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克片】十年后的他

Work Text:

片桐稔睁开眼,手指碰到了键盘。

视线里是一台老旧的电脑,屏幕上密密麻麻排列着言辞激烈的投诉邮件,零星参杂着几句熟络的联系。

“课长?策划案做好了,请您看下。”

比记忆中年轻许多的女职员敲响房门,将文件展开放在他面前。

“啊,这个有问题。”

片桐稔不动声色地翻阅,扫过一排排整理妥当的数据,伸出手指,在末尾的一处总结上点了点。

“再算一次,这里不对。”

女职员脸上划过一丝惊讶,似乎没料到向来仁厚的上司会对她的工作提出异议,低着头连忙道歉,拿起文件走了出去。

片桐稔捏了捏鼻梁,理解着身处的环境。

他与佐伯克哉走过的第十年,他们忙完公司的事之后,回到共同的家里庆祝周年,佐伯克哉自从创立AA策划公司,就忙得连休息日都没有,好不容易腾出时间庆祝,也是他负责准备的。

他记得他们交换了气息和亲吻,拉响了那个幼稚的拉花筒,然后佐伯克哉递给他一颗石榴?

石榴?

片桐稔回忆起来,他吃掉石榴籽,就失去了意识,再睁眼,就回到了过去。

看一眼电脑屏幕上的时间,他意识到这是十年之前。

“片桐课长!我们今天大获全胜!”

熟悉的高亢嗓门传来,片桐稔下意识露出微笑,他拉开椅子起身,走到办公室外面,看见了身材高大的本多宪二。

也是他的同事之一,被将来的佐伯克哉挖去公司的。

“恭喜。”

片桐稔温和地祝贺,他习惯性的用一只手握住另一只手的手腕,眉梢眼角与往日没有任何区别,却让人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课长,你今天好像有些不同诶?”

本多宪二挠挠头,大咧咧地问出众人心里的疑问。

“有么?”

片桐稔故作惊讶,语速低缓地反问。他说话的习惯和穿着风格没有丝毫改变,连话尾微妙的上扬都如出一辙,可就是与众人印象里的形象大为不同。

“佐伯君,可以来办公室一趟么?我有些话想问你。”

很快,他将注意力放在佐伯克哉身上,眼角弯曲的弧度变得清晰,笑意加深了些。

“我么?好的。”

一旁的佐伯克哉愣了愣,在众人好奇地目光里跟着对方走进办公室。

视野里的男人步伐相当富有节奏,西裤宽松的版型也遮掩不了他修长的双腿,双排西装极显腰身,清瘦而流畅,柔韧得恰到好处。

佐伯克哉下意识舔了舔嘴唇。

“佐伯君在想什么?走神了哦。”

片桐稔原本想问一问佐伯克哉的工作进度,借此确定自己回到了哪个阶段的过去,可一转过身,接触到对方此刻的眼神,就忍不住轻笑起来。

他太熟悉这个眼神了。

带着隐晦的贪婪和理所应当的占有欲,一寸寸打量着他的身体,似乎正估算要如何抱他。

片桐稔眼里透出几分纵容。

不过现在的佐伯克哉,还是太过稚嫩了。

佐伯克哉并没有在公司底下干多久,他积累了一定的人脉和财富,就顺利创办了自己的公司,而片桐稔也成为了他的总裁特助。

十年的创业经历不仅使他们感情深厚,使佐伯克哉成为更具魅力的男人,也让原本自卑软弱的片桐稔,变成了众人眼里稳妥而温柔的公司总助。

谁都知道,片桐总助是总裁的恋人。

可谁都不知道,在外总是胜券在握的佐伯总裁,是何等痴迷被自己的爱意呵护了十年的恋人。

年长者从温顺的兔子成为了狡猾的狐狸,一个眼神就足以引发年下恋人的情欲,他们在公司的每个角落做爱,他承受着对方无止境的索取。

“佐伯君,要回神咯。”

片桐稔伸出手,轻柔地搭上佐伯克哉的肩膀,他的声音低沉而柔软,下垂的眼角微微扬起,莫名让人想起了神寺里的狐。

佐伯克哉的呼吸变沉了。

片桐稔敏锐地注意到,脸上的笑意更深。

“是身体不舒服么?”

他轻声询问,再次靠近他正在出神的下属,身上传出男士香水浅淡的气味。

他记得佐伯君说过,这个味道,他从十年前就很喜欢。

他与年轻的佐伯克哉对视,温和的眼里写着关切,可又让人忍不住狐疑,因为那其中似乎有别的东西。

一些隐晦的,带着了然笑意的询问,亦或勾引。

突然,片桐稔的世界天旋地转。

火热的手掌摁住他的手腕,他的腰肢被迫大幅度后仰,后背撞到桌面上高低不一的文件,年轻的身体色情地摩擦他的胸口,尚未性起的器官威胁似的挤压他的腿间。

“片桐先生,你是在邀请我么?”

佐伯克哉俯下身,鼻梁几乎贴上片桐稔的脸颊,他的声音不如十年后磁性,但带着年轻而清朗的尾音。

“没有哦。”

片桐稔意识到一味寻找两个人之间的差别是无意义的,他想这大概是个梦境。既然如此,他心里的恶趣味难得冒了头,想要捉弄年轻的恋人。

片桐先生,这是他们成为恋人之后,佐伯克哉对他私下里的称呼。既然他们已经做过了,那么他也许可以放肆一点。

毕竟年轻的佐伯君呢,他也很想尝一尝。

“佐伯君,我的手腕有点痛,可以放开吗?”

他说着懵懂的拒绝,偏偏眼里酝酿着浓郁的笑意,好似刻意惹逗孩童的成年人。

佐伯克哉的眼里划过一丝狐疑。

他迟钝而善良的恋人突然变了一个模样,明明身体的反应没有变化,可往常柔软的态度里,参杂进了羽毛般的撩拨。

“……你是谁?”

他皱起眉头,手上的力道放松了稍些,略微拉开距离,迎上恋人温然柔软的眼角。

“发现了?”

片桐稔眨了眨眼,他抬起一条腿,用截然不同的蛊惑姿态勾上了年轻下属的胯骨,缓慢的摇摆起腰肢,隔着西裤磨蹭性器,好像交合时主动为自己寻求舒适。

“不用担心,佐伯君,的确是我啊。”

他的声线柔软极了,微微仰面亲吻下属的嘴唇,扬起的脖颈白皙而光洁,锁骨的轮廓从领口露出来,带着无尽的妩媚意味。

佐伯克哉依旧皱着眉,心头划过许多猜疑。

这是怎么回事?是R动了手脚?片桐先生去哪儿了?

“佐伯君的谨慎和十年后一模一样呢。”

片桐稔若有若无地叹气,眼里的笑意和爱意形成了微妙的平衡,他很自然地踢掉自己的皮鞋,像狩猎的蛇般,用腿攀附年轻恋人的腿和腰腹,脚趾蜷缩起来,轻轻刮蹭对方敏感的后腰。

“十年后?”

佐伯克哉呼吸发沉,敏感地捕捉到上司话里的关键。

“片桐先生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紧接着,他没头没尾地发出询问。

“这个啊……”

片桐稔脸上流露出与动作截然不同的纯真,他缓慢地眨眼,好似向主人表达亲近的猫,明明被人紧紧压制,却稳稳拿捏住气氛的主导权。

“我也忘了呢。”

他调皮地微笑,微微咬住下唇,有一种满是戏谑的语气建议道

“也许佐伯君让我高兴起来,我就能想起些什么?”

工作时间翘班出来开房,这是他们年轻时没做过的。

“佐伯……君……很厉害哦……”

片桐稔轻柔地喘气,他的衬衫纽扣已经被扯坏了,腰以上的皮肤毫无遮掩地暴露在空气里,背上的肌理微微紧绷,乳头被年轻的下属含在嘴里吮吸,连带着整个胸膛都敏感地泛粉。

他的掌心温柔地捧着对方的后脑,手指插进浅色的发里,鼓励似的轻轻摩挲,指腹像潺潺流动的溪水,四处游走抚慰,直到佐伯克哉的耳垂才停下,略带轻佻地揉捏。

“唔……”

佐伯克哉自喉间发出闷哼,罕见的气场对调并不使他排斥,相反,偶尔被人全然掌控的臣服感刺激他的观感,分明是他的进攻,可战场的走向却被对方握在手中。

他松开嘴里的乳肉,肉尖上的唾液拉出暧昧的银线,他克制地喘息着,耳后的敏感带在极富技巧的挑拨下成为了情欲的钥匙,他现在可以确定,这个眼角风情诱人的男人,的确是他的恋人。

再没有一个人能如此敏锐地知晓他的敏感点。

“怎么不继续了?”

片桐稔清浅地换气,他的眼角飞上温柔的绯色,逐渐晕染到整个面部,嘴唇被粗暴的对待过,原本不显眼的唇珠微微鼓胀,好似邀人亲吻的模样。

可他的眼神始终温和而包容,如同承载承载万物的土地,又好像土地上盛开的一株苍兰。美得含蓄优雅,吐露的气息使人着迷。

“……你们也是这样做的么?”

佐伯克哉控制不住地吻他,手紧紧扶住对方的腰肢,感受隐藏在西装底下的柔软肌理和线条,享用他放软的身体和温驯的姿态。

糟糕,他竟然有些嫉妒。

嫉妒未来的自己,将这个人宠爱成如今的可口模样。

“哈哈……你在嫉妒吗?”

片桐稔在佐伯克哉的事上保持着近乎本能的敏感,他开怀地笑出声,又在年轻的恋人羞恼之前献吻,暧昧地轻扯对方的领口,以一种磨人的速度缓慢勾走每一颗纽扣,用指尖在他的胸口画圈。

“想知道我和他怎么做的?”

他微微眯眼,嗓音软得好似浸透了糖浆,他扶住佐伯克哉的肩头,同时腰腹骤然发力,一个强势又漂亮的关节技,就让他们的处境彻底颠倒。

“通常情况下,当然是他更强势一点。”

片桐稔骑在佐伯克哉的腰腹上,自己脱掉了挂在手肘的衣服,露出柔软到几乎发出微光的身体。

他四十岁时心态自卑得可怜,常以为年轻的恋人会不喜欢自己衰老的身体,进而在情事里从不主动暴露。

可当他们之间的感情欲渐加深,他才了解到这副身体是佐伯克哉的媚药。

“不过,我们偶尔也会这样。”

片桐稔用玩笑的语气解释道,他微微抬起身体,再飞快地坐下,臀部端正地挤压着已经充血的阴茎,他加大了腰肢摇摆的幅度,丝毫不克制自己舒服的呻吟。

“佐伯君,你知道吗?”

他俯下身,靠近佐伯克哉的耳垂,吐出的气息有迷人的甜香,内容却火辣得令人呼吸发烫。

“十年后的佐伯君……会很用力的上我,就算我哭着求饶,也一定要射够他要求的次数。”

“就算我拒绝也不可以,他会在会议室上我,让我含着他的精液办公,再在厕所调戏我,直到我哀求他做爱……”

“我们也去野外,就在家附近的公园,我被脱掉裤子,被压在树上射精,偶尔有路人经过那附近,我会很用力的加紧他的阴茎,逼迫他向我请求,说他想射在我里面。”

佐伯克哉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忍住的,他的呼吸变得很艰难,鼻尖浸满了身上人的香气,他无法控制的想象对方话语里热辣的场景,试图品尝片桐稔的唇。

“不可以哦。”

微凉的指尖拒绝了他,年长者好似阴谋得逞的狐狸,温软的教导道

“佐伯君是乖孩子,一定要正式的请求我才可以。”

“你……不要太过分。”

佐伯克哉皱紧眉头,他尝试翻身,却被极其巧妙地压得更紧,他想加重喘息的力道,却被柔软的胸肉挤压胸膛。

“我……”

他下意识吞咽,喉间烧起一团名为情欲的火焰,片桐稔的笑意愈清晰,他就愈燥热。

“恩?”

狡猾的年长者耐心地等待,他轻巧地勾起对方的皮带,用指尖轻轻推开拉链,赤裸的小腹抵住紫红肿胀的冠头,用平滑的皮肤和微微凹陷的肚脐安慰它。

“唔!……请……”

佐伯克哉忍不住咬紧牙关,他感觉自己会被撩拨死在床上,同时开始理解未来的自己,在十年的生活中对片桐稔的迷恋丝毫不减。

“请……请让……我……”

他沉重的呼吸,片桐稔此刻已经脱掉了裤子,浑身赤裸地骑在他的身上,明明是弱势的处境,可似笑非笑的眼神又明摆着告诉他——

现在,佐伯克哉才是玩具。

“佐伯君,你不习惯请求吗?”

片桐稔好似日本神话里靠吸食男人阳气存活的艳鬼,他轻柔地摇曳身体,用微微张合的穴口吸吮已经变得粘哒哒的冠头,殷红的舌尖在牙齿的缝隙出没。

食物已经摆好了曼妙的姿态,就等待食客支付应有的酬劳。

“请……让我……进去。”

佐伯克哉断续地请求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对片桐稔听之任之,可年长者身上的香甜太过迷人,叫他忍不住想要沉沦。

“可以哦。”

片桐稔满意地微笑起来,他抬高了臀部,用臀肉摩擦佐伯克哉的冠头,指尖沾上那些黏浊的体液,送进自己的身体。

“唔……”

他浅浅地皱眉,指腹在穴道里扩张,毫不留情的刺激着敏感点,承欢已久的身体自主分泌出更多的黏液,随即迎接他唯一的来客。

“片桐先生……太……紧了……”

佐伯克哉发出一声沙哑的低呼,他的额角暴起狰狞的经络,喉结的轮廓在沉重的呼吸间愈发清晰和性感,腰腹的肌肉线条年轻而有力,可这一切都抵挡不住年长者湿滑热辣的身体。

“请……请让我动……”

接下来的话语变得流畅起来,年轻的下属还从未被如此对待,他喘息着再次请求,想要抢夺这场关系的主导权。

“还不可以呢。”

片桐稔摇摇头,他扶住佐伯克哉的腰腹,抬高丰盈的臀,再用力下坐,肉体击打出清脆的响声,穴道在进出间形成负压,几乎要将阴茎底部的精囊一同含进去。

太舒服了……他浑浑噩噩地想到,肚子里那根火热的阴茎太舒服了,似乎要将他整个人融化掉。

好舒服……还想要再……

“片桐……先生……”

佐伯克哉咬着牙发出低吼,他意识到年长者的目光终于迷离起来,眼角溢出晶莹的泪水,他抓住仅有的时机,抄起对方沁出薄汗的膝窝,重重将人掀翻在床上!

“捉弄人也要有限度,你这个色情的家伙。”

他懊恼地皱眉,狠狠亲吻对方微启的嘴唇,吞吃他的呻吟和游刃有余,贯穿这副淫乱到足以使人甘愿丧命的身体。

“很……棒哦……佐伯君……”

片桐稔很懂得适可而止,他觉察到年轻的恋人连挺腰的力道都透露出凶恶,意识到方才的戏弄已经让他很难受了,便温驯的打开身体,承受对方的报复。

该死,该死。

佐伯克哉心里暗骂,即使被插射了三次,被潮红浸满了每一寸皮肤,眼泪顺着额角划进鬓发,片桐稔的眼神始终含着一丝纵容。

幼稚的不甘心占据了他的大脑,仿佛彻底沉沦的人只有他一个。

“片桐先生……呼……你还可以么?”

即使如此,他也不能毫无顾忌的折腾对方,他清楚这个男人的年纪和体力,每一次的索求都保持着微妙的克制。

“没关系的……”

片桐稔温软地抚摸恋人的脸颊,献上唇舌殷勤讨好,主动抬腰将脆弱不堪的敏感点送上撞击的方向,放纵地呻吟和享受,毫不羞耻地放下矜持和自尊。

“可以哟,佐伯君……”

他喘息着呢喃,缓慢地眨动眼皮,与恋人溢满情欲的湛蓝瞳孔对视。

“试试看吧……我想你还没有见过……”

片桐稔用舌尖舔掉佐伯克哉下巴上的汗滴,轻声给予许可。

“再一次,会失禁的……别担心,佐伯君……”

他沉下腰,用身体制作出世间最甜美的陷阱,他是佐伯克哉最完美的恋人,蛊惑年轻的他简直轻而易举。

片桐稔展露出温柔的微笑。

“我也会很舒服……”

“你能做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