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团兵】花吐症

Work Text:

埃尔温站在团长办公室的窗前透气,他在办公桌前面已经坐了大半日,堆积如山的各类文件永远都处理不完。
他想着应该把利威尔给抓回来一起受苦,毕竟自己没有专属副官来帮忙都是他的错。调查兵团经费有限,多出一个特设的士官长职位就要裁掉一个。裁下哪个队长都不合适,于是只有拿掉自己副官,以至于现在每天都困在文件的海洋里面。所以偶尔,他也会拉利威尔来帮忙。
他望向窗外,企图寻找自家士官长的身影。
利威尔正在操场上,指导士兵训练格斗技。他正准备呼唤门口的警卫员将利威尔叫上来。操场上发生了很有趣的事情。
士兵们将利威尔和米克围了起来,大家都在起哄,让他们来一场对抗赛。
叫的最起劲儿的就是第五分队分队长伊莎贝尔,上蹿下跳手舞足蹈,她的副官罗塞姆死命拉着她。和另外一边莫布里特拼命拉着韩吉的情形一模一样。
埃尔温忍不住笑了。
利威尔脱掉了上衣,佩特拉贴心的接过。另外一边,纳纳巴则主动帮米克脱掉上衣。
虽然他没有禁止队内恋爱,但第一分队那两个能不能消停点?!
埃尔温有些不满,想着或许应该提醒米克两句。但米克也是自己的老朋友,最近刚和他副官心意相通正式交往,他这么泼冷水有些不合适。但那两人赤裸裸的粉红气息看着让人受不了。
这不,被刺激的并不只是远处观战的他一个人,还有一群又一群的单身狗。大家集体呼唤利威尔制裁无下限秀恩爱的米克。
于是就打起来了。
高手之间对决,对于观看的人来说是一种享受。两个人都没使出全力,但这场比试还是很精彩。
但打着打着,两人都出了一身大汗,似乎嫌弃衣服碍事,米克把立体机动的皮带解了,衬衣也脱了。
另外一边利威尔也开始效仿。
然后,场内就被女性士兵兴奋的尖叫声给淹没了。
利威尔身材很好,穿衣显瘦,脱了衣服有肌肉,皮肤光滑细腻,除了一些细小的伤痕,没有多余的痕迹。洗澡的时候曾经开玩笑摸了几把,手感非常的好。
利威尔这个样子和米克赤身搏击,不知道怎么的,让他心里很不爽快。
嗓子有点发痒,埃尔温捂住嘴,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有什么东西从嗓子里面冒了出来,埃尔温摊手一看,一朵蓝色的桔梗花在他手心盛放。

花吐症。
心中暗恋某人,郁结成疾。
不是什么绝症,只要暗恋之人的一个吻就能治愈。
但关键,都说了是暗恋,肯定没那么容易。
所以,就这么拖着。
利威尔现在经常在团长办公室帮他处理文件,按照他的说法,现在他的重点是谈恋爱,而不是工作。
看利威尔签文件时候那咬牙切齿,满脸为难的样子,他心情就很好。
过了几日,过来帮忙的人也很多。
韩吉、米克、来得最勤快的就是法兰。
这么多年,他和法兰还是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也不是什么偏见,总之就是没好感。
而法兰和利威尔一起在自己办公室出没的时候,他心情会变得非常差,咳嗽也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剧烈。
“真不知道你搞什么,喜欢谁抓住亲一口不就完了,先把命保住再说。”利威尔给埃尔温递上一杯热水,“你再这么放任不管,我就要采取非常手段了!”
利威尔气呼呼的将那堆他咳出来的桔梗清扫掉,然后拿到屋外焚烧。
团长室只剩下他和法兰。
“利威尔的主意不错,你抓住他亲一口再说。”法兰一脸坏笑地看着他,他眼里还有这几分挑衅。
埃尔温确定自己不喜欢这个人,可能永远都无法对他产生好感。而在这家伙眼里,他也看到同样的想法。

虽然病情在缓缓加重,但埃尔温的心情却越发的平静。
倒是利威尔越来越暴躁。
利威尔班一共十个人全部在外执行机密任务。不知干什么去了,神神秘秘,对他这个团长还保密。
知道他生病,好友奈尔难得的请他喝酒。喝不到几杯,又扯到让他快点表白的话题上面。
难道他的心思就那么明显吗?
“你们两个的心思都很明显的,所以为什么你还没痊愈?”奈尔这么问。
埃尔温笑了笑,反正不是什么严重的病,不急。
正准备向奈尔说清自己的想法,利威尔突然走了进来,他还不是一个人。
跟在利威尔身后的是三笠、佩特拉、希斯特利亚、莎夏,还有难得打扮得非常女孩子的伊莎贝尔。这么一行外形靓丽的美女,走进酒吧的瞬间就吸引了场内所有人的注意力。
好在他和奈尔藏在阴暗的角落,利威尔没发现。埃尔温趁他不注意拖着奈尔溜了。
“你们调查兵团又在准备搞什么名堂?!”奈尔不满地问道。“光她们那些着装,我就该逮捕她们了!有伤风化!”
“利威尔执行任务你别捣乱!”其实埃尔温也不知道利威尔在干什么,他最近都被利威尔强行病假了。
不过,利威尔左拥右抱美女环绕的样子,还真的很难得。但那么多特色各异的美人,都掩盖不了最为耀眼的他。
一直拖着不愿意表白,其实有几分想看看利威尔反映的想法,反正病情不严重。
但最近利威尔的表现真的很奇怪。
或许,真的该直接一口亲上去再说。

咳出桔梗的频率越来越多,那些花,也越发的妖艳。埃尔温最近对利威尔也是各种暗示。
但利威尔的心思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完全没明白。
然而,今天利威尔主动跟着他参加了贵族大臣举办的酒会,以前他对这类活动都是完全抗拒的。
或许真的和血统有关系,利威尔骨子里面有着几分优雅。收敛了粗俗的行为和语言,梳理好头发,换上燕尾服,他看上去就像一个出生良好的贵族少爷。
那些贵族阶级,也乐意围着他打转。
看着那帮老头子对他动手动脚,心情突然就不爽了。据说花吐症会传染,最好传给这帮不知羞耻的东西,埃尔温这么想着。
“别指望一个阿克曼先开口。”国王乌利悄无声息走到他背后,他好心提点道,“阿克曼家的人遗传性的感情神经迟钝。尤其是本家的人,他们的爱情忠诚不分家,永远分不清。利威尔今天在交际场上这么大活跃,说不定想的就是给你物色一个不错的对象,解决你的燃眉之急。”
“我不急……”埃尔温辩解道,他突然觉得头疼。
乌利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端着酒杯离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埃尔温收到了这辈子最严重的惊吓。
玛丽·德克,自己好友奈尔的妻子,他曾经的初恋对象,被绑在了他床上。
她肚子里面还怀着第三个孩子,已经快五个月了吧。
玛丽一脸无语的看着他,还冲他翻了个白眼。
埃尔温立刻给玛丽松绑。
“到底怎么回事?”埃尔温问道。
“去问利威尔!”玛丽气呼呼地说道。
埃尔温突然想起几个星期前利威尔说过的一句话,“你再这么放任不管,我就要采取非常手段了!”
他这段时间就忙活这个?
奈尔来接人的时候,把他臭骂了一顿。他认错。是他没教育好利威尔。

“弄错了吗?没关系,换下一个。”
这是埃尔温询问利威尔的时候得到的答案。
他从阿尔敏那里得知,利威尔整理一张长长的名单,全都是他们调查出来的他可能暗恋的对象。
利威尔准备一个一个把人抓到他面前,完成那个亲吻。
“你不把你的命当一回事,那就让我来重视。反正不能让你死,一个一个试总能试出来!”
“别胡闹了!再这样下去,我和你要被当做采花贼了。”
“亲一口而已,没那么严重。大不了娶了就是,嫁给你又不吃亏。”
“我那么好,你怎么不嫁。”
“我嫁又没用,要你暗恋的人喜欢的人才行。”
“这些人都不是我喜欢的人。”
“那你告诉我她是谁,我给你抓回来。”
哎!他不过是想看看利威尔有没有可能先开口,怎么就这种神展开?
“你不说我就一个个试!反正你别想这么慢性自杀。”利威尔表情非常的坚定。
埃尔温认栽。
他挑起了利威尔的下巴,低头吻了下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