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 that darkness wasn’t my fault

Work Text:

all that darkness wasn’t my fault
  3.13
  豪洛,地天,雷洛/余顺天
  怀孕,吸毒,改造,水仙,囚禁,脏话
  
  “那个小婊子怎样了?”雷洛和伍世豪一起走进来。伍世豪的龙杖戳得地面发出“砰砰”的声响。
  
  白道最大的探长的话让不少站在地藏身旁的小弟侧目。雷洛毫不在意。
  
  伍世豪在心里得意地笑着,你们当然会觉得你们探长讲句脏话稀奇,我可在床上听过他骂很多次呢。地藏的眼神在两个人身上飘荡了一会,最后落到雷洛身上。这个上了年纪但是依然满头发油西装革履的男人和他嘴里说的“小婊子”长得真像。
  
  最后,地藏说:“当然还是感谢总探长。我挺喜欢他的。”说完往后一靠,懒洋洋倚在沙发上。
  
  “好好玩,别弄死了。”伍世豪冷哼一声,为了抓到这个财术天王,他和雷洛可花了不少气力。
  
  “怎么会?我怎么舍得。”地藏嬉皮笑脸,“爱都来不及呢!”地藏加重了尾音,就像炫耀什么奢侈品一样。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您尽兴。”说完雷洛站起来,背过手。
  
  “劳烦您这么老远过来,下次我一定亲自上门。”地藏也起身要送他。
  
  “哈哈,不必了。”雷洛拍了拍地藏的肩膀。长者笑笑,手在地藏的肩膀上摩挲。
  
  地藏也朝伍世豪一点头,就目送他俩离开了。
  
  伍世豪点点头回礼,自始至终都没说太多话。一代大毒枭毕竟不是交际花。他做不到像雷洛、余顺天和地藏那样左右逢源八面玲珑。
  
  地藏目送黑白两道一手遮天的人物走后,脑子里冒出财术天王还是最后落到他的手里。不由高兴地大笑。
  
  现在不可一世的余主席现在在哪个房间里睡着呢?
  
  他现在已经变成了自己一来就要扒着地藏手腕求操的男人。地藏想到之前不可一世理都不理他一下的余顺天现在主动地吓人,心情就不错。
  
  感谢伍世豪的粉,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东西。他真的太喜欢这黑白两道的人,而且看他俩为了地盘争吵也很有意思。
  
  余顺天被送来的时候已经被弄过了,雷洛告诉他,你可以多干点有趣的事情,他现在可是可以怀孕的。雷洛可真有心机,也真的会玩。看得出来,至少比他会玩多了。他长那么大还第一次知道男人可以这样,至于技术操作他完全不在意。
  
  管他那么多,能操就行。
  
  想想余顺天这个老男人,挺着肚子被他操得浪叫,自己真的硬到不行了。
  
  他天哥已经被关了三个月了,之前死活都不听话,装什么贞洁妇女,现在可倒好。地藏还是有点不高兴,要不是那些粉,他余顺天搞不好现在还能骂他。
  
  不过那有什么用?尽管开头那一个月余顺天真的很不听话很能折腾,所以经常被地藏按在床上毫不留情地猛操。从没被男人上过的屁股流了不少血,搞得他又发烧又不吃东西。地藏头疼了好一段时间,最后姜还是老的辣,求助于雷洛伍世豪后,他地藏又过上了快乐日天哥的日子。
  
  现在没什么让他操心的猪肉生意,他自然有大把时间放在研究如何让他天哥肚子鼓起来。他天哥的肚子终于在他孜孜不倦的努力下大起来了。雷洛告诉过他,这个男人尽管能怀孕了,但是生出来的孩子绝对是死胎。退一万步讲,如果能形成一个孩子也是个可喜可贺的事情。
  
  地藏才不关心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反正让余顺天很难受就对了。身材一直消瘦的余顺天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身材会走样成这个样子。又气又想自杀。并着腿不给地藏来操,或者臭骂地藏痴线扑街。没有用,日益变大的肚子影响了他的行动,走样的身材影响了自己的心情。
  
  一向在办公室里颐指气使的财术天王余主席,现在像女人一样有了大肚子。真他妈想死了。真的。而且地藏经常给他打什么东西,他当然不知道那是什么,打完了之后他飘了就对了。干了什么事情他完全不清楚。地藏就很高兴,兴致勃勃地把他摁倒,一边干他肉穴,一边微微施力挤压他隆起来的肚子。然而在药性里的婊子只知道自己爽着叫,压根不管别的。
  
  “天哥,你要怀上我的孩子吗?”地藏掐着余顺天的乳头。有点色素沉淀的乳头被拉扯。其实地藏就跟玩娘们的奶子一样玩弄这个老男人的。虽然这个手感没有女人那么舒服。但是看天哥躲避叫喘恳求还是别有一番风味。
  
  “唔……”余顺天只顾着摇头,身下还被地藏撞得一颠一颠的。鼓起的肚子像小山丘,拱起了他肚子上光滑的皮肤。地藏看得口干舌燥,妈的,这次没有抓着他乱挠的手。
  
  而余顺天这次无意识地放在自己肚子上,就和孕妇护犊差不多。这下搞得他恨不得把余顺天的肚子抓爆。但是他不会让天哥死的。他那么喜欢天哥来着。
  
  拱起来的肚子的皮肤光滑,摸着太过于舒适。想想里面不知道养着什么东西,地藏就觉得喂他吃那么多精液简直是浪费。管他里面什么东西。
  
  只要每次看见自己来的时候,就迷迷糊糊迫不及待得扑向自己,地藏别提心里有多爽。虽然他也知道他天哥图他的是那些让他高兴的药剂,但是他还是当成冷酷无情的余主席学会了投怀送抱。
  
  “今天感觉怎样?”
  
  地藏慢悠悠的晃荡进来,余顺天还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不知道是真睡还是醒了懒得睁开。但是地藏也不在意。现在因为肚子变大,余顺天没法侧着躺,怕压到肚子。其实地藏也知道余顺天讨厌这个鬼胎,只是怕自己出了别的问题,因为这个胎儿影响到自己得不偿失。但是正面朝上躺着也让余顺天难受极了。就感觉有石头压着他的肚子一样让他十分难受。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躺下除了这个姿势应该没有更好的了。要么坐起来。
  
  “天哥!”地藏一屁股坐到余顺天的身边,压得床一震颤把余顺天惊醒了。余顺天疲惫地睁开了眼睛,困惑浑浊。地藏凑近他的脸,“想不想要那个?那个。”
  
  余顺天望着他,那双眼睛早就在地藏百般折磨下失去了精明尖锐的光泽。眼眶还有因为施虐而流泪的红痕。地藏仔细看了看那个眼睛。
  
  “想要。”
  
  那双眼睛就这么告诉他,每次都这样。虽然余顺天脸皮薄到从不愿意主动开口,但是这眼睛已经能帮他说话了。多好啊,地藏在心里想。他猜他的天哥已经迫不及待了。这不,又费力地支起身子往他身上靠过去。
  
  地藏恶意地没有伸手扶他。地藏每次都这样,随着余顺天的肚子渐渐变大,他越来越没有同情或仁慈心。
  
  除非他实在起不来才会扶他。不然,地藏只愿意看着余顺天吃苦受罪的狼狈模样。看着余顺天一天比一天还要困难地支起身子,十分有成就感,比搞到猛货还高兴。
  
  余顺天知道怎么做,费力地挪动自己的身子,把头转向地藏的胯部,费力地解开地藏的要腰带,俯下身子不管那玩意戳进嘴里是什么味道。
  
  地藏一边享受余顺天的口交,一手隔着薄薄的衣服摸上余顺天的肚子。鸡巴被财术天王的嘴含得很舒服,不由得感慨自己努力了这么就,天哥总算学会了啊。简直就像专门用来吃这个的,余顺天几乎整个口腔都把他的鸡巴含在嘴里,现在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看得怪可怜。
  
  就让他这样含着,口水都流出来了。真放荡。
  
  这样曾经做了很多次,导致了地藏现在已经不会轻易射到余顺天的嘴里。他把余顺天推到在床上,看他倒下的样子笨重极了,不由地让地藏觉得有些厌恶。
  
  被自己操进过很多次的地方又红又松。随便一塞就能被吸进去,这屁股越来越有人性了。余顺天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像个贞洁烈女一样骂他,只是被地藏插进去后,费力地想要扭动腰来缓解地藏的撞击感,但是这个肚子搞得他太难受。死沉死沉的,让他动弹不得,只能乖乖挨操。
  
  你就装吧,地藏看着余顺天红着眼忍着不开口叫的样子,在心里默默地想着,手还微微施加了点力量按在他的肚子上,操一下就微微用力按一下,就像挤压气球一般,当然气球的味道可没有天哥好闻。他突然有个想法,如果把余顺天拉出去给其他人看看会怎样呢。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有了像女人一样大的肚子。余顺天会不会羞耻得想自尽?
  
  余顺天的脑子里可没有这么多话,被地藏手按压着肚子真的叫他心惊胆战,感觉一不小心就能把他内脏给挤压出来。他现在饥渴地不行,就想要地藏天天给他注射的东西。
  
  耽于财术的人终于有一天沉迷于性欲,揉弄这个男人肚子的手根本停不下来,造成今天这样的结果只能说,“都是你余顺天的错!”
  
  下身抽弄加快,余顺天就像不能呼吸了一样红着脸,脸呼气吐气都变得困难。肚子里的奇怪东西即将面临浇灌,余顺天也即将面临解脱。就算余顺天挺着个肚子地藏也毫不仁慈。所以就如雷洛所说:“这个男人尽管能怀孕了,但是生出来的孩子绝对是死胎。”
  
  退一万步讲,如果能形成一个孩子也是个可喜可贺的事情。
  
  要孩子有什么用,毕竟他和余顺天都不是女人,更别谈什么母性爆发。一辈子只关心生意、钱的人。要这些虚无缥缈的东旭有什么用?
  
  地藏咬咬牙,射在余顺天的身体里。又一轮浇灌,可能会让余顺天的肚子更大,至于他肚子里的那东西,绝对不会活下来的。因为地藏操得太狠了,如果他的老二有像余顺天砍他手指的刀一样长,他绝对会把余顺天的肚子捅穿。
  
  他翻身下床,拿来余顺天想要的东西,粗长的针头刺进余顺天的皮肉,那个位置已经有很多个青紫的针眼了。地藏垂下头,看见无边的黑暗被彻底推进余顺天的血脉里。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