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十日談

Chapter Text

DAY7

也有意外,遙遠的美洲大陸闖入青澀氣息,像是正午的灼日融化了糖果雨,不能忘記補水哨下自皮膚蒸發的黏稠,以及最後幾分鐘那個來自生涯末端愈來愈遠的故人的重炮絕殺。荷蘭人不得不利用懵懵懂懂探索情愛為名來接近他的年輕墨西哥人穿越甜夢,坦然自得。
 
哈維爾埃爾南德斯小心地親了親羅賓范佩西的耳垂,「我有什麼做得不對嗎?」

「你做得很好。」范佩西還以一個微笑。「三個手指,還可以嗎?范佩西男孩追問,很盡力地毫無章法往里探索,並不知道終點會是何處。

「用你的中指,對…往左一點...」

「你關節那兒,用力!嗯啊…」

「你找到了,好孩子小豌豆。」范佩西虛引著年輕人的手臂,像什麼循循善誘的好導師。

可惜他不是。

「好了快進來,我沒什麼時間。」范佩西強硬地帶出男孩的手指。
墨西哥男孩小聲地應了下,又說「等一等」,右手就著范佩西的體液擼了擼自己因為專心探索而有些低頭的下體。血氣方剛的年輕人抬頭也很快,在范佩西的第一聲催促前及時進入,范佩西猛然抓緊男孩手臂,「快一點。」

男孩正撐起身用傳統體位慢慢適應范佩西甬道的伸縮吞吐,被范佩西這一著嚇到了,身體比腦子反應快地就挺動起來。范佩西輕輕叫著誰的名字,但他沒有聽清。

於是他很深切地用期盼的目光直視身下被操的荷蘭人,試圖再竭取一句讚美。卻被荷蘭人抬手捂住雙眼,「不要看我,不要看我,但是用力地操,快一點。」

從頭至尾荷蘭人都在利用年輕的墨西哥人。倔強的荷蘭中鋒不會承認無法抽離那個夏天,只是偶爾,他瞥到家中那枚掛起不是收進抽屜也不是的獎牌,總有些難言的熱氣裹挾不甘湧入不匹配的驕傲裡。小個子荷蘭中場在禁區邊緣的重槌拯救了全體荷蘭人,拯救了他。小個子荷蘭中場在十二碼線上的猶豫也失落了全體荷蘭人,失落了他。

面前的年輕墨西哥人見證過他們的漂亮瀟灑。所以范佩西總是會模糊他的身影和小個子荷蘭中場。他們都有那樣赤誠的一雙眼眸,不,小個子荷蘭中場的更甚,是一雙見過就一輩子忘不了的、不忍踐踏的眼眸。

他們瘋狂地做過愛,就在薩爾瓦多新水源體育場,也在福塔萊薩的卡斯特勞運動場。他們那時窮盡所有、攪動乾坤也無處揮散的氣力,此時此刻只化作一個被哄騙的墨西哥人聊以慰藉。

范佩西就這樣舉著手、遮擋著埃爾南德斯臉地被操射出來,年輕的墨西哥人不明白荷蘭人為什麼哭。

 

DAY8

 

原則上兢兢業業很難不鄙夷恃才而驕,但事實永遠不如所想,正如巴爾干半島對德克庫伊特和羅賓范佩西兩人的寵愛程度截然相反,繼而鹿特丹的奇跡無法連年上演。歲月由此緩慢地,描摹出男孩的另一個輪廓。

「我不確定…」范佩西倚靠在球員通道裡,背對著驕傲了他十八年的綠茵坪。庫伊特著正裝穿過這裡走向開闊,用眼神致敬德奎普看台的畫面在范佩西腦海中重播第三十二次,他才回神面對庫伊特探尋的目光來。

庫伊特吻得很輕,然而遠不能緩解范佩西內心迷宮的連綿吟語。他很想開口要求些什麼,最後再說一點任性的話,但在庫伊特面前他做不到。比他大三歲的、值得萬人仰望的同鄉天生懂得顧及所有人,他目標清晰、規劃合理、言出必行。而他范佩西,鹿特丹街頭熏陶的男孩,不是從來不屑於做永動機,也絕不允許別人為他上發條…的嗎?

這般扭扭捏捏的男孩放在庫伊特眼裡就是另一回事了。縱使庫伊特在球員通道裡耐心地做好一整套前戲再慢慢後入進去,范佩西全都不發一言閉眼乖乖配合。

庫伊特親他髮尾,「告訴我,德奎普球員通道的兩側有什麼?」

「我來告訴你。」庫伊特知道范佩西做愛鮮少閉眼,沒有強求他。「這裡不但有費耶諾德的英雄、鹿特丹的英雄,還有荷蘭的英雄,以及最重要的,整個足球世界裡,那些為人稱讚的,我們這裡都有。」

「不就是幾幅球員海報,再刻一些德奎普承辦過的賽事嗎?」

庫伊特知道已經成功了一半。腰胯也開始加力度,兩隻手指滑到范佩西上半身和墻面的縫隙裡,輕撥右乳尖配合下身抽動搓揉。

「干……」庫伊特太熟悉他的敏感點了,范佩西根本反應不及,還試圖嘴占上風地反駁,靜默的演技在庫伊特面前完全不奏效。

庫伊特一點也不著急,范佩西覺得自己哪怕背對著也要被看穿,但下體被掌控住地四處難逃。庫伊特每次整根按摩式地盡數抽出,又在范佩西眉角抽動裝死樣子上癮時全部沒入。直到范佩西耳根的紅潤大面積自下而上渲染開,庫伊特才把范佩西掰過來。

「現在可以告訴我了?」

「距離我的告別賽還有兩周,你的合同還有一年。」庫伊特恢復常規頻率動作,「這一切都很正常,但是你不正常。要我說,你的小腦袋裡面的事,有的太遲,有的太早。」

范佩西睜眼,庫伊特明白成功了八成。揉了兩把尚斟酌開口的男孩頭,庫伊特繼續刺激他高潮點。心事重重的男孩沒有撐很久。

「好了難搞鬼,」庫伊特維持著插入的姿勢等候范佩西微微後仰浸浴畢高潮餘韻,「現在肯聽我說了?你口著我說完。」

鹿特丹這天是一個完美無瑕的晴天,那些雕琢精緻的宏大誓言,放在時間的維度上是如此不值一提。比量走過的道路看似應份,實則是為了輕視而生的謊言。把羞愧當作比量的藉口就更不必,活生生的性和愛,是教人看見自己。

因此庫伊特只是說,「知道德奎普的更衣室為什麼不是貼球員海報而是球迷嗎?」

「是無論你決定以怎樣的自己出現在這裡,Always be with yo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