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灯红酒绿

Work Text:

/
吧台的蜡烛在烧,夏之光扯了扯领带才能勉强呼吸。身旁妆容艳俗的女人拽着他袖子,撒娇卖痴劝着“NATSU先生再喝一点嘛。”他忍住甩开的想法,不动声色把对方的手从身上拿开:“你去陪佐藤先生喝,我出去抽烟。”被提到名字的男人早陷在温柔乡里不知天昏地暗,听到自己名字也只摆摆手。夏之光皱着眉忍住想干呕的冲动,逃一样离开这个地下世界。

十三駅,大阪最著名的红灯区。和歌舞伎町相似却不同,这里更加糜烂,更加放纵,更多人沉沦。

找了半天才发现吸烟区,夏之光快被日本人这种闹市中也不忘严谨精神感动。摸摸上衣兜,只掏出个纸壳:忘了,最后一支被佐藤拿去了。出来的急,夏之光没想着带钱,这时候再回去估计又出不来。他双手插着兜,试图翻出张纸币。
“喏。”背后伸出一只白皙纤细的手,食指和中指间夹着根烟。夏之光被吓一跳,转身又退后几步。
“不抽吗?”穿着黑色皮衣的男人,或者说是男孩,疑惑地看着他。颊边一颗痣,在灯光交织下很显眼。
“啊…啊,谢谢。”接过烟叼在嘴里,夏之光想再向对方借个火。没想到对方叼着自己嘴里的烟,直直伸过头来给他点燃。背后的霓虹灯牌写着露骨的文字,透过烟雾,夏之光发现对方的睫毛很长。
陌生人来讲,过于暧昧。

对方毫不在意的模样,抽一口,仰起下巴吐出个精巧的烟圈,扭头问:“中国人?”
夏之光点点头:“你也是吗?”男孩“嗯”了一声,没有再接话。
咬破爆珠深吸一口,是蓝莓味。夏之光从不抽这种,总觉得娘们儿兮兮,和他不搭。但身旁的人抽起来就很好看,手指骨节匀称,夹着细长的烟有种奇异的美感。夏之光想了想,只能说和画报上的挺像。
气氛很奇妙,两个人站在红灯区角落,抽着同一种口味的烟,说过的话加起来却还不到三十个字。

一支烟的时间并不长。按灭烟头,夏之光拍拍衣摆沾的烟灰:“呃…我怎么还你钱。”说完他自己也很想笑,萍水相逢,一支烟该怎么还。
男孩手里还剩一节,烟头的火在黑暗里闪烁,他抬眼看向夏之光,把剩下的直接扔进水里。“我在那里工作,你可以来找我。”顺着对方手指向的方向,夏之光看到的是十三駅最大的牛郎店。
一时语塞,再回头发现对方眼里满是戏虐。莫名有种被看不起的感觉,夏之光站直:“好,下次我去找你。”
男孩摆摆手,没有回答。

回到店里,佐藤喝得上头,趴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多给了很多酒费,夏之光让小姐们不要来烦自己。试探着问妈妈桑,对面店里有没有中国人。妈妈桑擦着酒杯,话里是理所当然:“肯定有啦,听说都很红哦。”说完惊恐的上下扫视夏之光:“NATSU先生不是要当……”夏之光连忙摇头,坐回位置上若有所思。

 

/
再来到十三駅夏之光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
避开几个醉醺醺的女人,随便抓住一个服务生,用磕磕绊绊的日语描述那个男孩的样子,直到说起脸颊有一颗痣,对方才恍然大悟。“KAKU酱——”
好可爱的姓氏。夏之光下意识揉了揉发热的耳垂。
和店里其他的人不同,郭子凡穿了一件白衬衫,是很板正的款式,最上面一颗扣子安分系紧。

“你真的来啦?”男孩儿瞪圆眼睛。
“KAKU?”夏之光问他,男孩笑笑:“啊,我叫郭子凡。郭就是KAKU。”尾音让嘴唇轻微嘟起,平凡的姓氏也变得可爱。“你呢?”
“夏之光。”
“啊!”郭子凡张圆了嘴:“名字真好听,你爸爸妈妈一定很爱你。”
夏之光摸摸鼻子,突然有了想把眼前人带离这个环境的想法。“要出去兜风吗?”他没想到自己真的问出口。
郭子凡愣了愣,嘴角翘起:“你——是在邀请我吗?”眼皮低敛,再抬起头里面都是笑意:“可我很贵的哦。”
夏之光感觉有点胸闷,话里含了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火:“我又不是没有钱。”
郭子凡背着手回头看他:“那就好,这回可不会再借烟给你了。”说完去找了看着像妈妈桑的人嘱咐几句,拿了外套过来:“走吧。”

看见绚丽的跑车,郭子凡冲着夏之光吹了声口哨。夏之光倒是实诚:“不是我的,分公司老板随便给一辆借我开的。”坐在驾驶座上启动了车:“上来吧。”
其实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十三駅除了红灯区的部分,在夜晚都早早沉静下来。路灯坏了几盏,挣扎着闪烁。郭子凡手臂抵着车窗,闭上眼享受风吹来的触感。

“有想去的地方吗?”兜到第三圈的时候,夏之光终于忍不住询问郭子凡的想法。
靠着车窗的人伸个懒腰:“想去的地方吗……”把手重新放回膝盖,轻轻绕着凸起的骨头打圈:“有啊。想要回家旁边的海看一看。你可以吗?”黑暗里夏之光看不太清他的表情。收回目光,双手握住方向盘,加速。
“当然。”

“虽然我地理不是很好。”郭子凡觉得自己额角在抽搐,“但这个,是河吧?”面前是一条宽阔的水道,将两岸划开。与这边不同,对岸灯火通明,连成一道光带。
夏之光靠在车门上抽烟,听了这话将烟头踩灭,走到郭子凡身边,低头看着他:“你说它是海,那就一定是海。”目光过于直白,郭子凡被压得连呼吸都忘记。“诶。”他慌乱地移开眼睛,“你怎么这么昏头。”
“因为好看的人说什么都对”夏之光也转过身,看向平静水面。
郭子凡眨眨眼睛,抿起嘴没说话。

河边细柔的风吹得人昏昏欲睡,夏之光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拍拍身边人的肩膀:“走吧,很晚了,送你回去。”
郭子凡披着衣服冲他摇头:“送我回家吧。”看到对方有些惊愕的表情才反应过来,磕磕绊绊解释:“那,那个。我今天工作结束了,才…送…啊不是。”最后叹气:“好吧,我真的不是我那个意思。”
夏之光笑得弯起眼睛:“我知道了。”抚平郭子凡头上翘起的一块头发,勾住对方的后衣领。“回家。”

路弯弯折折最后开到一个酒店楼下。夏之光心里念叨做这行是挺有钱。想起什么摸出来钱包,没细数捏出一叠钱。“嗯?”郭子凡停下拉开车门的手,不解地望向他。“你不是很贵吗。”夏之光的手往前伸了一点。郭子凡耸耸肩,大大方方接回来。“那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夏之光手指摩挲着换挡杆,看着郭子凡跌跌撞撞奔向便利店的背影,突然就想起来自己看过的企鹅纪录片。
回来的时候,郭子凡敲敲驾驶位的车窗,等窗户摇下来,把手里的东西塞在夏之光外衣兜里。“今天谢谢你,晚安。”乖巧地摆摆手,然后毫不犹豫转身向酒店走去。
看着人进了旋转门,夏之光才想起来看看被塞的是什么。一包打开了的烟,熟悉的外壳:是那天抽的蓝莓爆珠。
往里面看,烟被抽出一支,空位被塞进钱。拽出来数了数,约莫就是刚刚自己塞过去,去掉烟钱的数量。再看发现里面还剩张纸条。

「抽烟品味真是太差了。下次见面换这个。ps:拿走的烟就算还我的。」

夏之光拿着纸条看很许久,最后笑倒在方向盘上。

后来几次去找郭子凡,那人都是一幅很闲的样子,约他出去也总是答应的很爽快。夏之光装作不经意问他“不努力工作的话该怎么办啊”,郭子凡看他一眼,继续给他倒酒:“所以全靠你了,记得多给我捧场啊。”话是这么说,结算的时候账单上往往都只有酒钱。烟也换成了郭子凡喜欢的味道,夏之光喜欢抽完后细细亲吻对方,再逼着人说喜欢。郭子凡一向坦荡,偏对情爱两字说不出口。夏之光也并不执着,只是看了郭子凡示弱的样子心情会变好。

再深究于彼此来讲是越界,而夏之光装傻最在行。

 

之后工作进入收尾,夏之光很久都没能抽出空。佐藤对他挤眉弄眼,问不去找乐子了。他瞥了一眼懒得搭理。

不过仔细想想的确是好多天没见到郭子凡了。

加完班已经是凌晨一点。夏之光洗漱完擦着头发,翻看手机的信息。郭子凡不常回复,即使回了也是寥寥几字。上条信息还停留在五个小时之前,不过他习惯了,也没多想。放下手机准备睡觉。

门铃被按响。

透过监控只能看见低头靠在墙上的人。夏之光打开门,郭子凡整个人就往他身上倒。
“诶诶诶。”连忙搂住对方的腰,浓重的酒气飘散过来。夏之光从来没见过郭子凡和这么多酒。
郭子凡懵懵懂懂抬头看他,露出傻呵呵的笑容:“嗝…你,你怎么在这啊?”
夏之光抱紧不停往下滑的人,有些无语:“这是我家诶。”究竟是怎么找过来的。
“哦,对,你家。”郭子凡点点头,脸蛋不自觉在夏之光颈侧蹭来蹭去。

身体一僵,看着怀里一丁点清楚意识都没了的人,叹口气。夏之光把人往沙发上拖。“你乖乖坐,我去给你倒水。”趁机揉揉对方的头发,想要转身,手被拉紧。
郭子凡的眼睛亮晶晶的,不知道那句话戳到他,显得很兴奋:“做?”
夏之光不明所以,点点头。没想到郭子凡直接往他身上扑,无从防备,两个人一起倒在沙发上。
“要和你做。”郭子凡躺在他身上,一个个字认真对着他念。夏之光咬紧牙:“你醒一下…”郭子凡一下子搂住他的脖子:“我!不!要!”

跟个小孩子似的,夏之光觉得不能和醉鬼讲道理。勉力起身,想把人从身上抱下去,没想到郭子凡又把他按了回去。

“夏之光。”眼里很清明。
“我不会后悔的,做吧。”
“还是说…你嫌弃我啊。”

望向人眼底,坚决的可怕。怕他不信一样,郭子凡冲着他又点点头。

深吸口气,把人拦腰抱起来。
“别忘了你说的话。”

 

/
联系不到郭子凡的第五天,夏之光收到紧急回国的调任。

隔天早晨并没有什么缠绵亲昵戏码。夏之光睁开眼就发现身旁早没了人,摸出手机也没看到有留信。本以为是郭子凡害羞先跑掉,但五天来无论是电话还是信息都没有任何回应。
他才意识到,这个人是故意躲开他。

到店里询问,店主一口咬定并没有姓郭的人。私下询问服务生也没什么结果。如果不是抽屉里还剩下的最后一支烟,夏之光大约会觉得郭子凡是古本里以想象幻化出来的美人,专门来勾他一颗心的。

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清不楚,连句明明白白的都不曾讲过。若是冠上炮友的名号,夏之光终究是不甘心。可不甘心居然也是毫无意义,用两三句诺言捆绑住彼此,太过于沉重。
而郭子凡,也不是能够被拘束在彼此天地的人。

站在机场的一刻,夏之光才真正有了要离开的实感。周围人迎接、离别、欢笑、哭泣,于他来讲只是一场默剧。10.6平方公里的空间,能够让他产生留念的人已然不再相见。
而人生总是在错…

“喂。”熟悉的皮衣,身边是和他相同色系的皮箱。

夏之光愣在原地,直到对方走到他面前。
“傻了?”郭子凡在他眼前摆摆手。
“你怎么…”你怎么在这。夏之光觉得不需要再问出口,拥抱住面前的人已经足够。郭子凡将手搭上他的背:“真的是傻瓜。”

“你骗了我好久!”
“我可从来没说过是做那个的。”

其实很简单。灵感遇到瓶颈的画家,在混乱的人群中找寻灵感。意外遇到了没带烟的傻瓜,结果创造出了人生中最精彩的一幅画。

“这次,想要和你回家。”

燕鸥终于找到适宜的伊甸园,将一颗疲累的心安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