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Goodnight,Goodbye.

Work Text:

有的人天生自带聚光灯,众星环绕,走到哪里都是万众的焦点。

官推发了sinatraa退役转项目的消息,一颗脉冲炸弹炸在了最近死气沉沉的owl圈。他的队友都在下面留言了,朴珉纪看着评论里各色哭泣的表情,删掉了对话框里翻译器复制过来的长篇大论。

good bye king
It was fun everything

GOODBYE

 

他在昨天队伍会议结束前五分钟才知道的,知道sinatraa决定退役。经理旁边的sinatraa看上去心情不错,脸色比之前失眠的那段时间好上了不少。那个昂着骄傲头颅的人,走到了他们面前,弯腰鞠躬,90度。

 

“im so sorry”

“thank you my team”

 

就算是隔离期间他的发型还是一样帅气阿,真不愧是sinatraa。朴珉纪心里暗想。

流泪一向不是旧金山震动队的风格,就算是告别相处一年多、一起拿过冠军队友,大家脸上也没被难过占据。悲伤的气氛没有一直停留在他们上空,本来就是一支快乐而温馨的队伍。

 

super又在因为rascal把吃完披萨沾满油的手摸到自己裤子上而在客厅里打闹;moth像平常坐在角落安静地小口吃着披萨……

看着和普通的休息日没什么不同,除了在最后每个人和sinatraa拥抱告别,拍了大合照后,围在一起喊———

“3 2 1 SHOCK THE WORLD”

 

不知不觉,朴珉纪起床就下午了。

昨晚失眠到早上,明月当空睁眼看着一片漆黑,在听到心跳的同时耳窝也湿了。他想,他是难过的。

窗外正夕阳西下,路上人很少,夕阳的余晖反射进来打到了朴珉纪的床上。本来就肿的眼睛被刺得更睁不开了。

桌子上的电脑睡前没有关掉,上面还停在半年前他们在费城夺冠的画面,停在sinatraa给他的那个最大的拥抱上。

已经在处处回避那个人的出现,但现实总是和他作对。门背面还挂着上次洗衣服送错的sinatraa队服,打开手机屏幕弹出来的也是sinatraa_ow的直播提醒…

 

“西八…”

没办法,他要去sinatraa的公寓把送错的队服还给他,一直放在自己房间里朴珉纪更不知道怎么面对。

 

今年的夏天来得太过静悄悄,少了喧哗,双层玻璃不但屏蔽了汽车噪音还把蝉鸣消除得一干二净。在朴珉纪踏进电梯,感受到头顶空调吹出的凉风,他才恍恍惚惚地反应过来上一个夏天已经过去。刚洗过还滴水的头发,凉凉地从空调房里出来的手臂,晒了一天充满阳光味浴巾,午后四下无人的落地玻璃窗旁,都成了手机相册里相关的昨日回忆。

夹在中间的季节,容易被遗忘,四月里真不适合做什么告白的决定。

 

公寓的电梯是漂亮的玻璃观光电梯,sinatraa他们的房间在最高的一层,电梯缓缓爬高,远处的落日从安静的洛杉矶混凝土森林里露出,城市边缘的地平线上落下的景色如星辰一般闪耀。

 

sinatraa明天早上五点飞机,这是他呆在这里最后的时间。choi给他开了门,有点惊讶,告诉自己jay刚开了直播在和粉丝聊天。

 

“我来把上次送错到我那里的队服还给他。”

 

客厅里都没有人,choi和striker各自在自己房间里打游戏,朴珉纪坐在沙发上看着sinatraa那扇房门,他不敢去敲。正巧,出来路过厨房的striker热心地帮他敲了门,还推开了

“jay——violet is waiting for u”

 

里面的人摘掉了一半耳机,朝门外声源看去,目光越过了门口的striker,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自己。

sinatraa伸长了脖子,对他挤眉弄眼问了一番什么事。朴珉纪只好拨浪鼓般地摇着脑袋,连忙在直播间chat里说让他先直播,不是大事,自己等他下播。

 

其实大可以不这么麻烦,直接把衣服放在客厅就能回去,现在扭扭捏捏地坐在外面等他,到底是在期待什么呢。

手指不知道第几次描过队服袖子上的两座奖杯,白色房门被拉开了,头发还维持着被耳机压乱的状态,sinatraa皱着眉头靠在门框上盯着自己。

被盯着的感觉真的很糟糕,何况对象是sinatraa。

朴珉纪有时候会觉得他是匹狼,可能是因为他张扬的眉毛,又或者是因为他锋利而有棱角的侧脸,或因为他自信狂妄的性格。呵,到底是为什么,他也不知道,朴珉纪只知道在sinatraa的注视下,光是从客厅到进入房间的这段距离就足够让他心虚腿软。

 

他总是不爱开灯,房间很乱明显sinatraa在收拾行李。到处都是的盒子让朴珉纪没地方站,在把队服随手扔到sinatraa手上后,坐到了唯一空出来的床上。

 

“你的队服”

“上次他们送衣服送错了”

 

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冷冷地,装出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这是朴珉纪最擅长的事。

sinatraa爱穿有兜帽的卫衣耍酷,房间空调开得很低,木地板太冷使他把脚趾都卷缩起来。朴珉纪不想看到他的脸,就盯着电竞椅上的轮子发呆,在编着能结束话题的话。

 

“你上来就为了和我说这个?”

 

“嗯?说句话,violet。”

 

都在空气里对峙,骑虎难下偏偏朴珉纪又执着得不甘示弱。

 

“我以为没等到告白,至少还会有告别。”

 

“队服留给你了,胆小鬼。”

 

sinatraa把队服套在了朴珉纪身上,重重地贴着他身边坐了下去。

 

“你会怪我吗?”

 

两人并肩而坐,自己的副辅助虽然没再说话,但却窸窸窣窣地穿上身上的队服,他太冷了,冷得在发抖,冷得眼睛发酸。

 

“对不起。”

 

sinatraa盯着垂下头的朴珉纪,只有电脑屏幕和床头的睡灯让他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我也希望你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挺好的。”

 

还是熟悉的,蹩脚的英文。沉默太久,沙哑的声音从男孩嘴里说出。喉咙在发抖,英文说得更难听了,用紧了力气抿住嘴瞪大眼睛。难过,朴珉纪不能形容的,是心脏里住着的悸动被活活闷死的难受。

第六感在sinatraa多次缺席训练赛之后就告诉他有不祥的事情发生。要说出口的话被无限推迟,可能憋了大半个月?一年?

不过现在他决定把每次都快脱口而出的话永远憋在心中。

 

从sinatraa走出旧金山震动基地后,将会从他的世界里消失。那刻起sinatraa就成了他永恒的青春回忆,像夏天里的橘子味苏打水,让人兴奋的气泡一个接一个地消掉,最后变成一杯甜到腻喉苦涩的糖水。

 

“sinatraa”

“i want to kiss u again”

 

耳朵泛红的心跳,这次没有酒精的壮胆,朴珉纪是否还是清醒着自己也不得而知。难过和委屈灌醉了头脑,他不敢眨眼,怕瞪红的眼眶一眨眼淚就止不住地往外流。

 

“sure”

 

抵住的额头,sinatraa含住了微张的上唇,喘息间又带着一箩筐的温柔。双手捧着涨红的脸,小口嘬着软棉的舌头。左手安抚着发烫的耳朵,揉捏耳尖的软骨,拇指摩挲韩国男孩平时爱傻笑的脸颊。

眼角下沉,朴珉纪突然变成了抹鼻子掉眼泪的傻瓜。泪腺滔滔,都被双手捧住接住了,没把眼泪洒下却弄湿了整张脸。sinatraa帮他用拇指抹掉出逃的眼泪,下眼睑被搽得通红。

 

“别哭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亲你了”

 

sinatraa顺着把人扑倒,朴珉纪躺在床上,眼角还在潺潺流泪。

 

“我连女朋友都没亲过呢。”

 

“那我是你女朋友?”

 

“你迟了。”

 

低头,亲过为他出征的眼睛。希望停止一直的哭泣,到最后我还是会在意你的眼泪。

 

“嗯。”

 

“我还有最后几个小时。”

“来,一起睡觉吧。”

 

“嗯。”

 

“再哭我就把你扔下床了。”

 

“嗯。”

 

sinatraa把朴珉纪拉到枕头上,外星人修长的手臂揽过了他的肩膀。垂头丧气的人把手端到胸前,闭上眼睛不再说话,头窝在sinatraa的胸前。

 

“你话变得好少。”

 

靠在sinatraa身上,能在他说话时感受胸骨的震荡起伏,触感告诉朴珉纪这一切都是鲜活而真实的。

 

“我怕一说话眼淚又涌出来了。”

 

隔壁温热的身体,两颗心脏靠在一起跳动,他是银河,能包裹住朴珉纪所有的哽咽。那些说不出口成为的遗憾,可能一早就随着日落埋在了地平线下。

朴珉纪和sinatraa从来没有互相说过goodnight,他们经常双排,但结束下线前从没说过。哭泣是项消耗体力的运动,大哭一场让朴珉纪筋疲力尽,眼皮原来越重,他想这次是不是要说点什么呢。朴珉纪是不想睡的,怕睡着之后世界又会被他哭醒,但偏偏sinatraa身边有种未知的魔力,能让他安心。

 

“viol2t goodnight”

 

“sinatraa goodbye”

 

好像又回到了那个下午,朴珉纪站在落地玻璃窗前和震动队的队员说hi,阳光很刺眼,嘴笨的他开场的自我介绍说太快。他真的好讨厌说话,可是那个戴着兜帽的人说话真的好好听,好好听。

好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