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bstitute

Work Text:

 康納上次來這裡是和漢克・安德森一起偵辦異常仿生人的案子。
 
 紫紅色的霓虹燈、節拍輕快的電子樂一如往昔,大剌剌的宣傳語「全市最棒的性愛仿生人!」也依然撩撥人心;伊甸園俱樂部改變的地方是,他們也開始接待仿生人了——儘管革命過後這麼一段時間各項制度仍百廢待舉,色情產業永遠走在社會最前面,可不是嗎。
 「⋯⋯只是妳知道,我跟他是一起的⋯⋯」康納猛地回頭,但在目光聚焦前他就知道漢克不會在那裡。仿生人不會幻聽,但他從資料庫提取記憶再投射到現實的次數多到幾可比擬。

 漢克幾個月前在一場平淡無奇的意外當中過世。這麼說可能有點奇怪,但是他的副隊長挺過了無數次攻堅和槍戰,追捕異常仿生人時跌落屋頂被救起,就連玩俄羅斯輪盤時左輪裡的那顆子彈也從來沒成功擊發過。那個晴朗的下午,他卻被酒後駕駛的大卡車撞死。
 警局同仁全和康納說這不是他的錯,但看過意外現場之後他永遠無法不去想,如果沒去耶利哥出差,他應該有105種方法能夠拯救漢克,情況再怎麼糟,犧牲自己也能讓他活下來。

 「--這個需求沒問題,但是要加價哦。」仿生人牛郎的聲音打斷了康納的思緒,他點頭付款,木然的跟著男人走進小房間。

 事發過後好一陣子,康納連打開漢克的衣櫃都不敢。中年男子的氣味會攫住他的感知元件,然後癱瘓他所有感官,知覺慢慢恢復的過程無比痛苦。再過了一段時間,當他意識到漢克的味道逐漸消散,那又是另一種恐慌。仿生大腦紀錄了所有成分,但儘管康納試圖再製成香水或什麼別的,少了人類皮膚的催化就永遠都不對。
 康納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全身的零件都像在空轉,正常運作卻不知為何而運作;有時候又會感受部分元件異常,執行診斷程序卻抓不出問題。很慢很慢地,康納學會了什麼叫「思念」。這和失去阿曼妲和禪意庭園的「感覺」完全不同。

 他是如此思念漢克。於是他帶著小心存放的檔案來到這裡,絕望地想也許有什麼辦法能夠填補心中的空洞。
 仿生手臂與仿生手臂接觸,訊息傳遞,訊息接收,男人開始調整。

 這差不多就是一瞬間的事情而已。康納主動吻了上去,就如同過去幾百個夜晚。男人一隻手環住他的腰,另一隻輕撫他後腦勺的髮絲。吻逐漸加深,從舔咬到啃舐,舌頭交纏出黏膩的聲響。男人柔軟的唇瓣開始張狂的移動,一路向下,掃過細白的頸部和鎖骨,最後停在乳首處細細吻著。
 這樣一番攻勢後康納的身體已經軟了下來,男人的手指試探著,壓進他已經濕潤的後穴。
 「喊我,喊我名字。」康納喘著氣,為了讓這場戲更加真實,他把光學元件給暫時關閉了,卻沒意料到當仿生大腦少了視覺這個極其複雜的功能要運作之後,強大的運算能力都分配到其他感官上。康納現在完全可以用後穴的內壁描繪出那根手指的形狀,光滑的肌膚、柔軟的指節,還有恰到好處的顫動。
 男人的指頭一勾,按住了康納體內的某處,已經舒展開來的身體無法自持的震了一下,雖然看不見但他知道自己已經濕了一片。「康納⋯⋯你喜歡嗎?」漢克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濕濡的腸道再被擠進兩指,「喜歡,副隊長⋯⋯」這個愛稱也包含在傳輸資料裡,男人的另一手覆上康納的硬挺,拇指在頂端惡作劇似的打圓,然後上下來回擼動,以漢克熱愛的方式玩弄著他。
 下身分泌的液體多到令康納覺得羞恥。男人將手指伸出,整個身子往下挪,張口含住了他。康納沒想到自己也還記得這個⋯⋯他喉嚨的溫暖和漢克一度不差。漢克的口活就和他出勤偵查犯罪現場一樣仔細,康納感覺自己性器的每一寸都被舔遍,環狀溝還加重了力道。男人的舌頭在前端亂竄,不時用舌下壓壓鈴口處,把他泌出的津液都吃進嘴裡。

 康納終於從嘴角溢出一聲低吟。
 
 他也有考慮過把發聲的元件關掉,但與漢克做愛時,他總是喜歡聽自己和他的喘息混雜在空氣中,然後再記錄下來,彷彿可以留住些什麼——這樣的時刻永遠不會存在了,但他還是可以假裝。假裝沒犯任何法,是吧?
 身下那人的動作逐漸加快,開始口手並用,嫻熟的撫弄他囊袋上的皺摺,然後微微張嘴,用力的把他含到最深。康納的性器彷彿跟著深喉的緊緻擠壓灼熱起來,終於忍不住低吼著把仿生精液全射進他嘴裡。

 「——副隊長,我想要你。」此刻康納腦中只想著被填滿,他的雙腿朝外伸展,濕潤的穴口一張一翕,期待著能夠迎接陽物。「想要什麼?說出來。」康納感覺到對方的性器已移動到腿間,但只在臀縫來回刮搔,癢得康納忍不住扭動腰肢,試圖吞入那根硬挺。
 當然這種時候不把話完整說出來他是不會如願的。康納難受的悶哼,手指往下伸撐開自己的入口處,彷彿在展示。「想要⋯⋯想要副隊長的陰莖⋯⋯插入我。」
 於是他被進入了,對方一如預期的還在變大、變硬,就像是漢克。形狀是他的,溫度是他的,移動的方式是他的。「康納,我要開始了。」男人抓住他的腰開始衝刺,碩大的性器使勁插入再拔出,他腸道的皺褶被來回輾過,體液隨著性器進出四處飛濺。淫麋的水聲鑽進康納耳中,羞恥感更加濃烈,下身反而收的更緊。

 性愛元件全速運作中,康納雖然不會缺氧但仿生大腦仍有暈眩感。他一直都很享受與漢克的結合,像是在高空中下墜但知道總有一個人會接住你一樣,迷失和幸福並存。但安定感似乎沒辦法透過資料的複製獲得,他的下身現在被填得滿滿的,一波波的快感沖刷著他,空虛卻始終沒有消失。

 康納的身子被調整為跪姿——這是他熱愛的體位。對方的身軀貼上他的後背,一手往前握住康納再度堅硬得發燙的性器,一手則扶著他的腰用力挺入,讓他忍不住高聲呻吟。康納轉過頭去找尋柔軟的嘴唇,對方吻上他,撬開他的牙齒吸吮他的舌頭,至少由三處而來的快感太過刺激,讓康納全身皮膚都起了雞皮疙瘩。
 富有節奏感的抽插把康納帶向頂峰,整個身子弓起,射出濃濁精液的同時連腳趾都忍不住抽搐。Cyberlife把仿生身體製造的過於精良,身體每處的感知功能都敏銳的不得了,能做出的反應也總是明顯又激烈。

 「副隊長,幹我⋯⋯幹我那裡。」他在高潮的餘韻之中勉強開口,上下扭動身體,示意還要更多。得到指令的男人調整角度,將康納的腿放到肩上,長驅而入直攻他體內的敏感點。康納想起漢克第一次發現此處時曾驚呼「操——仿生人為什麼需要有這個?」但他後來對這樂此不疲。
 緊緻而溫暖的內壁規律的擠壓,緊咬著男人陰莖。仿生腺體的搏動幾乎和心律調節器同步,快感像電流一樣刺激他的大腦,康納感覺自己濕熱的像一片沼澤。男人手掌貼上他的臀瓣大力揉捏,他性器頂端泛出水光,在劇烈晃動之下灑得到處都是。
 「嗯⋯⋯嗯⋯⋯」康納的呻吟聲在肉體撞擊之下破碎不堪,他差不多來到了臨界點,伸手示意對方在他體內釋放。伴隨著與漢克如出一轍的低吼,男人射進他體內,他也同時被拋上高潮,腸壁猛烈收縮,白濁液體從柱體前端汩汩流出。

 康納在情慾的餘波中重重喘息,緩慢的清理自己並整頓在快感中運作紊亂的感官元件。視覺功能重新啟動,首先看見的就是那個男人⋯⋯他已經下床,背對著康納重新著裝,雖然舉手投足的方式仍像是漢克,身形和衣物的差異已經把康納惡狠狠的拉回現實。
 
 「謝⋯⋯謝謝你。請你離開吧。」
 見到男人複雜的表情,康納才發現自己哭了。鹹鹹的液體滑下臉頰,流過下巴,沾濕了甫穿好的襯衫領子。他坐在床沿安靜地流淚,心裡充滿一百萬種神經刺激——或該說是情緒。可以辨識到一點點懊悔、一點點罪惡感,困惑更多一些,最大部分則是一種無以名狀的痛苦。
 他慢慢的會意過來,替代品是沒有用的。那他還能怎麼辦呢。

 離開伊甸園俱樂部,康納坐在駕駛座好一陣子,待他發動引擎時,額角的LED環狀燈已經轉回冷冷的藍色。他隨意撈出一段與漢克車上對話的紀錄,作為陪伴。康納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能撐多久,但現在他只是開著車,對著記憶中的漢克說:「來吧,我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