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Bad liar

 

向荣真是不会撒谎的人。
韦世乐挂了他的电话,一边想一边坐在椅子上转了个圈。
电话里他说和志成他们在海边烧烤,晚上可能不回去了,但韦世乐都能听见听筒里传来海鲜档口老板的声音。
他一定是市场买螃蟹,打算给他惊喜。
“Happy sir,笑什么啊?”
双喜探头进来,看着韦世乐做挤眼睛。
“去,整理好报告,今天大家都早点下班!”
韦世乐丢出手里的铅笔头,双喜躲过,大声应着走了。
从赤柱回来路上要最少半小时,以向荣的厨艺大概还要一小时能处理好那些虾蟹,估计他以为自己今天还是加班,打算在宵夜时间来个惊喜。
韦世乐的嘴角弯起来就放不平。等会回家还要假装他完全没想到,这事他做的很熟。想想自己的演技也是很厉害,向荣就从来没发现,每次他惊喜的眼睛后面,更多是好笑的神情。
有心思总是要鼓励的嘛,他一边乐一边在文件上签了字,抓起椅背上的外套,轻快的走出办公室。

其实向荣不会撒谎这事他最开始还真没想到,毕竟是经常要去卧底查案的人,哪个没点伪装功夫,更何况向sir在NB也算是卧底高手,制毒师傅毒品拆家什么角色没演过,韦世乐最开始还以为自己判断失误了。
那次是他带着一盒小菊花来敲他家的门。
我路过花店,想到看到小菊花想起你好像出差了好久伯母的花该换了。
他这样说。
韦世乐瞄了一眼妈妈照片前面的花瓶,里面的小菊花枝叶生动,花瓣明艳,明明就是刚刚换过的。
哦。
他放下行李袋,过去接过,往瓶子里插。
向荣在沙发上坐下,盯着他包了绷带的手。
你知道我的备用钥匙在哪里吧。
韦世乐不是问,他只是在描述事实。
我不在的时候,你是不是经常过来。
向荣不出声,韦世乐笑了。
还是他先握住了他的手,时间是最好的稀释剂也是最好的催化剂,他们第一次分开这么长时间,他也很想他。

后来韦世乐也想过,也许第一次意识到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变化,人总是会紧张和失措的,他们两个是警界高手又不是情场高手。虽然那一次,他们凌晨四点从现场回到家,在餐桌的两边分别处理自己身上的小擦伤,向荣脱掉沾满了机油和泥土的衬衫,扔进他的厨房的垃圾桶,问他要不要干脆放些衣服在他这里的时候尽量显得若无其事,韦世乐还是感觉的到他心跳的声音。
砰通,砰通,比在子弹横飞的现场跳的还厉害。
这种心理素质,注定是不能在他面前撒谎的了。

他们住在一起之后韦世乐终于可以确认了,即使向荣在卧底的时候有多么出色,回到家他始终是不会说谎的。
总会有各种细节被他忽视。
也可能是情报组和行动组的人的着重点就不一样。
韦世乐承认,在行动力上,向荣是一流的。
各种意义。
所以对他那些无伤大雅,自作聪明的谎言,韦世乐选择乐在其中,从最开始的偶尔点破,到后来干脆配合他演戏。
可惜向荣的演技并没有因为他的“鼓励”有哪怕一丁点的提高。
韦世乐在车子上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他倒是下意识把每次卧底任务的计划做的更加详细,把所有可能出现的问题对策,人物的性格背景想的仔细再仔细,加上向荣一流的执行力,是不会有问题的。

趁着等红灯韦世乐看了下时间,按照现在的速度,到了家,向荣大概刚刚开始刷螃蟹,他要做的就是在到家的时候,先假装惊讶他竟然在家,然后再表现出,啊我只是昨天随口一说到了吃蟹的季节,你就去买螃蟹了这样的惊喜,再逼真一点,他还可以在家楼下的便利店买个三明治带上去,假装因为他说不回来吃饭,自己就打算拿这个凑合充饥。
看,这才是一个好的谎话,不只是表情语气,道具细节都很重要的。
向荣和自己在一起这么久,近朱者赤嘛,他怎么也还是学不会。

当他提着三明治袋子开门的时候,厨房哐当一声。
“你,怎么这么早?”
向荣穿着围裙,一遍擦手一边从厨房出来。
“你不是和志成他们烧烤?”
韦世乐睁大眼睛。
“……志成……他家里有事临时叫他回去。”
嗯继续编,韦世乐想,一面倒在沙发上。
“哦,”他朝他举起手里的袋子,“我就买了自己的晚饭。”
向荣笑起来,和他预想的一样。
“先别吃,”他从沙发后面拿走纸袋,拂乱他头顶的短发,“等下我们一起吃。”
“你煮饭啊?”
韦世乐闭上眼睛,他的手掌很暖。
“没有,就买了点虾蟹,你不是说到了吃蟹的时候。”
向荣的声音已经快到厨房,这种甜蜜的话,他不会离的太近说的。
“……所以我今天就去买了啊,还以为你加班,等你回来宵夜吃……”
韦世乐过去从背后搂住了他。
他很想说,谢谢,或者什么都不说,就这样贴着他,像是个小孩粘着最爱的玩具,即使早就知道他的意图,还是很想这样做。
“很累吧,”向荣抚摸他的指节,转过身用铲子敲了他的头,“去躺会,好了叫你。”

上锅以后向荣就死死盯着计时器,好像那是个随时会爆的炸弹,韦世乐让他别那么紧张都不行。
他的每一步都按照菜谱上进行,平板电脑就在料理台旁边放着,从切姜末到加葱花都要确认一下。
这样做出来的螃蟹肥美,火候正好。
“好撑!”
韦世乐扔下最后一块蟹壳,朝后瘫在椅子上。
“好吃吗?”
向荣盯着他眼睛问。
“米其林三星水准。”
这是真话,他对米其林水准又不熟,反正在他心里可以给三星。
韦世乐擦擦嘴,按住向荣放在桌上的手。
“我来收拾吧。”
向荣笑着点点头。

韦世乐下楼扔掉了一袋垃圾,回到向荣和螃蟹可想而知的战争后一团糟的厨房,心情好的还是想唱歌。
向荣在沙发上看电视,韦世乐回头,能看到他的发顶在沙发背上露出来一点,客厅的灯明亮温暖,连他开始有点斑驳的发色看起来都很温馨。
他笑着擦干料理台,水池边一个塑料袋吸引他的注意。
那是个装证物的小袋子,他拎起来,里面一对银白的戒指,明晃晃的。
韦世乐听到心跳的声音,砰通砰通,比向荣那次还要厉害。
看来他还是有点进步,而真的惊喜总是比装出来的更加惊喜。
虽然这个袋子太煞风景。
不知道还以为是从证物房拿出来的。
他乱想些有的没的,借此让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平静下来。
“你跟我求婚啊?”
他把那个袋子扔在向荣面前的茶几上,故作淡定。
韦世乐知道自己的淡定一定演的很糟糕,他再也不嘲笑向荣了,有的时候违背自己的身体反应真的很不容易。
那袋东西叮当一声掉在桌面上,向荣马上变了脸色。他非常尴尬,当然很尴尬,韦世乐看着他的脸,毕竟这对两个大男人来说是有点难为情。
“哈,不是啦。”
他抓起那个袋子,攥在手里。
“这只是之前那个案子的,只是证物,不是和你求婚,求婚怎么会用这么普通的戒指。”
他站起身朝屋里走,留下韦世乐在客厅。
哦,韦世乐想,向荣还是不会说谎。
他刚刚的反应太尴尬,用词混乱,肢体语言完全生硬。
但刚才那句是真话。
那句:不是和你求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