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十日談

Chapter Text

DAY9

向來只有仰慕羅賓范佩西的小孩會因著艷羨來到他面前,絕沒有因為憧憬羅賓范佩西的宿敵而來的道理。
多尼范德貝克撕掉了這條規矩。

阿賈克斯的小孩開門見山,「我為克拉斯亨特拉爾來。」
「你在我這裡得不到什麼。」年長的費耶諾德人攤手。
「你有我要的東西。」小孩衝上來就要吻他,被范佩西抵住胸膛,「嘿嘿嘿穩住穩住,你成年了嗎?」
「我二十一歲,有什麼問題?」范佩西聽聞縮回些手,仍然保持推拒姿勢,「但是…」

「我想要操你。」阿賈克斯來的小孩平地驚雷。
「為什麼別人都可以,只有我不可以?」范德貝克緊盯著范佩西雙眼,生怕漏掉了什麼,范佩西從中看到少年人的犟氣,不能否認,像他一位亦敵亦友的故人。

「或者換句話說,」小孩咬住范佩西嘴唇,「只有亨特拉爾不可以?」
范佩西笑了,小孩吻技稚嫩,他輕易可以擺脫鉗製,「從哪裡聽來的歪理?你這吻法不行。亨特拉爾沒教你嗎?」
「亨特拉爾的做愛技巧都在我這兒練的,他沒告訴你嗎?」
范德貝克被一連串的追問弄得有些懵,傻傻地就被范佩西牽到床上去,「那就謝謝亨特拉爾了,我不介意辛苦一點,也算給他一個驚喜,是不是?」
范德貝克似懂非懂地在范佩西的蠱惑下點頭。

小孩的莖體在拉下球褲時就搖搖晃晃站立,范佩西吹了個口哨,「Boys! 」
「看好了,亨特拉爾是這麼口的——」
拇指和末兩指虛環成一個圈,讓陰莖自虎口的掌紋突破,余下兩指作些若有似無的撩撥,待筋脈一點一點勃發,突然含住龜頭。小孩不會壓抑,很快又爽又氣地喊出聲。
很是起伏了一會兒,范德貝克垂眼望著范佩西吞吞吐吐,唇舌配合精妙,猶豫了一下問他,「你沒有愛慕過的前輩嗎?」

 

范佩西靜了兩秒,不過確信短暫的停滯並沒讓范德貝克覺察。「你是個聰明的孩子。」范佩西說。隨即很快像是在掩飾什麼,「爽夠了嗎?爽夠了就別偷懶。」他用催促亨特拉爾的動作催促范德貝克。

但是阿賈克斯的小孩直接把費耶諾德人摁倒,用被完美照顧過的陰莖大膽操進范佩西的屁股裡,依然說,「你有我想要的東西。」

而范德貝克的挺動甚至可以說,有些狂妄了。這個憑著一輪有余的年齡差的誘騙,似乎只是鬼使神差。他完全按照身體的本能側躺著借力在操,不知道這般強大的前後落差正令費耶諾德人、同時也是國家隊的功勛范佩西,逐漸陷入夢魘。

 

范佩西緩緩吐氣,內心的觸動連帶著身體都變得脆弱,仿佛再使力操一下就會破碎。
「從前的國家隊集訓,我的更衣櫃裡一直放一條范巴斯滕簽名的球褲。」

「被亨特拉爾發現了。」范佩西自己抱著大腿敞開來方便范德貝克動作,前身卻傾斜著隨時想逃。親密又疏離,欲說還休,正是范佩西和亨特拉爾。

「衝動又天真。」范佩西評價說,明明是身處性愛中,卻是拂去了性欲的話語。范德貝克比范佩西著急,「後來呢?」恢復成傳統上下體位,「後來怎麼樣了?」

范德貝克急切地去吻范佩西,如同灑落芝麻的頑孩徒勞地抓些什麼,企圖從年長者這兒收回被命理詛咒的成命。但他很快發現范佩西比他更要溺水,范佩西是打翻了糖罐和鹽罐,再把它們踩得一地都是的人。

「有後來,也沒有後來。年少時對誰的愛戀都是不作數的。」范佩西回吻他,有點像回吻亨特拉爾,或者是回吻曾經的自己。

「但愛永遠不是可恥的事,孩子,永遠不是。」范佩西安慰因為分心,高潮得很快的阿賈克斯小孩,性事未盡也無妨,「亨特拉爾和我從未有過承諾,因此你也無須從我這裡收回亨特拉爾付出去的。」

 

「願性愛不是你未來唯一的救命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