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克片】他的爱情

Work Text:

“片桐先生,我应该说过,不要熬夜做表格吧。”

暖橘色的灯光消失,屋内被窗外充沛的日光灌满,片桐稔微眯着眼,慢半拍的适应着眼前光线的变化,混着冷香的温热盖住了他的发顶。

被比自己年纪小的恋人摸头了……

“唔……对不起,佐伯君……”

紧接着,他被熟悉的怀抱拥紧,青年人劲痩而挺拔的肩膀成了他安眠的温床,西装外套光滑的面料是冷的,叫片桐稔不舒服地皱起了眉。

“冷……”

他轻声抱怨,好像他养的那两只擅长撒娇的鹦鹉,用额头去找青年人的颈窝,满是依恋地轻蹭,寻求对方的安慰。

佐伯克哉垂下眼,湛蓝的瞳孔宛如无机质的玻璃,怀中恋人亚麻色的发梢映在上面,意外酝酿出一片温柔的波光。

片桐稔似乎听见了若有若无的叹气。

“听话,张开嘴。”

这是一个介于火辣和温情之间的吻,佐伯克哉低沉的嗓音让片桐稔想起午后暖洋洋的日光,可他的唇舌又如同被晒得滚烫的柏油路。

“唔,佐伯君……我,我有点难受……”

片桐稔的鼻翼小幅度收缩着,肺部的空气以一种令人恐慌的速度消耗殆尽,窒息感点燃了这具身体里隐藏的性欲,从小腹烧到胸口,融化了他的骨肉。

他惊恐地抓住欲海里唯一的浮木,指骨,掌心,手腕,每一寸皮肤亲昵而色情的贴紧。懵懂的猎物慌不择路,甚至忘记了猎人比未知的海洋更加危险。

佐伯克哉不紧不慢地享用自己的食物。

年长者的皮肤光滑而柔软,大概是上了年纪,胸口的骨骼肌软化得好似女子乳房,他用犬齿轻咬,用嘴唇描绘,用鼻尖挤压,脸颊蹭到充血的乳头,好像吃到一团棉花糖。

“佐伯……佐伯,我不行……”

片桐稔蜷缩起腰腹,小腿和脚踝绷出性感的线条,他用大腿缠绕恋人的胯骨,纯情而火热的挤压磨蹭,股间的穴口自然充血,本能似的求欢。

“片桐课长。”

佐伯克哉用空闲的手去找年长者的耳垂,留有余地,力道适中的拉扯揉捏,好似摆弄新奇的战利品。

他仁厚的上司,温柔的恋人,驯服的猎物,甚至……听话的性奴。

片桐稔浑身赤裸,暴露在溢满阳光的窗口下,眼神微微瑟缩,却依旧尽力的舒展身体,用青涩迷人的姿态勾引他昔日的下属。

糟糕,他看上去美极了。

“可以么?”

佐伯克哉亲吻片桐稔颤抖的眼皮,常年契合的身体在情事里变成折磨神经的道具,仅仅简单的触碰,就足以让年长者发出模糊而甜腻的惊叫。

片桐稔努力地眨眼,压住眼底情热的湿润,不想让自己显得太逊。太舒服了,光是这样,就舒服的让他想要哭泣。

“可,可以了……”

“恩!……呜,啊!……啊!!”

阴茎挤开肠道的力度大得几乎令片桐稔晕厥,他徒劳地张大嘴,挣扎挤出简短的音节。他通身骨骼挤进了不属于他的一节,胀热而痛苦,偏又合拍的好像本该如此。

“我痛……佐伯君,好痛……啊!”

年长者用鼻音求饶,脖颈高高扬起,锁骨窝聚满汗水,好似垂死的白鹤。

佐伯克哉没有安慰他。

他用力地抬腰,无视肠肉谄媚地吸吮阴茎,再如宝剑入鞘般干净利落,狠狠埋进那一片蚀骨的温柔乡。

片桐稔的意识模糊起来。

他被摆弄成适合承欢的姿势,臀部高高翘起,腰肢绵软的塌下,胸口被地面铺的被褥蹭得通红,他往前爬,想逃离背后的酷刑,又被拽回来,钉在阴茎上,挣扎成佐伯克哉喜欢的模样。

他带着哭腔尖叫和求饶,被迫说出淫乱的请求,在呻吟的间隙祈求怜爱,唇舌滑腻而火热,被玩弄成另一个穴口。

“佐伯……君……求求你……”

即使如此,片桐稔依旧向始作俑者雌伏,摇摆腰肢取悦,收缩穴道哀求,撇去羞耻,将身体的每一寸都当做贡品,献给他的爱人。

“片桐,回应我。”

佐伯克哉托住片桐稔的膝窝,将他宛如小狗般轻易的抱起来,充血的性器摇晃在空中,似乎对方生来赤裸,不需要掩体。

“佐伯……佐伯……”

片桐稔噙着泪水求饶,悬空的姿势加深了身体嵌入的程度,他几乎以为那根阴茎顶到了他的喉咙。他虚弱的张牙舞爪,企图逃脱钳制,反而更像受制于人的小兽。

佐伯克哉耐心地等着,交合的力道沉着而冷酷,热情和残忍在怀中的身体里横行,逼迫他的恋人成为他的雌兽。

“求求你……老公,请,轻一点……”

片桐稔终于无法忍受,他向上拱腰,性器用力的跳动,冠头涨得紫红,两颗囊带硬邦邦的鼓着,偏偏无法发泄出一滴。

“老公,老公,让我去……求求你……”

快感无情的堆积,他失声痛哭,仰头胡乱的甩动,大腿剧烈痉挛,拼命挺胯用性器穿刺空气,力道之大甚至让佐伯克哉差一点没摁住他。

“好孩子,乖,好孩子。”

佐伯克哉喜欢片桐稔崩溃的模样,他怜爱地亲吻恋人额角暴跳的血管,吮吸他颈侧浑圆的筋肉,然后屈膝跪在地上,用一只手合揽对方的双腿,再把另一只带着白金戒指的手伸到他眼前。

亲吻恋人的戒指才可以射,这是他的调教作品。

片桐稔野兽般吻他的手指,把那戴着戒指的手指含进嘴里,像口交一般舔吻到根部,热辣的喉口挤压着圆润修长的指尖。

而他的腰肢无意识的痉挛,小腹好像受精的雌兽微微鼓起,腿间的精液滴到了地板上。

佐伯克哉难耐地低呼,肠道高潮后致密得几乎夹断他的阴茎,但说真的,这很棒。

他亲吻恋人的后颈,那层微咸的汗浸透了对方身上的香,片桐稔后知后觉地挣扎,身体里的阴茎又一次肿胀起来。

“等等,我,我不行!”

他哑着嗓子反对,身体里却钉在另一个人的阴茎上,好似被绑上祭台的羔羊,心里恐慌更甚。

“再一次,一次就好。”

佐伯克哉温柔地吻他,在他放软身体,似乎要答应的前一刻,残酷地贯穿红肿不堪的后穴!

“啊……啊!!”

佐伯克哉欣赏片桐稔理智坍塌的瞬间,玻璃似的眼荡漾着甜蜜的爱意,说出恶魔的低语。

“一次就好,射尿给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