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双黄/徐黄】同道

Chapter Text

“我送你回家……”

那个人脸上依旧没什么修饰涂抹,逆光的时候能看见一点皮肤上短短的绒毛。笑的时候很自然地倚在旁边的人身上,放松,但是分寸把握得恰到好处,没人会觉得被冒犯到。

有人起哄让他跳个舞。那人拿眼一勾,向来爱起哄的家伙们就破天荒地不好意思了,他大方地笑了,却也不怯场,身体像泼了一瓢春水似的软。黄磊见他站起来,看见他头发吹上去,脖子上挂着项链,也换了好看又显身材的衣服,就这样开着引人遐想又不必当真的玩笑。

“……不劳烦了。”黄磊眨眨眼,“还早呢。”

“看谁呢?”怀里的客人没那么好糊弄,他像这里的其他人一样不喜欢那个一来就引得一片口哨的家伙。他抬头轻轻拍了拍黄磊的脸表示不悦,又好像马上被那漂亮眼睛迷住了,可以原谅他的一切过错。

那边一群人喝过了酒,大概就要开始玩游戏了。骰子、牌、转盘,各位都输过一轮,那个人还是一直赢,被人揶揄的时候就自己拿过一杯酒放在嘴边假装喝,实际上躲在杯子后面笑,也不管偷偷摸他腰的家伙是哪位了。

没吃到豆腐的人起哄,要罚他用口渡酒,他有点意外了,终于连忙摆手露出来一点招架不住。他们想看到他的游刃有余被撕破的样子,推了一个含了酒的幸运儿往他怀里靠,那人还懂得诀窍,装作是自己受力不稳,可能觉得一头撞死在他身上也不冤枉。

结果他当然是溜走了。那自作聪明的家伙被一群人围着嘲笑的时候,他早已经下场随着舞池里的人跳了半首歌了,声色犬马的人们像华而不实的昂贵鸡尾酒那样被来来回回点了好几回火焰装在玻璃杯子里摇晃,始作俑者却敛了绝世光华,像针掉进大海一样仿佛消失了。

 

而现在也是时候和可怜的客人说一声抱歉了。

“下回见。回去好好休息吧,不早了。”

黄磊连一个敷衍的吻都没给主顾,他留给人家一个背影,只是靠在吧台上,轻轻端一杯酒示意。

“赏脸吗?”

对方仿佛知道他就在那儿似的转回头,是如他所愿的默契。“哟,黄老板,稀客。”他声音里带了点笑意,“回头吧,今儿忙了点。不过别忘了,您还欠我一笔呢。”

“这就还。”

“……这么急啊?”

“送你回家,正好咱们顺路是吧?”

 

“我记得你说挺喜欢这辆车的,宽敞。”

黄渤还从来没坐上过这辆车的后排。他保持了一个比较端正的姿势坐在后排座椅上,借着车旁昏黄的路灯光线,体贴地为身边的人留了一个体面的距离。他还不至于因为这句话就脸红。

黄磊从和他出Gbar的时候就不由自主地挂着笑,唇角都快翘到天上去了,那个可爱的人儿现在就搂在自己怀里,他也不怕熟人瞧见了,只想能多亲密就要多亲密。可是他明明已经上了自己的车,却在这私密下摆出一副疏离来。

黄磊试图用自己的身影笼罩对方,他不过只是想离他再近一点。想借着路灯细细看那张许久未见的脸庞的时候,黄渤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路灯就恰好熄灭了,黄磊也就恰好看不清他,只觉得他僵硬了一阵便不再动作。暗色中只剩下呼吸声。

密闭空间内酒气交换,气味并不令人愉悦,提醒着黄磊他们在Gbar各自做了些什么事。那个人不再作笨拙无效的拒绝了,已经游刃有余四两拨千斤,但是这些高妙的社交手段却让他喝得比以往都要更加多,各色酒液,也许还加了光怪陆离的什么东西,他大约是来者不拒,现在却是一点失态都见不到的。口腔里喷着散发甜味的清新剂掩盖掉混杂腐坏的酒气,嘴角也不再会有胃痛引发的微微抽搐了,那双薄薄的嘴唇他也从不再让任何人亲吻,他已经学会了所有默认的礼仪,congratulations,黄渤那副清醒自持的样子是引诱客人最好的催情剂,黄磊在场子里看着他,那个人连背影都仿佛在对他张开双臂作出欢迎回到堕落天堂的暗示。

而在黄磊这段时间日夜重演的想象中,在自己面前,他总是会卸下所有防备的,就像以前那样。他们彼此都不再有秘密,他会对小渤展开自己最坦诚的笑,就像刚才那样,露出一排牙齿的那种,简直笑得傻兮兮的,他的客人见他这副样子绝对会把他立马甩了的;可是老子他妈的高兴,管他妈什么客人呢,不干了,渤儿,咱俩一块。金盆洗手,再也他妈的不回来了,他就想和自己心里那个终于对他泛起爱意的人在一起,他欠他的,他会用一辈子还,他会在兜里永远揣着小渤的胃药,他会在灶台上永远热着一锅清淡的白粥,他会在任何时候倾听任何小渤想分享给他的话,然后像一位师长那样对小渤唠唠叨叨……

总之,怎么都好,只要他愿意和他在一起。两个人结伴逃离一切,互相依靠,互相拯救,只要他愿意和他在一起。

 

“……黄磊?”

好吧,也许那盏橙黄色的路灯没有熄灭的话,气氛还可以再温馨一些的。

黄渤使劲挣脱开他的时候,黄磊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他妈喝了多少酒自己知道吗!放开我,黄磊,你他妈醉了!”黄渤又给了他一耳光,黄磊脑子就更晕了,他眼看着那张脸晃来晃去,他想着不能让他晃,再晃小渤儿就要从他身边晃走了。

黄磊手上用了几分力去掰小渤儿的脸,那个几面之缘的家伙长得什么样他简直不能再熟悉了——操,不对——黄磊用力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再睁开眼睛看的时候,那张脸已经不再变幻了,还是熟悉的样子,一对含着水的下垂眼,软软的嘴唇,软软的眉毛,只是小渤儿眼角有点红,怎么了,他是哭了吗?

渤儿,对不起,小渤儿,怎么了,你别哭啊……

“操,这人怎么回事儿,有病吧?小波,别怕啊,我送你回家……”

 

下意识地把空荡荡的车开到黄渤学校旁边的小区的时候,黄磊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做了些什么傻事。

黄磊就是莫名地觉得心里烦。他久违地在路边小店买了一包烟,一根又一根地点上,却也并不抽,烟头散落在地上把他围了一个半圆。

他好像失了灵魂的一半,黄磊突然想到很多年前一次和青春期的小男孩的面对面访谈,对方是同性恋,他说爱上另一个男孩儿的感觉就像爱上另一个自己似的。黄磊知道男孩儿没长大,镜像期在他身上还有太多的痕迹,他只有通过了解他的同性恋人这个方式了解自己,通过爱他的同性恋人这个方式爱自己,才能逐步建立自我认识。

也许自己也是这样呢?同样的性别,同样的职业,同样的清苦生活,同样的失意和迷茫,不,他没资格这样说,小渤比他坚强得多,他不像自己,他总是能再造出一副坚韧的身躯,不管昨天的抗争有多么支离破碎,他一直是像小牛犊那样从来不会认输的,他并不需要谁来拯救,因为谁也都没能毁灭他,终究,他永远会成为更好的自己的。

黄磊好像黄渤为什么不让他亲了,他没哭,他没流眼泪,是那颗痣,他把泪痣点去了。

他跨进自己的车。现在天边开始亮了,他不知道黄渤会摆脱那个客人还是顺水推舟,黄磊摇了摇头,他们终究要过各自的生活,他接了别所高校的聘请,已经订了机票,准备开始新的生活,逃离这里的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