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LOVE SLAVE

Work Text:

无法从梦境中自拔是件可怕的事。

 

坊间曾经传出过有人在梦里被勒死的真实事件,一度使人们不敢安心睡眠,然而只是浅眠是无法让身体得到充分的的休息的。

 

传闻不过是一时的,当事件的阴影渐渐过去时,原本习惯熟睡的人们重新返回正常生活的轨道,并相信传说并不可信。

 

鲁鲁不害怕在梦中迎接死亡,因为他的梦里,永远只能看到自己,他是这般寂寞的,如此渴望有谁能够闯入梦境。

 

于是那一天——

 

过于倦怠的他,一躺下便进入了通往常一般所能目及的白色梦乡。他静静的躺着,直到温暖的双手触碰到他的脸颊时,不断地抚触让敏感的他睁开眼睛。

 

罗罗?

 

罗罗似笑非笑的扬起嘴角,小心的捧起鲁鲁的头,没有下一步预示,只是脉脉的看着他。

 

鲁鲁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无限的哀伤与无可奈何,仿佛罗罗一直默默跟随着自己,他们真正相处的时间却少得可怜。罗罗是因这个而难过吗?

 

让鲁鲁靠在自己的腿上,一声不响的罗罗弯下身,径直封住了鲁鲁的唇。

 

罗罗!嗯……

 

来不及反抗的鲁鲁只得任由罗罗,绵缠的吻勾起了血液的逆流,那猛然浮现的欲望不知何时占满了整具身体,鲁鲁不自觉地给与罗罗相同的回应。

 

如果这是永远都不会醒来的梦就好了……

 

顾不得思考这样的问题,吻加重了浓烈的情色感,尚还有一丝理智的鲁鲁慌忙向要推开罗罗,怎么能和自己的弟弟……但罗罗毫无松手的意思,沉沉的吻着,使鲁鲁完全明了了他所有的悲伤。

 

激烈的吻使周围的空气灼热了起来,疲软的鲁鲁无法招架,他睁开眼睛,罗罗眼角的泪滴入了他的眼内。咸湿与忧郁的味道一起侵入了鲁鲁的心脏。

 

尼桑……

 

当两人快要窒息时,罗罗抬起头,轻轻地唤了一声,似乎意味着什么。还没有等鲁鲁反应过来,罗罗就脱下了他的衣服,更肆乱的亲吻着。被突袭的鲁鲁只得随着罗罗起伏的身体一起跟着律动,然而罗罗的爱化为快感涌进他的体内时,宛如被电贯穿身体。鲁鲁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无法自抑的想要更多的索取一些,更多一些。

 

啊!

 

不知该把这称之为恶梦,出了一身汗的鲁鲁试图忘记所梦见的一切。在他的心里,罗罗不是这样的人,至少他的性格不算主动,即便是喜欢上一个人也不会立即告白。

 

如果罗罗真的对自己做了那样的事,自己会怎么样呢?

 

鲁鲁辗转反侧,无法入睡。床柜边的镜子照射下,他隐约觉得皮肤比以前更亮了。

 

这是发生在那场梦境之后。

 

鲁鲁不愿想象下去,为什么一定是罗罗呢?猜不透这个梦境的真正含义,鲁鲁裹紧了被子准备继续睡觉,正在这时他的门吱啦作响。

 

门开了。

 

如同现实中的梦境,鲁鲁相信着自己的所见——站在面前的的确是罗罗。

 

是罗罗啊。。。鲁鲁匆匆拭去额上的汗来掩饰自己尚未平息的惊魂。

 

尼桑。

 

罗罗倒是异常冷静,他只穿着一件过膝的白衬衫,领口前排的两三粒纽扣不知是不是故意没纽,敞开所能见的大片肌肤非常的诱人。他走到鲁鲁的床边,掀开被子,和鲁鲁睡在一起。好像小时候,两人一起玩耍然后累了就一起拥抱着睡觉的场面,然而鲁鲁狂躁的心跳却预示着什么即将发生,不安的神经微微刺痛着,他似乎明白但不甚理解,鲁鲁想要深呼吸,不想这个时候被罗罗找到了空隙抓住了双手,动弹不得。

 

就在这时,真正的梦境才刚要开始。

 

不用费太多的力气,罗罗很快牵制住了鲁鲁,干脆的横跨坐在鲁鲁的身上,满是落寞的看着鲁鲁。

 

尼桑你很寂寞吧?

 

边这么说着,罗罗用指尖滑过了鲁鲁的颈脖间,瞬间的抽搐使他跳动起来,快速的喘息刺激着感官,无人能料想鲁鲁的体质是比罗罗还要敏感的。只是轻轻那么一拂动,鲁鲁的身体就完全绷紧了起来,罗罗试探性的又触碰了一次。

 

接着时大时小的吻落了下来,鲁鲁知道没有反驳的机会,他只好慢慢闭上眼睛来接受。罗罗沿着额发一路吻下去,当吻及唇瓣时,罗罗用力叩开鲁鲁那紧闭的牙关,突刺入的舌尖已有了寻求的意味,在口腔内肆意的翻动着,鲁鲁被罗罗挑逗的不知如何是好,被压倒着发出浅浅的悲鸣声。但罗罗并不会因为鲁鲁这点求饶而减少索求,两人不分彼此的热吻将整个空间内的气氛提升了起来。长久隐藏在体内的本能,被浓烈的吻点燃,烧遍了全身。

 

嗯……

 

鲁鲁试图让罗罗退出,这谈何容易?罗罗不仅没有按着鲁鲁的意愿,反而加重了吻。湿热的吻让鲁鲁乖乖投降,不再反抗,顺着罗罗的心做。但是他的心中依然是愤怒的,带着不平的。一滴饱含坚毅的泪水滑过他的眼角,罗罗立刻凑过去将它舔舐干净,泪水咸咸的也是温柔的。罗罗专心的吻着鲁鲁的眼睛,过了好一会才重新吻回了他的胸口。

 

似乎是记起什么似的,罗罗着手脱去了鲁鲁的睡衣,不一会就将衣料便随意的丢在了一边,然后罗罗也脱下了衬衣,鲁鲁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罗罗,一丝不挂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尼桑……

 

罗罗软绵绵的呼唤着鲁鲁,顺势倒在了鲁鲁的身上,那微烫的身体让鲁鲁怀疑也许罗罗发了烧。

 

如同是条充满魅惑与性感的蛇,罗罗匍匐在鲁鲁的身上,接近狂乱的身体肆意的扭动着,故意让鲁鲁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鲁鲁也很快有了反应,大片大片红晕出现在那原本是白皙的皮肤上就是最好的证明,那里也无一例外的被罗罗细心的爱抚过,更散发着诱惑的色泽。

 

啊……

 

鲁鲁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呻吟了,每一次轻吟就让他觉得自己更加淫荡了,更加厌恶自己会有这样的反应。再怎么说也不能和自己的弟弟做这样的事,他在内心苛责着自己。可是同时他是那么诚实的回应着罗罗,无意识的牵起了罗罗的手,紧紧地,十指相扣。

 

他想他是爱他的。

 

发着低烧的罗罗没有注意到这点,迷迷糊糊的吻遍后,他轻轻地按压着鲁鲁的小腹,于是鲁鲁的欲望完全被激发了。

 

想要……

 

事实上,连鲁鲁都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身体的本能反应总是与真实想法相反,然而这是人无法控制的。

 

罗罗似乎只为了等这句话,向下跨坐了一点。迅速的来回抽插将两人纷纷送上了愉悦的深渊,鲁鲁再也抑住那甜美的呼唤,一遍又一遍吟着罗罗的名字。

 

尼桑……尼桑……啊……

 

罗罗加重了力道,只能和尼桑融为一体,只要和尼桑融为一体。因为疼痛而不断流下泪水,他却是那么幸福。

 

尼桑……尼桑你是我一个人的……

 

啊,是的……

 

鲁鲁半昏迷的状态回答,两人交叠的身影宛如相互争打的小兽,充满着侵略性。

 

尼桑……快……

 

罗罗又喊了鲁鲁的名字,仿佛是心灵相通一般,鲁鲁照着他的意思进入了罗罗的体内。

 

或许是第一次,罗罗的后面窄小而炙热,鲁鲁搂住他纤细的腰肢,比罗罗刺入时更加用力。

 

让我去……

 

你知道吗?鲁鲁凑近罗罗的耳边说道,和发烧的人做会觉得特别舒服。

 

确认了彼此将永不分开……罗罗又压过了鲁鲁,口中不断喃喃的唤着尼桑。瞬间抽出的清醒,只是让鲁鲁觉得罗罗的那份爱浓烈而深刻,满溢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语言任何词语可以用来形容。

 

尼桑……

 

罗罗不可自制的再度埋下头,吸吮着,直到他体内一滴不剩。

 

不…罗罗……

 

尼桑……

 

他们彼此温柔的唤着对方,已不在意技巧是否高超,哪怕是很小的回应都可以永远记得。

 

…… ……

 

一夜后的疲倦后,罗罗蜷缩在鲁鲁的身边睡着了,鲁鲁擦拭罗罗额头上的汗,他的热度已经褪去。鲁鲁轻轻的吻了他的额头,这个小小的吻惊醒了罗罗,他满眼湿润的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个朦胧的尼桑。

 

尼桑。

 

罗罗。

 

鲁鲁淡淡的微笑着,伸手舒展开罗罗常常紧皱的眉头。罗罗抓住了他的手,像是眷恋般生怕再次失去他而藏在了怀中。

 

你是我的。

 

如果还有来生,还有轮回,他们希望就像这梦境,永远都不结束。

 

END
2008-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