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ff7][SC]Wheel

Chapter Text

他在一片混沌中睁开眼睛。头痛得厉害,仿佛所在的整个空间都被颠倒了一般,视野里覆了一层厚厚的似尘似雾的东西,让他在恍惚中看到几丝银色的光亮。

耳边不远不近地传来几声甜得发腻的低喘,他愣了片刻之后发现这个声线竟与自己的一样。

这是——他发出来的声音吗?

这个认知仿佛打开了他神志的开关,一瞬间所有的感官都再清晰不过地调动了起来,不过却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就好像无比有序地排着队。头痛仍接连不断地袭击着他的神经,但他至少能勉强看清眼前的景色了。他感到自己的眼睛里盛了些水汽,所处的房间正透过这层薄薄的液体略带扭曲地映入他的瞳孔中。

几根晃动着的银丝将视野切了开来。

他紧接着听到了自己口中再次发出那种过分沙哑而娇媚的声音。他蓦地睁大了眼睛,用牙齿咬住了自己的唇。

身后传来几声低笑。有人用手轻柔地抚过他的头发。

克劳德在听到这个声音后全身都僵直了,血管几乎冻结住的感觉让他起了鸡皮疙瘩。这时腹部的胀痛感终于姗姗来迟地传向他的脑中。

有什么东西——正在他的肚子里抽动——

好痛——

他的一声痛呼取代了之前若有若无的喘息。克劳德猛地抬起身,试图向后看去。

一双手扶住了他的肩膀。“怎么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语气里是听不出情绪的平和,“不舒服吗?”

在看清身后之人的面庞时,他几乎浑身都痉挛了一下。对方在看到他反应时微微地变了变神色,一种捕捉到有趣事物的意味悄然浮起。

“——萨菲罗斯!”克劳德喊道,却没料到自己的声音竟如此沙哑而没有气势。他竭力想要向后退,远离这个如梦魇般的男人,却被一双有力的手禁锢住了腰部,让他动弹不得。

激烈的动作让深埋于他体内的东西几乎转过了一大圈,克劳德感觉自己脑中有什么“嗡”地叫了一声,忍不住发出叫喊。他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正赤裸地躺在一张凌乱的床上,而萨菲罗斯则相对衣着整齐,比他大了整整一圈的身躯如一片阴影覆在他身上,胯部紧贴着自己的臀部。他不用思考也明白了是什么在他体内给他带来痛苦。

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

是幻觉吗?是在做梦吗?不对,他的潜意识怎么可能会想和自己的宿敌做这种事情!?

克劳德大口喘着气,沾着生理性泪水的眼睛努力拼凑出一个凌厉的目光,投向面前的人。

“是我,克劳德。”萨菲罗斯说道,“我弄疼你了?”

这根本不是有没有弄疼的问题吧!

克劳德咬牙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明明已经……啊啊……”

他还未说完,便感觉插在后穴中的东西抽动了一下,克劳德没来得及咬住嘴唇,呻吟声清晰地从他口中漏出。

“我明白了。”萨菲罗斯的声音中含着几分玩味,下身的动作却没有停,引得克劳德不断发出艰难的喘息,“你也到这个世界来了,是吗?真正的你。”

“你……在说……什么?……唔啊……”

“我的意思是,克劳德,你现在已经在另一个世界里了——另一个平行宇宙。我在几年前就过来了,本以为我是唯一一个。不过,你也过来的话,倒是会更有趣。”

“我……不明白……混蛋,停下……放开我……”

“这个世界和你所知道的那个不太一样。这里的性别分为Alpha,Beta和Omega。”萨菲罗斯顿了顿,低下头凑近克劳德泛着红的脸,发丝抚过之处仿佛让他的皮肤燃烧了起来,“而你,是Omega。三个性别中处于最下层的那个,对Alpha有着天生的臣服。”

克劳德竭力别过头,想要避开萨菲罗斯灼热的气息。他感觉到男人的手指正在自己的腹部打着转。“你知道吗?这里,Omega的这里,是可以孕育生命的。你的肚子里有一个子宫——你可以成为一个母亲。”

他都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克劳德感到自己头痛欲裂。“……闭嘴!快放开我……我要杀了你,萨菲罗斯……”

回应他的是嘲弄般的轻笑。“我已经标记过你了,克劳德。你当时很顺从。你喜欢我。崇拜我。所以你同意了。”

“——我没有强迫你。”萨菲罗斯伸出手探向克劳德的脖颈后方,按了按那处隐秘的腺体。克劳德的身体抽搐了一下,莫名的快感冲向他的尾椎。“我的阴茎在你体内成结,我的精液灌满你的整个肚子。”

萨菲罗斯过分直白的话语在克劳德的脑中炸开几团白光,他的后穴忍不住绞紧了,让面前的人发出一声满足的闷哼。

“听到这些很兴奋吧?不过你要是真的怀孕了会很麻烦的,所以之后有让你吃药,安全且保险的那种。”

“为什么要这么做?”克劳德从喘息中抽出空来问道,“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啊……这个世界现在……是什么时候……嗯啊……”

萨菲罗斯在他耳旁低语了一个日期。

克劳德睁大了眼睛。

这个时间线意味着什么都还没有开始。他还是神罗的一个普通士兵,萨菲罗斯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一等特种兵,全民的英雄。扎克斯没有死,爱丽丝没有死,他的家乡,他所有在意的人都还在。

在非常短的一瞬间,他为这个认知而感到难以抑制的开心。

但事实上什么都已经开始了。萨菲罗斯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证明。杰诺瓦计划早就开始了,并孕育出了无数个试验品,只不过勉强算得上成功的只有三个,也就是现在正身处1st层级的三位神罗顶级特种兵。

“你到底想干什么萨菲罗斯?现在……所有的问题都还没有切实地暴露出来吧?”

“嗯……你是指重获了第二次机会吗?”萨菲罗斯说道,将自己的阴茎从克劳德泥泞的后穴中抽出,然后再整根没入。克劳德瞬间拔高的呻吟声无疑取悦了他,他伸手抵在克劳德下巴上,强迫他仰起头。

“无论你打算做什么,我都会……阻止你……唔唔!”克劳德称得上是倔强的宣言被打断了,仿佛是为了惩罚他的不自量力,萨菲罗斯恶劣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克劳德勾挂在他腰上的双腿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就凭你现在这个样子?真敢说啊,克劳德。”萨菲罗斯低声笑起来,将手指探入克劳德的嘴中,略显粗暴地搅动着他的舌头。

克劳德发出被噎住的声音,然后毫不犹豫地咬了下去。血腥味在他的口腔内绽开,铁锈一般的味道从他的舌尖上蔓延开来,他看到萨菲罗斯微微皱了皱眉。但侵入他口腔的手指并没有因此而停止进攻,反而更加向深处探索,坚硬的指甲触到了他的喉口,克劳德反射性地干呕了一下。

“不要想违抗我。不要想逃离我。”萨菲罗斯压低声音,“你是一个已经被标记了的Omega,离开我你是无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需要我为你简单介绍一下吗?……哈,不,让你自己亲自了解或许会更好。”

萨菲罗斯口中陌生的名词并未在克劳德的思绪中停留过久,他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变得很奇怪,被萨菲罗斯毫不停歇的动作牵出一阵阵混杂着痛苦的快感。他感到自己后穴的内壁正紧紧包裹着那根粗大的事物,切实地勾勒出它的轮廓。他的阴茎并未被触碰过,身体却已经被推上了高潮,本来不该被如此使用的地方正饥渴地吞吐着对方的性器,交合处淌着水,身下的床单早已湿透。

“已经感受到变化了吧,克劳德?你的身体是这样敏感淫荡。现在还不是你的发情期。等到你的发情期到来后,你会主动地渴求我,你会哭泣着跪在我身前,求我给予你纾解。”

“不要……说了……呜……啊啊……”

下体仿佛被彻底贯穿,这样的触感比他曾经被贯穿于那柄正宗上更为清晰且强烈。他仿佛又像那时一样,身体浮空,没有任何东西供他支撑,唯有那根插入他体内的东西主宰着他的位置。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命运到底为什么折磨他一般地把他送到这里?

绝望乘隙而入。他的身体越在其中获得快乐,他的精神就越被这个负面的情绪所笼罩。萨菲罗斯是已经噬入他骨髓的剧毒,仿佛他只要仍然活着一天,这种剧毒就会追随他一天,犹如最坚固的锁链,将他整个人都缠绕至无法呼吸。

克劳德抬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在萨菲罗斯下一次撞击时发出一声低泣。“我不会臣服于你的。”他低声道,“永远不会。”

“就是这样,克劳德。”萨菲罗斯不由分说地用蛮力拉开他的手臂,让克劳德看着自己,“如此倔强,如此美丽。这个世界本来的你,什么都不知道,只会用那种崇敬的目光看着我,在我身下顺从地承受。虽然那样省去了许多麻烦,但时间久了也会很无趣——”

“——克劳德,真正的克劳德,给我带来更多快乐吧。”

“呃啊啊……停下……”

克劳德发出大声却尾音上扬的呻吟,萨菲罗斯将他整个人半抱了起来,一手抵在他的背后,一手掐住他的臀部,将他深深地按向自己的性器。克劳德感到自己仿佛被什么钉住了,快感在痛觉的最末端开始溢出,并不断堆积。他感觉自己的后穴仿佛不再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了,而是某个独立的器物,被肆意玩弄着。内壁抽搐着承受越来越快的摩擦,在穴口吐出粘稠的白沫。

“克劳德,你是……我的人偶。”萨菲罗斯如此宣言,他将自己的性器挺入克劳德身体的最深处,同时弯下身咬向后颈处那个本就覆了一个伤痕的腺体。

克劳德能清晰地感受到大量液体正冲刷着他的体内。好胀……好痛……他金色的眉毛因为痛感和极致的快感而纠在了一起。他伸手环住萨菲罗斯的背,指甲陷入皮肤。

高潮过后,萨菲罗斯松开了他。他已经完全脱了力,失去萨菲罗斯手臂的支撑后便像个木偶般滑倒在床上,只有胸口还微微起伏着,腿根时不时地抽搐一阵。萨菲罗斯凑过来,为他抹去眼角不自觉溢出的泪水。

“……扎克斯,他还活着吧。”克劳德开口道,声音却是绵软的。

“嗯。”

“我想见他。”

萨菲罗斯沉默了一阵。克劳德并没有期望他会同意,他已经做好了被萨菲罗斯囚禁在这里的准备,只不过他相信自己能够找到机会逃脱。

但出乎意料地,萨菲罗斯回答道:“可以。明天就可以。”

克劳德微微动了动。“真的吗?”

“我可没有把你一直锁在这里的癖好,克劳德。你仍是神罗的士兵,每天需要训练,有时也需要出任务,只不过比起原来多了一重作为我的恋人的身份罢了。顺带一提,扎克斯现在对你的认知仅仅停留在你是我的Omega上。你们,不是什么关系亲密的朋友。”

“……是吗?”克劳德苦笑了一下,不过这大概是他能得到的最好的情况了。身体仍然没有从刚才激烈的性事中缓过来,他也还没有搞明白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至少能见到扎克斯这个认知让他的精神振奋了不少。

无论如何,他获得了第二次机会。

脑海里仍有一个挥之不去的声音在喃喃着:你无法拯救任何人。你所珍视的东西在一个个地逝去。你太过弱小了。

克劳德咬了咬牙。

……这一次,我想要拯救你们。包括你……萨菲罗斯。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