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空瞳

Work Text:

空瞳

1
一夜淫.靡繁华的花町,晨间很冷清却也平静。
行人很少,匆匆离去的身影多是夜间留宿的客人。
出卖肉.体、贩卖虚假的爱,这就是花町的生意。夜间再多的激情,再深的爱也绝不会残留的第二天早上。从晚上开始,到天亮结束,那种事,就算这是花町也是属于见不得光的。
对着很讨厌的人说出甜言蜜语,就算厌恶也要和不喜欢的人上床,再痛苦也要摆出各种羞耻的姿势,装出兴奋的叫出声,还有痛苦难熬地等待,令人心碎的背叛!
华菱,他曾经呆过很多年人间地狱。
他已经离开了……
为什么又回来了?为什么又站在华菱的门口?
***
“朔弥前辈?”很熟悉、很亲切的呼唤声,有点不敢确定。
“和泉,好久不见了?”也难怪和泉会疑惑,离开这里的人应该就不会想回来吧。
“真的是朔弥前辈!”
也不怪和泉吃惊,眼前的男人英俊而成熟,谁也想不到一年前他还是华菱的头牌阴间——温柔艳丽的榎本朔弥。
“和泉,朱璃他现在怎样了?”自己离开时放不下心的也只有那个可爱的后辈了吧。这次回到这里也是因为他。
“朱璃……”和泉的脸蒙上了忧伤,“还是那个样子……”
一切都被掏空了一样。
“我想见见他。” 还是没人帮得了朱璃吗?
“一起去吧。我也很久没和朱璃见面了!”和泉不由泛起一丝苦笑,他很想见他,明明每天都可以看到他,但是巽先生却不允许别人接近!
曾经有几个客人把朱璃当作了阴间,做了些不当的举动,朱璃还是神情恍惚无法反抗。巽先生发现后,就再没有放朱璃一个人!除了每天亲自陪朱璃到庭院坐上一阵子,朱璃相当于被软禁着!
没胆子向巽先生要求见朱璃,只能远远地在一旁看着他依然失魂落魄的样子。好想自己也能帮帮朱璃!如果是久别重逢的朔弥前辈,巽先生是不是可以通融一下!

2
“啊……嗯嗯……唔……啊……”忍不住的呻.吟和喘息,汗水不停地从额头落下,白瓷般的肌肤泛着魅人的红晕,承受着对方热情霸道的攻势,朱璃整个人都在颤抖着。
“朱璃……朱璃……看着我……朱璃……”舔.弄他小巧可爱的耳垂,双手不停的刺激、戏弄胸前的粉色花蕊,缓缓的抽出,再用力的顶入,每一次侵入都让身下纤细的身体不停的颤抖,巽满意的听到朱璃因他的动作而发出的醉人呻.吟。
“看着我……看清楚在你体内的人是谁!”不知第几次说出这种占有欲极强的言语,每次交.合时,看到朱璃的眼蒙上雾色时就会情不自禁的说出口。巽不知道朱璃现在是因为他而迷醉,还是因为想到那个男人。
“朱璃……你是我的……朱璃……”
朱璃,你是我的小猫,你甜美的唇,灿烂的金发,敏感的身体,全部都是我的,你的心也应该是我的。
承受着伴有痛苦的快感,朱璃眼角溢出了泪水。
“流泪了……”看到朱璃眼角晶莹的泪珠,巽的心情开始复杂起来,“朱璃,是我让你舒服到流泪?还是你想起了什么不该想起的东西?”
不怀好意的笑着,巽从朱璃体内退出,有蓄意地在入口处轻柔的磨蹭,偶尔浅浅的探入,挑逗着朱璃却不让他满足。
“嗯……嗯……”感到对方停止了侵入,朱璃绝对轻松了不少,没有那种逼迫的感觉。但几乎同时,他也感到体内十分空虚,而且麻.痒难耐,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朱璃伸出手,攀上对方的颈项,“快进来……求你了……”
“如你所愿!!”火热坚.挺的器.物一瞬间挺入,朱璃包裹着他的温度,紧紧搂着自己不放的手,还有颈部感受到的呼吸,无一不让巽更加的兴奋。
“朱璃,乖孩子!我们一起……”和着身下节奏,巽抚慰朱璃身前蓄势待发的东西。
“啊……”身前的敏感被握住,朱璃再次吐出满足的魅.声。仰起头,将灵巧的舌探入巽口中,用舌尖挑.逗、戏弄着,不断的亲吻。
感受到朱璃的挑逗,巽更加激烈的吻了回去,下身更是加快了节奏,毫不留情的撞击着朱璃体内的敏.感.点。
到达最顶峰的那一刻,朱璃在巽的手中释放,而巽则把热情全留在朱璃的体内。
眼泪依然是不受控制的流出,巽舔了舔朱璃的唇,轻轻揉了揉朱璃的头,贴近他,将他脸上的泪全数吻去。“别哭了!朱璃!”
***
“朱璃,不哭了……”人被很小心地搂在怀里。
“不要哭了。看到你伤心的脸,我也会悲伤的……”
空中飘散木莲花的独特香味,庭院中粉樱摇曳的姿态,还有双颊微微发烫的温度。
“我喜欢朱璃笑的样子。”温柔的声音,温柔的人。
“朱璃,不要哭了……”眼中溢出的泪水,被那人的唇截住了。
那么接近的看到他的侧脸,那么温柔的唇的触感,脸,羞红了。
“泪止住了!朱璃流泪的样子也很美,但是,笑起来更好,我喜欢你的笑。”
简单的言语,温柔的笑容,将悲伤的泪水止住了。
***
“将人……将人先生……将人……”朱璃重复的念着那个人的名字,二阶堂将人,他最爱的人。
“嗯……”很困难的喘息着,身边的人突然将他搂的很紧,紧到无法呼吸。
又是那个男人!朱璃你想的就只有那个男人吗?
巽没有将不满说出口,说了朱璃现在也不听不到吧!
朱璃,你还要为那男人将自己封闭多久!
还要那么每日没夜的空等下去吗?

3
榎本朔弥踏进华菱后,终于明白为什么要回到华菱,他欠朱璃一声对不起!
那天,他带着朱璃出门散心,结果发现自己回避多年的事实。
再怎么苦苦等待,他爱龙彦也不会回头找他。其实他早就明白了不是吗?
龙彦从来没爱过他。如果有爱,他怎么忍心让他堕入风尘呢?
这一年来,心情平复了不少,但是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早已淡掉,只剩下对自己的气愤与不值吧!
其实真要遗忘一份感情还是很容易的,可是朱璃……
那天,心情跌入地狱的自己就那么把朱璃抛在了街上。据说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幸好巽一直派梶山跟着朱璃,否则那天朱璃如果有什么不测,先不论巽会如何,他自己也不会放过他自己的。巽知道后,大概是看他的遭遇才没有追究责任的吧!但看当时,巽的表情真的像是要把自己除掉的样子。
朔弥一直觉得很奇怪,他不懂巽对朱璃是什么感情。谁都明白,朱璃对巽是特别的,但是既然那么重要,为什么巽会把朱璃推到将人身边!还亲眼看到他们走到一起!
朱璃说巽只是想“让严谨的大哥沉溺在男色中”罢了。
报复吗?他不理解!如果是要报复,是不是代价太大了?
弄不明白,那个一脸阴险的老板。
**
“和泉,你带我上哪儿呀!这不是去老板房间的路吧!”通向庭院的路。
“朔弥前辈,我带你先看看朱璃,一会儿再去找老板。他还有一阵子才会出来!”真的只能看,还是远远地看,不过知道朱璃还好就足够了。
朱璃是和泉在华菱里最好朋友,善良,纯真,美丽得耀眼的朱璃,和内心藏着阴暗的自己完全不一样。他喜欢这样朱璃,喜欢有朋友的感觉。但,二阶堂将人却将他的好友带走了。
***
接到公函的那天,华菱的气氛出奇沉重。那时,巽、各务、五十岚、梶山、朔弥和他都在一旁陪着朱璃。巽更是寸步未离地守在朱璃身边。
出乎意料的是,朱璃当时很安静,仅是含着泪,对大家说他没事,叫他们放心。
所有人商量着让朱璃单独呆一会儿,结果第二天下午朱璃才从屋里出来,手里拿着口风琴,灵魂都好像被挖空了一样在华菱游荡。
之后,朱璃就一直这个状态,恍恍惚惚的过日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
朔弥走后不久,那件事就发生了。朱璃再次陷入危险,不同的是这次,导火线是自己。晚上那个黑暗、淫.荡的自己故意将朱璃引到三个熟客面前,想着是不是这样刺激他,他多少能回点神!如果能把朱璃拉出活死人状态,他不建议伤害他。
可惜朱璃还是什么反映也没有,然后巽出现。
和泉真的很想将那晚的巽忘记,可惜当晚恐惧烙入他的心里,怎么都赶不走。
巽再不准旁人接近朱璃,尤其是他!
只有在庭院里,透过窗户可以远远看到朱璃的身影。自己当然很后悔!那么损的方法也想得出来。不能见朱璃,是巽给的最轻也最重的惩罚了吧。!
“朔弥前辈,这边这边……”和泉很小心地招呼着朔弥,这个地方其实离巽的房间很近了,被发现就死定了!
***
朔弥向窗里望去,朱璃……
头发长长了,晨光投进窗内洒在朱璃金发上,更加的耀眼夺目了。白皙的肌肤中透着晶莹的光泽。人虽有点疲倦,但气色比起他离开那会好多了。只是那双眼睛……依然不知看向何方。
巽把朱璃照顾得不错。
原来那位冷漠的老板也会做体贴人的事!

4
“朱璃,把眼睛闭上!”巽将用温热的毛巾为朱璃擦脸。动作看似很大,实际却很轻柔,他很小心不弄疼朱璃。抚过额头眉间,拭去残留的泪痕,细致地清洗耳根。其实,朱璃只是心神恍惚不是丧失自理能力,但是巽就是很享受“养”着他的感觉。
天已入夏,虽然晚上云雨之后自己便给朱璃清洗过,但一夜过去他的身体还是微微冒汗。不舒服的粘粘的感觉,朱璃的眉头稍稍皱了起来。巽也很开心地为他进行擦洗工作,缀着淡粉色印记的胸膛,有着些许青紫痕迹的背,曾搂着自己不放的手,缠着自己腰的纤长的腿,巽不带任何情欲色彩清洗着这些印证昨夜欢爱的地方。其实要说完全没想法是不可能的,但是昨晚的激烈程度已经是朱璃的极限了,而且朱璃的状态……
抱朱璃的时候,朱璃没有排斥,某种程度上他很是配合!曾经有过和那男人一起拥抱朱璃的经验,那时到最后朱璃沉醉在快感中,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当时抱着朱璃的人是他,可朱璃偏偏呼唤的是那男人的名字,如昨晚一样。再上自己长得和那男人也是十分相似,该不会他到现在还以为抱他的人是那男人吧!!
“痛……嗯……”巽突然间加重了力量,让朱璃抱怨出声。
“抱歉!”冷冷的一声道歉,看到自己没控制好力度而在朱璃娇.嫩的腿上留下的红色擦痕,巽很是心痛,“不过,朱璃你也有不对!”埋头进行着清理工作,巽错过了朱璃眼中一闪而过的不解和委屈的神采。
***
“啊……张嘴!” 清洗工作完成,就应该给小猫喂食了。将一匙汤送到朱璃嘴前,“朱璃,听话!”
朱璃,缓缓地张开,一股香浓的液体就顺势滑了进来。
“再来!”再喂一匙,“小心,咽的时候慢点!”
“咳咳!咳咳”被呛到了。
“笨蛋,都叫你小心点了!”轻轻拍着朱璃的背,帮朱璃缓过气。待朱璃停止了咳嗽,巽依然有节奏地抚摸着朱璃的背。“好些了吗?”
“嗯!”
还是那个呆呆的样子,眼里空空荡荡的,但是朱璃可以正常的回答他的问题了,这是个很大进步!比起全然呆滞,完全不知道别人干什么的状态好了太多。可就是朱璃老把他当二阶堂将人这点,让巽很是不满!
朱璃如今这个样子……是他亲手造成的……朱璃和那人的悲剧也是他酿成的……所以如今的一切都是自己要吞下的苦果!
***
朱璃是一块原石,稍加打磨就会变成最美的宝石。污秽无法掩盖的纯洁之美,就那么吸引巽把朱璃带回了华菱。
忽略掉心中的悸动,无视对朱璃越来越强的爱和独占欲,对自己催眠朱璃只是自己的复仇工具,硬是将朱璃推给自己的兄长,那个男人……
自己是成功了,优秀、严谨、禁欲派的兄长坠入了网中,沉迷在朱璃的世界中不可自拔。但是自己也是失败了,朱璃爱上那个男人,他几乎完全把他给忘了。深深相爱的两人,却被战火分开了,那个人再也不可能回来,而朱璃的欢笑也不可能回来了。可恨直到那时,巽才明白对朱璃的那种特殊感觉是爱,朱璃和那人相处时的不快是嫉妒,他也明白自己已经筑成大错!
***
二阶堂将人,他的哥哥!
他怎么舍得离开朱璃!
他怎么就没能为朱璃好好保护他自己!
他……为什么要将朱璃心和神带走了……
不会输的!他东条巽是不会输的!二阶堂将人已经是历史,现在朱璃在他身边,是他的人,总有一天朱璃会好的!

苦苦的,涩涩的,回味却是不比香浓甜蜜。这是……
“巧克力……?”
“对,饭后甜点!”前些日子各务回来时带来了些巧克力,巽知道朱璃爱吃,留了些。
各务征士郎是他的叔叔,也是华菱的赞助人,在海外做生意。他也很疼爱朱璃,给他巧克力,送他万花筒,还教朱璃认字。后来也常常在外打听让朱璃恢复正常的方法。但是,朱璃生的是心病,只要朱璃一天不肯面对,不肯接受那男人死掉的事实,他就不会转好。
轻轻擦过朱璃的嘴角,在他额前落下一吻。“朱璃,乖乖在房里休息,下午陪你到庭院坐坐!”
***
不准他出门是因为放他一个人太危险了!虽然朱璃作为阴间的时间很短,后来在他蓄意安排下除了兄长和他本人,朱璃没有见任何客人。但是,朱璃罕见的美貌是那么引入侧目,打听他的人,对他又不良企图的人不在少数。
有过两次粗心大意。一次朔弥带朱璃出门散心走丢,如果没有梶山,朱璃就被一群疯子杀掉了。还有晚上出来的那个脑筋有问题的和泉!如果自己晚发现一步,朱璃就会被那三个客人侵犯了!
不允许再有人靠近朱璃,保护他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锁在自己的羽翼下。不准他在没有自己陪同的情况下走出房间!不过,每天都要带他到庭院去,朱璃,他那只痴心小猫依然坚持要等他不会回来的爱人。一个人太危险了,他要陪着他!
***
“呃……嗯!”朱璃点头答应了,巽却无法看出他的心情。
“待会见!”一个短暂却很甜蜜的吻后,巽有些不舍的离开了。
有必要去见见一旁偷看好戏的那两位了!

5
“巽先生……”面对以前的老板,心中的畏惧让朔弥无法立刻提出见朱璃的要求。
“朔弥?!”有意思,还没见过离开这里的阴间又回来的。“你来这里干什么!华菱现在还没到营业时间!”没找你算账,居然自己跑回来了!
“巽先生!”和泉对巽刻薄的话很不满!“朔弥前辈是来看朱璃的!”
“朱璃?”巽的嘴角,扬起嘲讽的笑容。“一年零两个月后,你终于想起那个因被你抛在大街而险些送命的人吗?”
“巽先生,很抱歉!我只是想对他道歉……只是道歉而已!”面对巽的指控,朔弥无力反驳。当初不负责任就那么走掉的人是他!再怎么伤心也不应该将朱璃抛下的,朱璃以前明明那么信任自己……但是他却辜负了他。
“不必!朔弥,我可还没原谅你!”厉声的拒绝了朔弥的请求,巽不打算在让朔弥接近朱璃。“我可不想你们见面时再发生什么意外!”
“巽先生……”和泉看到巽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也不好意思再开口求情。
“和泉,你们叙旧的话,去客厅!不要在我庭院里鬼鬼祟祟偷窥!” 不想让他们见朱璃,他不想让任何人接近朱璃!

6.

那天发生了什么,从五十岚和梶山那里,了解了七七八八。但巽不认为这样就表示朔弥可以原谅!
榎本朔弥所等待的人的真实面目,他早就清清楚楚的告诉他。所以后来那么多痛苦也是他自找!他怎么可以因为那个理由就将朱璃给忘了!他是相信朔弥会好好照顾朱璃,才会让朱璃跟着朔弥出门!如果没有梶山,朱璃就会被当成异类被一群疯子折磨死!
朱璃被梶山救回的样子,巽想起来就觉得很害怕!那一道道鞭痕,划破了朱璃白皙的肌肤,耀眼的金发也被剪得乱七八糟的。梶山身上的伤痕也不少,手臂、腿上还有背上都有深浅不一的刀伤,看得出当时情况的险恶。
那群愚蠢的、肮脏的混蛋,明明是他们对朱璃动了淫念,却将罪过算在朱璃头上!那群低级动物,在有心人的挑唆下,用那么残忍的手段伤害了朱璃!

不可原谅!让朱璃陷入困境的朔弥更不可原谅!
而梶山也同样不可原谅!
***
本以为只是简单的暴力事件,但却发现是有人精心谋划!
巽更没想到他收留的梶山,居然会是杀害朱璃双亲的凶手!一切都是那个叫浅仓的家伙为了杀人灭口搞出来的!!
不可原谅!就算最后梶山最后为了除掉浅仓而生死不明,他也不打算原谅他!
***
不过……
最不可原谅的,是罪魁祸首的他自己,不是吗?
巽自嘲的笑着,原来他也会自责的时候呀!
***
如果当初自己好好照顾朱璃而不是交给别人,朱璃就不会受伤!
如果自己多留心,就会发现华菱之外不断扩散的对朱璃不利的流言!
如果他更细心点,他就应该在那个疤面男大闹华菱的时候,解决好一切问题!
如果当初肯老老实实面对自己对朱璃的感情,而不是用他来报复兄长,将那两人送在一起,朱璃不会这般伤痛!
真正错的人是自己,要怨要恨那个对象也是他自己……
他在朱璃那里尝到的苦涩、心痛,完全是他自酿的苦果!

7.
“怎么这样!巽先生真是又霸道又小气!”和泉在客厅里来回踱着脚步,不满的抱怨。
“对不起,朔弥前辈,没有帮上你的忙!”巽说话的时候,他还是有那种觉得毛骨悚然。
“没关系……”朔弥只有苦笑,巽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只有一次例外,那是因为对方是朱璃吧。不肯让朱璃养猫,猫生病了本打算不理的他在朱璃的哀求下最终改变了主意。“巽先生,其实是很温柔的。”
“啊?!”朱璃曾经对很多人说过这句话,但是几乎没有人赞成。在和泉眼里,巽对朱璃那么残酷,朱璃是从什么地方看出那个人温柔,和泉一直也没弄明白。朔弥的话,再次让他迷惑。
“如果不是温柔,他早把我扫地出门了。”现在的他对他没有了价值,以前又伤害了他最重要的人,早就应该被扫地出门了吧。那么不想他见到朱璃,完全可以赶走他,但巽没有。
“和泉,陪我聊会儿吧,我还想待会儿!”朱璃的习惯还是没变吧,如果不能见他,日落时分听听他的口风琴也就行了……

8
下午巽果然按约定和他一起静静的呆在庭院里。不过他是坐在长凳上默默怀念着,巽只是远远站在一旁。
每次坐在庭院里,他都是望着天空,吹着将人教给他的曲子。以前的那些记忆都会慢慢的涌上来。
***
那天,春风将美妙的乐声送到耳边,寻着乐声他来到庭院。阳光洒满庭院,将人合着双眼,专心吹奏着他不知道名字的曲子。清脆悦耳的旋律,从那他从未见过的精巧乐器中流出。他听得痴了,直到乐器离开将人的唇,曲终那刻,他还是沉浸在音乐了。情不自禁的鼓掌喝彩,将人脸上写满了吃惊,显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不过立刻对他展开了笑颜。
然后,他走到了将人的身边,那不停飘洒着花瓣的樱花树下。将人告诉他,那个有着银色光泽的乐器叫做口风琴,那首美妙的曲子是他自己即兴之作。很愉快的交谈着,将人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发,绽放快乐的笑。他向将人要求再吹一次,将人很高兴的答应了。
将人再一次吹起了口风琴,此时的将人闪烁着,很迷人的光彩。音乐声中的爱情,从纤长的指中溢出。那一刻,将人从严格的家规和军律中释放,放任着一种情感的蔓延。绀色的军服和银色的口风琴,令人惊奇的组合。将人握惯刀剑的手,拿着口风琴也很合适。在他眼里,将人更加的温柔,也多了分优雅。
***
朱璃望着天空,黄昏之境固然很美,但却十分伤感。他的曲子也一样,很美的旋律却尽是凄凉与寂寞。已经变味了,这一曲……
将人出征后,他养成了个习惯,坐在这个长凳上,每天看着远处的那片天,想象着将人在的地方。
将人曾经和他拉过手指,约定好一定会回来的。
他说过,等战争结束就两个人一起生活。
将人答应过的就不会失约的……

9
寒冷的风扫过短暂的秋樱,意识混沌的朱璃其实感觉到有人靠近他身边,将他的身体完全纳入温暖的怀抱,任由他在他怀里流泪。
***
是谁?
这个人是谁?
是将人吗?
只有将人才会那样拥着自己吧!
可是……他知道他不将人……
流泪的时候,将人会吻走他的泪水,让他停止悲伤,而不是这样让他发泄。
***
“朱璃!”
“那么爱那个男人吗?……真是让人嫉妒……”
“我……就在你身边呀……”
“你打算忽视我一辈子吗……”
***
那个声音,他一直很熟悉!
巽先生?
他记忆里的巽的声音是一样的清冷。
不可能是他!巽先生不会那样温柔的……
他只会冷冷的看着自己。
自己只是他的一件商品,一件报复的工具罢了。
可是那真切的言语并没有完全被风吹散,有那么一点点还是让朱璃死水般的心泛起了涟漪!更多的是困惑!
***
是谁?
这个人究竟是谁?
巽先生?
他怎么会这么……这么的温暖了?
那个小心翼翼搂着他的人怎么会是那个冷漠的巽!
那个一直照顾着他的人怎么会是无情的巽!
那个每夜都很热情的拥抱他的人,怎么可能是那个把他推到他别人怀里的巽!
时不时会轻柔地吻他,事后也很体贴,也会一直陪着他静静坐在庭院里。那是将人会做的事,那人和将人有着极为相似的容颜,他几乎已经把他当成将人了。
终究,他不是他……
朱璃觉得最近他的脑子越来越清晰,看清了自己不愿看清的事实。
***
一直陪着他,照顾他,爱着他的不是将人。
他不能再自我欺骗下去了,不是吗
将人,头一次失约了……
***
“朱璃!回去了!”不知道朱璃在想什么,肯定不会是他就对了,出口的话语气不知怎么就变差了。
“嗯!”

10
朔弥、和泉遇见朱璃绝对是个意外的惊喜。
同和泉聊了一下午,大部分都是关于朱璃的事。谈话在听到朱璃的口风琴声时停下了。和走之前一样,朱璃还是思念着将人,凄凉、哀伤,但没有了最初的绝望。是个好征兆吧!
没将曲子听完,朔弥就准备走了。巽很明显不想他和朱璃见面,最好在他们会来前离开。知道朱璃在慢慢恢复就好了。没想到,在走廊上和刚回来的两人,就那么无意撞见了。
***
巽的脸色自然不好看,冰冷的眼神更显锋利了。朔弥想着,但既然这么巧见到朱璃,就应该把话说出来。
“朱璃……你还好吧?”依然迷朦的眼神,寂寞、悲伤的表情,惹人怜惜,更让人心痛。
“……”朱璃茫然地看着眼前的身着西装的儒雅男子,“……朔弥前辈?”虽然变了很多,但朱璃还是认出他是自己的前辈,声音没变。一年前……他不是离开了吗?好像一觉醒来很多人都不见了!朔弥也是其中之一。如今怎么又回来了。
“啊?!”听到朱璃叫了他的名字,朔弥很是吃惊!和泉不是说过朱璃还是人不出人吗?
“朱璃,对不起!!朱璃……对不起!”轻轻握住朱璃的手,留在心底的话,终于说出来了。
“嗯?”朱璃眼里仅是疑惑,朔弥前辈为什么要向他道歉呢?
“走了!朱璃!”巽打掉朔弥伸向朱璃的手,强行将朱璃拉走。
“朔弥前辈?”朱璃回头望了望,听巽说过朔弥已经离开华菱了,是不是以后都见不到他了。
“嗯……痛……”巽抓着朱璃的力量太大了,柔嫩的肌肤上立刻起了红痕,但是他的呻.吟并没有让巽放松力道,巽依然紧紧捉住朱璃急速向走回房间。
朱璃知道自己似乎是触怒他了……

11.
愤怒!气闷!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他的朱璃会那么简单就认出别人?
那么轻易就叫出别人名字?
为什么他爱的人偏偏认不出他是谁?
还是……朱璃在故意忽视他?
一想到刚才朱璃和朔弥久别重逢的“感人”画面,胸口的郁闷就不知道怎么发泄。
朱璃不会是喜欢朔弥吧?以前就觉得很不对劲,那两人离的太近了!朔弥常常照顾朱璃,尤其是在那男人出征之后……不会是那段时间培养的感情吧!
整个人好像被抽空一样,感觉不到一点温度。而一股寒气正逐渐从他的心向四肢蔓延,冰冷的怒气将他的理智一点一点的吞没。巽觉得他一直在下坠,而如今,他已落入身手不见五指的深渊,再没有爬上去的一天!
打击、痛楚和愤怒!还有越来越深的绝望,无法控制的蔓延,席卷了他的意识。
“朱璃……你还真的知道如何打击我!”低缓而沉重的语调,闪烁着不明神采的双眼,还有紧蹙的眉,巽想要控制情绪,他始终是不想再做出伤害朱璃的事!但是在看到朱璃一脸无辜和疑惑后,情感还是战胜了理智!
粗鲁的夺走他的呼吸,肆意吮.吸他的灵舌,忘记力度的啃咬他的唇瓣。如此暴虐的吻让一向乖顺的朱璃下意识起了挣扎,但是那点轻微的反抗被禁窒的拥抱控制下来了。
放开朱璃的唇后,朱璃猛咳不止。
“朱璃……你的心里不允许再有其他人!!”朱璃一直想着死了的兄长就够让他郁闷的,怎么能容忍他心里在装进另外一个人!!
***
朱璃,你又在想什么?
他是那么的珍惜他!他的眼里只有朱璃得存在!
朱璃的眼睛也只能映着他!朱璃应该是完全属于他的!
陪着他,等着他,那么的爱他,为什么这么久,朱璃还是看不到他,还是把他当成那人的替身,还是无视他的存在?每次当他看着朱璃,他都看不到他的心。朱璃那双美丽的星眸,空无一物,在他眼里,似乎完全没有他的存在!
自己就那么可悲吗?
舌尖柔柔地在颈部来回舔.吻,突然狠狠地咬上,在朱璃的脖子刻上他鲜红的印记。
那么纤细,那么脆弱,稍稍用力就能折断!
双手慢慢攀上雪白的颈项,只要他的手在用上劲,朱璃就会……
就那么让他死在自己手上也没什么不好吧,至少在死亡的瞬间朱璃的眼里应该有自己的存在了。然后他会立刻跟去的。
他不会让朱璃一个人的!他不会放朱璃一个人追随将人的!
对!
就这样让他永远不能去想别人!让他那双空荡荡的眼睛,在最终的时刻烙上自己的影子!
自己要亲手结束这可悲的单恋。

 

12.
巽突如其来的侵袭,让朱璃不知该如何反映。
孤寂、哀伤、痛苦,巽身上弥漫着越来越浓烈的绝望的气息,感染着他。
执拗、狂热、贪婪、霸道的爱的方式,毁灭他,独占他的心思。
这样的巽曾让他十分畏惧,可此刻他却不再害怕,即便自己的呼吸就在他手中停止。
***
巽眼里的那种悲伤,他曾经见过,不只一次。
将人出征后,巽常常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
还有,他决定离开华菱,和将人一起生活的时候
更早一点,是在进入华菱不久,知道他和将人越走越近时吧。
巽应该是很在意他吧!那这么长久以来,他的态度岂不是伤害了巽!
朱璃想抚平巽深锁的眉头却无力抬手,很努力里的想说出什么,却只能发出细声呜咽。
“巽先生……”
细声的呜咽,在巽耳中,如清泉般的声音悦耳。
“朱璃!”
巽的手,僵住了,是幻听吗?朱璃真的叫了他的名字了吗?
“对不起……巽先生……”
不是幻觉!不是幻觉!甜美的、银铃般的悦耳又带着点怯懦的声音,真的是朱璃在叫他的名字~
松开正要勒住朱璃脖子的手,把他轻柔的圈进自己怀里。
“巽先生,对不起……”朱璃的心很乱,相对巽说些什么,却不知怎样开口!。
“朱璃!”终于肯正视我了吗?突然,巽想起了他将要放下的错误
差一点,差一点,就不可挽回了!
“是我,朱璃!看清楚了吗?陪着你,喂你吃饭,帮你梳洗,抱着你,吻你,占有你的男人,全都是我!是我东条巽!不是别人!”
“巽先生……对不起……”把头深深埋进巽的怀里,朱璃感到巽的拥抱越来越紧,越来越温暖。“我……对巽做了很差劲的事吧……”
真的很差劲,那样懦弱的自己!不敢面对将人离开的事实,躲进自我的世界,理所当然的占据别人的温柔,太差劲了!!
巽感到胸前已经湿润了,他知道朱璃肯定又哭了。“朱璃,我在你身边呀!一直都在你身边,以后也会……”
“对不起!巽先生,对不起!”再一次的道歉,。
“没事的,朱璃。再叫一次我的名字!”不够!仅仅是现在的程度不够!他要朱璃牢牢记住他是和谁在一次!
“巽先生……巽先生……巽先生……”
听着朱璃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他的名字,巽心里的不甘和伤痛被冲散了不少。虽然朱璃依然在为将人哭泣,但是朱璃已经走出自己的世界不是吗?
“巽先生,痛!”朱璃沉浸在炽热怀抱里,心里不停的想着,巽刚才是说他会一直陪在他身边的话。
“朱璃,”巽稍微放松力度,享受的听着朱璃一遍遍的呼唤,“继续……别停……”
***
巽不知道他的要求原来那么低!仅仅听着朱璃的呼唤,喜悦一点一点的溢出。巽很清楚,他的朱璃现在依然爱着将人,依然在为他流泪。不过,以后的时间很长,他会让朱璃面对自己!爱上自己的!如同,他爱着他一样。
“继续,朱璃……”欣喜的看着变得越来越有神采的双眸,抚摸着朱璃飘亮的金发,贪婪地吸取他的体香。
终有一天,朱璃的眼里、心里将完全是他的存在,再没有他人!
他不会放朱璃离开的!
他不会像他那愚蠢的哥哥一样抛下朱璃!
他会永远陪在朱璃身边的……

13.
“朱璃,太……呜唔……”站在门口偷看的和泉被朔弥捂着嘴拖走,开什么玩笑,被巽发现可就死定了。
“朔弥前辈,朱璃就这样突然清醒了?”虽然很高兴朱璃可以恢复正常,但是未免太……
“和泉,巽先生可是努力了很久。”朔弥嘴角含笑,隐约中依然有着那倾城的风采。
“朔弥先生……”
“什么?”
“可以把那个花瓶放下吗?”
“啊?!对!”看到巽将朱璃拉走,深知巽性格的朔弥与和泉担心朱璃的安慰就跟了过去。被妒火淹没理智的巽连门都没来得及关就开始了他的惩罚!看到巽的手掐住朱璃的脖子,朔弥顺手就抓了个花瓶,准备……
不过,现在他放弃这种暴行了!
“那个,朔弥先生不再等一会儿吗?”和泉心里很想和朱璃说上话,他知道朔弥也是一样的。
“不了,过几天吧!”现在,是属于巽的时间。
***
告别了和泉,朔弥离开了华菱。
天色渐暗,花町又开始忙碌,虽然这里还是让他感觉到伤感,但是他还是会回来的吧!因为有朱璃在……
虽然巽肯定不愿他和朱璃见面,他还是抽空够来看望朱璃。
***
他必须向朱璃正式道歉,还有很多话要对朱璃说。
他还想看到朱璃完全恢复健康。
他想看到朱璃快乐的样子。
他想看他得到自己无法拥有的幸福。

END