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双黄】职业病

Chapter Text

两个月后黄渤再跑上那座铁桥去找黄磊的时候,那些让人后悔的记忆往他脑袋上冒,他就还是会在心里骂自己那时候冲动又冷酷的自相矛盾。三月份,河已经开了,天也开始亮得早,黄磊在晨光里倚着桥栏的身影简直不能再柔煦了,他甚至解开了衣襟,凉风把清早的鸟叫捎进黄磊怀里,而他还有心情低头喂鸽子,然后抬起头看泛起来一点淡金色的天际线。

黄渤本是打算像一个友善的路人那样在和黄磊擦肩而过的时候问他一声早安的。但是太阳慢慢升起来,鸟雀的叫声又是那么热闹,黄渤看着铁桥上那个喂鸟的少年,他就不由得跑起来了——大好的时光,他怎么能忍住不向他狂奔呢?

 

两个月前黄渤的脚步还是踉跄的,黄磊亦如是,也许是那时候天气还太冷,他们衣着也太单薄,总之黄渤揣好枪踏上回小旅馆那座铁桥的时候,他已经为自己的冲动自责好一阵子了。他心疼黄磊肩上那个也许会留疤的齿痕,于是去扶那个因为酒劲开始上头走路歪歪扭扭的家伙。

本能吧?他想,他好像老是要关心别人。

而少年就是要尽叛逆直率的本分,黄磊很配合地开始赌气了。他对待黄渤就像黄渤对待任何一个陌生人不知底细的好意那样,不接受,也不拒绝,反正尴尬是你的,冷暖自知。

黄渤倒是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个迈下去的台阶。黄磊在桥上胡乱走,他总得扶着点保护安全,谁也不想一出血淋淋的车祸发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不是?

沉默了好久。

你的枪是哪儿来的?毕竟这种话,黄磊不会问,他醉了,脑子里不知道在胡乱想些什么,他只是要黄渤帮他摸出来一根烟。

快回家吧臭小子,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还未成年呐?

黄渤不理他,只是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往黄磊身上裹;黄磊便也不理他,推开黄渤扶着他的胳膊一屁股坐在铁桥的路灯底下,寒风吹得他凌乱的长发翻飞,他还在自顾自地在自己口袋里摸烟。

沉默本是黄渤压抑自己的手段,现在却成了黄磊爆发的方式。

黄渤本想忍,毕竟对付这种倔小孩总是要连哄带骗的嘛——但是也许是因为挂了彩,他的脑袋晕乎乎的,受了伤的身体也好像不听使唤了。他用力抓过那包烟站在铁桥上就踮起脚尖把烟卷往结了冰的河里撒,黄磊扑上来,饱受生活摧残的少年发起狠来的力气可却一点也不小——何况他不是为了烟卷,他是为了把自己的肉体直接摔进那结结实实冻着冰的河里而去的,这条命摔进水里也照样是他妈的什么也洗不清。说真的,他醉生梦死了一回,现在又觉得自己没什么可眷恋了,自杀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干嘛要恐惧呢?要说恐惧,他倒也真是有的,他一向怕那个混乱的、没有依靠和希望的未来。黄磊现在只觉得一月份寒风刺骨,他没法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皮肉早就腐烂得没了知觉,脊骨也在别人身子底下一寸寸压弯,他一无所有,只有一副躯体不断滚着还不清的债;真的,还上的钱越多,你欠的帐就越深,你把自己的身体和心灵掏空了,就等于在为这个世界无限的索取加油助威、摇旗呐喊。

哦,对了,他都忘了,这副残破的身体和心灵,就是他掏出去,人家也不想要啊。也许要怪造化弄人,黄磊本来可以有一把总能绝处逢生东山再起的魄力,现在全一股脑儿用在自我毁灭上了,可他根本不在乎这些。此刻暗夜迢迢,他不介意这个城市再多一个消失了的无名氏。

黄渤这回傻了。

“不行!他妈的,操……不行!”

他能有什么办法呢,他只能死死地抱住黄磊不让他跳下去,妈的,寒风没让这小子清醒倒是把这颗傻脑瓜拍精神了,他要是傻,那你自己也就是全世界最傻的大傻逼,拉什么勾,发什么誓,你他妈现在不是在救人,你他妈现在要是撒手了就是在害人——害了他也害了自己——他脑子全是乱的,不知道自己都嚷嚷了些什么,只觉得身体一轻,黄磊不再挣扎,两人的身体便一起摔坐在地上,已经脱力了。

你他妈不就是缺爱吗,我给你。

“抽吧!你抽啊,抽不死就行!”他把最后一根烟塞进黄磊的嘴里,从口袋里摸出来捂热了的火柴盒,黑夜里火光粼粼一瞬间便叫烟卷吸了去。那一点红光却没有明灭,烟卷已从唇间掉落,黄磊的头就这样埋在了黄渤的怀里。

他不断地说着对不起,似乎在抽泣,雪花都落在了他们的睫毛上不一会儿化成水滴。黄渤把黄磊搂紧又放开,他拍他的背,拍他的肩,然后把他的头发揉得更乱,可是这些都还没办法让黄磊的道歉停下来,他安慰他,他试图开玩笑,他真诚地把黄磊的脑袋从自己怀里拉起来。

“臭小子,你对不起谁?你他妈现在应该自豪知道吗?”

他用小指去勾黄磊的手,他说:“至少你没看错人。”

 

操,天知道他怎么会在这儿跟一个美少年做爱,他过去都是被压的那个,从来没压过男人,但是看着那双含着水雾的大眼睛,他就是忍不住要狠狠地捅进去,架着他两条腿大开大合地干,用蛮力也好,用技巧也罢,干到他坏心眼地在自己耳朵边叫爸爸为止。他伏在未成年的男孩儿颈间啃着那颗和自己位置相仿的小痣,在他耳朵边上说“你他妈真骚”,没错,他感觉他跟年轻时的自己差不多浪,在床上,在床下,在白天,在黑夜,永无餍足,总是要再来一次。

小旅馆的破床根本经不住他们折腾,大概也只能承受他们躺在床上抽不正式的事后烟。黄磊早已经知道黄渤戒烟了,就更加兴奋地把烟雾吹进他的嘴里。

“你耐力真挺好的,渤儿。”黄磊刚支起来的肩膀又倒下去,“就说我没看错人,是吧。”

“有没有正经的?”黄渤扭过脸去把所剩无几的烟气往回喷,“小小年纪净想这事。你不会早就想好了这样发展下去吧?”

“渤儿,那你想怎么发展?都依你。”黄磊坏笑着用手臂斜斜去搂黄渤的胸口,“这不是也帮你解决问题吗?说真的,早想把你拐上床了,一开始你天天不出门的时候,我就从门缝里瞄过你。其实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莫名很有好感,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喜欢?那阵其实也就想当个彼此解决问题的炮友,你也知道吧,要是日子无聊了,人就得找乐子……”

话说到一半,黄渤就夺过了黄磊手里的烟。他翻了个身,脸朝向墙面,然后把烟蒂在布满污迹的墙上按灭,留下一个黑糊糊的圆点。喜欢,他懂什么叫喜欢吗,上了床就是喜欢了,那可能全世界的男人黄渤都喜欢过了。喜欢,全他妈是狗屁,他们只会把钱往你屁股上甩,看着你脱了衣服趴在地上一张一张地捡。

黄渤不作声。

黄磊看黄渤不对劲,觉得自己应该是说错话了。本来他俩满打满算从第一次正式见面也才认识了三天,荒唐地说要谈恋爱也应该让感情慢慢升温不是,可自己不知怎么地,脑袋一热就把他勾上床……虽然也没图他什么感情保证,可是看他垂头丧气的,黄磊觉得自己可能是吓着人家了,真心话还没来得及说。他有点不知所措,凑近了把黄渤的腰揽紧。

“——谁知道后来真在桥上来了这么一出救命之恩。反正现在是我赖上你了,报恩嘛,以身相许行不行?我看你也得赖上我,你说的,我想要的,你要给我的,渤儿,现在你得给啊,是不是?”

黄渤不会听不出来黄磊到底说了几分玩笑话。他是救了他,可是黄磊是用命在打赌,他真说不清这是臭小子的莽劲儿还是在自身精神困境面前的走投无路。总之,这命是先救下来了,可是心似乎还要慢慢救。黄渤不想当什么圣人,但是那爱来爱去的话呢,总归是说了,自己也是吓了一跳的,原来在那个荒唐梦里馋人家的身子根本不算什么,自己到底是禁不住压抑和寂寞,要用天性去爱别人的。

可是现在他们这算什么,你也不爱我,我也不爱你,就是彼此有点好感,就稀里糊涂地搞在了一起,是黄磊把真心的承诺玩成了过家家,还是自己下作,不择手段诱骗未成年男孩儿?

对那个在公厕因为不想趁人之危而拒绝了他的自己来说,现在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可是事儿都办了,他再想说什么多余的话岂不是玩了就扔,黄渤本来想开玩笑说一句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可是他真的说不出口,他真的不是那种推卸责任还立牌坊的伪君子。

可是他不说,黄磊就会觉得他不是么?

“对不起。”

他本来想回过身去抱一下黄磊,最后还是放弃了。

黄磊看他没头没尾地撂下这样一句话,也大概猜到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渤儿,你不用觉得对不起,你又没强迫我。”黄磊有点后悔了,他觉得自己才是做错的那个,只是他也没体贴地安慰过什么情人,聪明的脑瓜也不转了,试图用后退一步的方式减轻对方的心理负担。

“我本来就是挺随便的人。其实你也不用多想,彼此当个炮友不也挺好的吗?”

这话落到黄渤耳朵里就又是另一个味儿了。对这个心软得不行的人来说,攻陷他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不经意的以退为进。更糟糕的是他又想到自己那两年干的那些屁事,谁能有他随便啊,他想起来梦里黄磊给的他那一记火辣辣的耳光,觉得自己真不是东西。

“你是在可怜我么?”

黄磊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说这话。

“什么?”

可怜我是个色衰爱驰不择手段诱骗未成年男孩的下贱落魄又无耻的混蛋!

“黄磊。”

这是黄渤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黄磊,你知道什么叫喜欢吗?喜欢绝对不是像我这样诱骗一个未成年男孩,也绝对不是可怜我就傻傻地跟我睡一觉——你知道吗,就酒馆里那个混蛋,就他,他今天要是得逞了也会把你按在身子底下说他喜欢你,你他妈也会就因为他这么说了一句狗屁话就喜欢他么——你他妈别喜欢我,我跟那个混蛋一样,全世界的男人都他妈一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