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你该醒了。”

 

登坂听到有人这么跟他说。

 

昨天好像喝了太多酒,大脑中一片混沌的他辨别不出声音的来源,便放任着自己继续昏睡下去。

 

时钟滴答的声音让他陷入黑暗。

 

 

“臣!醒醒!”

 

登坂又听到了催促他起床的声音。

 

强迫自己睁开眼睛,朦胧中似乎看到了熟悉的眉眼。

 

“……岩ちゃん?”

 

 

“快点起来了,你不是还要去录音的?”

 

 

登坂眼前依旧模糊一片,他猛地甩了甩头,眼前的景象总算清楚了一些。

 

岩田打开紧闭的窗户,清晨的凉风绕过纱帘直直吹进屋子。

 

登坂略略瑟缩,冷风灌进衣服里激起一片鸡皮疙瘩。

 

岩田见他半天还没动作,有些奇怪地凑了过来。

 

“怎么了?”

 

好看的眼睛里满是关切。

 

 

喉结上下动了动,登坂最后也还是没说出什么,只能勾起嘴角笑笑。

 

“……没事。”

 

岩田在他嘴角落下一吻,随后走出了房间。

 

登坂随意一瞥,床头柜上的塑料瓶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

 

那是什么……

 

登坂拿起那没有任何标签的小塑料瓶翻来覆去地看,拧开瓶盖倒出几片白色的药片。

 

登坂皱了皱眉,他完全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服用过安眠药之类的药物。

 

“臣?”

 

岩田手中端着杯水再次踏入了房门。

 

他摊开手,手心显然躺着两枚白色的药片。

 

“来,把药吃了。”

 

登坂下意识接过,把药片含在嘴里,就着岩田端过来的水送了下去。

 

“我先走了,公司那边还有事。”

 

岩田撂下一句话便匆匆忙忙走了。

 

临走前还朝登坂挥了挥手,手腕上的手链闪着亮光。

 

登坂随后也起身,盯着灿烂的阳光恍惚。

 

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来,他的魂魄才好像重新回到了身体里。

 

要去录音了。

 

 

登坂收拾妥当,推开了房门。

 

街道上车水马龙,一派忙碌景象。

 

公寓楼下的白色花朵似乎开的比原先盛了不少。

 

角落里窝着的黑猫抬起眼皮,幽深的绿瞳注视着他的背影。

 

 

上了车,经纪人告诉他可以暂时休息一会儿。

 

登坂没有在交通工具上打盹的习惯,也就听着音乐看着沿途的不断略过的风景。

 

突然,车子停了下来。

 

“前面好像出事故了。”

 

经纪人解读出下车查看情况的司机隔着玻璃打出的手势。

 

手机突然响了。

 

 

“今天会晚一点回去。”

 

是岩田。

 

“有工作……?”

 

“嗯,有应酬。”

 

鬼使神差般,登坂打开了车门。

 

“大概几点能回家?”

 

事故现场周围早就拉上了警戒线,被围得水泄不通。

 

“十一点左右吧。怎么了?”

 

登坂艰难地从人群中挤进去,只见那翻倒的车底下露出一截染了血的手臂。

 

“……臣?”

 

电话里传出了岩田的询问声。

 

登坂耳边的风呼啸着,脑中轰鸣一片。

 

那浸在血里的手链刺痛了登坂的双眼。

 

他越过警戒线,没人拦着。

 

电话听筒里传出的声音越发焦急,登坂却根本无暇顾及。

 

他伸出手,在触碰到那截手臂的瞬间被人一把抓住。

 

“记起来了吗”

 

他听见那人这么问道。

 

……什么?

 

他听不明白,记起什么?

 

登坂看向那翻倒的车子,司机早已经倒在血泊中,整个车身压在他身上,只留一截手臂还露在外面。

 

 

他取下那条手链,擦去上面的血迹,金属的雄鹰翅膀上刻着几个字。

 

[HIROOMI]

 

登坂伸出手,手腕上是一模一样的手链,只是刻的字却不同。

 

[TAKANORI]

 

 

他猛地站起身,望着身后熟悉的身影。

 

登坂对他笑着,挥了挥手。

 

他想起来了。

 

那天登坂和以前一样跟他告了别,去了录音棚。

 

可他却再也没见到他。

 

他恍惚着,看着面前陌生的男人。

 

 

“放他走吧。”

 

 

 

男人说道。

 

 

“药,一定要吃全”

 

 

周围的建筑物突然旋转模糊,警笛声也渐渐远去。

 

眼前的男人却突然清晰起来。

 

“你该醒了”

 

男人这么说道。

 

“3”

 

“2”

 

“1”

 

啪嗒。

 

 

“治疗结束。”

 

“naoto!!岩ちゃん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