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十日談

Chapter Text

——親愛的,我是一個很不道德的人。當我真正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儘管我不贊成他做的那些壞事,但是照樣喜歡他。

 

DAY0 楔子

 

在役時期的生活真的很單調,或者說,不能稱之為生活。聰明的發情者能從球場和家的兩點一線里滿足情慾,這個時候倫敦街頭疏離的友善,曼徹斯特酒吧里光怪陸離的酒單,鹿特丹巷子里若有若無的大麻氣味,都像被惡魔畫家不遺餘力地塗抹融合進飢渴的生命里。羅賓·範佩西談情的時候是輕飄飄的,不怎麼心碎。

「你在說謊。」
「你貫徹足球和愛情競相追逐的道理,縱使留不住愛,也要留得下情。」

 

DAY1

 

法國人的無情藏在他們的浪漫底下,是懸而未決的激情。

羅賓範佩西被吻的時候還沒學會換氣,止不住男孩越來越紅的臉,亨利沒有耐心,決定跳過這一步教學。羅賓頭昏腦漲地有著征服偶像的錯覺,但還不敢直呼亨利的名字。「我的吻技還不錯吧?」話音未落,被法國人捏著後頸往下按。

「口交會不會?」

荷蘭男孩聽不出問句里的不容置喙,只當偶像讓做的都是正確的。衣櫃門大開,亨利一邊流利地褪了球褲在長凳上張開腿,一邊瞄到羅賓的櫃格里貼著的博格坎普海報。

又是個桀驁的荷蘭人。亨利這樣想著,被羅賓不甚熟練的口腔包裹打斷思緒。
「嘴唇往里縮,用點力,包住牙齒。」亨利拍拍男孩的左臉,「收起你可憐的矜持,你的喉嚨遠比你想象的能夠開發,就像你的左腳一樣,懂嗎?」

羅賓嗚嗚咽咽地不知道答些什麼,只知道龜頭一直在找自己喉間的軟肉,頂到了就有來自偶像的"good boy"誇贊。
亨利望著男孩撐得圓潤紅嫩的雙唇,津液因為來不及吞咽,從嘴角留下,整個人顯得很色情。

「好吧好吧小男孩。」亨利不打算讓羅賓的生理性淚水這麼快外溢。他把男孩提起來,男孩的鼓鼓囊囊就藏不住了。荷蘭人有些不好意思,亨利倒沒什麼關係似地一把撤下男孩的球褲,「擴張會不會?」

「我?自己嗎?」羅賓不解。

「學好了,我只教一次。」示意男孩側過身跪趴下來,兩指伸進男孩嘴巴,沿著舌根攪了攪,羅賓就全身很是戰慄了一下。亨利踢踢羅賓支撐的右手,“忍著點,動起來。”男孩就學著亨利將食指和中指往自己身體裡探,法國人動一下,荷蘭人也模仿著動一下。

亨利從男孩嘴裡牽出幾縷銀絲時,羅賓已經不由自主地自己深深淺淺按壓起來了。羅賓咪著眼睛,好像第一次知道世間有這種樂趣。

「把你的眼睛睜開。」亨利捏捏男孩潮紅的臉,「學會感受性愛的樂趣,才能學會感知球場。」

 

「聰明的前鋒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DAY2

 

伊比利亞半島人天生崇敬白日夢,他們擅長纏綿遊戲。

是弗朗西斯科法佈雷加斯主動找上羅賓範佩西的。場上荷蘭人順理成章地接過西班牙人傳過來的球一蹴而就,場下荷蘭人順其自然地被西班牙人抵在牆角幫他做深喉。他們甚至所有衣物都零散地在身上搖搖欲墜,卻始終無法落地,像極了未來他們的關係。

荷蘭人會做深喉不假,但西班牙人毫不留情。法佈雷加斯深諳獵人法則,還是用於獵殺吸血鬼的最殘忍那份。出於一些不知名的情愫他試圖收回過按在羅賓腦後的雙手。但最終他沒有,並也從此失去這種警覺的信號,放浪的西班牙中場不會承認錯失的瞬間,儘管他心裡一清二楚。

羅賓已經得體地把整個柱體照顧得晶晶亮亮,幾個長深喉的余感還在,但羅賓掩飾得嚴絲合縫,他也許在等一句關心,或者什麼別的東西。

法佈雷加斯通常不太在沐浴的時候說話,在沐浴的時候和隊友做愛也一樣。人們誇獎他,讚揚他在場上的一切,自信蒙蔽了他的雙眼,也改變了他的話術。自地中海產生的浪漫在敏感多疑的荷蘭人耳中只會歧義更深。

他們骨子裡都是有殺性,要外闖的人。體現在做愛中就是驟雨,法佈雷加斯知道的,知道假使他在操進去時問一句,「弄疼你啦?」羅賓范佩西也會百分百相信得百轉千回。法佈雷加斯甚至在羅賓整個人都被他操開,語無倫次地喊著「Cesc? Cesc? 」面前,也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承諾。

法佈雷加斯只說「你不是愛我的陰莖嗎?該死的浪蕩,羅賓!」他橫衝直撞,以為身體與身體的大力嵌合會讓他們距離更近,不知道反作用力把他們越推越遠。

他們的第一次做愛以後羅賓就在他的半脅迫半哄騙下允許不戴套了。從天而降的熱水法佈雷加斯以為是給他們的賀禮,不知道淋漓的水花在一點一點洗卻他們之間所有僅存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