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醉意

Work Text:

毕业前一个晚上,一群人浩浩荡荡提溜着啤酒炸鸡去了夏之光的出租屋。屋子不大,但一个人住绰绰有余。
郭子凡是不住这儿的——他给夏之光的理由是早上要多睡一会,但夏之光心知肚明是他怕天天被搞得起不来床。不过也没什么用,四年里郭子凡被迫留宿的日子数不清,到了早上还是自己先哼唧起来不想上课。

从郭子凡手里拿下啤酒罐换上听可乐,意料之中收获了个白眼。“少喝点,你胃不好,明天还得看我毕业呢。”夏之光觉得自己有点醉了,软绵绵靠在郭子凡背上,拉着对方的手开始数大学四年里发生的事儿,顺序都是乱的。但郭子凡一手牵着他,一手拿只鸡腿文雅地啃,没有松开手或者嫌弃的意思。几个朋友看起来也微醺,音响放着几首带点暧昧色彩的慢歌,没人仔细听,夏之光却在昏沉中跟着哼唱。郭子凡不理他,起身去洗手,回来的时候带了拧干的毛巾给他擦脸。夏之光拽着毛巾搭在脸上,冰凉的温度让他有一丝丝的清明。
其他人坐一边笑着闹腾,夏之光把脸埋在冰凉湿润的环境不想动弹。毛巾质量不太好,他透过薄漏的布料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郭子凡皱着眉刷手机的样子。想伸出手抚平,浑身无力,放弃了这个想法,眼睛睁不开就放任它闭上,在黑暗里悄悄勾勒出刚才看见的轮廓。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的声音变得漂浮,小腿升起一股痒意。从脚趾开始,蔓延到脚踝打转,最终在小腿肚上跳跃,轻轻夹起软肉。
才不是痒意。夏之光把毛巾拿开,直勾勾望向郭子凡。
对方依然一副什么都不清楚的样子,偶尔因身边人的话而轻笑。没人知道他正在桌子下,正用脚,肆意挑逗着他的男朋友。
欲望从来不会被轻易满足。很快脚趾顺着小腿慢慢往上爬,在夏之光的腿间轻轻踩压,感受到凸起的一团更是肆无忌惮。台面上郭子凡还是一个眼神都没给过夏之光,但从旁边拿出吸管放入杯里,小小的齿牙轻咬住管口,鲜红舌尖若隐若现,绕着舔弄。夏之光倏地站起来,把旁边人吓一跳。“我头有点难受,凡凡陪我去房间找下药?”他揉了揉太阳穴,挡住望向郭子凡那双深邃的眼。郭子凡点点头,看似拽着他的袖子,实际几乎被他扯进房间。

房门锁紧。
嘴唇被叼住吮吻,衣物急切地互相扯掉。夏之光把郭子凡扔到床上,覆上的一刻因皮肉间的摩擦而舒叹出来。郭子凡的手臂环上夏之光的脖子,去咬他的下巴。“胡子没剃干净诶。”小声抱怨,眼里依然是笑意。夏之光听了索性就用下巴去蹭对方胸口,惹得郭子凡笑着求饶。
“小坏蛋。”夏之光的舌头绕着身下人乳珠打转,偏偏不去碰最敏感的一点。“和谁学的?嗯?”郭子凡十指插入对方短发,挺起腰,想要寻得更多安慰:“嗯…再重点。”夏之光就是不遂他愿,直接一路吻上锁骨、下巴,睫毛,最后把耳珠含住。郭子凡前两天刚打的耳洞,被舔舐的时候刺激中多了几分刺痛,让他忍不住低声喘息。
结果夏之光就这么再没动作,郭子凡早被挑起兴致,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停下。气得把人掀倒,自己爬上去:“喂,你喝了酒还行不行啊。”指尖戳着对方胸口,嗯,手感不错。夏之光半靠在床头,手掌揉捏着郭子凡的臀肉,他偏爱于此,细嫩柔软,不多的穿紧身牛仔裤的日子他总会盯着看许久。“行不行…”声音是不同以往低哑,“你自己来试。”
郭子凡被他下身巨物顶了顶,明白夏之光话里的意思。耳朵红成一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哦”一声,就怔怔的向下滑,直到与阴茎面对面。尽管见过无数次,郭子凡还是不自觉吞了口水。太大了。
将将握住,舌尖尝试着舔上柱体间沟壑,马眼上溢出几滴透亮液体。郭子凡并不常给夏之光口交,只能小心的边学边做。唇瓣包住牙齿,尽力张开嘴把阴茎含得更深些,喉口对异物的排斥感让它开始收缩,干呕感并不如想象般难熬,郭子凡抬眼看夏之光。
汗珠划过仰起的下巴,落到喉结上。要命的性感。
他收回目光,又努力含进去几分。
“可以了。”夏之光掐住他双颊,把阴茎退出来。“凡凡做的很好了。”温热的手掌顺着后背安抚,胸口却开始发热。郭子凡安静的在夏之光怀里缩成一团,像一张揉皱的白纸,直到再一次被小心地抚平展开。

修长的手指在体内开拓。夏之光的骨节粗一些,顶到内壁上,郭子凡不住的颤抖。“我…嗯啊,真是喜欢死你了,才会…啊,让你操。”郭子凡毫不手软在身上人的背上留下划痕。“乖。”夏之光也忍得痛苦,但不忘亲一亲自家这只野性十足的小猫。草莓味的润滑剂是两个人一起挑选的,只是没想到在热度融化下,甜腻气味飘的周身都是,情色意味不言而喻。
加了根手指,另一只手揉上郭子凡的小肚子:“这里会有小猫咪吗。”夏之光凑到郭子凡耳边轻笑,满意的看着怀里人红着脸,轻轻叫“流氓。”
“套子用完了。”夏之光在床头柜翻了一圈才确认这件事,试探性的看着身下的人。“那……”郭子凡被弄的全身发软,懒洋洋地把他搂住,“射进来吧。”

夏之光缓慢地插进来,全部进去的一刻两个人都舒服地喘气。腰被握住顶撞,郭子凡浑身颤抖,连大腿根都在痉挛。夏之光从不搞所谓的节奏,只是粗暴的撞击那一点,让人连呼吸的空隙都没有。
“好…好舒服。”蜜色肌肤泛起红晕,是浇了蜂蜜的桃子,甜美可口。
“不行哦,要一起。”夏之光拇指按住了郭子凡的马眼,阻止他想射出的欲望。“凡凡…你知道我想…想做的事是什么吗。”郭子凡在快感中说不出话,更无力思考,只能嗯嗯啊啊随便应付。
“是和你做爱。”沉下腰更用力摩擦那一点,温热的包裹好像有无数张小嘴在吸吮。夏之光的手掐住郭子凡的肩头。怎么会有这么小小一只,可爱的人。“天生就要被我操。”
后穴不由自主收缩,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滑到对方腹部的。郭子凡只觉得眼前炸开烟花,触感是块块分明的腹肌,因为汗而变得滑腻。情不自禁摸到交合处,后面被阴茎填充的满满的。他感到满足。
“是…是要被你操…呃啊…”那就沉沦吧。

夏季的夜晚,房间外的朋友们开始兴奋对唱。而房间内,两个人拥抱着结束这场性爱。
“给我清理啦。”郭子凡抬起腿,软软地踢了夏之光一下。并没什么力气,更像是撒娇。
“知道。”夏之光掀起他的刘海,在额头上留下一个轻柔的吻。
“好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