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OVERDOSE

Work Text:

(大约发生在指尖陀螺两年前的故事,OMI SIDE)

 

今市隆二总是很郁闷为什么自己系不好领带。

登坂广臣虽然并没有那么直接的揶揄,但是他看着正在为自己整理衣领而微微皱眉的他,读出了有点怕麻烦的意思。
笨拙的自己在臣的眼里是什么样的呢,就连确认的勇气也没有。
好了,原来深蓝色的领带很衬这件衣服。
好像是企图转换气氛的话语,又俨然一副对这套挑选的搭配很满意的样子,让今市隆二感到有一点点安慰,他小声的嗯了一下。
那就这样出发吧。如同习惯一般又回头对着镜子看了一下自己的西装,从前今市就觉得登坂广臣是那种特别在意自己形象的人。
哪怕他们只是开车去找组织的前辈吃个brunch而已。

马里布的阳光明媚,海岸线绵长,到哪儿都是风景,所以今市隆二找了些借口,又能多待在这里的据点久一点。
前一阵忙着收拾火拼的残局,虽然有臣的帮忙,一众人要是不好好休息的话,恐怕回去还是要硬扛累垮。

时间还赶得上吧。今市看了眼手表,回头只见登坂广臣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
不相信时间,但是你可以相信我的车技,还有这辆迈巴赫。今市隆二总是被登坂广臣时而有意无意的冷玩笑逗乐,他假装没问过般,坐上副驾驶座,登坂广臣也紧接着上车。因为阳光真的太刺眼了,登坂广臣调整着遮光板,虽然看上去是那么噬人的光,却很温暖,没有杂质,他知道今市隆二很喜欢这个城市,除了帮派的事务,他们在这里的回忆大都是美好的,这次把据点往纽约收拢的计划已久,也许已不再有可能回到马里布了。
幸福的时间总是很短暂,像是偷来的样子,甚至舍不得拿到阳光下仔细欣赏。

登坂广臣忽然感觉到右手边有点躁动,转过身发现是正在和安全带作斗争的今市隆二,死活调整不好的带子长度,金属带扣发出啪嗒的响声。
大约是新车的原因吧,登坂广臣想,伸手为今市扣好了安全带。大概还在暴躁的情绪里,今市冷冷的样子。
他焦躁的样子其实很可爱,登坂广臣这样想,却不想轻易告诉他,还没有升级到恋人的程度,只是在一点点累积信赖的过程,光是这样做就觉得好像是假戏真做的临场感,让他感觉到每一天都是全新的。
登坂广臣刚要拉上自己的安全带,却仍然十分在意的看了今市隆二,正好与对方的视线合上。
仿佛是触碰到心脏的喜悦感,他松开手中的带子,忍不住吻了身边的人。
也似乎是被这突然的举动惊吓到,但是,并不讨厌的程度。今市接受了这个深情的吻,毫无防备的任由对方搅动着自己的心情,从唇间开始泄露出甘美的声音。

忽然想要的心情,宛如一阵火一般从脚尖开始烧到大脑。
时间什么的就这么抛开好了,登坂广臣想到,双手环上了今市隆二的背脊,慢慢的抚摸着。
现在吗…omi?
不可以吗…?
大约问题不在于此,而是在耀眼的阳光下根本无法坦诚相待。
轻轻说着这里太亮的今市隆二在他眼里依然是可爱的,回应着我知道了的登坂广臣还是系好了自己的安全带,用仅剩的冷静启动车子,开到不远的地下车库,虽然距离他们的公寓只有那么几分钟的步行距离,却连今市都不知道这一处的存在。
没想到你把这一带调查得那么清楚。带着些许调侃的口吻,今市隆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啊姑且也算是用心了吧。登坂广臣毫不在意的说道,在燃烧的渴望已经无法停下。他侧身过去吻今市,比刚才更浓烈的情欲支配着,犹如想要得到确认而长久的持续在这黯淡的安静中。今市隆二努力的回吻过去,身体依然很诚实,就算前一天两人折腾到半夜,只是单纯被登坂触碰就会感觉到的欲望,像不会熄灭的火苗一点点燃烧,直到占领全身。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只有两人的呼吸和味道。

不知何时登坂广臣已经把今市隆二的座位放下来了,不由分说的用膝盖顶开了今市的双腿,用右手抓住他的手腕,左手抚过今市的领带。
ryuji这个自己能解开吗。说完才注意到今市那不服输的眼神,如果真的惹恼了他可能会很糟糕。一会还有预定的地方要去,把衣服弄皱就麻烦了。
暂时忍住想欺负的心情,登坂广臣一边为今市脱下衣服,一边吻着他的身体,他的身上永远都有很好闻的味道,令人沉迷。有时会拿错对方的香水,结果发现还是无法复制一摸一样的气味。
他听到今市急促的吐息,透着甜美的呻吟,是无法欺骗的证明。也许大脑已经故障了,干脆沉浸在这片愉悦中好了。
开始变得理所当然的不可停止,用一个个吻描绘脑海中的形状,触碰到那个已经硬起来的地方。
即使没有言语,也得到了全身心的回答。今市隆二听到西装布料压到皮制座位上的摩擦声,接着是皮带解开的声音伴随着灼热的呼吸,慢慢攀附上自己的皮肤。那里仿佛十分渴求的样子,登坂广臣用拇指堵住了铃口,已经开始濡湿了他的手指,但是现在还不是释放的时候。
从根部就开始含住,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焦急,缓慢的湿润每一个部分。登坂广臣尚还有余裕的抬头看了眼今市隆二,感受到他在微微颤抖,车里的空气渐渐充满潮湿的情欲。今市隆二想要,却不想抓着自己的肩膀,因为那样的触碰,只会让他更失去一切本能,他所能抓紧的,眼前所及的,只是这密闭空间的把手而已。
登坂广臣的舌尖舔舐过刚才用手抚弄过的尖端,在颤动着,是满溢欲望的信号;再反复把整个吞进去,用口唇包裹住,那里的热度好像马上要爆裂,不可抑制。在这样的刺激下,今市隆二终于忍受不住,伸手抓住了登坂广臣的头发,往自己身体的方向按着。
像是一起堕入深渊的感觉,像是自己的理智完全丧失一般,这副身体何时变得那么容易敏感。
让我现在就去吧omi…既然是如此请求,登坂广臣加大了刺激,不一会今市隆二就射在他的嘴巴里。
笨蛋别吞下去啊。登坂广臣的嘴角向上扬,才不管今市的羞耻心,被完全压制住的双手想要遮住开始泪眼朦胧的脸,却被登坂广臣阻止,轻轻吻去淡淡的泪水。

就算你再怎么说不要,我也不会停下了。

登坂广臣把今市隆二背转过去,幸好前一晚也有做过,现在也不需要花时间进行扩张,但决定还是温柔的对待他。
起先是手指,光是一根手指就能让今市隆二欲仙欲死这件事情,登坂广臣也是拿手的很,今市隆二的快感被支配着。然而,对于登坂广臣来说,却是恰恰相反,今市的那个地方牢牢的吸着自己,那个真正的操纵者是他身下的那个人啊。
任由登坂广臣在自己的身体里慢慢翻搅,今市隆二已经快受不了,所有的欲望又积累在下体,好想要释放。想要。
在毫无防备的时候,登坂广臣进入了今市隆二的身体,连一点预告的时间都没有。
你的那里正在缠着我呢ryuji…一开始先是缓缓的抽插,让对方一点点的感觉到自己,登坂广臣吻着今市的后背。
多么想让他闭嘴,不要再说那些让他羞耻的句子,今市隆二的脸颊贴在座椅上,如果取而代之是冰块的话,也许就能冷却自己炙热的心情。
两人愈加急促的呼吸,一起一伏的交叠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除此之外,便是身体的碰撞,发出淫靡的声响。
也许是太过激烈的性爱,登坂广臣发现今市隆二的那里竟然是那么的热那么的撩人,让他上瘾。
要不要坐上来ryuji?在没有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前,就慢慢的抱起他。一边亲吻着一边让他转过身来,很小心翼翼的没有弄乱他,只有几根前发微微落在额前,但也好像使得今市看上去更加煽情勾人,湿润的眼神仿佛在说拒绝又欲罢不能的想要。
车窗逐渐氲出水汽来,今市的双手抵在玻璃上,试图调整自己的吐息。登坂广臣抱着他的腰一下子往下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犹如失控的赛车冲向没有尽头的悬崖,不知何时才会真正的坠落。感受到登坂广臣的热楔在自己的身体里狂暴的肆虐着,如果时间停止的话,此刻的自己是不是就能得到真实的满足了。
已经没有余力想这些复杂的事情了,今市隆二不由自主的扭动腰身,尽情的感觉登坂广臣的存在…
登坂广臣重新开始抚弄今市昂扬的部分,对他来说也是特别的双重刺激吧,连登坂广臣自己也被这焦灼的情热开始变得忘却理智,随着低声喘息起来。
最后的最后,在他的耳边温柔的问道一起达到高潮的时候,登坂广臣觉得自己的肩膀快被今市隆二的指尖抓到脱臼。
已经快无法忍耐,已经快要坏掉,孤独的内心祈求着被救赎。当登坂广臣把欲望全部注入今市的体内,同时今市也在他的腹部留下白浊的液体。
要拔出来吗。
不要。
那待会会站不起来噢。

.
.
.

omi我喜欢你。无视登坂广臣的提醒,今市隆二疲倦的靠在臣的肩膀上,试图咬舐他的锁骨;此刻是他最需要慰藉的时刻,像个孩子一般。

登坂广臣沉默了好久,他无法给予同样的回答,虽然自己的心情是与今市一样的。
仿佛要到了自己的极限,他只能俯下身去吻他心爱的人。

如果能把这个男人摧毁,再与他一起毁灭该有多好。

the end
2020-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