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佳昱】彼得堡也有春天

Work Text:

[cp]《彼得堡也有春天》

他毕业时第二后悔的一件事是当年比赛输了赌气没去跟学长合影。后来学长去了圣彼得堡深造,又留校任教,再没回来。
他把有配图的校报折起来,队伍两头隔着半个球场两个遥遥相望的肩膀才贴在一起。
圣彼得堡的春天来得比上海更晚。他第一后悔的事,是大三的圣诞节学长在逼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我”的时候,坚决地保持了沉默。

☔️

要说毕业以后,见过也确实是见过。06年他替导师赴俄开研讨会,席间就看到了熟悉的影子。长条的U形会议桌,搁着中间空档,对面就坐着学长。比上大学那会儿要瘦,颧骨突出,想必涅瓦河口三角洲也不是个养人的地方。他们短暂地对视过几次,眼神没有什么实质的内容,大意是略低于室温的寒暄。
散会以后所有与会代表似乎都急着离开,裹挟着他趔趄了一下,再抬头,学长已经消失在满场一模一样黑鸦鸦的人流中了。

他到洗手间洗了把脸,就着湿手撸了把刘海,准备点根烟——是的,他到底还是学会抽烟了——但哪儿都摸不着打火机,含着滤嘴翻兜,嘴里烟就被人摘了。抬头一看,学长。

“甭在这儿抽哈,这楼有禁烟令。”

他悻悻把香烟收起来。

“什么时候学会的?”

“研一吧。”

学长请他在大厦外面吃了顿饭,正宗俄餐,吃不太惯。牛肉尚能嚼嚼,红菜汤只喝了半碟。他们很自然地聊起北京,想念啤酒和撸串儿。学长量浅,但是爱喝,有事儿没事儿喜欢整两口。他从来不喝,球队聚餐结束后往往是伺候醉汉帮大家打车的那个。

他大三那年冬天,打完联赛,又赶上学长要公费上俄罗斯留学,恰好算是办个欢送会。席间副队嘟囔说,队长,你走得真不是时候,你跑了,春天省赛我去哪儿再抓个你这样的小前锋顶事儿啊?

他这才懵懵地抓住重点,啊?哥?你不打省赛啦?

学长已经一瓶啤酒下肚,笑得有点迟钝:“老毛子三月初就要我报到,哥哥要奔列宁格勒啦。”

他好半天缓不过劲儿来。

他以为学长为了毕设至少要七月才走,他还有半年来收拾心情慢慢告别。现在一切都那么仓促,马上要期末了,等寒假回来,学长早就离校了。想到这里竟然有些懊恼的鼻酸。

学长喝多了也并不上脸,醉了唯一的标志就是嘴碎话多,搭着学弟肩头苦口婆心,“弟弟啊,你得好好打。联赛阴沟里翻船,省赛可不能再让北理那帮孙子从后边儿把咱干了。战略上轻敌,战术上警惕。”转头又跟副队说,“这种脑子清楚的控卫不可多得,稀罕着点儿,别他妈的回头让合唱团的挖了墙角……”

他觉得有点好笑,“哥,我不去合唱团,我去合唱团干啥呀……”

学长气呼呼地推他一把,说话已经带酒气,“别打岔。以为我不知道哈?自从迎新晚会上你唱完《偷洒一滴泪》,声乐协会的张艺苗一天到晚找你,来你告诉大家伙儿新年音乐会邀请函收没收?”

话说重了,他眼圈有点红,气氛有一瞬间的凝结,幸好服务员进来上热菜,大家热热闹闹糊弄糊弄把尴尬一刻抹过去了。聚餐完了照旧是他把所有人安排着塞进计程车里,各回各家,最后打了一辆车,扶着学长进去。

学长仰面朝天,幽幽开口:“弟弟,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他听闻头发倒竖,像炸毛的猫,弓起背来。

“每回吃饭吧,你老单独送我。”

“那是怕你掉埇桥湖里淹死哈。”

“你怎么就不送川子呢?”

“川儿哥有小虎管着。”

学长突然笑了一下,“是,你就专管着我。”

圣诞前夜,街上很热闹。帝都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他的初恋在午夜前就早早在沉默中触礁。长大了点儿,再回忆起来,那句“你专管着我”也许是有点儿别的意思的,但打捞一艘四年前的沉船还是太难了。他无从追究,学长隔着餐桌投向他的目光是怀念中酿成的柔情温和,他问不出口。

下午还有半场,研讨会结束,他已经饿到前胸贴后背,打算回宾馆前先去亚洲商超买包辛拉面煮煮,中午吃的硬邦邦的香肠还横亘在肚子里难受。学长给他打电话,说,饿不?走啊,回我家给你弄点儿中国特色。

他发誓他是为了食物去的。

学长在公寓养了条英国斗牛犬,叫“波波莎”。壮得惊人,飞跑起来像一头小野猪。“本来想叫它 加特林,可精神了上哪儿都横冲直撞,突突突突的,回来一摸,是小女孩儿哇!那就叫波波莎呗,一样是突突咱换个可爱点儿的突突,是吧。”

波波莎的肉肉嘟噜嘟噜像果冻一样,转着圈蹭新客人的裤脚。

学长说,坐吧,我下饺子,很快就好。

他坐下来环顾客厅,书柜上还放着学长那届全国大学生篮球联赛MVP的奖杯。

“佳哥,现在还打篮球吗?”

“稍微打一点儿。”从厨房传来声音,“半月板损伤韧带撕裂做了个手术,后来医生不让我打了,我偷偷打,嘿嘿。其实只要做好热身就没事………”

都是校队出身,到底有事没事谁心里都门儿清。

做学弟的总不能真的不懂礼数,听见起锅的动静就麻利进厨房端碗。

“我记得你吃饺子不蘸醋吧?我这儿有油辣椒要不要?”

他托着小碟子等学长给他倒辣油。也不知哪里冒出来的胆子,突然发问,“哥,你那时候,是不是喜欢我?”

倒辣油的手顿了顿稳稳当当地扣上瓶盖。“可把我等死了。就等你这句,你咋不早问?”

就算是圣彼得堡,也是有春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