的神色,啐了聲婊子,Colson不要臉地咯咯笑了起來。衣裝依然整齊的人起身往Colson帶來的背包走去,他站在那裡不顧Colson隱私地搜索著那個大得不合理的大紅色LV背包,床上被銬住的人除了他的背影什麼都看不到,卻能預知到等一下會發生什麼事,畢竟他早就料到Gerald會在他無法阻止的狀況下翻他背包,裡面放了什麼、哪些東西會被看到,都在他的計畫之中。

果不其然Gerald握著什麼東西走來,他盯著Colson就像盯著一個已經逃不走的獵物,然而獵物卻神態自若地疊著尚且自由的雙腿晃著,絲毫沒有緊張的神態。Gerald欺身上去扳過那個不怕死的人的臉,啃了他的耳朵一口。Colson的注意力被距離過近的水聲引走,沒發現Gerald另一隻手已經摸進了他的底褲裡,直到Gerald按開開關Colson才突然驚覺。

Colson顫了一下,貼著下身的小東西被緊身的內褲固定,大膽地震動著,他忍不住哼了一聲,Gerald紋理清晰的大手繞到後面掐了他的屁股一把,皮肉受到拉扯,跳蛋滑到一個更敏感的位置。Colson反射性地扭動一下,Gerald看著他的樣子滿意地笑了出聲,"女朋友的啊?"他靠在Colson耳邊問,"想玩很久了是嗎,還特別帶來?"Colson露出一個模糊的笑容,他湊上去想親Gerald,但對方馬上離開他能觸及的距離,不給被銬著的人碰到,讓他獨自躺在那裡。Gerald握著遙控器,用腳輾了一下Colson脹起的下身,"我去洗澡。"他展開和善的微笑,人畜無害得能瞞天過海。

 

 

 

 

Gerald穿著睡袍出來時就看到這一幕。Colson擺著腰,雙腿絞在一起,設法應付下半身源源不絕傳來卻又不能用手緩解的苦樂參半。他的手臂向上拉扯出肌肉線條,手銬銬著的地方被金屬過於頻繁的磨擦弄出破皮,微微滲著血。Gerald看著他不慎雅觀的扭腰撒胯,卻覺得格外吸引人。他拿過放在茶几上的遙控器按掉開關,Colson這才發現Gerald,他轉過頭來看他,眼眶裡還帶著生理淚水。猛然停止的電流感並沒有減緩搔不到癢處的不適,反而使情況更糟了,難耐的感受在連那一點可以依賴的震動都消失時被放到最大,Colson嗚咽了一聲,音量細小,但足夠使Gerald無法再雲淡風輕下去。

Gerald走過去的腳步都帶上些許急促,他跨上床,浮躁地分開Colson的雙腿跪到中間,正要伏身上去,Colson卻抬起一隻腳用腳板抵著他的胸口。興許是剛才繃著雙腿太久,Colson這會兒連抬腳都有氣無力,他用腳尖點著Gerald,從心窩一路慢慢往下掃,直到碰到腰間的繫帶便停在那裡。Gerald低下頭,只見Colson腳尖勾著他,眼睛也勾著他。Colson直直地注視著Gerald,腳輕輕一挑,解開了繫得也不是很緊的綁帶。

 

這一挑彷彿一起挑走了Gerald腦子裡最後那一絲自持,他狂躁地剝掉對方那個濕掉一大半、從淺灰色變成深灰色的底褲,把Colson的腳架到肩上,箝著他的腰毫無預警地把早已硬得發疼的自己送了進去。儘管先前洗澡時做過清理和擴張,Colson還是感到強烈的撕裂感,他痛得倒吸一口氣,卻心滿意足地收了收腳,把Gerald帶得更近一些。

他們做愛總是這樣,粗魯又蠻暴,不把互相搞出一身傷好像這趟開房就不值得一樣。女孩子柔嫩綿軟的身體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沒辦法滿足他們,似乎對這樣的快感漸漸具有抗藥性。出軌、同性、暴力帶來的知覺感受是他們克制不住追求的刺激頂端,他們在對方身上尋找在一般關係裡得不到的存在感,疼痛是最好的方式,令人無法自拔。

 

Colson仰起頭和Gerald接吻,比起接吻更像是撕咬,他的雙手還被銬在床頭,整個人被彎成一個極為不舒服的姿勢,手銬磕著他已經滿是傷口的手腕,但他仍然扯著鐵鍊啃咬Gerald的唇,Gerald嘴角被他咬破一個口子,流出血來,兩人都嚐到鐵銹的味道。Gerald被這麼一啃更發瘋似地抓起Colson用力操了起來,Colson幾乎整個人被抬起,近乎懸空的感覺增添了一種虛幻的不安感,他被晃得除了當下欲望想不到其他任何事情。

Colson被大力撞著,許多地方都特別疼,背部、手臂和大腿甚至因為持續過度施力控制不住地發起抖。但他卻笑了出來,連他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笑,大腦放空般無法思考,解釋不清的愉悅覆蓋了他,停不下來。Gerald瞟了他一眼,Colson沒有聚焦的雙眼和憨態的痴笑,Gerald只當他又被操傻了。

 

 

 

 

面對比平常更過分的Gerald,Colson不但不介意,反倒正中他的下懷。他們已經很久沒見面了,三週前Gerald傳訊息跟他說接下來他要帶著女朋友去度假,別說同個城市了,這回連國家都不同,實在沒有解決辦法。

期間他們通過兩次視訊電話,一次Gerald在飛機上,Colson通過螢幕能看到Gerald掛著耳機,他長相精緻的女友坐在隔壁位子,歪過身睡在他肩上,Gerald一隻手環著她撫著她的頭髮,一隻手拿著手機把指令打進對話框裡,指使Colson應該如何自慰。另一次Gerald打來的時候Colson這裡只有早上六點,手機的震動傳到床上把他吵醒,他迷迷糊糊接起來卻從擴音傳出一聲女聲呻吟,他嚇得趕緊摀住揚聲器轉頭觀察睡在另一側的女友有沒有醒來,所幸女友還沉沉睡著,Colson慌亂地從枕頭邊掏出耳機戴上後才把手機拿正好好看視窗,他看到Gerald流著汗的臉,從耳機裡聽到女生呻吟和撞擊拍打的肉聲,他馬上反應過來那頭是什麼情況,Colson聽著Gerald的女友叫著他的名字說別拍了,但Colson明白Gerald拿著手機根本不是在拍她,而是開著視訊和自己通話,他對著鏡頭朝Gerald咬咬嘴唇,看對方一楞的表情,躲進廁所自己也來了一發。

但這兩次視訊怎麼說都比不上現實接觸的深刻和刺激,所以Gerald現在粗暴地撕扯著他,他卻樂意把積累的一次都補回來,兩人從進門的那一刻起就沒有要節制的打算。

 

 

 

 

雙手依舊不能動的人被搞得高興了,竟然生出閒情逸致來喊Gerald,等對方疑惑地看著他便朝旁邊提提下巴,身上的人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才注意到床上還散落著一些捲好的大麻煙捲。Gerald難得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你現在要抽?"他問,Colson夾雜著討好意味,蠢蠢地咧了下嘴。Gerald拿了一支自己叼著,摸過床頭的打火機時順手關了燈,"嘿!"Colson不滿地叫著,他不喜歡關燈,而且煙捲也沒在他的嘴裡。Colson正想抱怨,Gerald又忽然撞進他身體裡,Colson擠出一聲破碎的喊叫,卻因為在黑暗中什麼都看不到失去視線而無法做出更多的反應。

 

Colson感覺到Gerald把手從他身上移開,他正沒來由地感到慌張,雙眼又因為突然亮起的光點瞇起來,是Gerald按開了打火機在點煙,他因為刺眼偏過頭也能看見Gerald叼著煙的側臉。打火機熄了,黑暗間只剩下煙捲最前端那一點忽明忽暗的橘紅,Gerald的手又摸回他的身上,摸過他的腰窩,揉著已經一塌糊塗的臀部。他還在進出,Colson又喘了一聲,還沾著一點黏膩的鼻音,他看到那個紅光點被移到旁邊,然後Gerald捏住他的臉準確地貼上他的唇,把口中的大麻煙送進他的嘴裡。Colson貪婪地所求更多,在Gerald第二次送上來時煙頭按在他身上,肋骨下突如其來的刺痛分流走Colson此時精神上的快樂,但他的心裡卻更加鼓脹,像即將爆炸的氣球一樣高漲。

Colson滿身的刺青讓他們之間的遊戲變得十分簡單,Gerald從不顧慮他會在這副身體上留下怎樣的印記,無論是瘀青還是疤痕都能完美地隱藏在眼花撩亂的刺青中,沒人會過問,再過火都沒有阻止的理由,他只管施予那個不要命的人想要的疼痛。他掐著Colson的脖子衝撞,Colson張著嘴發出乾嘔的聲音,口水流出來沾濕了嘴唇和床單。Gerald騰出一支手向下伸去,握住Colson一直沒被照顧到的下身,冷不防出現的刺激使Colson顫抖,缺氧剝奪了他的集中力,他變成一個易碎的羽毛,全權掌握在Gerald手裡。

Gerald射在Colson裡時拿過床頭尚未熄滅的大麻煙吸了滿滿一口,鬆開掐住對方脖子的手吻了上去。Colson得到呼吸自由後大口吸著氣,吃進的全是Gerald嘴裡的煙。大麻的歡愉溜進腦子,一片煞白,Colson跟著Gerald操縱的步調射在他的手裡。

 

 

 

 

Colson脫力地癱在床上,Gerald開了燈,包括Colson在內一片狼藉得不堪入目,襯衫掛在他的手肘上垂在腰際,強烈亮光讓好不容易習慣漆黑的人皺起眉想鑽進手臂裡,卻累得連翻過身都做不到。Gerald解開扣著Colson的手銬,走進浴室拿了濕毛巾坐回他身旁,把他的手抓過來仔細擦拭,Colson後知後覺地疼得捲起手指,正準備掙扎,Gerald瞥了他一眼,他又安靜下來,順從地看著對方拿過飯店的急救箱,上完藥用紗布把他的手包紮起來。

Gerald撿起那個被弄的骯髒不潔跳蛋,"你還帶回去嗎?"他舉著晃了晃問Colson,Colson趴在床上想了會兒,"丟了吧,她要是問我我就說沒看到。"他說話懶得張嘴,黏黏糊糊,"你女朋友大概一輩子都想不到她的跳蛋是被你用了吧,"Gerald戲謔地說,"還是你要留著下次用?"他揉弄著Colson的腰,對方聽到他的胡話翻了個白眼。他往Gerald的方向小幅度地挪過去,向他伸出手,"這個也不好用,"Gerald抱起Colson,讓他趴到自己身上,"下次換個吧,你買。"Colson貼著Gerald沒心沒肺地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