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十日談

Chapter Text

DAY5

 

大多數時候羅賓范佩西和意大利人保持安全距離,正如安德烈亞皮爾洛警告過他的那樣,「不要試圖攪和巧克力生意。」只能等候亞平寧半島人的主動進犯,以及不經意的相遇。

「佛羅里達可不同佛羅倫薩,」荷蘭中鋒拍拍意大利中場的肩膀,「離開了歐洲我可不會客氣。」
皮爾洛笑得耐人尋味,「我承認邁阿密不是我的地盤,我的生意沒做到這裡。」一飲而盡小半杯卡帕諾,「但不代表別的意大利人沒有。」
順著皮爾洛的目光,別墅二層露台的馬爾蒂尼和內斯塔朝范佩西舉杯。

荷蘭中鋒扁扁嘴,「那還做不做?」此刻他因著意大利中場的隱瞞已經有些不悅,兩下自由式游到了皮爾洛的對角,撐起身坐到泳池邊撩水花玩。

「我聽聞你從未介意觀眾。」皮爾洛沒管他,出水隨意裹了浴巾就走,「我不是這個意思!」荷蘭中鋒追上去。所幸意大利中場也沒有玩弄他的意思,停下來抬頭翹著手端詳匆匆忙忙跑過來,還滴著水的范佩西。

「我遇到的另一個荷蘭人,倒是跟你很像。」皮爾洛平靜地說。「我不太喜歡他,想起來我的胃就在倒騰……對,他好像叫亨特拉爾。克拉斯亨特拉爾。」

范佩西有些被驚到,但很快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亨特拉爾的事怎麼能說是我的事呢…」嘟嘟囔囔,抬手把住皮爾洛的雙肩,「說好了要做愛,你可不能反悔。」

「替我口出來。」皮爾洛仍然一臉淡然,絲毫沒有說出色情話語應有的臉色,甚至示意下樓來斟酒的馬爾蒂尼再捎一杯給他。

范佩西迅速轉換心情跪下來搓揉皮爾洛的陰莖。泳池周圍地面粗糙,意大利人還是不忍心磨紅荷蘭人的膝蓋,提議回到泳池去。

最後終於變成意大利人坐在游泳池邊緣,荷蘭人站在水裡專心致志地做口交。范佩西的舌頭很靈活,雙手也不懈怠地照顧陰囊,兩頰鼓脹,亞熱帶的陽光投下適當的陰影,世界名畫。藝術細胞滿格的意大利人咪著雙眼,緊盯荷蘭人被虐待過的飽滿紅唇,晶瑩玉露混著水滴徜徉美麗面容,緩緩用母語吐出荷蘭人聽不懂的讚美——

 

「你的天賦壓過亨特拉爾一頭。」

 

DAY6

 

傳言滿天飛的夏天除了幾個意大利股東的邁阿密,還有那個神秘又強勢的,只屬於他自己的瑞典人涂下過驚鴻一筆。

「想罵就罵出來,」玆拉坦伊布拉希莫維奇操進羅賓范佩西的時候說,「不是所有人都有機會當面罵上帝。」

「太深了……操!」范佩西吼出來,「管你嗎的是不是上帝,我本來就要罵你。」

伊布挑挑眉,這份脾氣倒很合他的心意。不妨繼續激起他挑釁的慾望,「聽說你金球第二票投了我,感謝賞臉。」話音落幾下大開大合的抽動,逼得范佩西再次罵出聲。

「我他媽投的是羅本!投你是因為你沒有威脅,蠢貨!」緩過一股痛勁兒,范佩西不留情地反駁。

瑞典人掐緊荷蘭人的腰,拓下很深的掌印,「這小腰這麼緊實,小洞汁水那麼多,猜猜我能不能把它們搞壞掉?」

「那要先問過我的小洞想不想,吸干你。」范佩西一字一頓咬牙切齒,一面爽得不行的撫上自己乳尖。

伊布卻覺得不夠爽,大掌快把范佩西翹嫰的紅臀掰開揉碎,大有拆骨入腹吞沒一切的架勢。「真是好腰。」又給了范佩西一巴掌。抽動帶出的渾濁零零碎碎地灑落地板。

「你這種人,」伊布低頭咬著范佩西肩胛骨,「我會很想跟你做敵人。」
范佩西微抬胯借重力絞緊瑞典人,「是嗎?」

「因為我要征服你。」伊布在荷蘭人耳邊惡狠狠地吹氣。范佩西別過頭躲避,又被瑞典人揪著頭髮抓回來,噴了滿臉精液。

范佩西舔了舔滴落嘴角的白津,擺出一個自我想象的鬼臉,伊布口手並用地幫他作最後釋放,范佩西爽得陷進球衣堆裡,「你怎麼不射進來?」

「上帝愛世人,不必非要做凡人的生父。」范佩西被完全掌控得射到了自己的胸膛上,渾身都是參差不齊的紅印,像被強暴過。伊布依依不捨地摩挲范佩西軟下來的莖體,愛憐地俯視范佩西因為高潮而生的戰慄。

他知道未來瑞典人將要淘汰荷蘭人,並從此為一代荷蘭人畫上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