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夏日里的一天

Work Text:

“Niiiiiiiii chan!”理子欢声尖叫着,奔向校门外站在一起的两个男生。

啊,妹妹真好。几周不见,这么想哥哥。田崎敬浩看了一眼旁边对自己摆出嫌弃脸的弟弟,明明差不多大,男孩子大概是比女孩子早熟吧,对哥哥不感兴趣了。

女孩子真好啊!

刚在心里发出这样欣慰的感叹,敬浩就看见理子扑到了臣的怀里。后者在人来人往的校门前尴尬又无奈,然而并没有推开她。

田崎家的长子再一次心碎了。

 

田崎家的父母在长子三岁那年收养了襁褓中的登坂,想着有个人陪着即将出生的宝宝一起长大也不错。数年后了解到这个动机的田崎敬浩略微崩溃:我也才差了三岁啊,三岁就不能算“一起”了吗?

 

理子擀着饺子皮儿,手下飞快,敬浩来不及包,积压了不少。

“臣,过来搭把手啊!”长兄循循善诱,“我教你包饺子。”

“不要。”登坂从书上移开眼,审视了那些饺子,“丑死了,谁跟你学。”

满手面粉的理子捏着围裙笑弯了腰。

“喂,喂!”冲着两个方向各吼了一声,这是长兄最后的威严了。

“Niisan,我书包里有这几天的情书,你查收一下。”

不用想,不用想,肯定是在叫臣。他田崎敬浩年长妹妹三岁,有长辈在场就是理子的“aniki”,没长辈在场就是“Takahiro”。登坂广臣就比她大了几个月,永远享受兄长称谓,时常有敬语掉落。

“好烦啊,你帮我处理吧。”

“臣,你至少看看啊。”又开始絮絮叨叨,“哥哥我可是……”

“没几个人喜欢的呢!”理子在他面前放了最后一批饺子皮,围裙一扯,去洗手了。

凭什么,凭什么,那个小混蛋,眼睛没我大,也没有这么漂亮的酒窝,现在的女孩子们,包括理子,都瞎了眼,喜欢他!我这个哥哥做得好没意思啊。

恨恨地包着饺子,两个小坏蛋一个剁碎了菜肉就跑去看书了,另一个揉了面擀了皮儿也溜了,留哥哥自己在这拌馅包饺子,一会儿煮饺子也得我干。

举着汽水路过的理子瞥见新包的几个饺子,俯身凑近长兄耳边。

“那个……”

啊,妹妹对长兄有什么专门的话要说么?

“饺子露馅了。”

 

二位小祖宗各干各的去了,长兄一气之下没包完全部的饺子皮,冷藏了一部分。唉,说句公道话,理子擀的皮儿比爸爸擀的好用。

饺子不很够,三个人你争我抢了整整一顿饭。高中生的胃都是无底洞,趁敬浩和妹妹刷碗,登坂出门拎了一袋面包零食饮料回来。

进家门时,兄妹俩正坐在窗边吹风下棋。因为妹妹在家,哥哥就没脱上衣,背上已经湿透了。登坂装作路过扫了一眼棋局,敬浩的汗绝不只是因为暑热而出。

开了一听葡萄味儿冰汽水递到他手里,又拿了常温雪碧给理子。

理子不依:“我也要冰的。”

登坂拿了一听冰凉的往她手臂上一贴,在小姑娘躲闪间满脸笑意:“过两天生理期肚子疼你可不许磨人。”

理子老老实实地打开了那听常温的。

登坂把这听冰凉的打开,一口面包一口汽水,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理子聊着,眼看敬浩一点点逆转局势,一下将了理子的军。

“都赖你!”理子后知后觉,跳起来打登坂。

登坂高高举起汽水,怕拿不稳洒出来。这可方便了理子,一个劲儿的戳他那侧的腰。嘴上还变本加厉地报复:“林黛玉死了,在宝玉宝钗成亲时死的!”

登坂回头看了一眼扣在茶几上的《红楼梦》译本。这种级别的名著,他也听说林黛玉会死,但没想到是在宝玉宝钗成亲时。气死了,看书看得快了不起吗?

把面包汽水放好,钳住她挥舞的手,在头顶上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再这样,做不出物理题别来找我。”

“你生物作业做不出来也别找我!”

田崎敬浩笑吟吟地看弟弟妹妹掐架,晃晃手里的罐子,啊,喝光了。迈开长腿,拎过便利店的袋子,随便拿了一听正想打开继续喝,那边两个人立刻停止内讧,一齐冲他喊:“放下那听苏打!”

 

制止弟弟妹妹掐架的最有效方法就是让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比如你自己。

——在院子里被追了三圈的田崎敬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