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驚鴻一瞥

Work Text:

「掉下去前記得瞄準,先生!」劊子手手指指著底槽提醒。

你也一樣下地獄吧,沒用的小廢物。

這是標準的希臘文,正宗的凱撒遺言。可不是什麼改寫的「你也是嗎?布魯圖斯」,即使從斷頭台的木枷下看來,羅伯斯比爾仍相信那是詩人的一廂情願。很可惜一如與他爭辯的人,他也不曾站在凱撒死亡的當下,現今他只能經歷自己死亡的當下。劊子手沒回答是好事,做這行職業的不該太愛說笑,若是生意興隆沒人感到高興。他的木枷被人抓住重新穩了穩,很牢。

羅伯斯比爾等待。

就要來了。

他默數。

群眾的喧嘩漸弱,他可以聽到他們的屏息

他咒詛。

該死,怎麼還不快來?

然後他聽見了,地心引力夾雜著四十公斤重的刀片滑下木溝的聲音,尖銳、呼嘯,有延展性──空氣擠壓在刃面之前搶先一步穿越他的皮層、血肉、脊椎骨,波盪慢了下來,近乎靜止

在刀鋒接觸到脖頸的千萬分之一秒,時間螺旋的腳步軋然停止。

「什麼東西?」

空無震盪起來。那不是聲音,那是一種清晰、牽動靈魂像水珠攀附指尖的張力。

「什麼?」

羅伯斯比爾全身緊繃。他的身體猝然開放在某種刺探之下,陌生的來人明顯不懷好意。不,他已經知道了,在這刻還不明白發生什麼事的人肯定愚蠢透頂,要不他們早已死於過度驚嚇。鐵鏽的氣味充斥鼻腔,他往頸後刺癢的涼意一抹,是血。

你是我的了。」斷頭台宣告。

血緩慢滲入鏽蝕的刀鋒像是一紙契約上娟秀的簽名,然後時間再度旋轉潑灑一地。他嚎叫著,那鐵製的梯狀刀片以堅不可摧的毅力吸食他,一吋一吋將他的靈魂抽取出身體,幾乎將他碾碎在形體的薄膜上。但它超越空間的特質無力可擋,那不存意識只求搾取的真空──感知以上的痛覺勒陷喉管,他驚恐地目睹自己的臍眼被吸力撕扯而開,緊接著肉色的細帶奔流而出,線條與色塊有著不同調性,散入空中如一幅抽象瑰麗的圖像。他已不成人形。龐然大物擁有他、納入他,成為他的新形體。

刃面擦過。

羅伯斯比爾的頭顱掉入底槽。

劊子手將拿起他的頭示眾,有些人說他們目擊他十四秒仍艱難地在眨眼。五十年後國小課本裡會有他的名字,再一百五十年人們會爭議著他的遺言是「我們將會逝去,不留下一抹煙痕」、「把我這樣的頭砍下來示眾不是天天都能看到的」還是「謝謝,先生」。

羅伯斯比爾的眼光高於這一切。他和其他亡魂俯視著巴黎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