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十日談

Chapter Text

DAY3

 

常年的霧氣是英格蘭人。羅賓范佩西好似被十便士蠱惑,事實上也確實是那樣,范佩西主動把砸中額頭的十便士硬幣作談情的籌碼,背面的皇冠雄獅盛裝舞步和高高撩起的獅尾彷彿一種邀請,里奧費迪南德不能撥開迷亂的情霧。

自北倫敦轉會而來的男孩眼底有摸不到的絮語,但他驚異地順從甚至有挑逗里奧的意味在。一刻鐘之前更衣室的按摩浴池只剩下他們兩個人。

「你在找什麼?」他們堪堪坐在浴池邊緣,踡起的腳趾也許洩露了范佩西的答案,又或者什麼都沒有。范佩西就著這個別扭的姿勢抵著費迪南德的勃發往下吞,費迪南德右掌把著濕滑的瓷磚借力往上挺,這般深入令范佩西長吁一聲。

不該這樣的,不該這樣,太容易滿足了。費迪南德扶住范佩西的腰退出來,這時的范佩西才有勇氣轉身望他,蒸騰的熱氣不能掩蓋他眼底的茫然。費迪南德浸到熱水池裡,示意傳言頑固不化又狠心背叛的男孩也進來。

「如果你介意,可以繼續轉過身不必看我。」英國人紳士地說。「借著我靠下來,熱水漫上來也不要管,不會溺亡的。如老特拉福德的歌聲,不會淹沒你。」

「兩腿張開,再張開一點,抬起來別到浴池的兩側,你能做到嗎?」

費迪南德滾燙的陰莖緊緊貼著范佩西的腹股溝,但按摩浴池的熱水把這種熱量吞噬,又源源不斷地傳導到范佩西全身。費迪南德輕輕擼起范佩西些許耷拉的莖體,只用掌根的繭去蹭,下身借水流的推動進到范佩西的身體裡,范佩西舒服得小聲嗚咽起來,好似長久未得到過符合天賦的獎勵,被延遲滿足的小孩。

「你是金靴!是老特拉福德chant裡的人物!」費迪南德拇指突然的按壓,像是球場上的封堵那樣制住了瀕臨的前鋒。荷蘭人被又深又硬的陰莖埋在體內動彈不得,「你是冠軍!」費迪南德強硬地說。范佩西整個人被拽起,憑著本能伸手撐住霧氣流下又被覆蓋的墻面,承受費迪南德的撞擊。

費迪南德幾乎不抽出很多地每一下都很重地挺腰,堅實地打在范佩西心上。曼徹斯特的瘋狂快要逼瘋范佩西,放下過去和更長遠的目光是不可避免的事。到了最後費迪南德才允許范佩西射出來,濁液被費迪南德要求吞掉。范佩西皺著眉很盡力地嘗了嘗,高潮未完,海布里和老特拉福德的聲音交雜,費迪南德的聲音卻很清晰。

 

「記住,你是一個頂級聯賽的冠軍。」

 

DAY4

 

這一切也許是個錯誤。他們萍水相逢,又不能否認有著很深的羈絆。伊比利亞半島的白日夢該醒了。
荷蘭人再次被西班牙人操進來的時候想。

可是一切又不一樣了。換作以前羅賓范佩西應當生出羨慕甚至是厭恨,但真正在大汗淋漓的更衣室裡被這個比他小五歲的小個子前腰胡亂親吻的時候,范佩西只感到了慶幸。

胡安馬塔喜歡猜不透的荷蘭人。他喜歡這個比他大五歲的荷蘭高中鋒技巧嫻熟地接吻的樣子。馬塔吻得很專注,但他每次完善地品味完舌尖的推搡睜眼的時候只會收穫范佩西早就在等待的,帶點補償、索取的眼神。

范佩西仰躺在長椅上,他的衣櫃門依然開著。他自己覺得過了在櫃格裡貼海報的年紀了,但鬼使神差地他秘密地把范尼的卡片塞到了櫃格的角落,也許此刻這張卡片正在望著他。

馬塔站著從正面操進范佩西身體去,雙臂把著范佩西揚起的雙腿,很傳統的姿勢。馬塔是閉著眼睛做愛的。范佩西忍不住摸上馬塔聳動時的腹部肌肉,線條分明。從前被西班牙人操的時候他從來沒有好好摸過,甚至他都沒在被操時有機會正對過那人。

馬塔看向范佩西的眼神是帶有傾慕的,范佩西總是想,那個西班牙中場有過這樣的眼神嗎?如果他還在英國,當自己終於拿到頂級聯賽冠軍時,他還能有這樣的眼神嗎?

沒關係了,此時此刻面前的年輕人在熱切地運動,一如地中海的陽光,放肆把一切熱情澆灌去。「我應當盡情享受」,范佩西想。想著就不如貫徹,范佩西有技巧地扭動腰肢配合馬塔的動作,引來西班牙前腰又爽又驚喜的歡呼,是真切的,因為肉體碰撞的歡愉而生的喊聲。荷蘭中鋒很熟悉這種類別的叫喊,好聽點是純粹,難聽些稱無情。

「我可以射到裡面嗎?」馬塔不帶有任何暗話地問。范佩西原本順口就要說「當然」,可是報復的枝蔓猛然熱烈生長,攀上整面心墻。

「我剛射完,很累了。」范佩西輕飄飄地說,坐起的身軀奔騰著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