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南天恋歌

Chapter Text

兵助看到一个孩子,手捧一只死去的雏燕。

“八百万神,请让它活过来吧。”

孩子泪如珠垂,滴落在雏燕身上。

“这样祈祷,会有用吗?”

兵助心中一动,俯下身,问那孩子。

“我也不知道,但必须得试试。”

兵助看着孩子,一种安定感油然而生。他和孩子一同祈祷:

神明啊,都已经到这步了,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视野逐渐模糊,又渐渐明晰。

“这是……哪里?”

“兵助!”八左卫门带着哭腔,激动地说,“太好了,你醒了,太好了……这里是八幡宫附近的旅店。”

脑袋还晕晕的,兵助茫然地环视着周遭。八左卫门小心翼翼地将他扶起,让他靠在了自己的怀里。

“还痛么?”

兵助摸了摸脖子,上面缠了好几圈绷带。他这才想起自己是在船上中了吹矢,不慎落入河中,后由六郎和八左卫门救起。至于上岸之后的事,则由于自己陷入昏迷,都不记得了。

“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挺痛。”

“走,我带你去附近的医馆,先前就是那里的医师给你上的药。”

八左卫门说着就要起身。

“喂,“兵助忙拉住八左卫门,“我开玩笑的,没那么严重。六郎先生还好吗?”

“救起你之后,他就回程了。”

“追兵的情况如何?”

“过河后就没再遇到追兵,只是还得小心。”

“我睡了多久?”

“已经两天啦。”

法緣寺、新城的灯火、琉璃色的蛾……数天前经历的一切恍若隔世。苦苦找寻数年的人此刻就在身畔,兵助一时间感慨万分。

“八左,你怎么啦,这幅样子?”

兵助扭头看着八左卫门。

连续几天不眠不休,八左卫门此刻憔悴无比。眼睛又红又肿,满面泪痕,双颊也瘦陷了许多。

兵助想起了方才梦中捧着雏燕的孩子。虽然已不记得那孩子的脸,却隐约觉得与八左卫门非常相似。

一样悲伤,纯真,坚定。

“我没关系的。”

虽然疲惫不堪,八左卫门却高兴地笑了。对他来说,五年来,没有一刻比现在更幸福。

“肚子饿了呢,你吃过了吗?”

“啊,差点忘了吃饭这回事了,这几天实在没胃口。”

“我若醒不来,难道你就一直不吃饭了?行李里有高野豆腐,快拿出来一起吃……”

“你要是醒不来,我就跟你一起去死。”

八左卫门一字一句,认真地说道。

“别说那种话。”

“我本来应该在万灯会上死掉的。我活着,是因为你活着。”

不知如何反驳,因为兵助的心亦是如此。当初就因为笃信八左卫门还活着,他才活了那么久。否则就算肉体未灭,灵魂也早就消亡了。

“头发比以前更乱了。”

他伸手摸摸八左卫门翘起的前发。

“好几天没梳了。”

八左卫门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似乎看见了燕巢。” 兵助佯装认真地说道。

“燕巢?什么意思,怎么可能啊?”

八左卫门不断摸着头发。

兵助忍俊不禁。

“还没,但很快就要有了。“他抬起胳膊,伸了个懒腰,继而又缩回八左卫门怀中。

“带我回家吧。”

数十年后。

结束了忍务的源之助,携一壶酒前往山中。

源之助,町人之子,毕业于忍术学园,如今是畿内一城的上忍。

前年今天,昔日恩人因腿疾复发,严重感染而去世。此日是其忌日。

大雪纷飞,积雪已及小腿深,恩人的墓却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墓前摆放着一个用作避雪的竹笼,里头放着一盘煎豆腐。豆腐被做成了各类生物的形状,非常可爱。颜色金黄,还冒着热气。

扫墓人应是刚刚离开。

如此贡品,最后多半会被狐狸之类的吃掉。不过,扫墓者或许正有此意。

是那个人。

越过墓碑,源之助向远方看去。林中隐约有一木舍,门前的雪中有南天点点鲜红,十分悦目。

源之助嘴角浮现出柔和的笑意。

——那两人的话,总有一天会再相见的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