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杨帆起航】家庭教育

Work Text:

男孩子们的恋爱是第一口柠檬蛋糕的味道。

 

 

 

方一凡在一个没有考试,没有晚自习,没有补习班的午后敲开了季杨杨家的门,手里拿着一瓶Pallini。这天秋风微凉,阳光晴暖,是个摊牌的好日子。

 

如果他问过方圆的话,方圆会告诉他这瓶看上去像柠檬汁般泛着青绿色的酒,并不像它的好兄弟Rio一样不过是个有点酒精的果汁。意大利人成天喝得醉醺醺在街上游手好闲不事生产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可惜,方一凡是偷拿出来的。

 

季杨杨看他手里的酒和一对高脚杯,头发是抹了点发胶抓出来的露额头造型,挑挑眉没说什么就把他让了进来。

 

有沙发有椅子不坐,方一凡偏偏在季家的茶几边上盘腿一坐。鲜艳的仿佛毒液的液体倒出两半杯,隔着茶几递过来过来,季杨杨接过,杯子在手心晃了晃。

 

方一凡看他不喝,催促道:“喝呀没事儿,又不是第一次喝了。”自己喝了一口,被辣的龇牙咧嘴,季杨杨又露出那种既无奈又好笑的表情,给他杯子里兑了一点葡萄汁。

 

俩人连玩两盘吃鸡,都让季杨杨把鸡给吃了,方一凡 咧着嘴大喊着“不玩了不玩了!”把手机一扔,向后倒瘫在沙发上。

 

季杨杨用手撑着脑袋,斜昵着他,“方一凡,愿赌服输,可不许耍赖。规矩也是你定的。”

 

“行行行,季老板,说吧,什么要求?要我裸体三百六十度空翻吗。”

 

“别别,我都有画面了。”季杨杨笑着拿起那半吊子鸡尾酒。“那你老实坦白,你最近干什么总盯着我,有什么企图。”

 

方一凡一口酒“噗”的喷出来,差点没喷季杨杨脸上。

 

季杨杨嫌弃的递过去纸巾盒子。

 

方一凡擦着擦着嘴把纸巾盖住脸,露出一对儿像极了童文洁的眼睛,乌溜溜的看过来。

 

眼神已经认了,嘴上还要狡辩。

 

“没有啊,我..我看你干嘛。”

 

“上次上英语课,你看我看到咱俩被老张叫起来罚站,你是失忆了吗?”

 

“嗨,我那就是盯着一个方向发呆,碰巧你就在我看的方向罢了,别多想。”

 

“成。前天早操,你本来是站我旁边的吗?为什么跟大熊换位置。而且你因为盯着我做错了动作,被铁棍点名了。”

 

“下楼不正好跟你一块儿走的吗?铁棍看我不顺眼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早操动作我就从来没记住过。”

 

“那昨天...”“好了好了!”季杨杨话还没说完,被方一凡急赤白脸地打断,“唉,我说季杨杨你这人怎么那么自恋呢?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我看你干嘛。”

 

季杨杨哼笑一声。“黄花大闺女你敢看吗?”

 

季杨杨的话就像插在气球上的图钉,让方一凡啪地一声儿泄了气。难过的趴在了沙发上。

 

少年把头埋在沙发里,半晌,瓮声瓮气道,“.......季杨杨,你说,我怎么就成贼了呢。”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季杨杨却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绝不会放过一个茬方一凡的机会:“你差点把人家黄花大闺女给偷走,怎么不是贼了。”

 

方一凡果然是为了乔英子的事儿心里郁闷。虽说方一凡是春风中学历届皮猴之最,有名的没脸没皮,但少年心性,自尊心和委屈往往相伴而来,打得他一个措手不及。

 

方一凡和乔英子疑似早恋事件,不光闹的两家生分了,女孩儿的爹妈防贼一样防他,自己爸妈也不站在自己这边。方一凡的委屈也没人去说,乔英子是不能靠近她两米范围内了,在林磊儿面前还要维持他表哥的光辉形象,再说表弟这些天一下课就往王一笛家跑,人影也捞不着。跟陶子说?那可是女神,方一凡还知道要脸。

 

思来想去就剩下一个季杨杨。

 

 

“啊呸!送我我还不要呢!”方一凡一骨碌坐起来,头发上带着沙发上的静电,翘起来老高。

 

季杨杨被他的头毛吸引,又二又倔,跟方一凡一摸一样。他看方一凡翘起的头发想的出神,不知不觉的,又露出清甜的笑。

 

季杨杨一副冷傲的壳子,外表的刺支塄着保护柔软的内里。和方一凡在一起的时候却常常是笑着的。让方一凡想到作文课上老师教他他那是怎么也记不住的比喻,那是春日里的冰消雪融。

 

方一凡看的入迷。等发现的时候,自己人已经蹭过去,俩人近得呼吸可闻。

 

冷淡俊秀的眉眼带着笑看他“那你...”季杨杨勾起一边的嘴角“喜欢英子吗?”

 

方一凡想也不想,“柴火妞一个,有啥可喜欢的....再说了,我和英子好兄弟,哪有跟自己好兄弟谈恋爱的。”

 

“和好兄弟不能谈恋爱吗?”大概是意大利酒上头,方一凡听见季杨杨说,“那你今天上我这儿干嘛来了。”

 

 

 

方一凡怀疑季杨杨喜欢自己。有证据。

 

这事儿说起来还要感谢王一笛。

 

方一凡对着一帮同学吹他跳舞视频150万赞的时候,王一笛说要是有一个人点了150万次赞呢?方一凡只觉得她脑子有病,当她放了个屁。

 

直到一节体育课。

 

自由活动时间,方一凡找季杨扬1v1,惜败。输了的人要请客吃冰棍儿,方一凡愿赌服输,结果一摸兜,没钱没手机,季杨杨满不在乎的把自己的手机解锁递过来让他用自己的手机微信支付。

 

俩人没人在意这你请客我掏钱的戏码,对季杨杨来说,看着方一凡气哼哼的跑腿买冰棍才是一大乐事。

 

从冰柜里掏出两根梦龙,方一凡划开微信的时候不小心右划,蹦出一个淘宝聊天界面,客服说“快手点赞服务已经完成了,请验收哦亲。”

 

方一凡本来没想翻人家的隐私,但客服给出的快手链接怎么看怎么眼熟。方一凡点进去一看,果不其然是自己跳舞的视频。返回淘宝,原来季杨杨在自己的视频刚发出去的时候买了30万个赞。那么这波热度被炒起来果然是有理由的。

 

方一凡走回操场的路上一路思索,连季杨杨茬他动作慢也没怼回去。

 

季杨杨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做对他季杨扬有什么好处?难道他已经策划好送自己走上艺考道路方便他方一凡坐实年级倒数第一的宝座?

 

再加上乔英子的拥抱事件对女孩有了心理阴影,这两件事一结合,方一凡就把心思放在了观察季杨杨身上。上课看,有点风险。早操看,会被批评。打球的时候看,会被篮球砸脑袋。但还有很多机会,比如说在饮水机前等他兑出一杯适口的温水递给肚子痛的方一凡的时候,比如在放学路上看他和陶子相伴走来看到方一凡就笑起来的时候。

 

观察了俩礼拜,他得出了俩结论,一季杨杨是真帅。二季杨杨果然对我有意思。

 

看得多了晚上就要做梦。来来去去就是季杨杨的脸,有时候在课堂上,他们两个做了同桌,季杨杨趴桌子上睡觉,睫毛随着呼吸起起伏伏,方一凡伸出手去,还没触到,梦就醒了。

 

有次梦见季杨杨成了赛车手,穿这一套特别拉风的红色赛车服,自己做他的引航员。他们驰骋在荒芜的草原上,速度太快了,轮胎离地直接冲上了月球。好圆好大的一个月亮。

 

还有一次方一凡梦到他的手,纤长有力的手,冰凉凉的从自己柠檬黄色的长袖体恤下摆伸进来。

 

梦到这里就醒了,方一凡坐起来在黑暗中抹了把脸,掀开被子轻手轻脚的去卫生间洗内裤。

 

从针锋相对,到勾肩搭背不过是一个检讨的距离。那么从勾肩搭背到...到底想要怎么样,方一凡也不清楚,他只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就完了。

 

所以当季杨杨说“和好兄弟不能谈恋爱吗?那你今天上我这儿干嘛来了。”的时候。方一凡心里有鬼,被这话掀到地上。

 

“杨杨你...什..什么意思...”

 

季杨杨欺身过来。“你发现了吧,那个视频的事儿。”

 

方一凡大气都不敢喘,看着季杨杨长长的睫毛下黑白分明的眼睛,小巧的嘴唇一开一合,“被你发现了.....那我只能杀人灭口了。”

 

季杨杨似乎是被自己的话逗乐,低声笑了起来,鼻息喷在方一凡脸上,吹着他脸上的绒毛又暖又痒。

 

方一凡吞了一口口水,像物理课上看到的电磁实验里的铁屑,不受控制的被磁铁吸过去。在两个人鼻尖能触碰到的位置,又仿佛踩了脚急刹车一样的理智回笼。他往后退了一点,规矩坐好。

 

方一凡小心翼翼道:“杨杨,我能亲你吗?”

 

说完又不太好意思似的赶忙挠着头解释,“....这不,方圆和文洁说了,和女孩有亲密举动之前要取得人家的同意。”

 

季杨杨扶额, “方一凡...”季杨杨用手指点了点方一凡的额头,“你这儿是不是有问题,我哪看着像女孩儿了?”

方一凡故意贱笑着道“你看你一张小脸挺秀气的,不笑的时候一个冰山美人,笑起来冰雪消融,美不胜收。”

季杨杨气笑了,他抓过方一凡的手,按在自己胸上,是薄而硬的胸肌。“还要再摸别的地方确认一下吗?”

方一凡一向大大咧咧,少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可这也太劲爆了点。他红着脸嘟囔道“....那,我爹妈也没教我要怎么跟男孩子有亲密举动啊。”他想挣开,季杨杨手劲儿大,挣不脱,就改成了握住。

 

方一凡雪白的脸上挂着红晕,一双眼睛清泉一样凉凉的,看着季杨杨,“杨杨,我知道你不是女孩,我刚才逗你的。但是我喜欢你,尊重你,所以才想征求你的同意啊。”

季杨杨眨了眨眼睛,觉得理解不了的事情灌进自己的大脑,突然有了在疾驰的赛车中因为车速过快而视线模糊血脉怒张的感觉。

 

季杨杨把方一凡猛地一把按倒在沙发上,欺身吻上方一凡厚实饱满的嘴唇,像品尝一粒樱桃。嘴唇又肉又软,方一凡愣住了又没经验,嘴巴都不知道张,被季杨杨捏住下颌被迫打开口腔,两个男孩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半晌,方一凡发着呆看着他,嘴唇红肿,脸蛋发烫,少年用心整理好的发型也乱了,就像他的心一样。

 

只见季杨杨舔舔嘴唇道,“”可以啊。”

 

“...可以....什么?”

 

“你不是说要亲我吗,我同意了。”

 

End

 

方圆:媳妇儿你看,我的家庭教育有效吧。

 

文洁并不想说话只想殴打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