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沙陀觉得自己要死了

Work Text:

沙陀觉得自己要死了。 
他拼命的转过头去,看着下巴的山羊胡已经呈四散发展的狄仁杰。 
他又机械的把脑袋转正,眼中看到的还是那个平时高高在上的尉迟大人,现在一丝不挂地躺在凌乱的可怕的床榻上,浑身都是痕迹,尤其是双腿之间惨不忍睹。 
他又速度把头转向了狄仁杰,好家伙,从能看到的地方,脸,脖子,手臂全都是抓痕,手背上还有一排深深的牙印。 
  沙陀浑身一个激灵。 
 “你……这是来让我给你收/尸嘛?” 
  反正这和他们约定的晚间来给尉迟大人看病的行程不一致。 
。4
  “就不要耍……嘴皮”一说话,扯到伤口,某人的爪子还真厉害,“你那个居家旅行必备良药万应散呢?” 
  这是万应散!不是合欢散!! 
  沙陀无奈的打开自己的医疗箱,拿出瓶瓶罐罐,站到人前,又僵住了。沙陀也是和小怪兽战斗过的人,可是面对一个事后裸男对于一个处男来说还是棘手了点。 
  “紧张什么!” 
  我可没你有胆子,尉迟大人都敢强! 
  看着狄仁杰从身后抱住尉迟大人,小心翼翼的将那双修长白皙的腿分开。沙陀只觉得鼻子一热…… 
  果然是未经人事啊……狄仁杰了然的扔了一块帕子给沙陀,看这小青年手忙脚乱的抹去鼻血,整个耳朵都红透了。 
  整个下体都是痕迹,小孩子根本就把持不住,沙陀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分两股走向,一股冲上脑门,一股冲下某个是男人都懂的地方。 
。沙陀心里不停默念,非礼勿视非礼无视,可惜眼睛还是不由得看着狄仁杰用沾湿的帕子慢慢的抹去肌肤上的痕迹,留下的印痕格外的旖旎,更配上尉迟大人火红色的头发说不出的风情。 
  直到狄仁杰擦到了下体,慢慢撑开好好被蹂躏的后穴,血水混合着白色的精液缓缓流出,沙陀这才看到床单上的斑斑血迹。 
  禽兽!!!沙陀义愤填膺的看着狄仁杰将手指伸入内部将污垢清理出来,等污浊全部清理掉,沙陀这才拿着药膏涂抹在狄仁杰的手上,一想到这手指刚才就出入那个高高在上的尉迟大人的内部,沙陀感到某个重点部位更刺痛了。 
。。许是持续出入体内的手指让尉迟感觉到不适,尉迟只觉得浑身酸/软,下身更是说不出的异/样,好不容易强撑着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埋在自己腿间的沙陀。沙陀吓得药瓶都掉了,虽然现在尉迟大人怒视比起平常是大打折扣。狄仁杰倒是会顺毛,趁尉迟不注意,手从脊背后抚摸而下,尚在情毒余韵中的尉迟忍不住一声呻吟。 
  “啊……” 
  这一声呻吟苏的沙陀整个人都不好了。而尉迟显然也发现了自己在一个下属面前这样失态,不由得又气又急,气的是狄仁杰趁火打劫,急的是现在任人摆布。 
  “沙陀只是来帮忙上药的,你蛊毒刚解,受伤不轻,思来想去还是沙陀最可靠了。” 
  听着狄仁杰的话,沙陀拼命睁大眼睛,表示自己一直都是无辜的! 
  尉迟又羞又气氛,知道自己中了情蛊,事情又不便扩张,请沙陀来是最好的。 
  “……” 
。  三人大眼瞪小眼的一会,尉迟干脆闭上眼睛,忍受着内部的异样,殊不知自己浑身的颤抖和变得愈加粉色的肌肤都落在了狄仁杰的眼里。至于沙陀就一直在眼观鼻,鼻观心。 
  【我一点都没看到尉迟大人粉色的皮肤,我一点都没听到尉迟大人的娇喘!-来自沙陀的供词。】
  等到处理完外部的伤口,重要的是查看尉迟所中的蛊毒是否清除。沙陀把了半天脉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只能把随着精液排出的小虫捡了回去,师傅一定能认得。 
  离开前,沙陀看了看裹了被子缩在床里面的尉迟,对狄仁杰使了使眼色,沙陀是颇为狄仁杰担心的,倒不是怕他有生命危险。 
  这狄仁杰敢动尉迟大人,真是好胆量。 
  哎呀,不用这么夸我,小沙~
  沙陀扶额。 
  回医馆的时间比平时多了略一炷香的时辰,经过刚才这么一出,少年也是需要时间解决点自身问题的。 
  王浦一看这小虫,露出了猥琐的笑容,艾玛我这徒弟长大了。 
  这小虫可是我好不容易得来,正在试验呢,只有同性交配才能解毒,我用隔壁的大黄二黄试验过,就是没用在人身上…… 
  “师傅!你又要拿我们试药?” 
  沙陀赶忙抱胸,一脸初夜少女样。 
  “怎么会呢,我可是你们师傅~~” 
  天天拿我们试药的就是你了!沙陀内心在咆哮。 
  “我下到了大理寺的厨房里?………………” 
  王浦回过神来,
  “你这从哪里来的…………????大理寺谁中毒了????………………解毒…………没???” 
  王浦只看到沙陀一路狂奔而去。 
  这小子火急火燎去干嘛呢????
  其实沙陀立马回去含泪写下了遗书。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破案危险了!嘤嘤! 
  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